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囧了囧,有些心虚的搔了搔头,快步跟上,“我也没说什么吧!”

    江北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办完了出院手续,两人一前一后默默无语的回到病房,肖菲已经在门玥玮的帮忙下收拾停当了。

    只是住院观察了一天,东西本来就不多。

    几人一边聊着一边往外走,来到停车场,江北城将肖菲的东西放到桑枝车子上,笑道:“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开车慢点。”

    说完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桑枝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将他叫住,“江北城,一起吃午饭吧。”

    江北城顿了顿,转过身,淡笑道:“那……好吧。”

    边说着,眼睛还不忘瞟了瞟肖菲和门玥玮,只见两人都很默契的微笑表示欢迎,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桑枝让门玥玮开自己的车带着肖菲,而她自己则坐进了江北城的车子。

    车上,桑枝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今天来找肖菲真的只是纯粹的出于友谊过来关心一下的吗?”

    桑枝心里丝毫不认为江北城和肖菲的友情已经好到了让他特意过来关心的程度。

    江北城侧头看了一眼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轻轻摇头:“不是。”

    江北城心里有些惊讶于桑枝敏锐的感觉,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自己之前低估了桑枝的嗅觉敏锐度还是低估了桑枝对肖菲的感情。

    桑枝心里一颤,她其实心里还是希望江北城点头的,那样至少可以证明是自己多想了。

    “那你是?”桑枝蹙着眉头审视的看着江北城。

    江北城叹了口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桑枝。

    “这是?”桑枝看着u盘,有些疑惑的问道。

    “郑尧和文丽婚礼的全程录像,就连你跟他们发生争执的镜头都没有剪掉。”江北城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回答。

    桑枝一惊,心里顿时一阵紧张,“你是要?”

    “没错,我不是说过你不好做的事情让我来做嘛,我今天就是打算把真相告诉肖菲的,而这录像就是最好的证据。”

    江北城说着苦笑了一下,“可是还没来得及说,你跟门玥玮就来了。”

    桑枝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儿心有余悸的道:“幸亏我们赶来的及时,不然肖菲估计今天就不用出院了。”

    江北城倒是镇定自若,“那不正好,反正不管你什么时候跟她说都有可能会直接住进医院。”

    江北城说的云淡风轻,仿佛丝毫不关自己的事一样。

    桑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也太没有同情心了,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对待肖菲。”

    江北城不置可否,“难道你今天过来不是要跟她讲实话的吗?我是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早告诉她的好,越晚越麻烦。”

    桑枝点点头,“这倒是,这个给我吧,我会找机会慢慢跟肖菲讲清楚的。”

    江北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桑枝摇摇头,“谢谢,不需要。”

    江北城跟着门玥玮的车子一路开到“云轩”。

    下了车,桑枝忍不住笑了笑:“走吧,小玮请客不宰白不宰。”

    说着搂了一脸惊讶的肖菲走了进去。

    “这里会不会太贵了点啊,合适吗?”肖菲自然知道云轩的昂贵,忍不住有些担心。

    桑枝笑着附在她耳边说道:“没事,甩开腮帮子随便吃,反正不用咱们付账。”

    肖菲被桑枝逗得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再次来到三楼的包间内,桑枝看着自己旁边的肖菲,忽然有种霍然开朗的感觉。

    吃完饭,桑枝让江北城送门玥玮离开,而自己则开车带着肖菲返回肖菲父母的家中。

    车上,肖菲有些奇怪的看着桑枝,犹豫了一下说道:“枝枝,送我回租住的房子吧,郑尧晚一点应该会回去的。”

    桑枝瞪了她一眼,“系好安全带!”

    说完发动了车子直奔肖菲父母的小区而去。

    肖菲忍不住皱眉,“枝枝,你今天是怎么了?我想回郑尧租的房子那边,我好久没跟他在一起了。”

    桑枝沉着一张脸,淡淡的说道:“他想见你自然会来你爸妈这边,你不用担心。”

    可是桑枝越是这样,肖菲心里就越是担心。

    “枝枝,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桑枝心里憋闷的厉害,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外套的小口袋。那里边装着江北城给她的,全程记录文丽和郑尧婚礼录像的u盘。

    “肖菲,你现在别问我,到了你家里,我会跟你说清楚一些事情的。”桑枝深吸了两口气,下定了决心。

    就像江北城说的,这种事情,越早告诉她越好,越晚反而对她的伤害越大。

    见桑枝一脸严肃的样子,肖菲吓得吐吐舌头噤了口。

    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敲了半天门,也不见里边有回应,才知道原来父母都不在家。

    肖菲囧了囧,忙从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让桑枝进去。

    桑枝将肖菲的东西放进她的卧室里,又倒了杯水咕咚咕咚一气喝下,然后拉着肖菲的手进了肖菲卧室。

    肖菲还是头一次见桑枝这么严肃深沉,不由得心里一阵紧张。

    坐在床上,肖菲伸手握着桑枝的手,弱弱的问道:“枝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别吓我行吗?”

    桑枝看着肖菲,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那个u盘。

    坐到电脑桌旁,打开肖菲的笔记本电脑。

    “输密码。”桑枝回头淡淡的看了肖菲一眼。

    肖菲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上前输入了开机密码。

    “枝枝,那是什么啊?”

    肖菲看着桑枝将u盘插进电脑的usb接口,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桑枝闭了闭眼,才将u盘里的视频打开。

    开始时候,桑枝还一直纠结着要怎么跟肖菲开口,现在她倒要感谢江北城了,有了这视频,她根本不用开口,肖菲只要看了这视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定了定神,桑枝转过头,双手按住肖菲的两肩,表情凝重而深沉的说:“肖菲,答应我待会儿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激动不要生气,坚强一些好吗?无论如何都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此时的桑枝,是肖菲二十几年来不曾见过的,看着她如此严肃沉重的表情,肖菲的心竟忍不住的紧张起来,交叉握着的双手手心里不由自主的沁满了细汗。

    “枝枝……究……究竟什么事啊?”肖菲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这一刻,肖菲突然有种冲动,她不要看u盘里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但直觉的,那里边的东西一定不会让自己好受。

    几乎是下意识的肖菲伸手反抓住桑枝的胳膊,一双水渍氤氲的眸子可怜巴巴的望着桑枝,“枝枝,既然那东西那么不好,咱们……咱们不要看了好不好?我不想看!”

    桑枝紧紧的将肖菲搂住,小声道:“肖菲,有些事情该面对的你必须勇敢的去面对,逃避只会让你更加的痛苦。相信我,咱们一起来面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半晌,肖菲抬起头,吸了吸气,郑重的点点头,“枝枝,虽然我不知道你要我看的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你做得一切都是为我好。”

    肖菲氤氲朦胧的眸子弯了弯,强壮镇定的笑了笑。

    桑枝见肖菲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便咬牙点开了视频文件。

    只看了开头,肖菲就难受的双手抱肩浑身颤抖成一团儿。

    “这……枝枝,怎么会这样!”说完,肖菲已经倒进桑枝怀里哭成一团儿。

    桑枝按下暂停键,双手紧紧搂着肖菲,轻声安慰道:“肖菲,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痛苦,一定很难接受。但这就是事实,事实就是郑尧他为了他的前程抛弃了你,却试图让你为他生儿育女。”

    “肖菲,坚强些,勇敢些,勇敢的去面对。”桑枝边说着,自己眼泪却也忍不住的哗哗流了下来,她是心疼肖菲。

    肖菲趴在桑枝肩头呜呜的哭着,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桑枝心里叹着气,也不再言语,只由着她的眼泪沁湿自己肩头一片。

    哭吧,哭出来心里就会好受些了。

    不知过了多久,肖菲的哭泣声越来越小,最后变成嘤嘤的啜泣。

    桑枝心里一惊,将她扶起来,连喊带摇的喊了好几声,也不见肖菲反应,明显的是晕厥了过去。

    桑枝吓得大喊,手忙脚乱的又是掐人中又是按心脏的,半晌肖菲终于醒了过来。

    看了一眼桑枝,竟哇的一声又痛哭出声。

    桑枝也默默的陪着她流泪,半晌,肖菲终于不哭了,双眼空洞洞的望着桑枝,呆愣愣的问道:“枝枝,那个……不是真的吧,你告诉我那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看着肖菲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桑枝不由得心里一股无名火腾地窜了起来,伸手拉着肖菲站起来就往外走,“走,咱们去找郑尧当面跟他说清楚!”

    “不要,求你,不要,我不要见到他!”肖菲吓得使劲儿往后拉着桑枝,努力的想要将自己的手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

    桑枝流着泪看着泣不成声的肖菲,忍不住心软了下来。

    上前,将她颤抖的身子扶住,掷地有声的说:“肖菲,为郑尧这种人渣流泪不值得。答应我,就放肆的哭这一次,哭过了就让他过去,将他忘了吧。”

    “忘了他?”肖菲抬起一双迷离的眸子怔怔的看着桑枝,仿佛完全不明白桑枝在说什么。

    嘴里喃喃的重复着桑枝的话,“忘了他,忘了他,忘了他……”可是付出的真心又怎么可能忘得了呢!

    桑枝就这么陪着肖菲在卧室里待了一下午,陪着她默默流泪了一下午。

    看着肖菲一脸憔悴的样子,桑枝觉得自己的心针刺般的疼。

    但是除了苍白无力的安慰以及陪着她默默的流泪之外,桑枝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