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傍晚时候,肖菲父母外出回来,肖菲终于回神儿,一脸担心的拉着桑枝:“枝枝,求你,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我爸妈,别让他们知道,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们了,不能再让他们跟着担心了。”

    桑枝点点头,“我知道。”

    一边说着,一边拿了纸巾给她擦拭眼泪。

    可是哭了半天,眼睛红肿的跟个桃似的,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的住。

    “菲菲,是你回来了吗?”这时候母亲张爱芬轻轻敲了敲房门,轻声问道。

    “啊,阿姨是我们回来了,正看电影呢,马上出去啊。”桑枝不敢让肖菲出声,她已经哭哑的嗓子一说话就会露馅儿。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去开了房门。

    “枝枝也在啊,两个孩子躲在房间里神神秘秘的搞什么呢?”张爱芬笑着看了看桑枝,又往屋里瞅了瞅。

    “你们干嘛呢?没事吧?”

    “没,没什么事。我们俩在一起还能有什么事啊,无非就是聊聊八卦逛逛网页什么的呗。”桑枝挠着头一脸讪笑着。

    张爱芬这才放了心,“出来吧,我买了新鲜的葡萄,出来吃点。”

    张爱芬一边说着边拎着葡萄往厨房走去。

    桑枝答应着,拽着肖菲一起来到客厅。

    客厅里肖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见桑枝和肖菲过来,笑了笑,“枝枝来了,快坐。”

    抬头正好看见哭得一脸衰败的肖菲,不由得吓了一跳,“丫头,你怎么了?哭了?谁欺负了,是不是郑尧那小子!”

    肖菲的父亲肖强原本就是个暴脾气,加上本身对郑尧打心里就有些不待见,眼下见女儿哭得整个人脱相的样子,心里就先入为主的认为一定是被郑尧欺负了。况且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这世上除了郑尧能让她这样,恐怕也没别人了。

    桑枝一见肖强怒火中烧的样子赶紧安慰道:“伯父,你误会了。刚才是我俩在屋里看灾难片来着,太凄惨了,看着看着我俩就忍不住都哭了。肖菲可能是怀了宝宝的缘故吧,格外的感性,哭得更是一塌糊涂的。没事,没事啊!”

    “真的?”肖强半信半疑的看向肖菲。

    肖菲心里此时就像吃了黄连一样苦,面上还不得不强装笑意,点了点头,嘴里轻声“嗯”了一声。

    这时候,张爱芬也已经端了洗好的葡萄从厨房里出来,听了桑枝和肖强的对话,又看了一眼肖菲,神色微变,但瞬即便笑着嗔道:“你说你们都多大的孩子了,看个电影也能哭得要死要活的,难道不知道那些都是假的,虚构的吗?”

    张爱芬一边说着,一边将果盘放在茶几上,招呼着众人吃葡萄。

    桑枝不放心肖菲一个人在家,即便是在她父母家里,桑枝还是有些担心。便给门少庭发了个短信,告诉他自己今晚要陪肖菲不能回医院了,让他自己照顾好自己。

    对于门少庭,桑枝倒不担心,毕竟都能偷跑出医院两次的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晚饭在桑枝的强塞下,肖菲勉强吃了几口,心里难受,实在吃不下了,便放了筷子跟爸妈说了声回了房间。

    肖菲怀孕期间经常闹口,肖强老两口倒也没多想,由着她去了。

    肖强吃完饭便回了自己房间,桑枝帮着张爱芬收拾。

    张爱芬一把将肖菲拉住,一脸担心的问:“枝枝,菲菲到底怎么了?你跟伯母说实话,是不是郑尧欺负她了?”

    知女莫若母,桑枝的谎言能骗过粗枝大叶的肖强,却瞒不过细心的张爱芬。

    肖菲是容易多愁善感,看电视也经常会跟着剧情又哭又笑,但是刚才看她的样子,绝对不是一般的因为电影的影响而能哭成的那样的。

    桑枝搔搔头,一脸讪笑着,“您别多心,真的没事。郑尧出差还没回来呢,今天给肖菲打了电话说一两天就回来了,隔着那么老远呢,怎么会欺负肖菲!”

    对于桑枝的话,张爱芬明显的不太相信,但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让桑枝进屋跟肖菲去待着,自己收拾着桌子。

    桑枝走进肖菲的卧室,不由得就是一惊。

    只见肖菲正坐在电脑前,看着刚才被自己按了暂停的婚礼录像。

    肖菲双眸空洞,直勾勾的盯着屏幕,确切的说盯着屏幕上笑得春风得意的新郎郑尧。

    桑枝吓了一跳,伸手将门反锁上,走了进来。

    “肖菲,咱不看了。”肖菲的表现让桑枝害怕又担心。

    她没有像刚才似的流泪哭泣,一副木偶般的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让人看不出她此刻心里的情绪。

    肖菲此刻的表现,让桑枝突然想起“哀大莫过于心死”这句话,难道哭过痛过之后的肖菲真的是死心了吗?对郑尧彻底的死心了吗?

    “肖菲,别看了!”桑枝忍不住蹙眉,伸手想要去关电脑。

    肖菲一把将她的手按住,抬头,扯了扯嘴角儿,“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还疼吗?”说着伸手轻轻的摸了下桑枝的脸颊。

    此时电脑里正播放到桑枝被文丽甩了一巴掌的桥段,肖菲心疼的看着桑枝,自己的好友从小到大父母都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的,居然为了替自己鸣不平被那个女人打了一巴掌。

    肖菲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又愧疚。

    桑枝摇了摇头,笑道:“不疼,你没看见我也打了她一巴掌吗?”

    “肖菲,咱们忘了郑尧好不好,忘了他重新来过。”

    桑枝双手用力的握住肖菲的胳膊,强迫她抬头与自己对视。

    肖菲抬了抬眼,瞬间又低下头去,目光停留在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上,一只手下意识的轻抚着。

    桑枝心里一阵难过,眼泪差点又飚了出来,闷声道:“你想要这孩子就生下来,咱们一起养,保证不会让孩子受半点委屈。”

    肖菲抬头扯了扯嘴角儿,轻轻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门外传来张爱芬的敲门声,“菲菲,你们没事吧?怎么还锁了门?这么早就睡了吗?”

    桑枝快速的将u盘拔掉,起身去给张爱芬开了门。

    张爱芬进来,坐在肖菲身边,有些担心的看着肖菲。

    “菲菲,你真的没事吗?”

    肖菲笑着摇摇头,“妈,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以前是女儿不懂事,害你跟我爸替我操心,以后不会了,女儿长大了啊!”

    张爱芬笑着抚着肖菲柔顺的头发,点点头,“是长大了,马上都要当妈的人了,也该长大了。”

    聊了几句,张爱芬见肖菲真的没什么事,便放心的离开了。

    入夜,桑枝和肖菲并排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桑枝搜肠刮肚的想尽办法逗肖菲开心,讲了很多两人小时候的事情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而肖菲也很配合的时不时的因为桑枝说的好笑的事情笑出声,就好像真的忘了郑尧跟文丽的婚礼一样,好像自己真的可以彻底放下一样。

    郑尧的手机就在这时候突然打了过来。

    肖菲看了看手机屏幕上跳动的“亲爱的”三个字,神色顿时暗了许多,暗自深吸两口气,才接听了电话。

    郑尧有些焦急又气恼的问肖菲:“你在哪儿,怎么不在家里?”

    肖菲眸子又黯了黯,淡淡的说道:“我在爸妈这边,今晚不回去了。”

    郑尧似乎这才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有些埋怨的语气道:“回到家里你不在,感觉好孤独。”

    肖菲扯了扯嘴角儿,没有说话。

    “菲菲,你明天回来好不好,我把工作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明天可以陪你一整天。”

    “好。”肖菲的语气很淡,“先这样吧,我困了,要睡了。”

    挂了郑尧的电话,肖菲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绵软无力。

    “肖菲,他说了什么?你没事吧?”

    肖菲把手机压得很低,桑枝听不清郑尧都说了些什么,怕肖菲又受刺激,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事,枝枝,放心吧。我不会一直傻下去的。”

    黑暗中桑枝看不清肖菲的表情,只紧紧的握着她凉的有些冰人的小手。

    “嗯,肖菲,咱们还年轻,一切都还可以从新来过,答应我要尽快的振作起来,嗯?”

    “嗯!”黑暗中,肖菲郑重的点了点头,“睡觉吧,我困了。”

    桑枝哪里敢睡,也根本睡不着。

    她其实也知道,肖菲也一定没有睡着,只是此刻她们谁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就那么静静的躺着,天快亮的时候,桑枝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桑枝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身旁,吓得忽然坐了起来。

    肖菲!肖菲没在床上!

    桑枝吓得赶紧穿了拖鞋下床,出了房间紧张的喊道:“肖菲,肖菲!”

    见肖菲端着碗从厨房里走出来,桑枝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

    肖菲精神很好,但气色明显的有些黯淡,尤其双眼的周围有很浓重的黑眼圈,眼带也很明显。

    桑枝知道,这是昨天大哭又没有睡好的缘故。

    “嘘,小点声,别吵醒我爸妈,难得周末,让他们多睡会儿。”肖菲伸出食指放在嘴边轻嘘着,将碗筷放在餐桌上。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包子和油条,还有两碟小咸菜。

    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肖菲又从厨房里端出一小盆白粥,怔怔的说:“这些都是你做的?”

    印象中,肖菲跟自己一样,都是家务白痴。

    而且肖菲比自己还要懒一些,平时根本连厨房都不进的,要不怎么会怀着孕还吃泡面呢!

    今天肖菲的举动有些反常,让桑枝不由得有些担心。

    “肖菲,你没事吧?”

    桑枝有些担心的看着肖菲。

    肖菲摇头:“没事啊,只有粥是我煮的,包子和油条都是外边买的。你快点坐下先吃点,吃完了赶紧回去陪你家上校吧,我霸占了你一晚上,估计门少庭都快恨死我了。”

    桑枝囧了囧,才要说什么,门少庭的电话就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