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挂了门少庭的电话,有些无奈的看着肖菲,抱歉的道:“门少庭今天出院,我得过去一趟。你自己在家里,可以吗?”

    肖菲笑着点点头:“快去吧,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桑枝想了想,肖菲在家里,还有父母在身边,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

    于是快速的洗漱了一下,拎着包,又捏了个包子扔嘴里,跟肖菲说了句,“我先走了,帮我跟伯父伯母说一声,有事打电话。”这才放心的离开。

    桑枝开车回到军区总医院的时候,已经过了早餐的时间。但是担心门少庭没吃早餐,便先在医院附近的快餐亭里给他买了一份小笼包和一杯小米粥带上去。

    进了病房,只见门少庭正没事人一般的倚着床头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纸笔唰唰的画着什么。

    见桑枝进来,赶紧将纸藏在身后,笑道:“回来了,肖菲没事吧?”

    桑枝摇摇头,看了看门少庭身后,“藏得什么?”

    “没有。”门少庭矢口否认。

    见他不想让自己看,桑枝也不强求,将早餐递给他,“还没吃早餐吧,快点吃吧。”

    说完,桑枝看也不看门少庭,低着头开始收拾东西。

    “确定要出院了吗?莫叔叔说最好还是多住院观察几天。”想到门少庭电话里跟自己说要出院的事情,桑枝就不由的皱了皱眉。

    门少庭点点头,“放心,我会定时回来复查的。”

    桑枝见门少庭态度如此坚决,也不多说什么,反正他拿定主意的事情,自己就是反对估计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点点头,从包里拿了衣服放在床上,“那你待会儿换好衣服,我给妈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声。”

    门少庭出院,于情于理也应该告诉婆婆一声才对,不然万一她又带着饭菜过来却扑个空怎么办。

    “别告诉她们,待会儿办了出院手续咱们直接回大院。”门少庭一边喝着粥,一边说道。

    桑枝看了他一眼,想想也对,门少庭出了院还要在家里休养几天的,回大院确实更方便一些。

    点点头,“那好,你先吃着,我去办手续。”

    桑枝说完,拿了各种单据出了病房。

    桑枝没有直接去收费处,而是来到了莫轻远的办公室。

    轻轻敲了敲门,里边传来莫轻远的声音:“进来。”

    桑枝推门进去,正低头看病例的莫轻远抬头看见桑枝,瞬间笑了,“怎么,一夜未归,少庭就没埋怨你?”

    桑枝囧了囧,红了脸,笑道:“他才不会。”

    莫轻远了解的笑笑,“看得出你俩的感情很好,好好过日子,有时间常回去看看你爸妈,他们年纪都大了,身边就你一个孩子,你出嫁了他们一定会觉得孤单的。”

    桑枝点点头,“我知道。”

    “莫叔叔,门少庭说要今天出院,你觉得可以吗?”

    桑枝其实担心的还是门少庭的伤势,如果莫轻远说可以,她才会放心的去办理出院手续。

    莫轻远愣了一下,“他今天就要出院?”

    莫轻远知道门少庭的职业,也知道像他那样的钢铁汉子一定不会愿意在医院里多待哪怕一会儿。

    沉思了片刻,“这样吧,我去给他做个检查,要是没什么事,就出院吧。”

    桑枝跟着莫轻远一起回到病房,门少庭已经吃完了早餐,梳洗完毕,正要换下身上的病号服。

    抬头看见莫轻远跟着桑枝进来,笑了笑,叫了声:“莫叔叔,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我想今天就出院了。”

    莫轻远点点,走过去,让门少庭躺好,“我帮你检查一下,要是没什么事就可以出院了。”

    门少庭看了一眼旁边的桑枝,桑枝别扭的将头扭向了别处,就是不跟他直接对视。

    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笑道:“好,麻烦莫叔叔了。”

    莫轻远给门少庭检查了一番,让他起来,笑着说:“没问题,可以出院。不过每周要过来定时复查直到伤口完全愈合。”

    门少庭点点头谢过莫轻远,桑枝也一边答应着,一边送莫轻远出去。

    回来的时候,门少庭正双眼盯着门口一脸浅笑的望着她。

    桑枝蹙了蹙眉,走进去,“快换上衣服吧,我去办手续。”

    说完转身要走,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

    “怎么了?”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门少庭,大白天的又是在医院里,他这是要干嘛?

    门少庭低头看着怀里的桑枝,蹙了蹙眉问道:“你不高兴?”

    桑枝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自己,抬头疑惑的望着门少庭,淡淡的回答,“没有。”

    门少庭挑了挑眉,似笑非笑:“是吗?那……”说着眸子转动了一下,“你帮我穿衣服。”

    桑枝吓得脸色一变,仿佛受惊似的,腾地从门少庭怀里跳了出来,一脸怪异的看着他,“你没开玩笑吧?”

    门少庭无辜的耸耸肩,“我身上有伤。”

    桑枝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儿,“你前两天难道是穿着病号服偷跑出去的?”

    她明明记得他的病号服就那么随意的扔在病床上的。

    门少庭不自然的囧了囧,嘴里嘟囔着:“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女人。”

    桑枝白了他一眼,把衣服扔给他,“赶紧换上,我去办手续了!”

    说完不待门少庭反应,已经兔子似的蹿了出去。

    看着桑枝一脸惊吓的逃跑,门少庭扬了扬嘴角儿无声的笑了。

    办完出院手续再回来的时候,桑枝望着站在窗前的门少庭竟然不由得看呆了。

    老妈说的果然没错,那件浅黄色的衬衫真的很配他。

    穿上去,整个人都显得年轻阳光了很多,不似之前的那个冷冰冰硬邦邦的门少庭了。

    等等,浅黄色的衬衫?

    桑枝明明记得自己没有给他带这件过来啊?这件是自己跟老妈逛街时候给他选得,还没来及的告诉他,尤其还没有洗过啊!

    “怎么,被帅气的老公迷倒了?”门少庭嘴角儿含笑朝她走来。

    桑枝翻了个白眼儿,一脸不自然的指了指门少庭身上的衬衫,问道:“它怎么会在这里的?”

    门少庭伸手将她捞进自己怀里,笑道:“我让小玮帮我找东西的时候,她无意中在衣橱里发现的,便带了过来。”

    说着低头在她的秀发上吻了吻,“给我买了衣服怎么又不告诉我,嗯?”

    “我……我忘了。”桑枝囧了囧,红着脸说道。

    长这么大,头一次给除了老爸以外的男人买衣服,心里多少有些别扭害羞。

    门少庭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办好了吗?咱们走吧。”

    两人出了医院,开车回大院。

    回去的路上,桑枝接到莫青莲的电话,电话里莫青莲对她一通抱怨,说什么男人还住着院呢,怎么能让他偷跑出去,她又怎么能安心的去公司什么的。

    桑枝将手机拿远一些,避免自己无辜的耳朵惨遭荼毒,“妈,少庭今天出院了,不跟你说了,我开车呢,回头回家看你们。”

    说完桑枝便挂了电话。

    门少庭笑了笑:“要不咱们先回爸妈那看看再回家吧。”

    门少庭知道桑枝这两天给自己打掩护,一定得罪了爸妈,想着应该过去给他们陪个不是。

    桑枝摇摇头,淡淡的说道:“不用,直接回大院吧,改天再过去看他们就行。”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但是明显的感觉到桑枝心情不好。

    “枝枝,是不是肖菲那边有什么事?”门少庭知道昨天桑枝一定跟肖菲讲了郑尧和文丽结婚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守着肖菲夜不归宿。

    桑枝想了想,点点头:“肖菲的反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大哭了一场之后就像个没事人似的了。可是她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你说她会不会想不开做傻事啊?”

    门少庭伸手抚了抚桑枝的头发,笑道:“你不是说她现在跟父母住一起吗?放心吧,有她父母呢,不会有事的。或许她原本就比你想象中的坚强,真的想开了呢!”

    桑枝深深的看了一眼门少庭,点点头,“但愿如此吧。”

    回到家里,很难得的一家人都在,当然除了依旧远在国外考察项目的门正。

    门玥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刷着微博,林雅然正跟吴妈在厨房里忙活着,打算做好了午饭给门少庭和桑枝送过去。

    见桑枝和门少庭回来,林雅然真的是大吃了一惊。

    围裙都没摘就跑了出来,一把拉着门少庭的胳膊上下打量着,“你怎么就出院了?这才几天啊?医生让出院的吗?”

    门少庭笑着点点头,“妈,我都好了,没事了。”

    林雅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转头疑问的眼神儿看着桑枝。

    桑枝笑着点点头,安慰道:“妈,是医生批准的,您就放心吧。”

    林雅然这才点了点头,门玥玮扔下手机,从沙发里站起来,看着门少庭和桑枝笑道:“我哥想出院,医生敢拦着吗?”

    林雅然白了门玥玮一眼,笑嗔:“这孩子。”

    说完又转头看着门少庭,“爷爷在书房里呢,过去看看爷爷吧。”

    门少庭点点头朝门老爷子的书房走去。

    轻轻敲了敲书房的门,里边传来门老爷子苍劲有力的声音:“进来。”

    门少庭进去,门正的目光从书案上移开,看了一眼门少庭,淡淡的问道:“伤势都好了?”

    “嗯,都好了。”门少庭站的笔直,目不斜视的看着门老爷子。

    门光荣点点头,“嗯,两次从医院偷跑回部队,估计也没什么大碍了。”

    门少庭神色不自然的看了看门光荣,“您都知道了。”

    也是,自己这点事又怎么会逃得过老爷子的法眼呢!

    门光荣正点点头,淡淡的道:“没什么事回屋休息吧。”

    桑枝将从医院里带回来的门少庭的衣物拿到楼上房间整理完毕,又快速的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才觉得浑身乏累酸软,一头栽倒在床上打算休息一下再下楼。

    似睡非睡之际,房门无声的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