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急得差点哭出来,“肖菲……肖菲出事了,我得出去一趟!”

    门少庭也是一惊,一把拽住桑枝拖进屋里,“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桑枝此时慌乱的脑子已经不会思考了,任由门少庭收拾了一下,拿了自己的包拉着自己往外走。

    “喂,你们去哪儿啊?”

    身后门玥玮一脸疑惑的喊了一声,门少庭头也不回的说:“我们出去一趟,妈要是知道了,让她别担心。”

    桑枝被门少庭拉着一路出了家门,直到被门少庭塞进车子的副驾驶座上,看着门少庭默默无语的给自己系上安全带,才恍然道:“还是我来开车吧。”

    驾驶座上的门少庭嘴角儿猛抽了两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确定自己现在的状态能开车?”

    桑枝囧了囧,摇摇头:“好像不能。”

    自己现在心里慌得没着没落的,根本不适合开车。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门少庭一眼,“对不起,又得麻烦你了。”

    本来他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他这个时候应该躺床上睡觉才对,却因为自己而跟着操劳,桑枝心里觉得很对不住门少庭。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有些无奈的道:“说什么呢,我是你男人,用不着跟我说对不起,麻烦什么的这么生疏的字眼儿。”

    说完发动了车子,“去哪儿?”

    桑枝被门少庭问的怔愣住,是啊,去哪儿?她也不知道肖菲会在哪里啊?

    “我……我不知道!”桑枝急得眼泪瞬间流了下来,“门少庭,怎么办,怎么办?你快帮我找到肖菲啊!”

    门少庭叹了口气,淡定的说道:“别急,想想她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最有可能想见的人都有哪些?”

    门少庭一语惊醒梦中人,桑枝恍然道:“郑尧!”

    “先给他打电话。”门少庭一边慢慢的开着车子出了大院,一边淡定的说道。

    桑枝点头抹了把眼泪,快速的翻出郑尧的手机号码。

    “没人接!”桑枝气得想骂娘,这个混蛋居然不接电话,这是要急死她吗?肖菲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一定饶不了郑尧这混蛋!

    “别急,现在静下心来想想,肖菲还有可能去的地方有哪些。”

    门少庭从容的说着,拿了手机拨了个电话,“马上给我查一个叫郑尧的男人,市工商局文浩斌的女婿,马上给我找到这个人!”

    “郑尧跟肖菲的租住屋,快!”

    桑枝突然想了起来,报了地址催促着门少庭加速。

    门少庭淡淡一笑:“坐好了!”

    说完一脚油门踩下去,桑枝只听到嗡的一声,跟着就感觉车子嗖的一下像一支离玄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果然,同样的车子不同的人开,就能开出不同的效果。

    桑枝吓得张大嘴巴,想喊却始终没喊出来,抬手死死抓住头顶的把手,闭着眼睛感受着飞一般的速度。

    好在深夜的京城路上车子并不多,门少庭开着桑枝那辆沃尔沃犹如一只脱缰的野马般飞驰在路上。

    明明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硬是被他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到了。

    桑枝跌跌撞撞的从车上爬下来,脸色有些惨白。

    门少庭走到她身边关心的问道:“没事吧?”

    桑枝深吸了两口气,摇摇头,“咱们赶紧上去吧。”

    二人来到肖菲门前,桑枝上去敲门,喊了半天不见里边有人回应,桑枝急得直跺脚儿。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里边,怎么办?门锁着,要不,咱们报警吧!”

    门少庭白了她一眼,“一个有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失踪不到八小时的情况下报警,你觉得警察会受理吗?”

    桑枝囧了囧,“那怎么办啊?”

    门少庭从容不迫的自裤兜里掏出那把特制的军刀,在桑枝面前晃了晃,笑道:“我早有准备。”

    桑枝看着他忽然想起,上校同志也曾经用这把刀撬过自己父母家的门锁。

    抚了抚额,“我忘了你不但是特种兵王,还是个溜门撬锁的行家。”

    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那我是开还是不开?”

    桑枝白了他一眼,“少贫嘴了,快点开吧,要是肖菲真的在里边,万一……”

    桑枝不敢再说下去,一脸担心的看着紧锁的房门。

    门少庭不再耽搁,拿了军刀低头朝门锁锁芯招呼着,不到一分钟,只听咔吧一声脆响,房门应声而开。

    桑枝一个箭步蹿了进去,啪的一声打开客厅的灯,瞬间屋内一片明亮。

    “肖菲,肖菲!”

    桑枝喊了数声不见有人答应,便挨个房间查找。

    “枝枝,这里!”门少庭大喊一声,桑枝循着声音跑到卫生间。

    顿时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

    只见肖菲闭着眼睛躺在放满水的浴缸里,左手的手腕处有一道刺眼的艳红,还在汩汩往外流着骇人的鲜血。

    血液已经将浴缸里的水染成了刺眼的红色,而肖菲就那么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肖菲,肖菲,你怎么这么傻啊!”桑枝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着一边就扑了上去。

    幸好被门少庭一把抱住拦在一边,“别哭,冷静!”

    桑枝瞬间清醒了过来,一双泪眼朦胧的眸子,呆愣愣的看着门少庭熟练的给桑枝止血,然后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

    “去卧室拿床被子,快!”门少庭蹙着眉头冷静的吩咐道。

    桑枝恍然,赶紧跑去卧室扯了床被子过来给肖菲裹上,一双眼睛吓得呆愣愣的望着门少庭,“现在怎么办?”

    门少庭无语的望了望天花板,大喊一声,“去医院,快去开门!”

    “哦,好!”桑枝跑过去开了门,然后又跑到电梯口按下按键。

    从电梯里出来,江北城的车子正好开到楼下停好。

    “枝枝,怎么了?肖菲出什么事了?”江北城从车上下来,一眼便看见门少庭怀里抱着的已经不省人事的女人,江北城的心瞬间沉到了海底。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一眼江北城,冷冷的道:“帮忙,送医院。”

    说完把肖菲交到江北城手里,自己则坐进驾驶座上。

    桑枝和江北城坐在后边守着肖菲,门少庭一脚油门儿,直奔军区总医院而来,路上还不忘打电话通知医院做好抢救准备。

    到了医院,已经早有医生护士等候在门口了。

    下了车直接将肖菲推上医院的推车,送进了急救室。

    桑枝急得在走廊里来回不停的走着,这时候,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桑枝吓了一跳,深吸两口气,看了看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下,没敢接听,却巴巴的看向一旁坐在椅子上淡定自若的门少庭。

    门少庭也正抬眼看着桑枝,四目相对下,桑枝竟觉得有些尴尬,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

    “肖菲父母打来的?”还是门少庭先开口问道。

    桑枝点了点头,依旧没有没看门少庭,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门少庭的鞋尖儿。

    一旁的江北城仿佛虚脱般的靠在过道的墙壁上,双眼空洞洞的瞅着急救室的门一眨不眨。

    “告诉肖菲父母吧,就说肖菲不舒服,现在在医院里做检查,让他们方便的话过来一趟。”门少庭略一沉思,淡淡的说了一句。

    桑枝怔愣一下,但瞬间仿佛明白了门少庭的意思。

    肖菲父母就肖菲这么一个孩子,如今肖菲出了这么大的事,哪怕就算是为了她父母着想,也不应该再瞒着他们了。

    如果万一肖菲有个好歹,或许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了。

    呸呸呸!

    桑枝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忍不住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通,想什么呢?肖菲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深吸了一口气,桑枝这才回拨了肖菲家里的电话。

    电话几乎是在接通的第一时间被接起的,里边传来张爱芬带着哭腔的声音。

    “枝枝,肖菲找到了吗?”

    桑枝闭了闭眼,又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伯母,你别着急,肖菲突然有些不舒服,现在正在医院里做检查。你跟伯父要是方便的话,就过来一趟吧,顺便给她带些换洗的衣服,估计要在医院里住几天观察一下。”

    张爱芬一听便慌了神儿,吓得颤声问道:“菲菲她到底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跟伯父过来咱们再说吧,别担心没什么大事。”桑枝继续轻声安慰着,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挂了电话,桑枝忽然觉得身子一软,就瘫了下去。

    还好门少庭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扶住,“累了吧,先坐会儿。你做的很好。”

    边说着,边扶着她坐下,双手紧紧握着她有些微凉的小手。

    桑枝头靠在门少庭的肩头上默默的流着泪,想着自己跟肖菲一起度过的快乐美好的时光,又想到肖菲被郑尧伤害的这么凄惨,甚至为了他不惜生命割腕自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受控制的哗哗的落了下来。

    肖菲父母来到的时候,肖菲还没从急救室里出来。

    远远的张爱芬就朝着桑枝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肖菲到底怎么了?”

    桑枝上前将张爱芬扶着坐下,又看了看后边跟着的肖强,犹豫了一下,才拉着张爱芬的手,说道:“伯母、伯父,我跟你们说实话,你们可千万别太难过生气啊,要是你们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就不说了,等肖菲出来让她自己告诉你们。”

    得到肖菲父母的保证,桑枝这才缓缓的将郑尧背着肖菲和文丽结婚的事情告诉他们。

    肖强气得直咬牙,“我就说郑尧那混蛋不可靠,怎么样现在好了吧!”

    张爱芬泪眼婆娑的直哭自己闺女命苦,遇人不淑,傻什么的。

    桑枝叹了口气,“肖菲一时想不开,你们别担心,医生正在全力抢救,一定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只见猎鹰押犯人似的押着郑尧从外边走了过来。

    肖强一见郑尧,气得浑身发抖,不由分说,上去一拳就揍在了郑尧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