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郑尧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肖强不解气,猛地又扑了上去,却被猎鹰一把拦下。

    桑枝刚要上前,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回头,桑枝有些怔愣的看着他,不明白门少庭为何不让自己过去。

    正犹豫的时候,倚在墙壁上的江北城忽然走了过去,一把揪住郑尧的衣领,砰的一拳揍了过去。

    郑尧再起来的时候,左边脸颊已经被打的红肿一片,鲜血顺着嘴角儿不停的流出。

    江北城的这一举动让肖菲父母都看愣了,他们不知道这年轻人是谁,跟自己闺女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看到郑尧就怒火中烧的揍了过去。

    郑尧抹了一下嘴角儿,没有看在场所有人一眼,几步走到抢救室门口,手把着门哭出声来。

    桑枝看着这样的郑尧忍不住心里觉得一阵恶心,气得甩开门少庭的手,几步走过去,用力扯着郑尧的衣服,让他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桑枝眼眸里是浓浓的恨意,气得声音都在颤抖:“郑尧,肖菲自杀的时候你在哪里?你他妈的告诉我,你在哪里!”

    桑枝忽然大哭起来,用尽全力将郑尧推了出去,郑尧一个踉跄再次跌倒在地,也不起来,就那么坐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起来。

    “他在给他岳父大人做寿!”江北城咬牙切齿的说着,双眸狠狠的瞪着地上的郑尧。

    “郑尧,你混蛋!”桑枝气得浑身发抖,“肖菲要是有个好歹,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门少庭蹙着眉一把将桑枝揽进怀里,对猎鹰使个眼色,猎鹰会意,走过去,拎死狗似的将郑尧拎到一边的椅子上,鄙夷的眼神儿盯着他。

    肖强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只用杀人的眼神儿狠狠的瞪着一旁表情呆愣的郑尧。

    张爱芬从一进来就一直在哭,这时候哭得更是死去活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菲菲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要是有个好歹,你可叫你妈还怎么活啊!”

    桑枝忍着眼泪走过去,拉着张爱芬的手安慰道:“伯母,你别难过了,肖菲不会有事的,她会好起来的。你跟伯父要保重自己,让肖菲看到你们这样子,她会更难受的。”

    抢救室的门开了,众人瞬间围了上去。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张爱芬急切的问道。

    医生摘了口罩,看了看在场的众人,最后将目光停在了门少庭身上。

    门少庭淡定的问道:“怎么样了?”

    医生这才说道:“病人抢救过来了,生命暂时保住了,只是孩子……没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桑枝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护士推着一脸惨白仍在昏迷中的肖菲从手术室出来,张爱芬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

    肖菲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也没有醒过来。

    这三天里,桑枝和肖菲父母轮流守护着她,肖菲父母一直劝桑枝回去休息,可是桑枝摇头笑道:“你们就让我在这陪着她吧,就是回去了,我也没心思干别的。”

    三天肖菲还没有醒转的迹象,大家都吓坏了。

    桑枝走进主任医师的办公室,询问:“医生,肖菲不是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了吗?为什么三天了还不醒呢?”

    刘医生叹了口气,看着桑枝严肃的说道:“现在看来唯一的可能就是病人自己不愿醒来,虽然她各项指标正常了,但是要是病人自己放弃了求生的愿望,这就麻烦了。”

    桑枝一听吓了一跳,急忙问道:“那该怎么办呢?”

    刘医生摇摇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是病人的亲人朋友多陪着她,不停的跟她说话,看看能不能唤起她的求生意识。”

    回到病房,张爱芬拉着桑枝的手急切的问道:“医生怎么说?菲菲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见醒来?”

    桑枝笑了笑示意张爱芬不要着急,安慰道:“医生说让我们不停的跟她说话,这样能早点唤起她的意识,让她早点醒过来。”

    桑枝不敢跟张爱芬说其实是肖菲自己不想醒过来,只是很含蓄的告诉张爱芬要不停的跟她说话。

    张爱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便坐在肖菲旁边,拉着肖菲的手,认真的跟她说起话来……

    桑枝拿毛巾轻轻的给肖菲擦拭着脸颊,小声在她耳边低语:“肖菲,你睡很久了该醒了。你都不知道,你睡着的这些日子伯父和伯母头上的白发又添了很多,看上去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还有啊,这几天江北城几乎每天都过来看你。门玥玮跟我说,他是对你有意思,你觉得呢?不过在我看来,他可是好过郑尧一千倍一万倍的好男人。”

    “肖菲,你要是敢就这么一直睡下去,我会恨你一辈子的,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桑枝说着说着不由自主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傻肖菲,你怎么就那么傻呢?刀子割在手腕上不疼吗?你不是最怕疼的吗,怎么就敢真的割下去了呢!”

    “你快点醒来吧,伯父和伯母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你再不醒来,他们真的就没法活下去了。”

    双眼紧闭的肖菲似乎听到了桑枝对自己声声血泪的控诉,突然眼角儿处淌下一滴热泪,跟着被桑枝握着的手食指动了动。

    桑枝一惊,大叫道:“肖菲,肖菲醒了!医生,医生!”

    昏迷了六天的肖菲终于醒了过来,看着面前仿佛一夜苍老的父母,肖菲愧疚的放声大哭。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

    张爱芬紧紧搂着肖菲的肩膀,又哭又笑道:“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只要你以后好好的,爸妈就是死了也瞑目了!”

    而一向不善表达的肖强此时眼里也是热泪盈眶,看着肖菲直点头:“你妈说的对,我们不求别的,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快乐的活着。”

    经历过生死的肖菲再次面对郑尧的时候,变得很平静。

    躺在病床上,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天花板,面色平静的仿佛一湖无波的清水。

    “菲菲,你原谅我吧。我知道我错了,其实我心里爱的一直都是你,其实你只要再给我一年的时间,只要一年,那时候你我和咱们的宝宝一定会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郑尧站在肖菲病床旁边,几次试图伸出手去握住肖菲有些微凉的小手,却都被肖菲躲了过去。

    “你走吧,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肖菲目光依旧望着雪白的天花板,神色依旧平静无波,甚至看也不愿再看郑尧一眼。

    她的心,在那天下午她到了他们的出租屋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挂了郑尧的电话,肖菲想了一整夜,最后还是决定去跟郑尧当面谈清楚。或许郑尧是有苦衷的,肖菲心里还对他抱着一丝侥幸,她始终不相信两人六七年的感情是假的。

    那日,肖菲早早的起床,给父母做了二十六年来第一次早餐,又陪着父母一直待到中午吃完饭,才拎着包跟平常一样,出了家门。

    临走时,还笑着跟爸妈说跟郑尧一起吃晚饭,可能会晚一点回来。

    肖菲以为郑尧给自己打电话说会在家里等她就一定会,可是回到两人租住的房子,屋内却空空如也,寻遍了所有角落根本没有郑尧的身影。

    肖菲给郑尧打电话,压着心里的怒火柔声的问他在哪里。

    郑尧却支支吾吾说单位领导过生日,不得已过来应酬一下,晚饭后会尽快回去。

    肖菲扯起嘴角儿苦笑着挂了电话,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从包里掏出那个u盘,颤抖着手插进电脑usb接口。

    肖菲就那么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脑屏幕上那场堪称盛况空前的婚礼,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婚礼上郑尧对文丽柔情似水温柔体贴,两人恩爱的画面无一不是对肖菲默默奉献了多年感情的讽刺。

    肖菲最后一次拨打了郑尧的电话,却被告知无人接听。

    绝望中肖菲拿起水果刀,走进了浴室……

    那一刻,肖菲丝毫没有感觉到痛苦,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让他后悔,让他良心难安,一辈子都活在对她的愧疚与悔恨中。这样,他就能一辈子记住自己。

    再世为人的肖菲,想到这些,突然扯了扯嘴角儿,扬起一抹浅笑。

    现在回过头去再看当时,竟觉得自己是那么傻。真的就像桑枝说的,自己就是一个没大脑的傻缺。

    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为了一份不值得的爱情荒废了自己六七年的大好青春也就算了,居然还傻缺的差点搭上自己一条性命,可是最后还是搭上了一条生命,她那个还未曾谋面的宝宝的生命……

    “不会,菲菲,你是爱我的。你相信我,我马上就跟文丽离婚,然后跟你结婚。”

    郑尧眼中带泪,一眨不眨的盯着肖菲。

    肖菲轻轻摇头,“我跟你回不去了,更不会有未来,在孩子离开的那一刻,咱俩就完了,彻底的完了!”

    因为担心郑尧会刺激到肖菲,一直守在门外的桑枝,听了郑尧的话气得瞬间气血上涌。

    走进病房,玉手一指郑尧,冷笑道:“听说你被停职调查了是吧,文丽还要跟你离婚对吗?这时候想起肖菲来了!我呸,我告诉你,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肖菲也不可能再跟你在一起了!滚!”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奋力的将郑尧推出了病房。

    郑尧颓然离开,上电梯的时候,正看到江北城手捧着一大束漂亮的百合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江北城,你这是……”郑尧怔怔的望着江北城手里那束娇艳欲滴的百合花,觉得格外刺眼。

    江北城只淡淡的扫过他的头顶,仿佛没有看到他似的,径直朝肖菲病房走去。

    身后,砰的一声,郑尧一拳狠狠的砸在电梯墙上,悔恨的泪水洒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