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看着肖菲发来的手机短信怔愣了半天反应不过来,她走了,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

    桑枝的心头一震,赶紧拨了肖菲的手机号码,结果却被告知已关机。

    “枝枝,我走了,谢谢这段时间一直陪着我。放心,我没事了,只是想一个人出去散散心休息一下。不用担心我,我会回来的,到时候站在你面前的还会是以前那个没心没肺快乐的肖菲!”

    虽然肖菲的短信上说的是那么的云淡风轻,可是桑枝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想了想,再次拨打了肖菲的手机,这一次,却被告知手机号码是空号!

    正懊恼之际,肖菲的母亲打了电话过来,也是想问问桑枝知不知道肖菲去了哪里。

    桑枝摇摇头,无奈的说道:“不知道,她只是给我发了短信告诉我她走了,让我不要担心。”

    张爱芬也是一脸的焦急和担心,“我这儿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本来今天说要接她出院的,结果我就跟江先生去办个手续的功夫,她就自己走了。就只给我们留了个纸条儿,告诉我们不要担心,你说能不担心吗?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桑枝平复了一下心情,安慰道:“伯母您也别担心了,相信肖菲,她不会有事的。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回来的,一定会好好的回来的。”

    挂了张爱芬的电话,桑枝定定的望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呆愣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轻声说道:“肖菲,你最好给我好好的,不然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刘同进来拿了重新修改过的计划书给她看,桑枝很快的进入角色。

    门少庭出院后,根本就没有听话的在家休息,部队一有事就直接跑过去了。

    桑枝也回到了公司开始了两点一线正常的上班公司下班回家的按部就班的生活,似乎一切又重新回到了原点,归于平静。

    可是桑枝不知道,一场更大的腥风血雨正在悄然酝酿着。

    下班后,桑枝没有马上回家,而是伸展着疲惫的身子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享受着难得的片刻宁静。

    手机响起,是苏琳打来的。

    桑枝看到来电显示,不由得精神就是一振。

    算算苏琳离开也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也该回来了吧?她回来,自己可就解脱了,不用每天这么身心俱疲的了。

    “苏姐,你是不是回来了?什么时候上班啊?”桑枝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言语中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急切,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可是事与愿违,苏琳却告诉桑枝,现在她正带着果果在法国玩,后边还计划要去好几个国家走走看看,听那语气大有乐不思蜀的势头儿,估计一时半会先回不来。

    桑枝一脸失落的跌坐在椅子里,忍不住跟苏琳抱怨:“苏姐,你快点回来吧,你也玩的时间够久了,你就算不考虑自己,不考虑公司,也得考虑果果吧,他还得上学,虽然是幼稚园,但是总缺课也是不好的吧?”

    “嗯,放心吧,果果的学习不会耽误的,我保证在他下学期开学前回去,所以这段日子还要辛苦你多多费心了。”

    苏琳语气里多少对桑枝还是有些抱歉的,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我听说门上校受伤了,没什么事吧?”

    桑枝笑了笑:“没事了,都好了,让苏姐担心了。”

    苏琳也笑了:“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对了,你之前给我提的那个增项的计划怎么样了?我觉得你直接着手准备就可以了,只要你觉得行就放手去做吧,不用非得等着我回去。”

    桑枝也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然后把自己和刘同一起改好的计划书的最终版本发给苏琳,俩人又闲聊了会儿,桑枝见时间不早了,便跟苏琳结束了通话,出了公司开车回家。

    自从门少庭回部队,桑枝为了上下班方便,便也回到了枫林苑居住,只是周末的时候回大院看大家。

    快到家的时候,桑枝接到江北城的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顺便关于房子装修的事情要跟她谈一谈。

    桑枝囧了囧,原本让江北城给自己装修房子是为了让他跟门玥玮能有机会多接触,希望二人能擦出火花。

    可是那天江北城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他跟门玥玮是不可能的,就算他愿意门玥玮心里也不可能再容下除了雷明之外的其他的男人。这样一来,桑枝就没有理由再把装修的事情往门玥玮那边推了,犹豫了一下,跟江北城确定了地点便掉头赶了过去。

    桑枝到达饭店的时候,江北城已经等候在饭店大门口了。见桑枝过来,笑着上前相迎。

    这是一家装修很考究的韩国料理店,桑枝跟着江北城来到一个包厢里,两人点了菜边烤边吃边聊着。

    吃的差不多了,桑枝放下筷子,看着江北城问道:“不是说找我谈房子装修的事情吗?其实咱们可以在网上谈的,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吧?”

    桑枝一脸浅笑的看着江北城,一语中的说出他此行的目的,江北城不由得脸红了红。

    伸手从自己带来的文件夹里拿出几份图纸递给她:“这是你那房子的整体设计图和细节设计图,你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让人按照这个去装了。”

    桑枝接过去,一张一张的仔细看着,整体的设计看上去现代简约又大方不是温馨,尤其色调冷暖兼顾,却又和谐舒服,桑枝很喜欢。

    “这风格我很喜欢,你就看着弄吧。反正这方面你是行家,我信得过你。”

    “行,那用料什么的,就按我上边标的你看行吗?”

    江北城说的一本正经,好像自己约桑枝出来完全就是为了装修的事情来得。

    “行啊,都听你的,我说了,我信得过你这个行家的。”

    对于自己不懂的领域,桑枝还是习惯选择相信专业人士的意见。

    “那好,过两天开始动工的话,估计十天左右就能完工,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跟你老公过去验收就行了。”

    桑枝点点头,将图纸递还给江北城,一脸淡笑的望着他:“真的没有其他的事了?”

    被桑枝这么审视的看着,江北城忽的脸微微红了,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肖菲最近有跟你联系吗?”

    桑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江北城见自己的心思被桑枝这么毫不客气的一语道破,不由得更加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声音有些讷讷的道:“我就是随口那么一问。”

    桑枝笑得更厉害了,半晌才在江北城有些尴尬的瞪视下停住笑,摊了摊手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她没跟我联系过。”

    “哦!”

    江北城脸色微微有些失落,肖菲离开已经快十天了,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江北城用了很多办法也没打听到她的下落。今天这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过来问桑枝的,没想到肖菲还真的绝情到连她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联系。

    桑枝看着江北城的反应心里忍不住一动,“你对肖菲……是认真的吧?”

    江北城脸色一凛,有些尴尬的看向桑枝:“那个……你别误会啊,我没其他的意思,纯粹的关心而已。”

    桑枝淡淡笑了笑,“江北城,喜欢就喜欢呗,一个大男人这都不敢承认是不是太懦弱了!”

    江北城搔了搔头,红着脸笑了:“我是怕你笑话我,你不会觉得我是个用情不专的花花公子吧?”

    桑枝摇摇头,“怎么会呢?”

    江北城神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讷讷的说道:“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看见她受伤难过心里就会有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可能开始只是同情吧,可是当了解到她对爱情的执着和付出之后,我突然觉得很心疼。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怎么就会有这么狠心的男人舍得伤害她呢,郑尧那种人渣根本就不配得到她的爱!”

    江北城说道郑尧时候,双手不由得攥紧成一双拳头,眼里露出浓浓的恨意。

    桑枝笑笑:“如果不是郑尧不懂得珍惜,你又怎么可能会遇上肖菲甚至喜欢上她呢?所以冥冥中一切老天自有安排。喜欢她就大胆的去追吧,别再让她受伤难过,否则我一定不会答应的。”

    江北城笑得有些羞涩,一脸愁云:“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连她在哪我都不知道,根本找不到她。”

    一边说着,一边摇摇头,轻叹一声。

    桑枝笑着安慰道:“放心,她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的,这里有她的亲人朋友,她走不远的。只要我一有她的消息立马儿告诉你,怎么样!”

    从饭店出来,桑枝和江北城挥手作别,开着车一路往家里走去。

    此时桑枝的心里竟说不出的轻松和高兴,江北城喜欢肖菲,这样的结果是她想象不到但却十分乐见其成的。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小区里多数人家都已经熄灯休息,车子一路开到自己家楼下的停车位停好,也没见几个人在外边走动。

    上了电梯,按下19,桑枝便悠闲的倚在电梯墙上等着。

    电梯上到六楼的时候,又上来两个男人,桑枝站直身子,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心里奇怪这两个人大晚上的居然还戴墨镜。

    不料两个男人便一左一右的将桑枝夹到中间,在电梯刚上到十楼的时候,两人突然一起动作,一左一右将桑枝架了起来。

    桑枝一惊,正要开口,却忽然闻道一股怪异的味道,之后便失去知觉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