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醒来的时候,桑枝发现自己手脚被反绑在一根不算粗壮的柱子上,嘴上被贴了胶带封住发不出声音。

    抬头,眼前是一片凄凉的废屋,屋内甚至没有电灯,只在一张破旧的桌子上点了一支蜡烛。借着蜡烛昏暗的豆火,桑枝看到桌子旁边坐着三个男人,此时正盯着自己面露狞笑。

    桑枝心里一惊,再没有经历,此时她也知道自己是遭遇了传说中的绑架!

    心里不由得一阵慌乱,用力的挣扎了几下,无奈绑她的人帮她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因为她是个女人而手下留情,绑绳非常紧固几乎没有一点松动之处。

    桌旁坐着正喝酒的三个男人,见桑枝醒来,其中一个走了过来。

    桑枝挣扎着抬头,刚才因为距离远光线暗看不清男人的面貌,但此时男人跟自己近在咫尺,桑枝乍见之下瞳孔倏然睁大。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郑尧!

    桑枝没有想到绑架自己的居然是郑尧!

    郑尧居高临下一双阴冷的眸子狠狠的瞪着桑枝,冷笑道:“你没想到吧,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我吧?”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一把扯下桑枝嘴上的胶带。

    桑枝猛咳了两声,深深吸了两口气,恨恨的瞪着郑尧冷冷的道:“你什么意思?”

    桑枝不明白郑尧一个理性的知识分子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郑尧,你疯了吗?”

    面对桑枝的质问,郑尧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是疯了,被你逼疯的!”

    说着,上前一把将桑枝的下巴狠狠的攫住,一双阴鸷的眸子透着近乎发狂的腥红,狠狠的道:“我说过只要一年,只要肖菲把孩子生下来,你为什么就不肯替我保守秘密?为什么?”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女人害的我丢官罢职,都是你害的我众叛亲离!”

    桑枝冷冷的看着近乎歇斯底里的郑尧,心里生不出半点的同情,冷冷的道:“那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啪的一声脆响,郑尧扬手一巴掌狠狠的甩在桑枝脸颊上。桑枝顿时觉得自己半边的脸颊仿佛火热的烙铁烫过般的火辣辣的麻痛,痛的她几乎昏厥过去,但却依旧挺着小脑袋,狠狠的瞪着面前已经发疯的男人。

    “咎由自取?”郑尧嘴角儿慢慢扬起一道邪恶的笑,“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咎由自取!”

    说完转过头,对身后的两个男人说道:“快点,速战速决!”

    郑尧说完,又邪恶的看了桑枝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破屋。

    屋外星稀月冷,郊外的夜总是给人一种恐怖静谧,正值炎热的夏夜,郑尧却忽然觉得脊背一阵阴寒,不由自主的裹紧了身上的衬衣,掏出一根烟点燃,猛吸了几口。

    屋内,两个男人见郑尧出去,立马儿露出恶心的淫笑,看得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发毛。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桑枝心里一阵恐慌无措,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恐惧从心底生出。

    这是二十多年来,桑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觉到恐惧,那种从心底生出的绝望让她陡然张大了嘴巴,厉声喝道:“你们住手!”

    两个人男人却没有因为她的叫喊而有任何的停顿。

    倏地室内一片明亮,桑枝不适应的闭了闭眼,睁开时,只见一个男人已经打亮了摄影灯架起了照相机。

    而另一个男人已经走到自己面前,与自己近在咫尺伸手可及。

    桑枝此刻还不能完全明白这两个人是要怎么对自己,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你……你要干什么!”桑枝瞪着一双眼睛惊恐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声音有些颤抖。

    男人邪邪的一笑,伸手一挑,桑枝身上的绑绳已经被他手里的刀子唰的割断。

    桑枝一惊,下一秒意识到自己已经摆脱了绳子的束缚,起身便跑。

    不料因为被绑的时间过久,才迈出一步,便腿脚酸麻的跌倒在地上。

    男人嘿嘿冷笑几声,伸手一把将桑枝捞起,狞笑着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啊……不要,不要啊……门少庭,救我!”

    在桑枝昏厥的前一秒,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儿,就是死也绝对不能让这男人得逞。于是一狠心,照着自己舌头狠狠咬了下去……

    男人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外表看上去柔弱的一副好欺负模样的女人,居然会对自己这么狠心。

    说白了,他们做这种事情只为求财,但为了这点儿钱真的闹出人命来,还真的是借他们几个胆子都不敢。

    男人眼疾手快的一把制住桑枝的嘴巴,让她的牙齿没有办法咬下去,然后朝身后男人一使眼色,那男人上来,一掌砸在桑枝后脑,桑枝瞬间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男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出了一口气,恨恨道:“妈的,这娘们儿看着柔弱,没想到性子却刚烈的要命,差点就弄出人命来!”

    “没事,她现在只是昏了过去,只要我调好角度,出来的效果是一样的。”

    另一个男人淡淡的看了一眼昏厥中的桑枝,冷冷的说道。

    男人点点头,“办事!”

    话音刚落,只听破屋外一阵刺耳的汽车声响,接着砰砰几声枪响。

    两个男人怔愣之际,砰的一声,破屋的门被人一脚踢飞,一道身影箭一般的蹿了进来,一脚一个踢飞还未缓过神儿来两个男人,一把将昏迷中的桑枝抱起。

    门少庭一双杀人的眸子刀子般扫过趴在地上捂着腿哀嚎的郑尧,对猎鹰山雀冷冷的吩咐道:“交给你们,给我好好教育他们!”

    “老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猎鹰和山雀相视一笑,一脸阴森的笑着看向地上狼狈哀嚎的郑尧。

    门少庭头也不回的抱着桑枝上了车,冷声吩咐:“开车!”

    再次醒来的时候,桑枝一脸惨白的望着天花板发了半天呆,心里琢磨着,自己应该是死了吧?

    可是天花板好熟悉的感觉,难道自己死了都舍不得离开,魂魄还回到了自己和门少庭的家里吗?

    抬了抬手,忽然有种酸软无力的感觉,眼泪瞬间就沿着脸颊淌了下来。

    到死也没能见门少庭最后一面,心里好难受!

    “你醒了?还疼吗?”

    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手轻轻抚上她被打的肿的像面包一样的脸颊,门少庭黑玉般的眸子一抹狠戾之色闪过。

    他的女人也敢打,他一定要让那男人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事实上,郑尧已经知道后果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他恨不得立马儿就死过去。

    山雀蹲下身,一脸无害的笑着,眼睛里闪着小白兔般的单纯。可是在郑尧看来,那却是来自地狱的恶魔的微笑。

    “我……我求求你,求你让我死个痛快吧!”

    这时候,郑尧才忽然领悟到那句话:笑得越美艳越无辜的女人才越是狠毒的叫人生不如死!

    忽然听到门少庭的声音,桑枝怔愣了半天反应不过来。

    半晌,侧脸看去,只见门少庭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庞伸手可触,“门少庭……我不是在做梦吧?怎么死了也会做梦吗?”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的抬起胳膊放在自己嘴边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唔……好痛!”

    桑枝瞬间皱起眉头,疼的五官几乎纠结到一起去。

    “怎么了?”门少庭见桑枝咬了她自己一口,吓了一跳,下一秒便忍不住笑了:“怎么,以为是在做梦吗?”

    说着轻轻握着她的小手,放在自己脸颊上来回磨蹭着,“傻瓜,那么撮实的一口咬下去,不怕疼吗?”

    “门少庭……”桑枝喊了门少庭一声,眼泪便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门少庭又是一惊,他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尤其见不得她流眼泪。

    吓得赶紧伸手紧紧将她抱住,低头将她眼角脸颊上的泪水一一吻去,“别哭,不怕,我在这儿,老公在这儿。”

    “门少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说完,桑枝伏在门少庭的肩头上发泄似的放声大哭起来。

    好像唯有用眼泪才能驱赶她内心无边的恐惧和无助,唯有泪水,才能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真真实实的活着。

    门少庭心疼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低头吻着她的秀发,“傻瓜,怎么敢咬舌呢?不怕疼吗?不怕我心疼吗?”

    “我……我没想那么多。”

    半晌,桑枝哭声越来越小,大约是哭累了,终于趴在门少庭的肩头睡着了。

    门少庭轻轻吻了吻她柔顺的秀发,轻轻将她平放在床上,拉过薄被给她盖上,然后就那么眼睛一眨不眨的定定的看着她。

    这傻女人,在危险时刻,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节,居然毫不犹豫的的咬舌自尽,这是要让他心疼死吗?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及时制止了她愚蠢的行为,可能自己此刻抱着的只能是她冰冷的尸体了……

    门少庭一想到这些,心就仿佛被利剑刺穿般的疼痛。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伤到她一根汗毛!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门少庭看了睡梦中的桑枝一眼,按下接听键,快步走到卧室外的阳台,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样了?都处理好了吗?”

    手机里传来山雀肯定的回答。

    门少庭淡淡的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回到卧室,见桑枝睡得并不安稳,时而眉头紧蹙,时而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嘴里还惊恐的喃喃道:“走开,你们走开,别过来,别过来……”

    门少庭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心疼,伸手抓住她一双胡乱挥动的小手,轻声道:“不怕,坏人都被我打跑了,老公在这儿,没事了啊,睡吧!”

    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吻了吻她紧蹙的眉心。

    女人终于安静了下来,只是睡梦中一双小手还死死的紧抓着门少庭的大手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