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下午四点多了。

    桑枝揉着痛的欲裂的太阳穴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好端端的躺在家里的床上,想到之前的事情,仿佛就像做了一场梦,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撑着依旧酸痛的身子下床走进卫生间。

    透过氤氲朦胧的水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桑枝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门少庭曾问自己,怎么就那么狠心的咬舌,难道不怕痛吗?

    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确实根本没有考虑到会不会痛这个问题,当时只是一心想着,不能让他们得逞,不能因为自己让门少庭受到伤害。

    不能让门少庭受到伤害?

    桑枝一惊,这时候,桑枝才忽然意识到,门少庭已经不知不觉中深植在自己内心深处。而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言行举止会不自觉地想到他,就像昨夜那种情况下,她没想到自己的生死,却一心想着不能让自己的名节受损,不能让门少庭的名誉蒙羞。

    此时,桑枝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双坚定又略带些犹豫的眼睛,不禁有些迷茫了。

    自己心里深爱着的男人一直以来只有一个,那个人叫门少轩。是一个和门少庭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却性格言行迥异的男人。

    桑枝暗恋着那个男人多年,可是现在,门少轩的身影在自己的心里却似乎越来越模糊不清,闭上眼睛,桑枝集中精力使劲儿回忆门少轩的相貌,但是这一次,门少轩的容貌却没有像以往那样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

    相反的,门少庭的身影却突然毫无预兆的蹿了出来,那么的清晰真切,就好像这个身影一直就存在于自己的心底深处,从来不曾消失过一般。

    门少庭,门少轩……

    桑枝手指不自觉地在镜子上胡乱画着,下意识的写着两个男人的名字。

    “枝枝,你在里边吗?”

    卫生间的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接着门少庭有些担心的声音传进桑枝的耳膜。

    桑枝心里一颤,回神儿,伸手抹掉镜子上水汽朦胧的两个名字,轻声答道:“嗯,我马上就好。”

    担心桑枝醒来会饿,门少庭轻轻起身,到厨房里给她煮了一碗鸡丝面。再回到卧室时候,发现桑枝已经不在屋内,看着卫生间紧闭的门,门少庭知道她在里边。

    等了一会儿,见她还不出来,担心她饿着肚子洗澡发生意外,门少庭这才不放心的敲门叫她。

    听到桑枝的回答后,门少庭这才松了口气,“饿了吧,快点出来吃面了。”

    桑枝收拾停当闻着香味一路来到饭厅,只见饭桌上摆着两碟小菜和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鸡丝汤面,桑枝忍不住摸了摸肚子咽了口唾沫,“好香!”

    门少庭笑笑,拉了椅子让她坐下,“知道你一定饿坏了,先吃碗面垫垫,晚上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桑枝笑着点点头,挑了一大口面放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忍不住挑起大拇指赞道:“真好吃,门少庭,我在想,其实你要是不当军人了完全可以开间餐厅,你太有做菜的天赋了。”

    门少庭笑了笑,拿了干毛巾站在桑枝身后给她擦着未干的头发。

    “头发都还没干,我帮你擦擦。”

    正在专心吃面的桑枝身子不由得一顿,停下手里筷子的动作,一动不敢动的就那么挺直了身子怔怔的坐着。

    见她停下不吃了,门少庭不由得愣了愣,问道:“怎么不吃了?不好吃?”

    刚才这小女人还吃得眉飞色舞赞不绝口的,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提不起筷子来了呢?

    桑枝僵直着身子,怔怔的说道:“门少庭,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门少庭莞尔一笑,伸手抚乱她一头半湿未干的头发,柔声道:“傻瓜,你是我老婆啊,我对你好不是应该的吗?”

    桑枝忽然就觉得心里一阵暖流涌过,柔软的心尖儿直颤,转身一把将门少庭抱住,将头埋在他砰砰跳动有力的胸口。

    闭着眼睛,喃喃道:“门少庭,你是不是真的爱上我了?”

    桑枝想,要是这个时候门少庭说是,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相信了。

    可是门少庭只是伸手抚着她的秀发,宠溺的笑着,戳了戳她的头,“傻瓜,快吃面吧,一会儿该坨了。”

    “……”桑枝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儿,懊恼又羞臊的松开门少庭,转身低头发狠的朝那碗鸡丝汤面招呼过去。

    一大碗汤面吃得涓滴不剩,吃饱喝足又饱睡的桑枝,精神头恢复的很好。

    脸颊的红肿,也在门少庭精心的冰敷又鸡蛋按摩下消褪的几乎看不出来了。

    吃完饭,抱着门少庭给她切好的一盘水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门少庭则打了一通电话,挂了电话后,走到桑枝旁边坐下。

    桑枝笑吟吟的用叉子叉了一块苹果递到门少庭嘴边,笑着说道:“张嘴,啊……”

    门少庭听话的张开嘴,将那块苹果吃下,伸手一把抓住桑枝的小手,笑道:“晚上想吃什么,嗯?”

    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捞进自己怀里圈住。

    桑枝窝在门少庭的怀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心,摸着才吃得饱饱的肚子笑道:“才刚吃完,现在什么都吃不下了。”

    桑枝很怀疑这男人是拿自己当猪养呢?哪有才吃完就又问自己晚上想吃什么的?

    门少庭笑笑:“那我们就晚一点出去吃,然后再一起溜达回来当消食怎么样?”

    桑枝托着腮帮子想了想,有些纠结的道:“好是好,可是会不会太晚太累,影响明天上班。”

    门少庭抓了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笑道:“不会,我怎么舍得让自己老婆累着呢!”

    两人搂着窝在沙发里看了半天电视,门少庭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门少庭伸手捞起手机接听,电话是林雅然打来的。

    “少庭,爷爷让你今天晚上跟枝枝一起回来吃饭,好像有话要跟你们说。”

    电话里林雅然语气轻松,显然不知道桑枝前一天遭遇绑架的事情。

    门少庭蹙了蹙眉,淡淡的说道:“今晚不行,改天吧。”

    “可是,爷爷他……”

    林雅然心里一怔,还想再说什么,门少庭已经抢先开口,“妈,你帮我们跟爷爷说一声吧,今晚我们就不回去了。”

    说完不待林雅然反应,门少庭已经挂了电话。

    桑枝望着门少庭有些疑惑的问道:“爷爷让咱们回家?”

    “嗯。”门少庭淡淡的应了一声,伸手又重新将她搂进怀里。

    “那咱们就回去吧,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再说回家吃饭也是一样的。”

    桑枝将脸颊贴在门少庭的胸膛上,感受着他均匀有力的呼吸,“对了,昨天的事情,就别跟家里说了吧,省得他们担心。也不要跟我爸妈他们说,好不好?”

    桑枝忽然想到昨天自己的事情,为了不让家里人跟着担心,便提醒门少庭不要告诉他们。

    门少庭点点头,吻了吻桑枝逛街的额头,“你倒是会替别人着想。”

    可是瞒得过谁,却瞒不过一个人——门光荣门老爷子。

    如果门少庭没有猜错,老爷子一定是知道了昨晚的事情,才让他们今天回去一趟的。

    可是门少庭今天却有比见老爷子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一向对爷爷的话言听计从的他,破天荒的头一次没有听老爷子的话。

    “唔……我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答应我好不好?”桑枝瞪着一双大眼睛做呆萌状望着门少庭撒娇。

    反正自己也没出什么事,告诉他们也不过是让他们替自己操心,何必呢!

    门少庭点点头,宠溺的刮了下桑枝娇俏的鼻子,笑道:“好,听你的。”

    桑枝笑逐颜开,抓过门少庭的大掌放在手心里磨蹭着,感受着他掌中传来的粗粝摩擦,忽的想到什么似的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被绑架了,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门少庭笑笑,伸手掏出她脖颈上戴着的那条被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时刻戴着的红宝石项坠儿,“因为它。”

    “它?”桑枝不明所以的看了看项坠儿,从门少庭手里接过来,仔细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仰着头问道:“怎么回事?”

    门少庭这才轻笑着给她解释道:“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时刻戴着它吗?”

    桑枝摇摇头,自从俩人去昆城旅行的时候,门少庭就突然要求自己时刻戴上它,还不允许自己摘下来,那时候桑枝想着可能是因为它的珍贵,所以门少庭才会格外仔细的嘱咐自己。

    可是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以她对门少庭的了解,他是一个从来不把金钱看在眼里的男人,根本不可能会因为什么值钱的东西而动心。否则他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工资卡里究竟有多少钱,自己的总资产到底有多少钱了。

    试想一个根本不关心自己资产值多少钱的男人,又怎么会因为一条项坠的贵重而格外仔细呢!

    门少庭拿过那条项坠儿,指着红宝石与链子的连接处一个月牙儿形状的扣子说道:“这个里边有一枚微型gps定位仪,我就是通过它知道了你所处的位置的。”

    桑枝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早就在我身上安置了一个跟踪器啊,我说呢,我说怎么在昆城的时候,我还没说我在哪里,你就能直接找到我呢。还有那次我车子追尾,你也是,都没问我地址你就直接找来了。我还一直奇怪着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的伸手轻轻捶打了一下门少庭的胸膛,“那不就是说我的行踪时刻掌握在你的手中吗?”

    门少庭看着她噘着的小嘴儿,忍不住吻了上去……

    半晌,才呼呼喘着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正色道:“枝枝,你要理解。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之所以没有事先告诉你,是不想你有什么心里压力,毕竟当一个军人的妻子,要面临的事情可能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说到这儿,门少庭的眸子不由得黯了黯,低下头去,不再说话,只紧紧的将桑枝搂在自己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