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能够感觉到来自门少庭的紧张和不安,甚至隐约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一丝害怕。

    没错,是害怕!

    从他紧紧搂着自己的紧张神情中,从他那恨不得将自己揉进他身体的眼神儿中,桑枝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这男人居然也会害怕,因为怕自己受到伤害而产生的恐惧。

    桑枝心里莫名的一阵感动,伸手学着门少庭的样子,双手紧紧抱住门少庭坚实的腰际。

    “门少庭,不用担心我,我不怕的。为了你,我也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

    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让他分心,不要让他有后顾之忧!

    桑枝心里暗暗想着,自己不要成为他的负担,一定不!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搂着她,搂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良久,才轻叹了一口气,伸手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白皙滑腻的小脸儿,低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傻瓜,保护你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老公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一定不会!”

    门少庭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的郑重的给她许下了承诺。

    临出门时,门少庭又郑重的将那条名为“玥心”的红宝石吊坠给桑枝戴上,“答应我,任何时候都不要摘下它!”

    “嗯!”桑枝摸着那枚红得耀眼的宝石,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两人开车来到位于市中心的一家很有名的法国餐厅,下了车,门少庭很自然的牵着桑枝的小手儿往里走。

    俊男美女堪称完美的一对儿,引得很多人艳羡侧目。

    桑枝感觉到来自周围的目光,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其实我觉得还是回大院吃更好些。”

    门少庭挑了挑眉,笑道:“这么喜欢回大院啊,那咱们明天起直接搬回去住吧。”

    桑枝囧了囧,抬眼看到门少庭一双戏虐的眸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随便你,我反正没关系。”

    门少庭勾了勾唇,眸中闪过一道狡黠。

    两人来到一个包间,只见里边已经坐了两个人。

    桑枝没想到还有其他的客人,不由得囧了囧,有些埋怨的看了门少庭一眼。

    “嫂子好!”山雀热情的跟桑枝打着招呼。

    桑枝笑着点点头,坐下,又看了看山雀旁边的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年纪的女人,想了想,恍然道:“这位是欧阳教授吧,欧阳教授你好。”

    没错,门少庭请来的两个客人正是山雀和她的老师欧阳青芳。

    欧阳青芳笑着点点头,说道:“门夫人好记性,几个月前匆匆一面,居然还能记得住我,真的是让我挺意外的。”

    桑枝被欧阳青芳一句门夫人叫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笑道:“欧阳教授您还是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吧,我叫桑枝。”

    门少庭只淡淡的跟欧阳青芳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叫了侍者,几人分别点了餐,边吃边聊着。

    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欧阳青芳一直不停的跟桑枝聊着一些有的没的,只是言语间总是似乎不经意的聊到昨天的那件事情。

    桑枝有问必答的配合着欧阳青芳的聊天,只是偶尔别有深意的看兀自低头吃饭的门少庭一眼,嘴角儿忍不住的勾起一抹浅笑。

    这男人是担心自己因为昨天的事情心里留下阴影,又怕直接跟自己说找个心理医生辅导一下,自己会不自在,所以才以这种方式让欧阳青芳给自己做心理辅导吧?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感动,被这男人的细心体贴所感动。

    饭后,山雀开车送欧阳青芳离开,门少庭则牵着桑枝的手漫步在京城夏夜舒服的微风中。

    桑枝抬起头,定定的望着门少庭,“门少庭,你请山雀和欧阳教授一起吃饭,其实是请她们给我做心理疏导的吧?”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我老婆就是聪明。”

    桑枝好笑的望了望天,“你做的这么明显,我要是再猜不到我不就成白痴了吗?”

    门少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明显吗?都怪山雀她们演技不好,有待提高。”

    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上校同志,你这叫推卸责任知不知道!”

    门少庭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嗯,这本来就是事实。”

    桑枝无语的抚了抚额,然后紧走几步走到门少庭前边,转身面对着他,伸出两只手,分别握住门少庭的两只大手,感激的说:“老公,谢谢你。”

    门少庭微微怔愣了一秒钟,忽然将她一把抱起,“你刚刚叫我什么,再叫一遍好不好?”

    桑枝笑得眉毛弯弯,大大方方甜甜的又叫了声:“老公!”

    门少庭突然咧着大嘴笑了,抱着她就地转起圈来。

    “老婆,再多叫两声让老公听听,老公爱听啊!”

    桑枝笑着,又一连大声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老公……”

    声音过大,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怪异的表情看着二人,估计当他们神经病了吧!

    桑枝忽然意识到这是在大马路上,虽然是晚上了,但是人来人往依旧热闹着呢。

    倏地小脸儿羞得绯红一片,赶紧拍打着门少庭的肩膀,喊道:“快放我下来。”

    没想到门少庭却得了便宜卖乖,笑着道:“求我!”

    “……”桑枝囧得脸颊滴血的红,偷眼看了看四周不时行来的注目礼,窘迫的说了声,“求你!”

    门少庭却并不满意,故意绷着脸沉声道:“不够诚意。”

    一边说着,手上猛地用力,竟将她举得更高了。

    桑枝吓得“啊”的一声惊叫出声,顿时引来更大一波的注目礼。

    桑枝心里叫苦不迭,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的不分场合的叫他“老公”。

    “你快放我下来啦!”桑枝低着头恨不得自己直接昏死过去。

    “求我!”门少庭倒是不疾不徐一派的淡定从容。

    桑枝恨得咬牙,挥着小拳头示威:“门少庭,你别得寸进尺啊!”

    门少庭挑眉,猛地又是一个用力竟直接将她抗麻袋包似的扛起到自己的肩上。

    桑枝吓得“妈呀”一声怪叫,哭丧着脸道:“老公,求你,放我下来。”

    门少庭得逞的笑了笑,却依旧没有将她放下来,“语气不对。”

    桑枝差点泪奔,吸了两口气,憋着气,故作柔媚的嗲声道:“老公,求你,放我下来吧,老婆恐高。”

    说完自己都被自己的声音吓得忍不住浑身哆嗦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门少庭也是忍不住身子一震,伸手将她放了下来,拉着她走到路边,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将她直接推上车,自己也跟着坐了进来。

    桑枝忍不住奇怪的问道:“不是说步行回家吗?怎么又打车了?”

    其实吃饭的地方离枫林苑小区并不是很远,步行的话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桑枝和门少庭原本打算当做饭后散步消化晚餐来着,结果没想到这男人居然半途改变主意。

    桑枝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才忍不住那么问了出来。

    门少庭声音暗沉,说了地址,让司机开车。

    然后回过头,一把将桑枝紧紧搂在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我等不及了。”

    天知道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怎么会因为她一句娇媚的求饶,就破功到自己都不忍直视的地步,此刻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家里干正事!

    桑枝从门少庭急切又暗沉的声音里听出了他话外的潜台词,不由得倏地一下羞得小脸儿通红,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娇嗔道:“讨厌!”

    到了楼下,车子还没停稳,门少庭已经开了车门一个箭步窜出去,伸手将桑枝带出了车子,拉着她不由分说就往楼里走。

    身后司机师傅看着他们的背影怔愣了一下,才喊道:“喂,找你钱!”

    看了看手里的百元大钞,忍不住挑眉笑了笑,“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那么猴急!”

    才进了房门,门少庭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桑枝按在门上,低头吻了上去。

    桑枝热情的回应更让他信心倍增,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直奔卧室而去……

    次日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桑枝揉着酸痛的身子龇牙咧嘴的挣扎着起身,下一秒却被一只大手按倒,一张帅的没有天理的男人的脸倏地凑了过来。

    “啊!”

    没有心理准备的桑枝吓得不由得惊叫一声,待看清了来人是门少庭之后,才拍着惊魂未定的胸脯儿,松了口气。

    “你……你怎么还在?”

    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身边空空如也,今天睁开眼一见到门少庭,反而让她觉得有些不适应。

    “怎么,你不喜欢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老公躺在身边,嗯?”

    门少庭一手支在下巴下边,侧过身子面对着她,笑得如沐春风。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轻声道:“不是,那个……我以为你应该去部队了。”

    “今天哪也不去,留在家里陪老婆。”门少庭说得云淡风轻,丝毫不觉得自己放着棘手的工作不干,留在家里陪媳妇是一件多么令人不齿的事情。

    “……”桑枝望了望天花板,“可是……我得上班啊,而且现在已经迟到了!”

    想到这儿,桑枝“啊”的一声怪叫,蹭的一下坐了起来,“我上班迟到了!”

    说着就要下床,下一秒,却被男人霸道的再次按倒,“今天哪也不去,陪老公在家休息。”

    桑枝囧了囧,“可是……”

    “没有可是,我已经帮你请假了。”门少庭说得一本正经。

    桑枝忍不住扶额,现在公司里苏琳不在,自己就是老大,上校同志帮自己请假,是跟谁请的啊?

    “你帮我请假?跟谁啊?”桑枝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出来。

    门少庭挑眉道:“不知道,我打电话去你公司,一个女的接的,然后我就说了句你们桑副总有事今天不去公司了,然后就挂了。”

    桑枝无语,一双眸子可怜巴巴的望着门少庭,“上校同志,你知道我今天约了很重要的客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