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在桑枝不停的卖萌撒娇哀求下,门少庭终于答应自家媳妇去公司办公,但前提是他必须跟着。

    车上,桑枝望着一脸专心开车的门少庭忍不住噘嘴抱怨,“你见过有哪个女人带着男人一起上班的?况且你这身份,难道不觉得难为情吗?”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一眼仍旧努力试图阻止自己跟着的女人,扯了扯嘴角儿不以为意的道:“不觉得。”

    桑枝无语了,这男人实在太厚脸皮,跟他讲道理根本行不通的!

    于是将脸转向车外,不再理他。

    一进公司,桑枝就觉得气氛突然变得很诡异。

    大家一看到她都立马儿呈立正姿势站好,一双双说不清道不明的饱含深意的眸子看着自己,点头、微笑。

    桑枝蹙了蹙眉,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些目光的最终着落点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旁边的男人,门少庭!

    有些不悦的瞪了门少庭一眼,快步走进自己办公室。

    门少庭倒是仿佛进了自己家一样,跟着桑枝进了办公室随手帮着关了门,很悠闲的坐到一边的沙发上,随手拿了一本杂志随意翻看着。

    桑枝看看时间,距离跟客户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些时间,便打开电脑,准备整理一下待会儿洽谈需要的资料。

    可是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门少庭。

    双手搭在桌子上,忍不住埋怨道:“门少庭,你要是真的这么闲,能不能自己出去逛逛街什么的,你坐在这儿我真的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办公。”

    门少庭挑眉笑道:“那就跟我回家待着。”

    桑枝白了他一眼:“你别闹了好不好,先回家吧,我办完事就回去还不行吗?”

    门少庭摇摇头,“不行,我不放心!”

    桑枝抬头望了望天花板,“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是在公司里啊,又不是大街上。再说,郑尧他不是已经被你们给……你究竟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桑枝说到郑尧的名字,蹙了蹙眉没有继续说下去。毕竟也算是熟人,发生那样的事情,她心里还真的觉得挺难受的。

    门少庭耸耸肩,不置可否。

    桑枝叹了口气,起身来到门少庭面前蹲下身子看着他,“你也不可能这么每天跟着我吧?你总得回部队,总会有出任务的时候吧?”

    门少庭低头略一沉思,抬眼望着她,认真的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辞职跟我去部队住一段时间?”

    桑枝一听吓得蹭的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答道:“不要!”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我就那么一说,你可以慢慢考虑。”

    桑枝赌气的坐回办公桌旁,气鼓鼓的瞪着门少庭。

    这男人脑子是怎么想的?让自己辞职跟他去部队住?部队那种单调呆板的生活,偶尔过去住个一两天还行,要是长期住,自己会不会疯掉?况且,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辞职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桑枝强迫自己刻意无视门少庭的存在,静下心来研究洽谈资料。

    客户是在约好的时间准时到公司的,苏珊珊敲门进来告诉桑枝的时候,眼睛总是不经意的飘向一旁的门少庭,表情暧昧又有些羞涩。

    桑枝看着苏珊珊,知道她花痴的毛病又犯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要怪只能怪门少庭长得太妖孽,加上身材又好,就算一张冷得冰人没有表情的脸,依旧极具吸引力,不是才一进公司,便秒杀了公司男男女女一干同事吗!

    “咳咳……”桑枝轻咳了两声唤回苏珊珊出窍的神识,淡淡的说道:“走吧。”

    桑枝和苏珊珊前后走出办公室,在踏出办公室门口的一瞬,桑枝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门少庭。

    只见门少庭也已经起身,掸了掸上衣有些褶皱的衣角儿,朝桑枝灿烂的一笑,大步走了上来。

    他今天穿的是自己给他买的那件浅黄色衬衣,一件水洗纯白色的休闲裤,配上一双驼色的休闲款式的皮鞋,这身打扮将他霸道侧漏的本质恰到好处的收敛一些,而平添了几分阳光亲和感。

    桑枝不自觉地勾了勾唇角儿,这样出色的男人想不吸引女生的注意恐怕都难!

    见门少庭朝自己走来,桑枝挑了挑眉,问道:“去哪儿?”

    门少庭看着桑枝,云淡风轻的说道:“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桑枝一听吓了一跳,偷眼看了看旁边的苏珊珊,尴尬的笑了笑:“你先去帮着刘同招呼一下客户,我马上过去。”

    看着苏珊珊一脸暧昧的点头离去,桑枝忍不住生气的低吼:“门少庭,你别太过分了!我这是工作,不是玩小孩过家家!”

    门少庭一脸认真的说,“我保证只在一边坐着不说话,保证不影响你工作。”

    一边说着,一边还将右手举过头顶做发誓状。

    桑枝不禁有些奇怪,门少庭从来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即便有时候会跟自己耍赖,但也仅局限于两个人的时候。

    可是现在,这是在她的工作单位,当着这么多同事呢,他到底是要干嘛啊!

    有些生气的瞪了他一眼,冷声道:“坐着别动。”

    说完转身往外走。

    门少庭仿若没有听到桑枝刚才的话一般,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出了办公室。

    桑枝脚步一停,气愤的转身:“门少庭,我求求你了,别闹了行不行?”

    门少庭却是一脸严肃的道:“我没有闹,我是认真的。”

    桑枝被他打败了,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赌气的转身不再理他。

    门少庭是打定了主意今天要随时跟在桑枝身边,就算她生气也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桑枝只觉得门少庭今天的表现有些不可理喻,可是她并不知道,那天晚上门少庭回到家里不见桑枝人影,打电话又打不通时候那种紧张和害怕。

    当天晚上,门少庭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原本高兴的想着回家搂着自己媳妇好好睡个饱觉,可没想到,家里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却并未发现桑枝的身影。

    门少庭当时就觉得奇怪,他知道桑枝上班时间一定会回自己家里住的,只有周末的时候才会回双方父母那边去。

    心里奇怪着,赶紧拨打桑枝的手机,却被告知无法接通。

    门少庭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马上让火狐根据桑枝项坠儿上的定位追踪器查看桑枝的位置。

    得到确切位置后,门少庭更加确定桑枝出事了,吩咐山雀和猎鹰速去营救,而他自己则开车一路狂奔了过去。

    门少庭抱起昏迷中的桑枝的那一瞬间,很庆幸自己未雨绸缪的在那条项坠儿上装了定位追踪。继而又很后怕的想,如果自己晚来一步,如果自己没有回家,如果自己没有发现她出了事情……太多个如果后边却是一样的残忍让他无法承受的结果,门少庭不敢再想下去了。

    桑枝醒来只看到门少庭的淡定,却不知道他心里的恐慌与后怕。所以门少庭才要跟着她来到公司,其目的是要了解一下她的工作环境。

    桑枝和门少庭一前一后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刘同和苏珊珊都惊得长大了嘴巴,瞪大了双眼,半晌反应不过来。

    桑枝不自然的轻咳两声,刘同这才缓过神来,赶紧给作介绍。

    “这位是我们丽缘的副总桑枝女士,这位是……是……”刘同一脸尴尬的看向桑枝,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介绍门少庭,说这位是桑副总的爱人,这样介绍合适吗?

    桑枝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对着客户点点头,继而说道:“这是门少庭。”

    淡淡的说了句,大方的落座。

    门少庭勾了勾唇,大方的拉过椅子坐在桑枝旁边,真的就像只忠犬似的,一脸淡漠的看着在座除了桑枝以外的所有人。

    桑枝蹙了蹙眉,跟客户客套了几句进入正题。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洽谈,洽谈的成功与否会直接关系到丽缘增项项目的进展和未来的发展。

    如果双方合作成功了,那么丽缘增设婚介这项,就算是成功了一大半,所以桑枝和刘同对这个事情很重视,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

    对方负责主谈判的是公司负责行政的行政总监,一个三十出头精明干练又漂亮妩媚的女人。旁边坐着她的助手,一个戴着眼镜,看上文雅又温润的男人。

    双方进入正题之后,桑枝无意间抬头,发现那个叫王丽琴的漂亮女人的眼睛总时不时的飘向自己旁边坐着的门少庭。眼神里有暧昧不明的东西,就像苏珊珊看着门少庭的眼神儿一样。

    桑枝忍不住偷眼瞪了门少庭一眼,可是那货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悠闲的坐在那儿,一脸淡淡的表情看着众人。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找了这么个妖孽老公是不是很麻烦?

    刘同正在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自己公司新增项目的优点及各项优惠政策,可是王丽琴一双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门少庭,明显的心不在焉,根本没有将刘同的话听进去。

    桑枝蹙了蹙眉,心里埋怨着门少庭,都是被他害的,如果自己这个项目没有谈成,她一定不会饶了这个臭男人!

    “咳咳……”桑枝轻咳了两声,打断刘同的口若悬河,笑道:“王总,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下,待会儿再继续谈,你看怎么样?”

    桑枝想,与其像现在这样对方心不在焉的继续谈下去,不如先暂停一下,双方私底下闲聊接触了解一下更合适。

    桑枝的话,成功的将王丽琴的神思拉了回来,有些不自然的笑笑,点头答应一声:“好。”

    桑枝请王丽琴和助手到了休息室,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

    王丽琴眼神依旧时不时的在门少庭身上飘着,一脸笑靥的上前搭讪。

    “门先生,在公司主要负责哪些工作的?”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一眼王丽琴,嘴角儿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他看上去像是这个公司的员工吗?

    “不是!”

    门少庭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眼睛立马追着桑枝的身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