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是?不是什么?”王丽琴显然没有明白门少庭的话是什么意思,端着咖啡继续问道。

    门少庭抬眼看着旁边一脸浅笑的桑枝,女人笑靥如花的脸上明显的写着“幸灾乐祸”四个大字。

    挑眉,一步上前,伸手将桑枝拉进自己怀里,笑道:“桑副总,王总问我的职位,你说我应该怎么回答人家才是呢,嗯?”

    桑枝被门少庭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拍掉门少庭揽在自己肩头的胳膊,受惊似的跳出两步,气呼呼的瞪着门少庭。

    王丽琴见两人如此举动,便知两人关系非同一般,眸子一黯,不由得有些郁闷。

    桑枝尴尬的笑笑,瞬间眸中闪过一丝狡黠,门少庭给自己出难题,她还就偏不那么容易的遂了他的愿。

    浅笑说道:“门少庭不是我们丽缘的员工,他是……”说着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门少庭,才又继续道:“他其实是一名军人,王总你也知道,这年头儿,部队上的都不太好找对象。门上校这是关心同志们的终身大事,所以今天特意过来跟我们丽缘谈合作的,想看看我们是不是能帮忙给他们战士们安排个相亲大会什么的。”

    桑枝话音刚落,一旁正跟王丽琴助理聊天的刘同没能忍住,噗的一声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还好那助手眼疾手快的往旁边一闪才没有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刘同不好意思的点头哈腰赔着不是,不经意间抬头看到门少庭一张布满黑线的冷脸,吓得忍不住打个哆嗦,又无比幽怨的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桑枝,心说,上校的玩笑你也敢开,咱们小虾米还是一边看热闹去吧。

    然后就真的偷偷拉了旁边怔愣的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助手,躲到角落里看热闹去了。

    没搞清楚状况的显然不止王丽琴的助手一个,王丽琴一听桑枝这么说,心里顿时来了兴致,“哦?这样啊,那倒是可以考虑跟我们公司合作办一个单身派对,我们公司正好女性偏多。”

    桑枝没有想到,自己玩笑的一句话,竟给自己的新项目来了个开门红,一上来就解决了资源问题,而且还可以借单身派对搞一次大力度的宣传,直接将丽缘新增设的服务项目推广出去。

    办公室里,桑枝一想到这么一举两得事半功倍的圆满结果,不由得得意的笑出声来。

    抬头对上门少庭一双阴鸷的眸子,下意识的吐了吐舌头。

    桑枝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上校同志生气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所以才会从一回到办公室就坐在沙发上阴沉着一张脸盯着自己,尽管桑枝已经很努力的装作淡定,但心里实则早已心尖儿打颤,暗自琢磨着要如何游说门少庭答应帮自己的忙。

    想到这儿,桑枝起身走到门少庭身边一脸谄笑道:“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其实只是开个玩笑的,谁知道那个王总会当真啊。”

    桑枝笑得一脸无辜。

    门少庭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桑枝囧了囧,嘿嘿干笑道:“其实你想想,这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嘛,本来军民就是一家人嘛,正巧借着这个机会帮你们搞好军民关系,一举两得的事,多好啊!”

    门少庭怪异的表情看着兀自说得眉飞色舞的桑枝,心里忍不住好笑,这女人看来还真是喜欢她这份工作啊,谈到工作整个变了一个人似的。

    “难道你觉得军民关系就要靠联谊会来维护?”门少庭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她一句玩笑话不要紧,直接搭进他五十名精锐啊!

    百人相亲大会,亏她想得出来!

    他门少庭的战士都是用来冲锋陷阵的,可不是拿来帮她做项目推广的!

    桑枝自知理亏,尴尬的搔了搔头,笑道:“反正举手之劳嘛,对你来说又不是什么大事,就当带着同志们出来放松一下嘛!万一真的能解决几个单身问题,你也算是功德一件,他们还能不记得你的好吗?”

    桑枝不说这话倒还好,话才说完,门少庭就忍不住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我说你这脑袋里整天都琢磨什么呢?你老公我是保家卫国的军人,又不是保媒拉纤的媒婆!”

    “呜……”桑枝捂着隐隐作痛的脑门儿,一脸无辜又可怜的望着门少庭。

    “媒婆怎么了?媒婆也是成就别人幸福的一种伟大而高尚的职业,一点不比你们军人差好吧!”

    门少庭白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亏得她说得出口,媒人跟军人,有可比性吗?

    “门少庭,你就帮帮我吧。再说了,谁让你自己非得跟着我来公司的,来公司也就算了,还非得跟着我参加谈判,还不都是你自己惹出来的。”

    桑枝语气不无埋怨,想到这些,说话便瞬间有了底气。

    “没错,你这叫自作自受,上校同志,有句话叫自作孽不可活,知道不?”桑枝一脸得意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挑了挑眉,“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让我的战士来相亲这事没门儿。”

    桑枝囧了囧,拉着门少庭的胳膊开始撒娇:“门少庭……你就当帮帮我嘛!”

    门少庭淡淡的瞅着她,“没可能!”回答的那叫一个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啊!

    桑枝无比幽怨的眼神望着门少庭,半晌轻叹了一口气,道:“那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下班了回家吧。”

    说完闷闷的拎起包往外走,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

    二人一路沉默着回到家里,桑枝依旧不看门少庭一眼,低头走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了门。

    门少庭摸着差点被撞到的鼻子,忍不住抽了两下嘴角儿。

    看来小女人是真的生气了,难道今天真的是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

    伸手砰砰轻轻敲了两下门,轻声道:“枝枝,你饿不饿,晚上想吃什么?”

    门少庭想,桑枝是个吃货,就算心里再有气也不会跟美食过不去,只要自己做上一桌可口的饭菜就能哄得她笑逐颜开。

    可是门少庭想错了,这次桑枝是铁了心跟他死扛到底。

    坐在床上望着房门运了半天气,最后干脆拉过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蒙个严实,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她就不信门少庭不心软!

    门少庭敲了半天门不见桑枝回应,蹙了蹙眉不由得苦笑一下,转身去厨房忙活晚饭去了。

    做好晚饭,门少庭再次来到卧室门前,敲门叫人,里边依旧没有回应。

    “枝枝,你知道的,一道简单的门锁根本难不倒我的,真的要我自己弄开进去吗?”

    才说完,只见房门啪的一声从里边打开了。

    桑枝面无表情的出现在门少庭面前,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转身又回到了卧室内。

    门少庭跟着进屋,坐在床边,笑得有些无奈的看着床上挺尸的桑枝,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白皙滑腻的脸颊。

    “唔……痛!”

    桑枝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赌气的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也不说话。

    见桑枝不语,门少庭也不说话,一时间屋内气氛静谧的诡异。

    最后,还是桑枝先绷不住劲儿了,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一脸怨气的看着门少庭,说道:“你自己说今天这事难道你就没有责任吗?你干嘛非要跟着我去公司啊?干嘛非要跟着我进谈判室啊?要不是你捣乱,我至于弄得自己现在这么被动吗?”

    一边说着,一边委屈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门少庭看着她不说话,越是这样,桑枝就越觉得委屈,眼泪就越是忍不住。

    “当时我那么介绍你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场嘛,你不是也没反对吗?难道你让我跟人家说,这是我老公,不放心我一个人来公司,特意跟着我一起过来的,难道这么说不觉得丢人吗?”

    说完桑枝又拉过被子将自己的头蒙住,躲在被子里嗡嗡着:“反正我的工作在你看来就是可有可无的,可是现在已经跟人家签了合约的,毁约的话,我丢工作事小,影响了公司的声誉事大。我怎么跟苏琳交待啊,哎呀,烦死了!”

    桑枝越说越激动,最后蒙着被子又开始呜咽起来。

    门少庭望着裹成一团的被子忍不住失笑出声,一把将被子拽开,伸手将桑枝捞进自己怀里。

    “真的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门少庭当然不会真的认为这件事情很严重,他不过是不忍心看着桑枝这么难受罢了。

    谁说的,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他就会把她宠上天。

    而门少庭显然是爱惨了这个会撒娇卖萌装疯卖傻的小女人,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为了她破例做了很多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出格”的事情。

    “要不,我就勉为其难的找三五十个人过来配合你一下?”

    门少庭伸手抚乱桑枝一头柔顺的秀发,心里忍不住一阵唏嘘,这女人的眼泪对自己来说才是最致命的武器。

    “真的?”桑枝闻言,倏地抬头,眼泪戛然而止,一双氤氲朦胧的眸子定定的望着门少庭,“此话当真?”

    门少庭忍不住苦笑摇头,伸手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我应该说什么,嗯?君无戏言?”

    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抬头主动吻上门少庭,“就知道你最好了,谢谢老公!”

    一句话,门少庭心里顿时吃了蜜罐似的舔得发腻,他想,就冲自己媳妇这句话,就是刀山火海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闯,别说借她几十个人相亲用了。

    做为对门少庭的感谢,桑枝不禁甩开腮帮子将一桌子好吃喝风卷残云的扫荡一空,当然更少不了上校同志最感兴趣的运动补偿。

    一夜劳累,第二天桑枝干脆卧床不起了,反正是周末,睡个懒觉也无妨的,桑枝心安理得的想着,翻了个身便又睡了过去。

    桑枝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蹙着眉头,揉着惺忪的睡眼抓过床头柜上门少庭响个不停的手机,看了一眼,吓得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瞬间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