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电话是门老爷子打来的,是门老爷子的手机号码,而不是门家的座机号。

    桑枝看着不停闪动的手机屏幕怔愣了半天,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听。

    门老爷子亲自打电话给门少庭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说不定是部队的上的事情,自己接听真的合适吗?

    电话一直响着,桑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爷爷。”

    门光荣一听是桑枝的声音,微微有些怔愣,随即温和的问道:“枝枝啊,你没什么事吧?”

    桑枝当然知道门老爷子指的是什么,笑了笑:“谢谢爷爷,我没事,让您担心了。”

    门光荣叹了声,“没事就好,少庭人呢?”

    “那个……他晨练去了,等他回来我让他给您回电话吧。”桑枝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其实她也不知道门少庭究竟干什么去了,但见手机还在家里猜想应该一会儿会回来的,所以晨练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不用,他回来你告诉他,就说我说的,让你们俩今天回大院一趟。”门光荣尽量的将声音放得平缓,不想吓到桑枝。

    但尽管如此,桑枝还是从门老爷子的语气里听出了些许严厉的味道。

    忙不迭的答应下,挂了电话,桑枝吓得赶紧起床梳洗。

    才将自己收拾停当,门少庭已经拎着早餐从外边回来了。

    见桑枝已经起床,忍不住问道:“怎么不多睡会儿,起这么早干嘛?”

    桑枝进了厨房,拿了碗筷,将二人的早餐摆好,又很谄媚的帮门少庭拉了椅子让他坐下。

    有求于人的桑枝总是表现的格外殷勤,而门少庭当然很心安理得又很享受着这份温柔体贴。

    “快点吃吧,爷爷刚才来电话让咱们回去一趟,好像找你有什么事情。”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将热腾腾的豆浆倒进碗里,递到门少庭面前。

    门少庭抽了抽嘴角儿,他就知道早晚被老爷子抓回去。不过这样也好,正合他的心意。

    二人匆匆吃了早餐,收拾停当,出了家门开车直奔大院而去。

    路上,桑枝忽然接到肖菲的电话。

    肖菲换了新的手机号码,告诉桑枝,自己过得很好,过不多久就会回去的,让她别担心。

    听见肖菲的声音,桑枝忍不住激动的红了眼眶,眼泪就围着眼眶打着转转儿,随时掉落的可能。

    “肖菲……”桑枝突然想到了郑尧,欲言又止,始终还是没敢将郑尧迫害自己的事情告诉肖菲。

    一切等她回来再说吧,听她的语气,好不容易才放开一些,现在自己又何必再给她心里添堵呢。

    “枝枝,我在啊,想说什么?”肖菲那边似乎察觉到桑枝语气里的犹豫,奇怪的问道。

    桑枝摇摇头,“没什么,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早点回来。”

    挂了电话,桑枝搭在身前的手便被门少庭一只宽厚的大掌握住。

    桑枝有些感激的抬头看向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浅笑了下没有说话。

    门少庭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问道:“肖菲挺好吧?”

    “嗯,应该挺不错的。”听肖菲的语气似乎已经从郑尧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这让桑枝放心了不少。

    “纠结着要不要将郑尧对你做的错事告诉她?嗯?”门少庭双眼目视前方,看也没看桑枝一眼,只淡淡的问道。

    桑枝觉得门少庭真的是会读心术的,自己心里的想法总逃不过他的眼睛。

    桑枝点点头,轻声应了声:“嗯。”

    不知道肖菲如果知道郑尧变成现在这样子,心里会不会很难受?毕竟六七年的感情,即便是放下了,还是会被对方下意识的牵动着吧。

    门少庭没有说再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将她的手握着。

    郑尧被带到探视室的时候,看到文丽,原本暗淡无光绝望的眼睛里突然就闪出一道期冀的光芒。

    快走两步上前抓起听筒,眼睛满是祈求的看着跟自己只隔了一道玻璃的文丽。

    文丽淡淡的看了郑尧一眼,才缓缓拿起了话筒:“你在里边还好吧?”

    郑尧摇摇头,“不好,一点都不好。失去自由的日子谁会觉得好?文丽,你快想办法把我救出去吧,我知道你能救我出去的。”

    郑尧看着文丽的眼睛充满了希望。

    文丽却只是淡淡的摇摇头,“郑尧,别傻了,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不过,我会尽量找关系,帮你减刑的。今天我过来,是有个文件让你签字的。咱俩离婚吧,你只要在这上边签个字,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减刑的。”

    文丽的语气淡漠的让郑尧觉得陌生。

    “文丽,你什么意思?”

    “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的,只要我想办法让桑枝那个贱人名誉扫地,让门少庭对她不屑一顾,你就不会跟我离婚!”

    郑尧有些激动,声音因为气愤而显得有些颤抖,眼睛死死的瞪着文丽,一眨不眨,仿佛要将她的内心挖出来,看一看究竟是什么做得!

    文丽轻轻一笑:“郑尧,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子,我还会跟你在一起吗?别自欺欺人了,醒醒吧。”

    郑尧狠狠的瞪着文丽,眸中凶光毕露,是那种绝望又不甘的感觉。

    “文丽,你就不怕我把你那些丑事都说出来吗?”郑尧见文丽对自己如此绝情,便决心破罐子破摔,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文丽冷笑两声,“你觉得你的话他们会信吗?证据呢?单凭你的一面之词,他们能把我怎么样?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净说些傻话呢?我劝你还是乖乖的签子,然后好好改造争取早日重获自由吧!”

    郑尧握着笔的手都在颤抖,甚至有些力不从心的几次使笔从手中脱落。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咎由自取!

    没错,桑枝说的没错,自己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完全都是自作自受!

    颤巍巍带着满腔的愤怒,郑尧觉得手中的笔仿佛千斤重,几乎拼尽全身力气,终于签好了字。

    抬头看着文丽,面色冷漠的道:“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话果然不假,但是文丽,我郑尧今时今日的下场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吗?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吗?”

    “如果没有你,我和肖菲会过着平淡的生活,会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一点点慢慢长大,而我们两个则一起慢慢变老!”

    说到这时,郑尧的神色变得很平静,眼眸中满是憧憬,仿佛看到了他和肖菲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文丽轻声冷笑:“怪我吗?郑尧,你拍着良心问问自己,到底是我害了你,还是你自己的贪心和一步登天的痴心妄想害了你!算了,事已至此,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我劝你还是好好保重吧,我想我们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望着文丽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郑尧忍不住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他想,这辈子他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肖菲了,如果有下辈子,如果肖菲还能爱上自己,他一定不会再让她失望!

    桑枝和门少庭才进家门,便被门光荣叫进了书房。

    门光荣看着桑枝淡淡的点点头,“丫头,这次的事情,让你受惊了。”

    桑枝笑了笑,“没事的,爷爷,我真的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现在想到当时的情景,桑枝还忍不住一阵的后怕。

    但是事情毕竟都已经过去了,生活还要往前看。

    桑枝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她总是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门光荣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淡淡的看了看门少庭,才缓缓说道:“搬回来住吧,大院里安全些。”

    门光荣说得没错,相比较而言,大院里自然要比外边的小区更安全。

    可是真的要每天这么来回跑吗?桑枝有些犹豫的看向门少庭。

    只见门少庭也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桑枝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勉强扯出一道浅笑,随即便低下头去,她愿意听门少庭的,因为她选择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门少庭看了看桑枝,低头沉思片刻,才抬起头,看向门光荣,说道:“这样吧,我在家的时候,住哪边我们自己安排。我不在家的时候,桑枝就回来大院住,你看这样行不行?”

    门少庭征求着门光荣的意思,同时也是在征求桑枝的意思。

    但其实无论桑枝还是门光荣,都很清楚的明白,门少庭说出来的话,就不会收回。即便他们任何人有不同的意见,他也不会采纳的。

    说白了,门少庭是以一种客气的语气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桑枝自然不会反对,这结果对她来说有利无害。

    门光荣虽然心里多少有些不悦,但考虑到年轻人的生活习惯问题,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就这样吧。”

    说完看了看桑枝,朝她摆摆手,“丫头,你先出去吧,我跟少庭还有话说。”

    桑枝答应着出了门光荣的书房,客厅里只有吴妈在忙碌着,并没有看见林雅然的身影。

    “吴妈,妈妈呢?”桑枝上前问道。

    吴妈笑道:“太太在后边小花园里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呢,她不知道少奶奶跟少爷回来,我这就跟她说一声去。”

    桑枝笑着摇摇头:“不用了吴妈,我自己过去吧。”

    说完出了房门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来到后边的小花园里。

    只见林雅然正拿着一把剪刀修剪玫瑰的枝条,桑枝走上前去跟林雅然打招呼。

    书房内,门光荣有些严肃的看着门少庭,良久才缓缓说道:“事情都弄清楚了?真的只是那么简单?”

    门少庭点点头,又摇摇头,“弄清楚了,但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门光荣略一沉思,又问道:“你有下一步的计划了?”

    门少庭点点头,依旧惜字如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