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帮着林雅然在小花园里忙活了一阵,便跟着林雅然回去准备午餐。

    桑枝忽然想起什么,笑着问林雅然:“妈,我爸出国快一个月了吧,还不回来吗?”

    算算门正出国考察差不多一个月了,时间也确实挺长的了。

    林雅然笑了笑,“前两天打电话回来说,就这几天回来。谁知道呢,他欧洲那边朋友挺多的,说是考察项目,其实也是借着机会出去会朋友的。”

    桑枝了然的点点头,心里不禁有些疑惑。按理说这种情况下,公公应该带着婆婆一起去才更合适的,可是门正却并未带着林雅然,而林雅然也似乎表现得对此毫无兴趣。

    而且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桑枝观察到,门正公司的事情,林雅然基本上不会过问,但事实上,据桑枝了解,门正公司能有今天的成就和当初林雅然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尤其更奇怪的是,像门正这种身份平常免不了会有很多交际应酬,而她观察到的,似乎每次门正都不会带着林雅然出席他的应酬。

    桑枝本就是个寡淡的性子,对别人的事情也一般不会关心,只是桑枝隐约的觉得自己公婆之间似乎少了别人家几十年夫妻相濡以沫的那种亲密,关系似乎有些刻意的疏离。

    “枝枝,想什么呢?”林雅然的问话将桑枝的思绪拉了回来。

    桑枝笑着摇摇头,低头开始专心的择手里的菜。

    吃过午饭,门少庭便拉着桑枝离开了大院。

    直到上了车,桑枝还有些奇怪的看着门少庭:“今天不住这儿吗?”

    按照之前的习惯,周末桑枝基本上都会回来住,顺便陪陪林雅然的。

    门少庭摇摇头,“不需要,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你都要回来住的,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的。”

    桑枝这才记起门光荣的要求,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我觉得你和爷爷都有些过分紧张了,这次这件事也不是因为你引起的,郑尧之所以对我那样,都是因为恨我将他瞒着肖菲跟文丽结婚的事情告诉了肖菲,以至于弄得他现在身败名裂。”

    对于肖菲这件事,桑枝不后悔,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不对。

    尤其对于郑尧,桑枝更是觉得他完全是自作自受,丝毫怪不得别人。打从心里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只不过尽管如此,想到郑尧的下场,桑枝心里还是会觉得难受,甚至有些惋惜。

    桑枝想,如果不是被利欲蒙蔽了眼睛,以郑尧的才智,应该可以有一番作为的吧。只是他放弃了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应得的利益,而选择了一步登天似的捷径,却不知反而害了自己。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桑枝一眼,觉得此刻桑枝的没心没肺跟平时的她截然不同。平时她也算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怎么遇到自己的事情,大脑就总是像缺根弦似的反应不过来了呢!

    如果事情真的像她说的那么简单倒好了,他还会担心啥?

    心底叹了口气,苦笑,自己媳妇的生活环境跟自己毕竟不同,心里也自然不会对丑恶的世界有多少认知。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说的不对吗?”

    见门少庭盯着自己良久不语,桑枝忍不住皱眉。

    门少庭摇摇头,握住她的小手,“没有,你说的都对。但是这次没关系,不代表以后都安全。”

    门少庭的话说得很隐晦,但桑枝还是听出了他话外的意思。

    “你是说,我有可能会因为遭受不幸?”桑枝挑了挑眉,这一点自己以前倒是不曾想过。

    门少庭的特殊职业决定了他一定会有很多仇家,而仇家寻仇的手段……

    桑枝突然想到了方纠,想到了果果,进而又联想到了自己……心里吓得忍不住打个哆嗦。

    门少庭将桑枝的细微反应尽收眼底,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柔声道:“怕吗?”

    桑枝摇摇头扯出一道浅笑,用力反握了一下门少庭的大掌:“有你在,不怕。”

    感受到桑枝眼眸中的信任,门少庭心里说不出的一阵感动。

    将车停在路边,转身一把将桑枝抱在怀里,低头便吻上了她诱人的香甜。

    桑枝吓了一跳,倏地小脸儿变得绯红,下意识的推拒:“门少庭……别,这是在车里,会被人看到。”

    上校同志才不管那些,低头深深吻着,声音因为激动而略显沙哑:“没人看得见。”

    他这辆大越野从里边看外边一切清晰的很,但是从外边往里边瞅就啥也看不见了。所以对于桑枝的担心,门少庭丝毫不觉得是问题。

    半晌,桑枝通红着一张脸,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瞪了门少庭一眼,“快走吧,这里停车不怕被警察叔叔贴条儿吗?”

    门少庭嘴角儿漾起一抹宠溺的笑,伸手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他们不敢。”

    桑枝扁了扁嘴,这话倒是真的,谁会闲的没事给自己找事呢?

    下午时候,桑枝和门少庭回到了娘家。

    莫青莲和桑梓一见门少庭那是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桑梓和门少庭下了会棋,便一起张罗晚饭去了。

    莫青莲跟桑枝坐在卧室的床上,闲聊着。

    莫青莲的眼睛时不时的飘一下桑枝平坦的小腹,看的桑枝忍不住心里一阵的炸毛。

    “妈,你看啥呢?”桑枝忍不住抚了抚额,心里已经猜到了,接下来自己老妈的话题又会转移到孩子上边去。

    莫青莲拉着桑枝的手,迟疑了一下,说道:“你跟少庭结婚也好几个月了,怎么这肚子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一边说着一边疑惑的看着桑枝,想了想,蹙起眉头,“枝枝,不会是你有什么问题吧?要不改天妈妈陪着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桑枝被莫青莲的话,说的囧得恨不得去撞墙。

    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莫青莲,说道:“妈,你瞎说什么呢?”

    人家有的夫妻俩结婚一两年都还没有孩子的,自己跟门少庭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老妈就这么疑心疑鬼的,这是要干嘛啊?

    莫青莲轻叹了一口气:“唉,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万一你跟我……”

    莫青莲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捂着嘴巴,不再说话,只一脸凝重的看着桑枝。

    桑枝蹙了蹙眉,感觉到母亲似乎心里有事,忍不住问道:“我跟你什么啊?”

    莫青莲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没什么,我就担心万一你真的跟我猜的那样,身体有问题,咱们也好早发现早调理啊。”

    桑枝笑着拍了拍莫青莲的手,撒娇道:“妈,你就别替我吓担心了,从小到大我身体一直都好好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孩子这个事情,我们不急的,你女儿我又不是三四十岁,那么早要孩子拖累自己干嘛啊!”

    莫青莲宠溺的戳了戳桑枝的额头,忍不住笑嗔道:“就会瞎贫,孩子怎么是拖累呢?还是早点要的好。”

    一边说着,一边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存折,“这是我跟你爸存的一点钱,本来想着你结婚的时候给你当嫁妆的。没想到你结婚结的突然,也没来得及给你。这个你拿着,你跟少庭的新房还是有些小,将来有了孩子不够住的,这个钱虽然不多,但是首付还是够了,拿去买个大一点的,将来有了孩子也好有个婴儿房给孩子啊。”

    桑枝接过存折,里边有五十多万,看着存折上的数字,桑枝的眼睛瞬间红了,眼泪围着眼眶打着转转儿。

    这是爸妈辛苦一辈子攒下的一点积蓄,现在却毫无怨言的要拿出来给自己,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的感动。

    伸手搂住莫青莲的脖子,撒娇道:“妈,你这是心疼我呢,还是心疼你将来的外孙子啊!”

    莫青莲抚了抚桑枝的头发,笑道:“还不都一样,心疼谁,最后还不都是心疼你,傻丫头!”

    “妈……”桑枝终于忍不住搂着自己老妈的脖子哭了起来。

    莫青莲吓了一跳,赶紧拍着桑枝有些微颤的后背问道:“怎么了?怎么就哭了?”

    桑枝将头抵在母亲肩头,摇摇头,“我是感动的。”

    莫青莲笑了:“傻孩子,自己爸妈的钱还不都是你的,还至于感动的流泪啊!”

    半晌,桑枝终于从莫青莲怀里出来,将存折塞回莫青莲的手里,“这钱,你跟我爸留着花,自己想买什么就买点什么,别舍不得,我们用不着的。”

    莫青莲笑笑:“我们知道你跟少庭不缺这点钱,但好歹是我们一片心意。听妈的,拿着,也算我们给你们将来的孩子的一点见面礼。”

    桑枝笑了笑:“这见面里也给的太早太多了点吧?妈,我们真的不需要,房子的事情我还忘了跟你说了。”

    说着桑枝忽然想到了门少庭让自己抽空装修的小别墅,笑道:“其实门少庭早就买了一套大房子,这段时间正在装修,等装修好了我带你跟我爸过去看看。到时候,你跟我爸都可以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呢。”

    “真的?”莫青莲将信将疑的看着桑枝。

    桑枝将存折直接塞进莫青莲的裤兜里,说道:“真的,我骗你干嘛?所以这些钱,你跟我爸就踏实的收着,将来我们有了孩子,你爱给他花多少我都没意见!”

    莫青莲见桑枝说得这么认真不像在开玩笑,便也不再坚持了。

    从娘家吃了晚饭,桑枝便跟着门少庭一起开车回自己的小家。

    路上桑枝跟门少庭说起莫青莲要给他们钱让他们换个大点的房子的事情,门少庭也是一阵感动。

    不禁有些感慨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父母吗?”

    桑枝摇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确实门少庭对自己父母的态度要比对他自己的父母亲和气多了,难道真的是因为跟自己父母投缘?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桑枝一眼,才缓缓的说:“因为从他们身上我才能找到那种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