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汽车在夏日的夜幕下缓缓行驶着,无风的夜晚显得格外闷热,空中乌云遮月阴沉的厉害,好像随时会有一道裂痕自天幕间裂开。

    桑枝望着门少庭有些深远的眸光,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

    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感觉此时的门少庭孤独落寞的样子,就让她心里忍不住的心疼。

    犹豫了一下,桑枝才开口问道:“我其实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只是……”

    说到这儿,桑枝犹豫的看了看门少庭,没有继续说下去。

    门少庭回头朝她笑笑,“什么问题?”

    桑枝笑了笑,说道:“我一直觉得你跟自己父母的感情有些刻意的疏离,尤其是对公公,你甚至会不管他说得对不对,总是习惯性的跟他抬扛唱反调。这是为什么呢?”

    门少庭看着桑枝,良久不语。

    空中忽然闪过一道厉闪,接着一声震耳的闷雷响彻天际。

    “要下雨了,先回家吧。”

    门少庭适时的转移话题,专心的开着车。

    可是桑枝却觉得他是有意在逃避自己的问题,因为他的眼神儿显得有些飘缈。

    大雨几乎是瞬间倒豆子般的砸了下来,豆大的雨点打在车窗玻璃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门少庭将雨刷器开到最大,冲刷着前挡风玻璃上形成细流的雨水。

    车子在大雨滂沱中缓慢的行驶着,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回到家里,已经快到半夜了。

    桑枝趁着门少庭洗澡的空当煮了红糖姜汤,给自己和门少庭各自盛了一碗。

    门少庭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擦着滴水的头发从卫生间里出来。

    桑枝看到这情景,惊得手里的碗差一点就掉到地上。

    赶紧转过头去,将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红着脸小声说道,“趁热把姜汤喝了吧,着凉感冒就不好了。”

    门少庭看着一脸羞红的桑枝,忍不住勾了勾唇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害羞的。”

    桑枝囧了囧,没有看他,径自拿了睡衣直接走进卫生间,关门的时候才忍不住抱怨道:“为什么洗澡总不记得要拿睡衣!”

    看着砰的一声关上的卫生间的门,门少庭无声的笑了,端了热气腾腾的姜汤一饮而尽。

    大雨下了一夜,而桑枝也被某只精力旺盛的腹黑折腾了一夜。

    清晨,柔和的阳光随着雨后清凉的微风飘进屋内,撒在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的某女身上。

    翻了个身,小手儿不经意间碰触到某个坚硬,倏地睁开眼睛,睡意全无的顺着手指看了过去,瞬间双颊飞起两片红云。

    “醒了?”

    一道性感魅惑的声音自头顶上方响起,桑枝抬头望去,只见门少庭正一手支着下巴,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

    桑枝囧了囧,小手速度抽离,翻身就要起床。

    “唔……你干嘛!”

    忽然被一个重力压倒,桑枝吓得小脸儿有些惨白的尖叫。

    “你说呢?难道你不想?嗯?”

    门少庭眼眸中的笑意更深,桑枝深谙此中含义,不由得小脸儿羞得越发的红了,咬牙切齿道:“不想!”

    “不想什么,嗯?”门少庭自上而下望着她,伸手勾起她娇俏的小下巴,眸中精光乍现。

    “你……”面对门少庭明显的戏谑表情,桑枝无力的翻了翻白眼儿,跟这男人拼厚脸皮,自己永远望尘莫及。

    “门少庭,你不饿吗?我给你做早餐吃吧?”桑枝眼神流盼左右闪躲,就是不跟门少庭正面接触。

    她害怕,自己会再一次沦陷在他深沉的柔情里。

    “你知道我想吃什么。”门少庭轻笑出声,低头吻上她诱人的菱唇。

    桑枝又一次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直到日悬正空才摸着呱呱乱叫的肚子醒了过来。

    看看旁边,早已没了门少庭的身影,嘴里嘟囔着,拖着一身的疲惫下床走进卫生间将自己收拾利索。

    客厅厨房转了一圈也没看见门少庭的身影,不由得蹙眉,这家伙是去了哪里?要是回了部队,他至少也会给自己留个纸条儿说一声的。

    正想着,忽然想到还有书房没有去。

    桑枝蹑手蹑脚的踱到书房门口,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里边的动静。

    也不知道是门少庭真的不在里边,还是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桑枝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到里边有什么动静。

    正自纳闷儿着,房门突然从里边被人拉开,桑枝一个没注意,由于惯性的作用,身子直直的朝里边撞了进去。

    砰!

    没有以为的疼痛,身体撞进一道坚实的胸膛内。

    “才醒了就急着投怀送抱啊,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小媳妇这么热情似火啊!”

    门少庭戏谑的声音又从头上传了下来,桑枝囧得恨不得钻地缝儿。

    门少庭的双手才碰到她的腰际,桑枝便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妈呀怪叫着跳了出去。

    “别闹了,门少庭,我肚子饿了!”

    桑枝眨巴着一双萌翻人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挑了挑眉,低头沉思,确实,早晨就没给人家吃饭,中午再不给吃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见门少庭不语,桑枝眨巴着眼睛,继续卖萌:“老公,咱俩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只要能出去,桑枝宁可破财,因为在家里她一定逃不了被继续折腾的厄运。

    想到门少庭如此旺盛的精力,桑枝就忍不住头疼,自己这么被他折腾下去,会不会英年早逝啊!

    “老公,走吧,出去吃饭吧。”桑枝拉着门少庭的胳膊撒娇的摇晃着。

    门少庭心里其实不太愿意出去的,好不容易有那么一天完全属于两个人的时间,待在家里干点正事多好,没事往外跑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好不好?”门少庭试图诱哄小女人。

    桑枝蹙着眉头,警惕的看着门少庭,歪着脑袋想了想,断然拒绝,“不好,我要出去吃。难得周末你又在家,咱俩出去吃饭,然后你陪我逛街,话说你都还从来没陪我逛过街呢。”

    小样儿,当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吗?哼哼,我才不会上当!

    “逛街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家里……”门少庭说着别有深意的看着桑枝,一脸的坏笑。

    桑枝忍不住扶额,心说,上校同志你的内心能纯洁一点吗?

    “陪我逛街吧,求你,你看人家女人都有老公陪着逛街的。”桑枝继续撒娇卖萌。

    门少庭挑挑眉,无奈的道,“好吧,既然你愿意,那我就舍命相陪呗。”

    “噗……”桑枝忍不住喷笑出声,“舍命相陪?要不要说得这么夸张啊!”

    两人穿着休闲装出了门,先找了一家粤菜馆吃了午餐,然后门少庭被桑枝拖着游逛于商场各个专柜和专卖店之间。

    可是逛了半天也不见桑枝买什么东西,门少庭忍不住蹙眉,问道:“你到底要买什么啊?”

    桑枝眨了眨眼,调皮的笑道:“没什么要买的。”

    “啊?”门少庭一脸不解的看着桑枝忍不住抱怨道:“没什么要买的你逛什么啊?这么没目的的瞎逛到底是图什么?”

    桑枝一把挽上门少庭的胳膊,“就图个高兴呗。”

    门少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闷声道:“真搞不懂你们女人,好不容易休息,在家里多睡会觉多好,明明没什么要买的,还出来瞎逛,给自己累个半死,何苦呢!”

    桑枝扬着一脸灿烂的笑靥看着门少庭,“门少庭,你长这么大都没逛过街吗?也没陪女生逛过街吗?”

    门少庭摇摇头,“没有,我有什么需要都是有目的的出来采购,从来不会这么盲目的瞎逛。陪你逛街这是第一次,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咳咳……”桑枝被门少庭的话雷的外焦里嫩的,“幼稚?”

    上校同志居然觉得陪女人逛街是件很幼稚的事情!

    “那你是不是很不情愿啊,嗯?”桑枝一脸期冀的望着门少庭,那眸子中却很明显的说道,你要是敢说是,你就死定了!

    门少庭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桑枝眼睛里的意思。

    笑着摇摇头,伸手刮了刮她娇俏的鼻子,“没有,即便再幼稚,只要你愿意,我也会陪着你。”

    “真的?”桑枝看着门少庭眼里饱含的柔情,不由得心里一阵感动,小脸儿瞬间羞红一片。

    门少庭宠溺的抚了抚她的秀发,笑道:“傻瓜!”

    桑枝俏皮的吐吐舌头,拉着他朝一家小饰品专柜走去。

    拿了一对不倒翁老婆婆和老公公凑到门少庭面前问道:“老公,这个好玩不?”

    门少庭其实丝毫不觉得她手里拿的那个陶瓷的老公公婆婆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只是见她喜欢,他便点头笑着道:“嗯,好玩。”

    “那我买了?”桑枝笑着问他。

    “好。”门少庭宠溺的笑着,眼底尽是温柔。

    桑枝交了钱,让导购员帮忙打好包装,拎着包装袋走到门少庭面前,“这个老婆婆给你,老公公给我,咱们各自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谁也不许不摆哦!”

    门少庭忍不住蹙了蹙眉,有些为难的看着她,“不摆可不可以?”

    他一个大男人的办公桌上摆个不倒翁老婆婆,被战士们看见了不会笑话他吗?

    “不可以!”桑枝挑眉。

    “那,摆在我部队的宿舍里好不好?我才不要让别人看见你可爱的样子!”门少庭现在都开始鄙视自己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哄女人了。

    听门少庭这么一说,桑枝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吧,准了!”

    从商场出来,两人手牵手在步行街上闲逛着。

    桑枝不经意间抬头,突然看到前边不远处,自己的母亲莫青莲正跟桑耀祖撕扯着。

    门少庭感觉到桑枝的怔愣,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莫青莲和桑耀祖,二人似乎发生了冲突,莫青莲脸色很难看。

    门少庭刚要上前,却被桑枝一把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