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看了一眼桑枝,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拉着自己。

    再看前边,桑耀祖貌似也很生气的走了,莫青莲有些失魂落魄的往公交车站走去。

    桑枝不放心的拉着门少庭偷偷跟在莫青莲后边,生怕她发生什么意外。

    夕阳的余晖将莫青莲的身影拉伸出很远,显得格外的落寞单薄,越来越淡,越来越远,最终消失。

    看着莫青莲踉踉跄跄的上了公交车,桑枝拉着门少庭打了一辆出租车跟在公交车的后边。

    门少庭不明白桑枝这是要干嘛,不由得蹙了蹙眉问道:“你这是要干嘛?跟踪自己母亲吗?”

    桑枝撇了撇嘴儿,道:“什么啊,我妈上的那趟公交车是回家的车。我是担心她出现意外,所以才跟着的。”

    刚才莫青莲见了桑耀祖,情绪明显的很激动,她的身体一向不大好,尤其一激动就容易血压升高犯头晕病。桑枝是担心自己母亲身体出现状况,所以才一直跟在身后。

    门少庭不明所以,问道:“为什么怕妈妈知道呢?这么鬼鬼祟祟的觉得很有意思?”

    桑枝苦笑摇头,回去再跟你细说吧。

    两人打车一直跟着前边的公交车,直到莫青莲下了车,走进小区,远远的看着她进了楼,桑枝才松了口气,拉着门少庭又坐车往回走。

    晚上在外边吃了饭,门少庭开车带桑枝回去,路上忍不住又问起桑枝。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怕妈妈看见咱们?”

    桑枝托着下巴望着车窗外发呆,没有听到门少庭的问话。

    见她没有反应,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直觉的,觉得桑枝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伸手抓住她的小手儿,问道:“究竟有什么事?”

    桑枝回头,一脸茫然的看着门少庭,欲言又止。

    半晌才说道:“你让我想想该怎么跟你说,别逼我。”

    门少庭见桑枝这么说,便也不再勉强她,专心开着车不再说话。

    二人一路沉默着回到家里,桑枝有些疲惫的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门少庭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喝口水吧。”

    桑枝接过来,感激的看了门少庭一眼,喝了一口,将杯子放在茶几上,伸手拉了门少庭的大掌,让他坐在自己身旁。

    桑枝看着门少庭半晌,才缓缓说道:“门少庭,我很有可能不是我爸妈亲生的,或者不是我爸亲生的。”

    说完桑枝觉得自己太阳穴痛的厉害,仿佛虚脱般的倒进门少庭的怀里。

    门少庭微微有些怔愣,片刻反应过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桑枝将桑耀祖找自己的事情,跟门少庭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并将自己几次看见桑耀祖和母亲莫青莲见面的事情也跟门少庭讲了一下。

    “我今天之所以不让妈妈看见咱们,就是怕她尴尬。我几次试探,她和爸爸都是决口不提桑耀祖这个人,很明显的是不想我知道这件事情。”

    “我不想爸妈为难,心想,他们既然不想我知道,那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什么事都不知道和以前一样就好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将头埋进门少庭宽厚的怀里,叹息了一声:“可是这么做真的好辛苦。”

    门少庭不知道原来桑枝的心里还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一个沉重的足以压倒她瘦弱的小身板的身世之谜。

    她脆弱的小心脏是怎么承受住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的啊?

    想到这儿,门少庭忍不住心疼的吻了吻桑枝的秀发。

    “傻瓜,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呢?一个人独自承受,你以为自己是铁人吗?不难受吗?”

    桑枝趴在门少庭怀里,忍不住眼泪就流了出来,“难受啊,可是几次想跟你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到现在自己都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门少庭理解的点点头,轻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道:“没事,一切都有老公呢。”

    说着双手将桑枝扶正,双眸定定的望着她,表情严肃而认真的问道:“就是说,桑耀祖只跟你说他是你的亲生父亲,并没有告诉你,他和妈妈还有爸爸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对吗?”

    “嗯。”桑枝轻轻的点了点头。

    门少庭叹了口气,道:“傻瓜,就因为他一句没头没脑又口说无凭的话,就让你纠结苦恼了这么长时间,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父母,你说你傻不傻!”

    桑枝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是桑耀祖不像说瞎话,而且你还记得吗,当初咱们两家家长头一次在饭店见面,吃完饭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我爸妈不是正好遇见桑耀祖吗,从当时他们三人见面的情景看,他们一定是认识的。而且之后,我又不止一次的看到桑耀祖跟我妈妈单独见面。”

    桑枝低着头,有些不情愿,但又不得不承认似的说:“各种情况看来,他们三个之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而我爸妈一直对我隐瞒桑耀祖的存在,一定是因为我的身世。”

    说到这儿,桑枝的眼神儿不由得一黯,闷闷的道:“门少庭,怎么办,我现在成了身份不明的人了,你还会要我吗?”

    门少庭被桑枝可怜又幼稚的言语说的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瞎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就不要你了?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啊!”

    听门少庭这么说,桑枝心头一热,感动的直接扑进门少庭怀里去了,“门少庭,你真好!”

    “不知道桑耀祖三番五次的找我妈妈是要干什么啊?不管我爸妈是不是我亲生的,也不管我身份究竟是什么样的,我都不会让我爸妈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

    桑枝说着,眸中透出一抹坚毅的神色,“更不会让桑耀祖影响到我爸妈的正常生活。”

    门少庭轻抚着她的脊背,柔声道:“这个交给你老公吧,老公会帮你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的。”

    桑枝听了心里又是一阵感动,眼泪忍不住又流了出来,“老公,你真好。”

    门少庭轻笑:“傻瓜,记住,以后有什么事情都有老公替你分担,你不是一个人。嗯?”

    “嗯!”桑枝抬头,泪眼朦胧的双眼望着门少庭,郑重的点了点头。

    门少庭开心的笑了,伸手戳了戳她娇俏的鼻尖,笑道:“这才乖。”

    桑枝终于破涕为笑,伸手主动搂住门少庭的脖子献上香吻。

    桑枝洗完澡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门少庭正站在阳台上打着电话。

    见桑枝出来,挂了电话走进卧室,拿了电吹风帮她吹头发。

    桑枝囧了囧,伸手要去拿门少庭手里的电吹风,“我自己来吧。”

    门少庭笑笑,“我来。”

    桑枝正襟危坐身体挺得笔直的标准军姿坐在那儿一动不敢动,脖子也梗得直直的,表情显得有些拘谨。

    门少庭见她如此表情,忍不住笑道:“我是给自己老婆吹头发,又不是给手下训话,你整的这么严肃是干什么啊?”

    桑枝囧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我表情很严肃吗?”

    她自己怎么都不觉得呢?

    门少庭一边帮桑枝吹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回头我让人给你们公司装上监控吧,每天人来人往的太复杂了。”

    桑枝一听不由得眉头蹙起,疑惑的问:“为什么要装监控,我们公司在写字楼里边,物业是有监控的。”

    门少庭笑笑:“物业的监控只能监控到公共场所,你们公司内部是监控不到的。”

    桑枝还是觉得不妥,说道:“我觉得没必要,你不要草木皆兵的,公司里能出什么事啊,写字楼里很安全的。再说装监控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苏琳才是公司老板,我得跟人家请示才行啊。”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那你就先跟你老板请示一下,等你请示下来,我再给你装上去。”

    门少庭的语气里透着坚决,桑枝知道自己现在再怎么反对也没有意义,便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第二天,门少庭是看着桑枝吃了早餐,然后看着她开车出了小区,才去部队的。

    估摸着桑枝应该到公司了,门少庭给她打了电话。

    桑枝才坐在电脑前,门少庭的电话就来了。

    看了看,桑枝忍不住嘴角儿微微弯起,轻笑出声:“有事吗?”

    门少庭微微怔了一下,随即说道:“没事,就看看你是不是到公司了。”

    桑枝知道门少庭是紧张自己,忍不住笑道:“刚到公司,你计算的还真是准啊!”

    门少庭撇撇嘴,不以为然的道:“这是一个特种兵最基本的技能。”

    说完又嘱咐了桑枝下了班早点回大院,有事给他打电话,他要是不出任务,电话一般是能打通的等等,啰哩吧嗦的说了一大通,才挂了电话。

    桑枝看着手机忍不住想笑,这些话门少庭明明可以在见面的时候面对面的跟自己说的,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电话告诉自己呢?

    难道……上校同志害羞了?

    想到这儿,桑枝忍不住轻笑出声。

    桑枝刚处理完手头的工作,秦小白的电话就来了。

    电话里,秦小白的语气很焦急,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在桑枝一再的追问下,秦小白才迟疑的开口。

    “小逸病情恶化了,医生说必须尽快手术,不然恐怕最多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

    秦小白说到这儿忍不住呜咽起来,最后问道:“桑枝,你老公那边有消息了吗?”

    桑枝一拍脑门儿,暗骂自己,居然把小逸这事给忘了,门少庭在家里陪了自己三天,自己都没想起问他,真是该死!

    想到这儿,桑枝赶紧安慰秦小白,“你先别急,我一会过去看小逸,到了咱们见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