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下午,来到小逸病房门前,轻轻的敲门进去。

    小逸正在睡觉,脸色看上去比之前还要苍白很多,看的让人忍不住一阵心疼。

    秦小白告诉桑枝,现在小逸每天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昏睡中度过的,醒来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便醒着,也是浑身乏累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桑枝见到秦小白的时候,秦小白就是以泪洗面一直在哭,看的桑枝也是一阵心酸。

    陪了一会儿小逸,桑枝安慰秦小白说:“别急,我马上给我爱人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桑枝说着,从包里掏出手机起身,担心吵醒小逸,便出了病房到楼道里打电话。

    才说要给门少庭打电话,他的电话就过来了。

    桑枝有些激动的接听电话,还没说话,门少庭便笑道:“在医院里看小逸?”

    桑枝挑了挑眉,伸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脖子上戴的“玥心”,笑道:“嗯。”

    顿了顿又说,“小逸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差了,医生说必须尽快手术,可是肾源……”

    不待桑枝说完,门少庭已经开口:“小逸母亲孔爱佳早在三年前就因吸毒过量死了,他的父亲刘一凡我们已经找到了,我现在正在办理手续,你跟秦小白说,两天后我会带人过去医院。”

    桑枝听了门少庭的话一忧一喜,忧的是孔爱佳死了小逸配型的事情就又减少了一半的成功几率,喜的是门少庭找到了刘一凡,现在只祈祷刘一凡能跟小逸配型成功,救这孩子一命。

    挂了门少庭的电话,桑枝回到病房跟秦小白说了之后,秦小白也是喜忧参半,但至少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秦小白激动的抓住桑枝的手,眼里含泪说道:“桑枝,谢谢你,要没有你和你爱人,估计刘一凡这辈子我是找不到了。”

    桑枝拍了拍秦小白的肩膀笑道:“说什么呢?小逸这孩子这么乖巧懂事,一定会好起来的。”

    秦小白勉强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点头:“嗯,小逸会好的。”

    从医院出来,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桑枝没有再回公司,而是直接开车回了大院。

    回到家里,林雅然正在厨房里跟吴妈准备晚餐,门玥玮一脸神秘的过来拉着桑枝就往楼上走。

    桑枝奇怪的看了看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那个女人,疑惑的问道:“那是谁啊?”

    门玥玮不由分说架着桑枝上了楼,进到屋里,门玥玮一把将桑枝按坐在床上,喘了口气才说道:“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省得你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尴尬。”

    桑枝蹙了蹙眉,笑道“究竟什么事啊?我为什么会尴尬?”

    桑枝心里很奇怪门玥玮的说法,自己回大院吃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跟家里人都那么熟悉了,为什么吃个饭还会尴尬呢?

    门玥玮嘿嘿笑道:“你公公回来了。”

    桑枝怔愣了一下,随即回神儿,笑道:“我公公不就是你爸爸?爸回来了不是好事吗,你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

    门玥玮抹了把鼻子,叹了口气,“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那个女人了吗?”

    桑枝想了想,点点头,因为刚才匆忙中被门玥玮拖上楼,她只看了那女人一个侧身,并没看得清楚。

    门玥玮继续道:“她是你公公带回来的。”

    桑枝一听,惊得张大了嘴巴,“你是说……爸爸,爸爸他……那妈妈怎么办……”

    桑枝说不出口,门正居然带着女人登堂入室,那林雅然怎么办?这个家里不是要掀起轩然大波?

    门玥玮看到桑枝的表情就知道她想歪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想哪去了,不是那样子啦。”

    桑枝这才松了一口气,瞪了门玥玮一眼,嗔道:“还不都是你误导我!说吧,别故作神秘的,究竟怎么回事?”

    桑枝实在想不出,门正带个女人过来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门玥玮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表情,还让自己做好心里准备。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什么样的心里准备啊!

    门玥玮嘿嘿笑道:“那个女人叫白小梦,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十八岁那年才随家人一起移民到了法国。”

    门玥玮说着,又看了一眼桑枝,继续说道:“你公公,也就是我爸爸,跟白小梦的父亲白慕远是很好的朋友,以前我们小的时候,我爸就开始在叶藜和白小梦之间给我哥内定了媳妇。也就是说,他心目中的媳妇人选,就是叶藜和白小梦二选一。”

    桑枝耸了耸肩,笑道:“那又怎么样,现在我跟少庭都已经结婚了。”

    再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桑枝不明白门玥玮现在跟自己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门玥玮翻了个白眼儿:“我说姐啊,你怎么这么单纯呢?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察觉我爸对你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的透着不喜欢啊。”

    自己都看出来了,她相信桑枝也一定感觉的到。

    桑枝点点头,“那又怎样?”

    即使门正不待见自己,自己不也已经和门少庭结婚了吗?结婚证上白纸黑字写着自己和门少庭的名字呢,这总错不了吧!

    门玥玮一脸无奈的看着桑枝,叹了口气,“姐,还能在单纯点不?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爸是迫于爷爷的压力,没有办法才默认了你。但是并不代表他真心接受你啊,之前叶藜来家里,他对叶藜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吧。难道我说到这份上了,你还猜不出他把白小梦带回来是什么意思?”

    桑枝一双迷茫的眸子看着门玥玮,似懂非懂,“你的意思是说,他想撮合门少庭跟白小梦?”

    门玥玮一拍手,“终于开窍了,他一定是看叶藜没戏,就打起白小梦的主意了。”

    桑枝瞅着门玥玮,笑了笑,“这都是你自己瞎猜的吧?别瞎想了,感情这东西别人是拆不散的,能拆散的都不是真感情。我相信你哥!”

    不过桑枝打心里感激门玥玮这个小姑子,能这么为自己着想,真的让她很意外。

    门玥玮一脸惊讶的看着桑枝,“你就不生气?我爸这目的很明显啊,你难道不觉得委屈?”

    桑枝摇摇头,又点点头,笑道:“多少会有一点吧,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都已经是人家老婆了,难道还不允许别人吃不到果子眼馋一下吗?”

    “噗……”门玥玮被桑枝的话逗笑了,“枝枝姐,你心真宽。我怎么一想起雷明和叶藜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呢,虽然明知道雷明心里有我,可想到他对叶藜的愧疚,我还是忍不住气得想揍他。”

    桑枝拍了拍门玥玮的肩膀:“凡事看开点就好了。”

    这么安慰着门玥玮,桑枝心里却是有些酸涩的想,有些事除了让自己看开点,还能怎么办呢?

    姑嫂俩正聊着,吴妈已经上来叫她们下楼吃饭了。

    两人一起下了楼,门玥玮眼尖的喊了一声,“哥,你也回来了?”

    说着将桑枝拉到了门少庭身边,一把推到他的怀里。

    桑枝明白门玥玮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赶紧从门少庭怀里站起身来,抻了抻衣角儿,笑着迎向正拉着门少庭聊个不停的白小梦。

    门少庭一回来,就看见白小梦坐在沙发上拿了本书低头看着。

    白小梦抬头,见门少庭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不由得心里一喜,扔下书就扑了过来。

    “少庭哥,你回来了。”

    门少庭蹙了蹙眉,伸手将抱着自己的白小梦扶正,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我跟门伯伯一起回来的,怎么不欢迎啊?”白小梦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狭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望着门少庭,爱慕之情溢于言表。

    门少庭轻笑道:“怎么会,当然欢迎。”

    说着就想上楼去找桑枝,他看到桑枝的车就停在外边,知道她一定在家里。

    可是白小梦似乎并不想那么容易就放门少庭离开,连拉带拽的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下。

    叉了一块水果递到门少庭嘴边,“少庭哥,吃点水果吧。”

    门少庭蹙了蹙眉,说道:“我上去一下。”

    说完才要起身离开,却被白小梦一把拉住。

    桑枝和门玥玮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白小梦拉着门少庭的手撒娇。

    桑枝蹙了蹙眉,果然被门玥玮说中了。看来就算门正没有那个意思,这个白小梦也是冲着门少庭来的,况且再有门正一旁助威呢,看来自己的情敌还真的不少啊!

    一边想着,一边若无其事的看了门少庭一眼。

    门少庭却是一脸的淡定从容,浅笑吟吟的跟白小梦正聊的欢脱儿。

    看的桑枝恨得牙痒痒。

    门少庭不动声色的将桑枝的微表情尽收眼底,心里得意的笑翻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门玥玮一腔热情的伸手一把将白小梦抱住,不动声色的将她几乎半挂在门少庭身上的身子拖了出来,笑着指着桑枝说道:“小梦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嫂子桑枝。枝枝姐,这是白小梦,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朝桑枝使个眼色。

    桑枝会意,笑着伸出手去:“你好,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白小梦上下打量着桑枝,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她的手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对于白小梦的无理,桑枝也不计较,转头看向门少庭,说道:“先上楼把衣服换一下吧,一定是训练完了也没顾上洗澡就回来了,瞧这一身的臭汗,快去吧。”

    一边说着,一边推着门少庭就往楼上走。

    门少庭眼角儿含笑,也不反抗,就这么被桑枝推到了楼梯口。一把拉住她,附在耳边小声问道:“吃醋了,嗯?”

    桑枝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朝楼上走去,门少庭鼻子皱了皱,笑着跟了上去。

    客厅里,白小梦看到门少庭和桑枝亲昵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阵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