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到了桑枝父母家楼下,门少庭捞过桑枝吻了好久才缓缓将她放开。

    桑枝小脸儿通红,心脏砰砰的不规律的跳着,深深看了一眼门少庭,才下了车。

    “别忘了小逸的事情,到时候我在医院里等你。”

    桑枝临下车的时候忽然想起病床上的小逸,忙不迭的嘱咐门少庭。

    门少庭点点头,“上去吧。”

    看着桑枝的身影消失在楼门里,门少庭才转身上了自己的车,淡淡的吩咐一声:“开车。”

    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奔而去。

    桑枝回到家里,莫青莲和桑梓正坐在客厅里一个看电视,一个看书。

    见桑枝回来,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出什么事了?”莫青莲看着桑枝一脸疑惑的问道。

    桑枝换了拖鞋,笑笑:“没有,门少庭今天不回家,我一个人在家里待着孤单嘛,想你们了,就回来了呗。”

    莫青莲白了桑枝一眼:“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桑梓倒是很高兴,笑着让桑枝坐在自己身边,“以后少庭要是不在家,你就回家里来住,爸妈这儿的门永远向你敞开着。”

    桑枝笑了将头靠在桑梓肩膀上,撒娇道:“还是老爸对我好。”

    一边说着,一边朝莫青莲吐了吐舌头。

    莫青莲瞪了她一眼,笑道:“知道你们父女情深,就知道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

    桑枝转身搂住莫青莲,笑道:“爸,你看我妈吃醋了。”

    一家人有说有笑的,桑枝心里暂时将自己身世之谜抛开了。

    心想,不管门少庭查出来的结果如何,自己这辈子就只认爸妈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对了,你这个点回来,吃饭了吗?老爸再给你炒两个菜去吧?”

    桑梓担心桑枝没有吃饭,赶紧问道。

    桑枝笑笑,“我吃过了,爸你别忙活了。”

    陪着爸妈聊了一会儿,桑枝就有些困倦了,坐在那儿忍不住直打哈欠。

    桑梓心疼女儿,笑道:“困了就去睡吧,你们年轻人不像我们老人家觉少,再说明天还得上班呢。”

    桑枝点点头,起身跟父母打了个招呼,回自己卧室去了。

    明明困得要死,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

    桑枝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不断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肖菲和郑尧的事情,门少庭受伤住院,自己的身世之谜,加上前几天自己被郑尧迫害的事情,进而到现在大院里门家住进来的那个不速之客白小梦,所有的事情过电影般的在脑海中闪过。

    桑枝只觉的很多事情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理不清头绪。

    想的多了,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痛。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屏幕发出的白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

    桑枝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才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原来是门玥玮打来的。

    “喂,小玮,这么晚了什么事啊?”

    桑枝接听了电话,问道。

    门玥玮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枝枝姐,没睡呢吧?心里有事睡不着吧?”

    桑枝蹙了蹙眉,不知道门玥玮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谁说的,我是被你的电话吵醒的好不。”

    桑枝没好气的哼道。

    门玥玮笑了笑:“嘿嘿,跟我你就别装了,睡不着就睡不着呗。不过你放心啊,我保证两天之内让白小梦自动闪人,到时候你直接回来住吧。”

    桑枝一听心里就是一惊,忙说道:“小玮,你别乱来啊。不管怎么说,人家来者是客,你可别让人家难堪。”

    桑枝想到之前门玥玮对叶藜的态度,不由得有些担心。生怕她也对白小梦那样,毕竟人家是门正请来的,如果给她难堪的话,门正一定不会答应的。

    “放心啦,不会的。我答应我哥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门玥玮说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伸手捂住嘴巴,嘿嘿讪笑道:“那个,枝枝姐,我说着玩的,你别当真啊。”

    桑枝怎么可能不当真,急忙问道:“你哥跟你说什么了?”

    门玥玮搔搔头,笑道:“也没什么啦,就是让我尽快想办法把白小梦从家里弄走嘛。哎呀,他还不是担心你多想,怕你不舒服嘛。我哥多为你着想啊,你可不能对那个江北城动心啊!”

    桑枝无奈的望了望天花板,心说这都哪跟哪啊。怎么说着白小梦又扯到江北城这来了?门家的孩子还真是会联想!

    桑枝笑了笑,“别瞎说,你先告诉我,你哥答应了你什么事情做为交换条件啊?”

    桑枝知道,以门家兄妹的作风,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主儿,门玥玮这么积极的帮忙赶走白小梦,一定是门少庭承诺了她什么。

    门玥玮嘿嘿笑道:“也没什么啦,就是答应帮我改装车子啦。枝枝姐晚安,好梦哦!”

    说完,门玥玮不待桑枝说话,已经速度的挂了手机。

    桑枝望着天花板无语了半天,才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一对儿活宝!”

    两天后,桑枝上午才到公司,便接到门少庭的电话,说大概一个小时后,会带着刘一凡到医院。

    门少庭让桑枝跟秦小白先打声招呼,说这话的时候,门少庭语气有些犹豫。

    桑枝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门少庭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现在的刘一凡跟以前的模样判若两人,你提前跟秦小白打个招呼让她心里有个准备,别到时候惊吓过度。”

    桑枝一听忍不住笑了,刘一凡的照片她也看到过,虽说不是什么大帅哥,但长得也还不错,算得上是眉清目秀俊朗青年,要不秦小白也不会看上他。

    就算现在和以前比老了些,有了些变化,还能变得让人认不出来吗?

    “你最近总爱小题大做,行了我知道了。”桑枝尽管心里不以为然,还是开口答应了门少庭的要求。

    处理完手里几份重要的文件,桑枝也出了公司,开车直接奔军区总医院而来。

    桑枝见到秦小白和小逸的时候,门少庭他们还没有到。

    小逸今天的精神状态比之前要好一些,尤其听秦小白说,有个叔叔过来给他捐肾,小逸更是强烈要求要见一见那个叔叔,当面跟人家说声谢谢。

    见桑枝进来,小逸高兴的打招呼,“阿姨好,妈妈说今天有个叔叔要来给我捐肾哦,我要好好谢谢那个叔叔。”

    桑枝走到小逸身边,伸手抚了抚他的小光头,笑道:“小逸真乖,那个叔叔要先做配型,配型成功了就能给小逸捐肾了,小逸就能跟其他小朋友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了。”

    “嗯。”小逸高兴的点点头,低头去玩自己的玩具了。

    秦小白站在窗户旁,一脸温柔的笑着,看着同样一脸高兴的小逸。

    在这个艳阳高照的早晨,秦小白和小逸母子俩都是充满着希望的,快乐的,等待着希望中的救命稻草的到来。

    桑枝起身来到秦小白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沉思了一下,想着既然门少庭特意嘱咐自己要跟秦小白打个招呼,自己还是跟她说一下的好。

    “小白,我爱人让我告诉你,现在的刘一凡跟之前判若两人,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别太激动了。”

    秦小白怔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桑枝,“这是什么意思?”

    桑枝摇摇头,“我也不太明白,他就这么跟我说的。咱么耐心的等着吧,一会儿就该到了。”

    秦小白点点头,跟桑枝一起,紧张的等着刘一凡的到来。

    门少庭给桑枝打电话,告诉她,他们已经带着人到了,现在正在采血处抽血。说刘一凡想要见见秦小白,让桑枝问问秦小白,想不想见见他。

    桑枝疑问的目光看着秦小白,见秦小白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见见吧。”

    六年过去了,以前的种种恩怨,秦小白也不想再追究了。她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将小逸的病治好,看着他健康快乐的长大成人。

    秦小白走到小逸床前,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笑道:“小逸乖,妈妈和阿姨出去看看给小逸捐肾的那个叔叔,小逸自己在房间里玩一会好不好,乖乖的等着妈妈,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小逸抬着一双大眼睛,忽闪的看着秦小白,“妈妈,小逸也想看看那个叔叔,当面跟他说谢谢。”

    秦小白笑笑:“小逸乖,一会妈妈问问叔叔要不要见见小逸,要是叔叔有时间的话,妈妈带着叔叔过来见小逸好不好?”

    小逸点点头,乖巧的说道:“好,要是叔叔没时间见小逸,妈妈也要帮小逸跟叔叔说声谢谢哦。”

    桑枝看着小逸这么乖巧懂事,心里忍不住一阵羡慕,笑了笑,“小白,你把小逸教育的真好。”

    秦小白笑了笑,跟着桑枝一起来到采血处。

    这时候采血已经完毕,门少庭正坐在椅子上等着桑枝和秦小白到来。

    猎鹰和另外桑枝没见过面的三个战士看着旁边一个光头男人。

    秦小白上前,看着众人怔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向桑枝。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指着门少庭说道:“这是我爱人门少庭,他是一名军人。”

    说完,又看了看门少庭,指着秦小白介绍道:“这是秦小白,小逸的母亲。”

    秦小白这才恍然,朝门少庭点头笑了笑:“你好,谢谢你的帮忙。”

    门少庭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回头淡淡的吩咐道:“猎鹰,把刘一凡带过来。”

    猎鹰答应一声,推着那个光头走了过来,直接推到门少庭的面前。

    门少庭看了看光头,淡淡的说道:“刘一凡,给你十分钟时间,有话快说!”

    那光头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抬头看向秦小白。

    门少庭使了个眼色,拉着怔愣中的桑枝走到一边去,只剩下猎鹰跟在旁边盯着刘一凡。

    “小白……”刘一凡看着秦小白,眼眶里瞬间充盈着泪水。

    秦小白上下打量着刘一凡,半晌才嗫嗫的问道:“你是谁?”

    听了秦小白的问话,桑枝一愣,不由自主的朝刘一凡看了过去,乍看之下,便是啊的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