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刘一凡激动的一把抓住秦小白的手,声音颤抖的说:“我是刘一凡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秦小白吓得猛地一下将手抽了出来,一脸愕然的看着面前的光头男人。

    秦小白不相信自己面前站着的就是刘一凡,自己和刘一凡从恋爱到结婚,再到分手前后在一起的时间超过四年,即便相隔六年不见,即便他剃了光头,秦小白相信自己也不至于认不出来他。

    只是现在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跟刘一凡根本就判若两人,除了身高体型有些像,模样根本没有一处一样的啊,怎么可能是刘一凡!

    “不,你不是刘一凡,不是!”秦小白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一双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脸的不相信。

    桑枝看了刘一凡之后,也是一惊。

    她见过刘一凡的照片,和此时这个光头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人。这时候,桑枝才恍然明白了门少庭为什么会打电话叮咛自己要嘱咐秦小白做好心里准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桑枝不禁犹豫的抬起头看向门少庭。

    门少庭蹙了蹙眉,缓步走到秦小白身边,指了指她面前一脸尴尬的光头,说道:“不用怀疑,他就是刘一凡,你的前夫,没错的。”

    秦小白怔怔的望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嗫嗫的问道:“你真的是刘一凡?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刘一凡神色一黯,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门少庭冷冷的扫了刘一凡一眼,淡淡的说道:“四年前,他因为过失杀人被公安部门追缉,为了逃避追缉,他花大价钱整了容,将自己原来的形象彻底颠覆,还弄了假的身份证件。现在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卢帆。”

    秦小白听了门少庭简单的介绍还是半信半疑,“你真的是刘一凡?孩子叫什么?”

    刘一凡抬头看着秦小白,眼睛里满是忏悔和悲愤,颤声道:“小逸,刘小逸。”

    秦小白激动的倒退一步,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你真的是刘一凡?”

    门少庭蹙了蹙眉,心里微微有些不悦。心说秦小白这句话反反复复的问了多少遍了,要怎么说她才能完全相信啊?难道自己堂堂一个特种部队大队长会随便找个人来冒名顶替不成?

    桑枝也是有些疑惑的看着刘一凡,又看看门少庭,“整容会整的一点原来的痕迹都没有吗?这也太夸张了吧?”

    门少庭白了她一眼,心说你就别跟着裹乱了行不!

    秦小白看了门少庭,有些疑惑的说,“门先生,你别生气,我不是不相信你,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我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

    门少庭点点头,表示理解,又看了一眼低着头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的刘一凡,说道:“刘一凡,抬起头来。”

    然后转向秦小白,淡淡的道:“五官都可以整容,但是眼睛整不了,你应该对刘一凡很了解,注意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儿,一个人纵使容貌变了,但是眼睛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那种感觉不会变,也变不了。”

    秦小白点点头,抬眼直视刘一凡的双眼,只一瞬间,便突然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有些吃惊的喃喃道:“没错,是他。他是刘一凡。”

    门少庭淡淡的点了点头。

    桑枝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少庭,问道:“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难道也是通过眼睛?可是门少庭跟刘一凡又不熟悉,怎么可能将两个外貌完全不同的人联想到一起的呢?

    门少庭耸耸肩,云淡风轻的说道:“你以为特种兵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当的吗?”

    见门少庭跟自己耍拽,桑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儿。

    因为配型结果要等几天才能出来,刘一凡采完血其实就已经没什么事了,剩下的就是等待配型结果了。

    门少庭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吩咐道:“猎鹰,带他回去吧。”

    一直低头沉默的刘一凡却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门少庭,恳求道:“求你让我见见我儿子吧。”

    说着又一脸期待的看着秦小白,“求求你让我见一见他,就看一眼就行。”

    门少庭疑问的目光看着秦小白,见她点头,门少庭略一沉思,点点头,“五分钟时间,去吧。”

    猎鹰带着刘一凡,跟着秦小白来到小逸的病房门口,秦小白刚要推开门,刘一凡却一把将她拦住。

    秦小白怔愣的看着他,只见刘一凡转身对着猎鹰,抬了抬被手铐锁着的双手,恳求道:“这个能先给我摘了吗?我不想让我儿子看到我这个样子。”

    猎鹰蹙了蹙眉,没好气的道:“还知道愧对孩子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但是刘一凡的要求,猎鹰不敢私自做主,转身问后边的门少庭。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刘一凡一眼,淡淡的道:“刘一凡,你要清楚,你现在是小逸唯一的希望,别打什么歪主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刘一凡颓然的点点头,眼睛里流露出疲惫和无奈的神情,“放心吧,我这条命六年前就该死了,老天爷让我多活了六年,我已经赚了,现在还能亲眼看看我儿子,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门少庭淡淡的点头,朝猎鹰使了个眼色,猎鹰会意,上前帮他解了手铐,紧跟着他走进了病房。

    小逸此时正坐在床上翻看着漫画书,脸色依旧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但因为得知有人愿意给自己捐肾心里高兴,精神头还很好的。

    见房内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除了妈妈和阿姨是他认识的,其他都是陌生人,小逸明显的有些害怕。

    “妈妈……”小逸抬着一双大眼睛忽闪着看着秦小白。

    秦小白走到小逸身边,笑着说:“小逸别怕,这些叔叔都是来看小逸的。”

    说着朝门少庭点了点头,门少庭和猎鹰会意,笑着对小逸说:“你就是小逸啊,听说小逸好勇敢哦,打针吃药都不哭的。”

    小逸见门少庭一脸和气的跟自己说话,咧着小嘴笑了:“嗯,妈妈说,勇敢的孩子都不怕打针吃药的,小逸要做妈妈身边勇敢的孩子。”

    秦小白因为小逸的话,忍不住眼泪又开始在眶里打转转儿。

    “小逸……”

    刘一凡看见小逸激动的眼里也是饱含热泪,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想要握住小逸的小手。

    小逸看着光头的刘一凡,有些害怕,闪着忽闪的大眼睛,怯怯的躲到了秦小白的怀里,“妈妈……”

    秦小白搂着小逸,笑着抚着他的小光头,轻声说道:“小逸别怕,这就是要给小逸捐肾的那个叔叔,小逸不是很想见一见这个叔叔,亲自跟他说声谢谢吗?”

    小逸点点头,这才小心翼翼的从秦小白怀里出来,看着刘一凡,怯怯的问道:“叔叔,你给小逸捐肾,会很疼的,叔叔不怕疼吗?”

    刘一凡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伸手颤颤巍巍的抚上小逸的小光头,摇摇头,声音哽咽的道:“叔叔不怕疼,只要小逸的病能好,叔叔就是死也不怕。”

    小逸一听感动的咧着嘴对着刘一凡笑了:“医生伯伯说没有那么严重啦。”

    小逸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小手去,“叔叔,小逸能摸摸你的头吗?叔叔跟小逸一样,也是光头呢。”

    刘一凡点点头,将身子蹲下,低着头朝小逸伸了过去。

    小逸小手抚上刘一凡的大光头,轻轻的摸了摸,“好了,谢谢叔叔,小逸会一辈子都记得叔叔的。”

    刘一凡激动的一把搂住小逸,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门少庭见时间差不多了,朝猎鹰使个眼色,猎鹰上前将刘一凡拽了起来。

    刘一凡恋恋不舍的被猎鹰拉出了病房。

    门少庭朝小逸笑笑:“小逸乖乖的配合治疗,叔叔们过几天再来看你好不好?”

    小逸乖巧的点点头,说道:“好,谢谢叔叔。”

    秦小白跟着他们出了病房,看着猎鹰将刘一凡带到车上,秦小白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轻声说道:“刘一凡,谢谢你愿意救小逸。”

    刘一凡回头,朝她扯了扯嘴角儿,苦笑道:“说什么呢,我该感谢你才是。”

    说完转头上了车。

    门少庭并没有跟着猎鹰他们的车一起回去,而是看了看旁边的桑枝,伸手将她的小手握住,“跟我回家吧。”

    桑枝囧了囧,这青天白日的,还当着秦小白的面,被门少庭这么牵着手,总感觉有些不自在。

    桑枝没有回答,只是红着脸不自然的看了看秦小白。

    秦小白会意,笑道:“小逸这边没事的,你们去忙吧。”

    桑枝点了点头,说道:“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还有配型结果出来了也要告诉我一声,希望配型成功吧。”

    秦小白点点头,又朝门少庭点点头笑道:“这次真的是谢谢了。”

    门少庭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着秦小白转身进了医院,才不由分说的拉着桑枝一路往停车场走去。

    门少庭让桑枝坐在副驾驶座上,自己则坐在了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桑枝蹙了蹙眉,问道:“你不用回去了吗?”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工作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吧。”

    桑枝一怔,看了看时间,才赫然发现已经中午了。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这么一说,我还真的觉得有些饿了。”桑枝笑了笑,看着一脸严肃的门少庭。

    “咱们去哪吃?”

    门少庭专心的开着车,听见桑枝这么问,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回家我做给你吃吧。”

    桑枝一怔,“门少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门少庭严肃的表情让桑枝直觉的觉得他是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难道是?

    桑枝的心不由自主的一阵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