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只淡淡的看了桑枝一眼,没有说话。

    车外的烈阳如火炉般炙烤着大地,马路两旁的行道树都无精打采的蔫头耷脑的垂着,叶子也因为烈日的炙烤而蜷缩成一条一条的细针状。

    桑枝将半边脸贴在车窗玻璃上,望着窗外兀自出神儿。

    门少庭在小区旁边的便利店停下车,拉着桑枝下车,问道:“想吃什么?”

    桑枝浅笑摇头,“随便吧,什么都行。”

    门少庭耸耸肩,“这么热的天气,给你做凉面吃怎么样?”

    见桑枝点头,门少庭便牵着她的手进了便利店,采买食材。

    “西红柿打卤怎么样?”

    门少庭拿了一个西红柿看着桑枝问道。

    桑枝明显的心不在焉,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没有听到门少庭的话。

    门少庭蹙了蹙眉,叹了口气,有些担心的想,他都还没跟她说是什么事情,她就已经如此失魂落魄了,如果得知了真相能承受的了吗?

    “枝枝……”门少庭又叫了桑枝一声。

    桑枝恍然,一脸迷茫地看着门少庭,“啊?什么事?”

    门少庭叹了口气,伸手捏了捏她白皙的脸颊,笑道:“别胡思乱想,吃西红柿打卤面可好?”

    被门少庭大庭广众下做出的如此暧昧的动作吓了一跳,桑枝不由得小脸一红,低头轻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买好了食材,二人回到家里。

    门少庭让桑枝先看会电视休息一下,自己则挽起袖子系上围裙,厨房里一阵忙活。

    客厅里,桑枝坐在沙发上,眼睛呆呆的盯着电视屏幕,却什么也没有看进去。

    脑子里突然闪现出门少庭带回来放进书房的一个文件袋。

    桑枝有种预感,那里边一定藏着自己父母和桑耀祖之间的秘密。

    鬼使神差的,桑枝走到了书房门前,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轻轻的走了进去。

    门少庭带回来的那个文件袋就放在书桌上,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儿。

    桑枝望着文件袋晃神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拿起来,掏出里边的文件看一看。

    门少庭进来的时候,桑枝正望着书桌上的文件夹发呆着。

    门少庭蹙了蹙眉,缓步走到桑枝身边,伸手将她的身子扳过来,让她面对面与自己直视。

    桑枝望着他,眼角儿的余光却不时飘向书桌上的文件袋。

    一时间,门少庭不说话,桑枝也没有说话。

    半晌,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饭熟了,吃饭去吧。”

    桑枝点点头,扯了扯嘴角儿,蹦出一个字:“好。”

    就这么被门少庭牵着出了书房,临出书房的时候,桑枝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书桌上的文件夹。

    越看心里便越是紧张,索性甩了甩头,咬牙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

    “嗯,好香啊!”

    坐在饭桌旁,看着门少庭熟练的帮自己将面条挑到碗里,又放了卤子和菜码拌好,放在自己面前,“快吃吧。”

    桑枝笑了笑,挑了一筷子吃进嘴里,还忍不住大加赞叹:“好吃!”

    门少庭笑笑,“好吃就多吃点。”

    接下来桑枝没有再说话,只是低着头很认真的吃着碗里的打卤面。

    门少庭也似乎有心事似的,除了让桑枝多吃点,也是一直默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面没有说话。

    一顿饭,两人吃得相当有默契,几乎谁也没说话,真正做到了食不言。

    吃完饭,桑枝主动的刷锅洗碗,门少庭也没拦着,只静静的看着她忙活着。

    待桑枝从厨房里出来,门少庭朝她招招手,轻声道:“过来坐。”

    桑枝勉强的笑了笑,走到门少庭身边坐下,眸光却注意到那个原本在书房的文件夹,此时正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与她咫尺相近触手可及。

    桑枝怔了怔,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门少庭,这是给我看的吗?”

    门少庭定定的看着她,点点头。

    桑枝的心倏地一紧,差点忘记了跳动,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深吸了两口气,桑枝颤抖着双手伸向茶几上的文件夹。

    手还没有碰到文件夹,文件夹已经被门少庭一只大手按住。

    桑枝有些不解的看向门少庭,“怎么了?”

    门少庭伸手将她的小手抓住,定定的望着她,轻声说道:“枝枝,其实有些事情你根本不用纠结它的真相的。”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门少庭,她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

    桑枝的印象中,门少庭从来不是一个说话会拐弯抹角的人,一向喜欢直来直去的门少庭,今天的做法实在有些奇怪,这反倒更让桑枝从心里生出一丝恐惧。

    犹豫着看向文件夹,一双犹疑不定的眸子,可怜巴巴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事情的真相真的那么重要吗?我问你,就算你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你会抛开爸妈投向另一个家庭吗?”

    桑枝毫不犹豫的摇摇头,“不会,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爸妈的。”

    门少庭点点头,“既然如此又何必一定要知道真相呢?不是给自己增添烦恼吗?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和原来一样好不好?”

    门少庭的语气里有心疼又带着几分恳求。

    桑枝迟疑了,门少庭说得没错,其实知道真相与否对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只是……

    只是桑耀祖几次三番的跟自己母亲见面,这样下去一定会影响到自己父母的正常生活,她不能明知道有事,还假装不知道似的当个没事人。

    这样她做不到,所以桑枝最后还是选择要弄清楚父母和桑耀祖之间的关系,弄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做到放开,放松,也才能做到未雨绸缪,预见并防范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门少庭,我想知道,让我看吧。”

    桑枝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开口,眸中的坚定让门少庭微微一怔。

    见她态度如此坚决,门少庭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的从文件袋里掏出那份装订整齐的文件,递给了桑枝。

    文件不算复杂,不过五页a4纸那么多。

    桑枝拿在手里却仿佛感觉千斤重,半晌都没有勇气去打开那几页纸。

    几次抬头看门少庭,桑枝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个鼓励和勇气。

    门少庭浅笑着看着她,“看吧,无论如何,你都还有我。”

    桑枝感激的看着他,点点头,“门少庭,谢谢你。”

    说完,颤抖着双手打开了文件。

    门少庭给的文件很详细,详细到桑枝父母年轻时候的点点滴滴。

    桑枝看着看着,眼泪便止不住的淌了下来,为自己父母的爱情所感动同时也因为某人的无耻龌龊而气愤。

    二十六年前,桑梓不叫桑梓,而叫桑耀宗。

    桑家是个大家族,只是从桑耀宗的祖父那辈开始,人丁就突然衰弱了下来,只有桑耀宗的祖父这么一个孩子。

    桑耀宗的祖父名叫桑志伟,是个天生的商业家,从小商业头脑就异于常人。长大继承了祖业之后,更是将家族企业发挥光大,做得有声有色,桑氏企业一度成了京城乃至全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

    桑志伟和爱人生了两个儿子,分别是桑耀宗和桑耀祖的父亲,也就是说,桑耀宗和桑耀祖原本是同族同宗的嫡亲堂兄弟。

    桑耀宗的父亲桑青为兄,桑耀祖的父亲桑白为弟。

    兄弟二人一起帮着桑志伟打理着桑氏企业,只是明白人都清楚,桑青和桑白二人一直是面合心不合。

    桑青为人忠厚诚实重信誉,而桑白则是脑子聪明活络善于投机取巧。

    桑志伟暗中观察兄弟二人很久,最后有意让老大桑青做自己的接班人。

    可是不料事与愿违,桑青在一次出差中,飞机失事一命呜呼,只丢下当时只有十二岁的桑耀宗。

    桑志伟痛失爱子却并没有糊涂,仍然自己管理着庞大的企业,并没有透出半点要桑白接管的意思。

    桑白郁闷之下找桑志伟谈判,却被桑志伟严词痛斥一番,最后觉得自己无望继承人,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儿子桑耀祖身上。

    桑耀祖比桑耀宗小两岁,从小桑耀祖就因为受了桑白的偏激教育,处处喜欢和桑耀宗比个高低。

    桑耀宗聪明好学,一直以来是学校里的焦点人物。

    但其实桑耀宗无心商业,反而对中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

    大学时候,桑耀宗背着桑志伟报考了中医大学,机缘巧合下,认识了隔壁师范学院的莫青莲,两人一见如故,很快坠入了爱河。

    桑耀宗带着莫青莲回到家里见爷爷桑志伟,希望得到爷爷的祝福。

    没想到桑志伟却是对桑耀宗和莫青莲冷语相向,说他背着自己报考了中医不算,还背着他不声不响的不务正业谈恋爱,这实在不像是桑家人应有的行为。

    桑耀宗和莫青莲几次三番的苦苦哀求下,桑志伟见二人感情甚笃,真的很相爱,最后也不忍强硬将二人拆散。

    只是桑志伟还是给桑耀宗提出了几个条件,说只有他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并且做到了,他才会同意他和莫青莲在一起,才会承认她是桑家的孙媳妇。

    桑志伟的要求很苛刻,但对于桑耀宗来说却是小菜一碟。

    桑志伟要求桑耀宗在学习中医的同时研修金融,并要以优异的成绩双学位毕业。第二,要求桑耀宗和莫青莲都住在家里,但在桑耀宗没有毕业之前,二人不得发生关系,只能以朋友身份相处。

    起初,性格刚烈的莫青莲不太愿意住进桑家,过着好像寄人篱下的生活。

    因为她知道,桑志伟这么做,无非是想让自己在他的眼皮底下,好监视着自己罢了。

    只是桑耀宗的再三劝说下,为了两人的爱情,莫青莲最终选择了妥协。

    正当二人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却不料一件足以改变他们命运的事情发生了……

    而这件事也直接将桑耀宗和桑家的关系推向了决裂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