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耀宗没有食言,努力完成了爷爷提出的条件,四年的时间,不仅出色的拿到了双学位,并且按照约定,和莫青莲保持着很纯洁的恋人关系,从未逾越。

    而莫青莲也将大部分精力用在学业上,二人共同努力,满怀希望的迎接着属于二人的美好未来。

    桑耀宗毕业的那天,买了玫瑰花和钻戒,打算给莫青莲一个惊喜,向她求婚。

    可是当他兴匆匆的回到家里的时候,却发现莫青莲并不在家。

    桑耀宗急忙掏出手机给莫青莲打电话,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桑耀宗有些慌乱了,找遍了莫青莲比较要好的几个朋友和他所能想到的,莫青莲能去的所有地方,却是连莫青莲的半个身影都没有找到。

    而这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时分。

    整整找了一天未果的桑耀宗彻底疯狂了,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不停的拨打莫青莲的号码。

    神经频临崩溃的前一秒,莫青莲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电话里,莫青莲不说话,只是哭,撕心裂肺的哭,任凭桑耀宗怎么问就是不说话,最后哭得嗓子都哑了,才淡淡的说了句,“耀宗,我对不起你,如果下辈子还能和你相爱,我希望在爱上你的那一刻就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你。”

    说完,莫青莲挂了电话。

    任凭桑耀宗如何拨打,她就是不接。

    桑耀宗从莫青莲的话里听出了不好的感觉,自己了解莫青莲,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一向坚强乐观的她不会哭成那样,还对自己说那么莫名其妙的话。

    桑耀宗冷静下来,赶紧打电话报警了。

    找到莫青莲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傻姑娘居然一声不吭的跳河了,幸亏被路人看见,及时救了起来。

    桑耀宗赶到的时候,莫青莲正躺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整个人失魂落魄没有一点生气。

    桑耀宗抱着她流下了自从父亲离开后便再也没有滴落过的男人的眼泪。

    莫青莲始终不肯告诉桑耀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自己对不起他,这辈子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了。

    莫青莲趁桑耀宗不注意,从桑家搬了出来。

    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处理之后,桑耀宗并没有急于找回莫青莲,而是通过自己的方法在追查究竟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事情能让莫青莲一时想不开跑去跳河。

    桑耀宗了解莫青莲的性子,知道自己只有弄清楚了事实真相,才能找到解开她心结,让二人重修于好的办法。

    之后的两个月时间里,桑耀宗都在为查找那天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奔波着。

    一个偶然,桑耀宗无意间听到了堂弟桑耀祖和一个朋友的对话,才得知原来桑耀祖因为嫉妒自己,并因为莫青莲在桑家生活的这段时间,对她早已心生爱慕。

    只是几次找莫青莲表白,均被莫青莲严词拒绝。眼看着桑耀宗已经完成了爷爷的嘱咐。他知道,堂兄学成之际,便离爷爷将家族事业交给他的时候不远了,而桑耀宗和莫青莲的婚事,也会被随之提上日程。

    桑耀祖因妒生恨,就在桑耀宗满心欢喜打算向莫青莲求婚的那天,借着醉酒后的酒胆儿,将莫青莲给强了……

    莫青莲抵死挣扎,奈何力量悬殊,最后酿成悲剧。

    事后,莫青莲自觉无颜面对桑耀宗,又不想将此事宣扬开去抹黑了桑家,一时想不开,便动了轻声的念头。

    桑耀宗恨得咬牙切齿,将桑耀祖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跑去找莫青莲,才在莫青莲的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口中得知,莫青莲那天身体不舒服,好像独自去了医院。

    桑耀宗赶到医院的时候,莫青莲正手里捏着一张化验单默默流泪。

    莫青莲怀孕了,桑耀宗当然知道这孩子是谁的。

    他一把将莫青莲抱在怀里陪着她失声痛哭。

    “小莲,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为了我,你根本不用住在桑家,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小莲,相信我对你的爱,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新娘。”

    莫青莲哭倒在桑耀宗的怀里。

    莫青莲不想要这个孩子,桑耀宗也不勉强,陪着她找到医生。

    医生给莫青莲检查了身体,然后皱着眉头告诉他们,莫青莲的体质很弱,这个孩子很可能会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孩子,让他们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事实上,莫青莲的身体体质一直很虚弱,这一点,桑耀宗和莫青莲都很清楚。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即便莫青莲再不愿意留下这个孩子,桑耀宗却不想她以后后悔。苦口婆心的劝了好久,最后为了不让莫青莲尴尬,桑耀宗私自决定带着她离开了桑家。

    当桑志伟气呼呼的找到桑耀宗和莫青莲的时候,面对爷爷的质问,桑耀宗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我不喜欢商业,从来不曾想过接管家族企业。我只想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平淡的生活,更何况小莲现在已经有了身孕,我只能选择背弃对爷爷的承诺了。”

    桑志伟是个信誉至上的老人,见桑耀宗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背弃自己,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撒手人寰。

    抢救过来之后,桑志伟做了一个很决绝的决定,让桑耀宗脱离桑家,从此和桑家没有半点关系。

    “你不是想着跟心爱的女人过平淡的生活吗?我成全你,就当从来没有你这个孙子。”

    桑志伟闭着眼睛,不敢去看这个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孙子,生怕自己一睁开眼,看到他就会忍不住心软。

    桑耀宗带着莫青莲给爷爷磕了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桑家。从此一别,桑耀宗便再也没有回去过桑家。

    就连三年之后,爷爷桑志伟去世,桑耀祖都没有告诉桑耀宗。桑耀宗得知的时候,爷爷已经下葬,他只有看着墓碑上爷爷的遗像去追思爷爷了。

    从桑家出来之后,桑耀宗便在中医院找到了工作,并将自己的名字改名为现在的桑梓。

    不久之后,桑枝出生,桑耀宗便和莫青莲一起精心的抚养这个孩子,并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着莫青莲调理身子。

    生桑枝的时候,莫青莲可谓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桑梓的精心照顾,恐怕母女二人都很难存活下来。

    所以莫青莲心里一直对桑梓既爱又敬,他既是自己的爱人,又是自己和桑枝的恩人。

    尤其桑梓对桑枝一直视如己出,桑枝从小得到的父爱甚至要比母爱更多,这也是为什么桑枝跟爸爸的感情更好,有什么事情更愿意跟爸爸倾吐的原因。

    看完门少庭给的资料,桑枝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她不知道自己一直以为幸福无比的父母,居然有着这么凄苦的爱情经历,而自己来到这世界上却又是那么的偶然。

    门少庭伸手将桑枝揽进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别难过了,现在这样不是挺好。一切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爸妈都那么的爱你,你也一样的爱着他们不是吗?”

    桑枝伏在门少庭怀里,沙哑着声音,泪眼朦胧的望着天花板,神情恍惚道:“门少庭,你说,要是没有我,是不是我爸妈会过得更美满幸福?他们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那才是他们真正的爱的结晶。”

    说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低着头,一脸悲戚的继续道:“我根本就不该来到这世上的,不该来的。”

    门少庭听了桑枝的话,心里一阵揪疼。

    用力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深深的吻上她的秀发,颤着声音说道:“瞎说什么呢?在爸妈心里你就是他们的女儿。难道二十多年的朝夕相处,你不能感觉到他们对你的爱吗?他们有对你有一丝一毫的不自在吗,有愧对过你吗?”

    桑枝猛烈的摇着头,双手死死把住门少庭的双肩,哭道:“没有,没有。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他们,不懂事,还经常惹他们生气。”

    桑枝小时候很不让人省心,据莫青莲说是个彻头彻尾的假小子。

    以至于莫青莲时常看着桑枝蹙眉,怀疑她究竟是不是自己亲生的。怎么跟自己的性格一点都不像呢?

    直到桑枝上了初中,才渐渐收敛了儿时顽劣的性格,养成一个十足的美少女。性格也渐渐的变得柔和寡淡起来,桑梓经常会开玩笑的说,“嗯,跟你妈年轻时候一模一样。”

    每当这时候,莫青莲总会摸着桑枝的头发出欣慰的笑声,“这才是我的女儿,我们的女儿。”

    桑枝不知道,原来自己父母的心里竟然埋藏着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们忍受着心里的煎熬,每天看着自己,陪着自己一点点的长大,自己却浑然不知,甚至叛逆的青春期还经常将他们气个半死。

    想到这些,桑枝的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将额头紧紧抵在门少庭的肩头上,小声道:“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很不孝,长这么大,让爸妈为我操了多少心啊。我都不知道他们面对我的时候,心里会不会有恨,会不会恨着桑耀祖那个混蛋!”

    说道桑耀祖三个字的时候,桑枝的眼睛里冒出一股浓浓的恨意。

    如果不是他,爸妈这辈子不会过得这么辛苦,至少心里不会背负着这个让人煎熬的秘密生活一辈子。

    门少庭轻叹了一口气,小声问道:“知道了真相,你对爸妈的感情会有所改变吗?”

    桑枝毫不犹豫的摇摇头,坚定的说:“不会,我早就说过,不管真相是什么,我这辈子都只认桑梓是我的亲生父亲。”

    桑枝说完,从门少庭的怀里起来,抹了一把眼泪,再次从茶几上拿起那份文件,眸中闪过一抹坚毅的神色,毫不犹豫的将文件撕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