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经过上次郑尧事件,门少庭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桑枝一个人留在家里。

    可是门少庭又不可能每天回来,于是给了桑枝三个选择。

    一他不在家的时候桑枝一个人回大院住,二回娘家住,三,当然也是门少庭最乐见其成的,便是桑枝休假一段时间,跟着他去部队住。

    对于门少庭给的三个方案,桑枝心里都有些不情愿。

    大院的家,现在有白小梦住着,白小梦没有离开之前,桑枝实在不愿意自己回去独自面对这个情敌。

    娘家,桑枝愿意回去,但是因为知道了父母苦心隐瞒多年的秘密,生怕自己在父母面前一个不小心露出马脚,让他们难受担心。

    而跟着门少庭去部队,这显然更不可能。桑枝还要上班,苏琳没有回来的情况下,她现在是公司的主心骨,怎么可能放心的休假跟着门少庭走呢。

    桑枝躺在门少庭的怀里,一脸的为难。

    “我其实自己住家里挺好的,你不用这么担心的。”

    门少庭倚在沙发上,看着怀里哭得双眼红肿的桑枝,微扬了扬嘴角儿,浅笑却不容置疑的说道:“三选一,没有第四个方案。”

    桑枝蹙着眉头,鼻子皱巴着一脸可怜的看着门少庭,“老公,求你。”

    天知道,桑枝现在只想一个人躲在没人认识,没人看到自己的地方,好好的呆几天,好平复一下自己身世给自己内心带来的强大冲击。

    门少庭看了看手表,淡定的道:“你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考虑。”

    桑枝幽怨的看着门少庭,半天叹了口气,“回我爸妈家住吧。”

    门少庭勾了勾唇,笑了,一把拉起桑枝,“走,我送你过去。”

    桑枝一脸不情愿的被门少庭牵着走出家门,楼下,抬头便看见文丽一脸笑意盈盈的走了过来。

    桑枝想假装没看见似的低头上车,不料文丽却很不开眼的喊了她一声。

    “桑枝,出去啊?”

    文丽一边说着,已经快步向她走来。

    桑枝脚步一顿,蹙了蹙眉,打从心里不想再跟文丽有任何的牵扯。

    点点头,轻声“嗯”了一声,淡淡的看着她。

    文丽一脸浅笑的看了看旁边有些线黑的门少庭,扬了扬唇角儿,笑道:“门上校,不介意我跟桑枝借一步说话吧?”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文丽一眼,又看了看桑枝,没有表态。

    桑枝蹙了蹙眉,淡淡的说道:“有什么事,就这里说吧。”

    文丽看了看桑枝,有些为难的扯了扯嘴角儿,“不太方便,借一步说话吧。”

    桑枝叹了口气,缓缓的走到文丽面前,被她拉着走到旁边一棵树荫下。

    桑枝转头,看了看一边不远处正站在车子旁边往自己这边看着等自己的门少庭,淡淡的一笑,让他放心。

    “有什么事,快点说吧。”桑枝对于文丽显得有些不耐烦。

    本来就对文丽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不感冒,更何况她还是导致自己好友肖菲爱情悲剧的主要因素呢!

    文丽神神秘秘的一笑,说道:“之前郑尧对你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桑枝神色黯了黯,淡淡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文丽跟自己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郑尧的事情对自己感到抱歉,特意过来跟自己说一声吗?这也用不着非得把自己叫到一边来说吧?

    见桑枝面无表情,文丽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儿,干笑道:“大概你也听说了,我跟郑尧已经离婚了。我真不知道他是那样的人,当初他追求我的时候,我是真的不知道有个肖菲的存在,直到我快跟他结婚的时候,他才告诉我肖菲怀了他的孩子。”

    听着文丽没头没尾的说着,桑枝越听越迷糊,忍不住打断她:“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我对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觉得这些你完全没必要跟我说。”

    文丽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讨厌我,当时郑尧跟我说了肖菲怀了他的孩子,我那时候就想着跟他分手。可是你知道的,我父亲的身份,结婚的帖子都发出去了,又怎么可能准许我这么丢他的面子呢。”

    说道这儿,文丽苦笑了一下,继续说:“最后我还是答应跟郑尧结婚,而且同意肖菲将孩子给他生下来。其实我是有私心的,一方面我心里确实爱着郑尧,但是他不知道,我其实不能生育。所以我想着,将来肖菲的孩子出生之后,我给要过来养着,然后给肖菲一笔钱让她开始新的生活……”

    “够了,不要再说了!”桑枝气愤的打断文丽的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后来的事情我都很清楚,就不用你跟我费口舌了。”

    “我真搞不懂,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觉得自己有钱有势就可以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吗?她的孩子你抱养过来,然后给她一笔钱?亏你想得出来!”

    桑枝气得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说到一半,不想说了,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跟她在这里浪费唾沫。

    “算了,你就是想跟我说这些吗?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桑枝说完,转身便要离开,却被文丽一把拽住。

    “桑枝,等一下。”

    桑枝淡淡的看了看文丽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淡淡的抽了出来,不说话,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她。

    文丽尴尬的收回手,叹了口气,“是啊,我是一步错步步错,谁让我看走了眼爱上了郑尧呢。”

    说着又一脸可怜的看着桑枝,恳求道:“可是,郑尧对你做的那件事,真的跟我没关系,我真的一点不知情,请你相信我!”

    桑枝蹙了蹙眉,不解的看着文丽,问道:“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文丽看了看桑枝,又不动声色的朝门少庭那边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我想求你,跟你家上校说一声,我真的是无辜的,别让他暗地里调查我了行吗?”

    桑枝听了文丽的话就是一愣,门少庭调查文丽?自己怎么不知道?他调查她是干什么呢?难道他怀疑郑尧对自己做的那件事跟文丽有关?

    一连串的问题自桑枝脑海中闪过,但是却没有一个问题是她心里能解得开答案的。

    桑枝淡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带感情的说道:“门少庭的事情我一般不过问的,这些话你可以自己跟他去说。”

    文丽苦笑一声:“我要是能直接找他,我还用得着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你吗?”

    文丽说着,眼眸中闪过一丝尴尬,有些不太情愿的低下头去。

    桑枝摇了摇头,“但是这种事情,我真的帮不上你什么,对不起。”

    说完,桑枝不再看文丽一眼,转身朝门少庭走去。

    文丽望着决然转身的桑枝,眸子瞬间闪过一丝狠戾。没再说话,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车上,桑枝一直思考着文丽跟她说的那些话,抬头,眸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门少庭好看的侧脸上。

    门少庭暗中调查文丽,真的是因为自己吗?

    “文丽跟你说了什么?”

    见桑枝坐在车上一直没有说话,眉头紧锁的似乎有什么心事,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问道。

    桑枝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你在暗中调查文丽吗?”

    门少庭蹙了蹙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桑枝囧了囧,知道自己的问题可能触及了门少庭的敏感所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可是桑枝还是低着头,小声问道:“是因为我吗?”

    “不是!”

    门少庭毫不犹豫的回答。

    他在思考的不是桑枝的话,而是在想,自己派人暗地里调查这件事情,文丽怎么会察觉的,究竟是她察觉的还是她父亲文浩斌察觉了?

    看来这件事情似乎要比自己想象的复杂,文浩斌的警觉性超乎自己想象的灵敏。

    桑枝看着门少庭,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伸手抓住门少庭一只手,定定的看着他。

    门少庭蹙了蹙眉,将车开到路边停下,转头看着她。

    “怎么了?”

    桑枝眸中闪着疑惑和不解,“告诉我,郑尧的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为什么你和爷爷还这么紧张我?”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揽过她搂在怀里,安慰道:“你想太多了,我和爷爷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才紧张你。我们只是防患于未然,别瞎想好吗?乖乖的听话,别让我担心,嗯?”

    桑枝窝在门少庭怀里,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真的?”

    “嗯,相信我。”门少庭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桑枝重重的点了点头。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点点头,“我相信你。”

    门少庭将桑枝送到娘家的时候,莫青莲才刚下了班拎着一兜子菜回来。

    在楼下看到桑枝的车,又见是门少庭开车回来的,莫青莲笑着招呼他们赶紧上楼。

    桑枝看着莫青莲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有些紧张的偷偷拽了拽门少庭的胳膊。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知道桑枝这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面对母亲时候多少会有些不自在。笑了笑,伸手捏了捏桑枝的脸蛋儿,从莫青莲手里接过兜子,“妈,我帮您拎着吧。”

    一边说着,一手拎着兜子,一手牵着桑枝,跟着莫青莲一起上了电梯。

    莫青莲看着门少庭和桑枝紧握的双手,不由得开心的笑了。

    “看着你俩感情这么好,当妈的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就算让我现在死了,我也能安心的闭上眼睛了。”

    莫青莲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才忽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口。

    桑枝却是被莫青莲的话,吓了一跳,从门少庭手里将自己的小手抽出来,一步走到莫青莲身边,望着她说道:“妈,你瞎说什么呢?”

    莫青莲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桑枝的头,“傻孩子,妈这是替你高兴呢。”

    一边说着,眼里竟然忍不住泛起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