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担心桑枝独自面对父母会别扭,所以没有将她送过来便直接离开,而是跟着她们进了家里。

    一进门,门少庭便拉着桑枝去厨房帮忙收拾莫青莲买回来的菜,让莫青莲坐在客厅里歇着。

    厨房里,门少庭看着手里拿着芹菜心不在焉的桑枝,将菜叶揪下来放到洗菜池里,而应该留下的芹菜梗却都丢在一边的袋子里,忍不住的蹙了蹙眉。

    伸手将芹菜从桑枝手里夺了过来,双手扳过桑枝的肩膀,定定的望着她。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门少庭,怔怔的问道:“怎么了?”

    门少庭无语轻笑,指了指水池和旁边的袋子,“你在干嘛呢?”

    桑枝看了之后,囧红了一张脸,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对不起,我……”

    门少庭轻叹了口气,低头吻了吻她如丝的秀发,轻声道:“别这样,这样会被妈妈看出来的。”

    桑枝眼里瞬间湿润,将头抵在门少庭胸口,重重的点了点头,“对不起,我会努力控制好自己的。”

    门少庭心疼的将桑枝一把揽在怀里,用力的抱了抱,“乖,就跟平时一样,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去给妈倒杯水,陪她坐会儿聊聊天去。”

    “可是……”桑枝还是有些犹豫,抬头看了看门少庭,见他眸子满是关心和柔情,心里忍不住一阵感动。

    点点头,转身出了厨房。

    桑枝给莫青莲倒了杯水递过去,笑着说:“妈,喝水。”

    桑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跟平时一样。

    可是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心虚的厉害,以至于眼睛根本不敢去碰触莫青莲的眸子,说话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低着头。

    莫青莲笑了笑,揶揄道:“女儿嫁人了还真是就懂事了,都知道主动给老妈倒水喝了,难得啊!”

    本是母女间经常的玩笑话,桑枝听了心里却不由得一阵酸涩,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妈……”低着头,轻声叫了莫青莲一声,怕莫青莲看见自己眼里的泪水,转过头去,用手指轻轻擦拭着眼角儿。

    莫青莲感觉到桑枝有些异样的表现,伸手拉住她的小手,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你跟少庭你们俩吵架了?”

    莫青莲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不像桑梓性格那么细腻。

    但纵使如此,也感觉到了桑枝的不对劲,一脸关心的问道。

    桑枝摇摇头,勉强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没有,我们俩挺好的,没什么事。”

    莫青莲蹙了蹙眉,一脸的不相信,“那你怎么哭了?”

    桑枝觉得自己很没用,明明心里早就想好了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跟从前一样。可是真正面对自己母亲的时候,桑枝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到跟想象中的那样好,那样不露痕迹。

    “是不是少庭欺负你了?”莫青莲一边说着,一边就站了起来,想要去厨房找门少庭问问清楚。

    桑枝一看,赶紧一把将莫青莲叫住,“妈,不是。”

    说着,将莫青莲按坐再说沙发上,抬头望着莫青莲已经染了白发的双鬓,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心酸,眼泪就真的落了下来。

    伸手轻轻抚上母亲的白发,流着泪说道:“妈,你怎么长了这么多白头发了啊?以前我都没有注意,好像是一夜之间多出来的呢?”

    莫青莲见桑枝如此,忍不住抚了抚她的头发,慈爱的笑了。

    “傻孩子,你都结婚了,妈还能不老吗?长白头发不是很正常的吗?早就有了,只是你以前没有注意过罢了。”

    听莫清理这么说,桑枝心里更加难受了,觉得自己很不孝顺,一直以来都忽略了正在逐渐走向衰老的父母。

    桑枝一直觉得自己的爸妈是永远不会老的,在她心里爸妈的形象永远定格四十出头正精力旺盛的人生最佳年华,现在看着母亲双鬓的白发,心里满是自责。

    “妈,改天我给你染染头发吧,妈不老,永远不会老。”

    桑枝张开双臂,紧紧的将母亲搂着,像只小猫似的,将自己的脸在莫青莲的胳膊上蹭来蹭去。

    门少庭做好晚饭的时候,桑梓也下班回来了。

    一进家门便看见桑枝和莫青莲母女俩在客厅的沙发上起腻,忍不住笑道:“你们娘俩儿这是干嘛呢?好像多长时间没见过面了似的,这么难舍难分的。”

    见桑梓回来,桑枝赶紧从母亲身边站了起来,笑着看着桑梓叫了声:“爸,回来了。”

    桑梓点点头,将手里的背包挂在衣架上,朝桑枝走了过来。

    桑枝很乖巧的给桑梓倒了杯水,“爸,外边热吧,喝点水吧。”

    桑梓接了桑枝递过来的水,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枝枝有心事?”

    桑梓不像莫青莲那么好唬弄,桑梓一向心思细腻,看到桑枝有些反常的举动,就立马察觉出她心里有事。

    桑枝心里忍不住暗骂自己笨蛋,装没事人都不会装,结果被自己爸妈一眼就看出来破绽,真是十足的笨蛋!

    “没有啊,我能有什么心事,每天吃得饱睡得着的。你们没发现我最近都胖了吗?”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双手掐腰,在桑梓和莫青莲面前扭了扭,“是不是,是不是胖了?我自己都感觉这腰粗了一圈了。”

    莫青莲笑了笑,一把将桑枝拉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问道:“跟我们说实话,是不是你跟少庭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你跟他们家闹矛盾了?”

    听莫青莲这么说,桑梓也不由得蹙了蹙眉,双眸定定的望着桑枝。

    桑枝尴尬的笑了笑,囧的小脸儿有些微红。

    没想到自己越想掩饰,却反而让他们起了疑心,心里不由得一阵哀叹。

    这时候,门少庭已经将做好的饭菜端上了饭桌,笑着喊道:“饭好了,爸妈,枝枝,开饭了。”

    桑梓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姑爷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晚饭呢。

    不由得皱了皱眉,看了莫青莲一眼,“每次都让少庭一个人忙活,你娘俩也真好意思。”

    莫青莲确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少庭这孩子懂事,怕我累着。”

    一边说着,三人一边朝餐桌走来。

    门少庭当然听到了桑梓对莫青莲和桑枝的埋怨,笑着道:“爸您别跟我见外,是我自己主动请缨做做晚饭的。”

    桑梓洗了手,坐到餐桌上,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笑了,“你就惯着枝枝吧,这样会把她宠坏的。”

    门少庭一脸柔情的看着桑枝,笑了笑:“不怕,老婆就是用来宠的。爸不也是一样对待妈妈的吗?我这是跟爸学习呢。”

    一句话,桑梓高兴的朗声大笑,温柔的看了看莫青莲,才说道:“嗯,少庭这话说的对,女人生来就是要被男人宠的,男人生来就是要宠女人的。自己的女人,自己不宠难道要别的男人来宠吗?”

    说完又忍不住的伸手从桌子底下紧紧的握住了莫青莲的手,两人相视一笑,莫青莲破天荒的头一遭,在自己女儿女婿面前,娇羞的满脸通红,眼睛里却是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桑枝看着父母幸福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又是羡慕又是欣慰,却还带着些许的愧疚。

    相比桑枝,门少庭倒是显得一派的从容淡定,就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莫青莲想起桑枝今天有些不对劲儿表现,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少庭,你跟枝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桑枝一怔,她没想到母亲会真的去问门少庭,觉得是自己连累了门少庭,心里不由得一阵过意不去,抬头偷偷看了他一眼。

    “妈,我们没事。”

    桑枝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想要借此消除莫青莲错了目标的猜测。

    门少庭轻轻的握了握桑枝的小手,给她报以安慰的一笑,开口道:“妈,没事。放心吧,我跟枝枝会好好的,会像你跟爸一样幸福的。”

    莫青莲倒不是不相信门少庭的话,只是想起桑枝进门时候的反常表现,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一阵疑惑。

    “真的没事吗?”

    桑枝囧了囧,笑道:“妈,爸,你们放心吧,我俩真的没事。”

    桑梓点点头,深深的看着门少庭,说道:“我相信少庭不会欺负枝枝的,你俩结婚这么久了,我一直都还没正式的将闺女托付给你。”

    说着,桑梓顿了顿,换了一脸严肃的表情,说道:“少庭,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现在我把我唯一的女儿就交给你了,千万别让她伤心。”

    门少庭双眸严肃的看着桑梓,铁血的汉子,眼睛里竟忍不住一热,红了眼眶,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会的,爸妈请放心。”

    桑枝看着父亲脸上从未有过的严肃,鼻尖儿一酸,眼泪就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起身走到父母中间,伸手一把将爸妈搂住,颤声叫了声:“爸妈!”

    说完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倒豆子般倒了出来。

    门少庭没有说话,更没有安慰桑枝。

    他知道,此时的桑枝需要在父母面前放肆的大哭一次,好借此发泄她心里积存已久的压抑和憋闷。

    桑枝这一失声痛哭,却真的是将桑梓和莫青莲吓到了。

    两人双双拉着她,一脸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厉害,还说没什么事,你们这是当我们老人家是三岁孩子好骗呢!”

    莫青莲一边给桑枝擦着眼泪,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夫妻间有什么事,别别扭着,说出来说开了就好了。”

    桑枝见自己爸妈又误会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挠了挠头,坐回到门少庭的身边,“我们真的没事,你们别瞎猜了。”

    门少庭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说道:“爸妈说的是,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跟我说,别自己闷在心里难受。”

    说着,又看了看桑梓和莫青莲,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这段时间,工作上比较忙,晚上经常不能回家。枝枝一个人在家里住的无聊,回大院住又觉得太远上下班不方便,所以这段时间可能要麻烦爸妈了,她想回家来住。”

    桑梓和莫青莲一听,都忍不住笑了,“就这事啊,这也值当的哭鼻子?”

    桑枝感激的看了一眼门少庭,终于舒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