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黑夜里,门少庭轻轻的抬手,看了看时间,又侧身看了看已经熟睡的桑枝。

    小心翼翼的起身,生怕吵醒桑枝,尽量不弄出一点声音。

    穿好衣服,低头又深深的看了一眼依旧双眸紧闭的桑枝,俯身在她光洁的额上印上轻轻一吻,然后果断的起身,出了房间。

    睡梦中,桑枝翻了个身,下意识的伸手去搂已经习惯了的那只真人抱枕,却不料抱了个空,什么都没有划拉到。

    猛然睁眼,桑枝才发现旁边早已没了门少庭的身影。

    叹了口气,抱着还留有男人特有气味的枕头,搂在怀里,想着门少庭对自己的点点滴滴,心里竟是满满的感动。

    早上桑枝起床的时候,桑梓已经将早餐做好了。

    和爸妈一起吃了早餐,桑枝跟父母告别开车去公司。

    刘同和苏珊珊见到桑枝,拿着拟好的单身派对计划单,兴高采烈的来找她。

    桑枝笑着看着他俩,很难得的苏珊珊能摒弃以前那种无知者无畏的傲慢,和同事们打成一片,让她在公司的人气也直线上升。

    桑枝看了看他们制定的计划,不由得有些蹙眉,抬头看了他们俩一眼,“时间安排的是不是有些紧张?”

    按照计划上的时间,单身派对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举行了,可是桑枝心里没有底气,不知道门少庭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帮自己协调出几十人来,更何况,貌似他现在工作很忙,事情很多。

    见桑枝有些犹豫,刘同忙上前一步说,“这个时间是跟王总那边商量好了,但是还需要你跟门先生那边协调一下,要是不方便咱们可以再协调改时间的。”

    桑枝点点头,“我先跟少庭那边确认一下,给你们最终的时间。至于程序上的细节,你俩就看着弄吧。刘同这方面经验最丰富,姗姗你要全力配合,咱们争取利用这次活动,成功的将咱们公司新增设的婚介项目推广出去。”

    打发了刘同和苏珊珊出去,桑枝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门少庭的手机。

    手机很快被接听,门少庭声音明显得有些微喘。

    “枝枝,什么事?”

    桑枝囧了一下,柔声问道:“还在训练吗?”

    “刚完事,一会要去军部开个会。”

    门少庭说话的时候,嘴角儿勾起一道浅笑,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小女人主动问起自己的工作。

    桑枝又囧了一下,“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工作时间给门少庭打电话,桑枝总会有种莫名的紧张。

    门少庭职业的特殊性,让她总是很小心,生怕自己影响了他的事情。

    门少庭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吧,什么事。”

    听着门少庭平淡的语气,桑枝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想着之前自己恶作剧的行为,现在竟忽然有些后悔。

    自己这么强迫门少庭带人参加单身派对,真的好吗?

    “枝枝……”半天听不见桑枝说话,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轻唤了她一声,“你还在吗?”

    桑枝尴尬的笑了笑,“嗯,那个……我想问问,就是之前说的那个军民联谊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桑枝红着脸很不好意思的问道。

    虽然觉得自己当初的行为有些过分了,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桑枝也只好硬着头皮找门少庭了,希望他不要反悔才好。

    门少庭轻笑出声,他以为小女人是想自己了呢,没想到倒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就这事啊?”门少庭的语气里隐隐透着失望。

    “呃,你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合约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吧。”桑枝心里暗暗后悔,不想门少庭为难,自己已经给他添了很多麻烦了,其实真的不应该在麻烦他了。

    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都答应你了吗?放心吧,我会安排的。”

    听门少庭这么说,桑枝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不会很为难吧?”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还好,我现在要走了,具体的事情让雷刚联系你。”

    挂了电话,桑枝倒在椅子上长吁了一口气。

    桑枝深深的觉得,自己找了门少庭这么一个男人,真的是赚到了,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帮自己搞定,自己真的不用太操心什么。

    很快雷刚便给桑枝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正好在市区办事,如果方便的话,晚上一起吃饭,顺便沟通一下门少庭交待给他的事情。

    桑枝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下班的时候,给爸妈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在外边吃晚饭,让他们不要等自己,然后开车来到约定的饭店。

    雷刚已经在包厢里等候了,桑枝进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之前有过两面之缘的门边儿。

    小姑娘正手里转着茶杯无聊的瞪着雷刚。

    见桑枝进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到桑枝面前,热情的拉着她的手,甜甜的叫了声:“枝枝姐。”

    桑枝笑了笑,拉着门边儿一起坐下。

    “没想到你也一起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偷眼看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雷刚。

    直觉的,桑枝感觉门边儿和雷刚之间有着很微妙的关系。

    其实桑枝有些好奇,门边儿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到底跟雷刚是什么关系呢?二人貌似走的很近,却又刻意的疏远,这种介于暧昧与疏离之间的微妙关系,实在让人不好奇都难。

    可是桑枝知道自己跟他们其实并算不上熟悉,当然不会白痴的开口去问这种问题,只是将好奇心压在心里,不动声色的旁观他们二人的发展。

    门边儿淡淡的乜了一眼雷刚,笑道:“我跟着过来蹭饭的。”

    桑枝笑了笑,“别说,看到你,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呢,感觉跟你很投缘。”

    听桑枝这么说,门边儿也忙不迭的点头,“是呢,我也觉得跟枝枝姐投缘,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你很亲切,很想跟你亲近。”

    雷刚淡淡的看了门边儿一眼,说道:“如果不是你莽撞,也不会害的嫂子汽车被人家追尾,你还好意思说!”

    见雷刚戳自己的痛处,门边儿有些羞赧的搔了搔头,嘿嘿干笑着:“那不是因为赶时间吗?”

    桑枝笑了笑,“没事,那点小事不算什么的,再说最后还是你帮了我呢。”

    三人边说着,边点了菜。

    菜上的很快,门边儿似乎是有意为难雷刚,指着边上一盘菜,说道:“雷刚,帮我夹那个,我够不着。”

    雷刚脸色黯了黯,瞪了她一眼,默不作声的夹了块肉扔进门边儿碗里。

    桑枝好笑的看着一向不苟言笑的雷刚被门边儿使唤的顺顺溜溜的,心里忍不住更加好奇他俩的关系了。

    饭桌上,桑枝将那份联谊计划给雷刚看了一下,雷刚看完后,忍不住笑了。

    “没想到一向冷酷的门少庭,也会同意帮你做这样的事情。”

    雷刚一句话出口,桑枝瞬间羞得满脸通红。

    此时看着雷刚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就知道门少庭做这个决定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冒了多大的风险—被人戳脊梁骨的风险。

    “是不是很让门少庭为难啊?”桑枝有些心虚的看着雷刚问道。

    雷刚摇摇头,笑道:“为难倒不至于,不过可能会跌瞎很多人的眼球吧。”

    一边说着,雷刚一边看着那份计划,嘴角儿不自觉地弯了弯。

    很难想象,一向冷硬不近人情的门少庭,居然是个宠妻无度的骚包男人,这一发现让雷刚心里着实兴奋了一把。

    桑枝仔细的看着雷刚的表情变化,有些担心的问道:“时间上有什么问题吗?能协调那么多人过来吗?”

    雷刚看完,摇摇头,“没问题,少庭让我全权配合你。你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好的。不过……”

    雷刚说着,有些犹豫的看了桑枝一眼。

    “不过什么?”桑枝心里有些惊慌,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搞这种活动,本来就没什么经验,无论哪里出了问题,自己都会很麻烦。

    雷刚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不敢保证会有几对能成,你知道的,我们战士都比较单纯,社会上的那些姑娘未必会看得上吧。”

    桑枝笑了笑,“这个你不用担心,本来就是联谊嘛,成不成的都无所谓的。”

    公司只是想借着这个活动开启婚介这块新项目,并不指望通过简单的一次联谊就促成多少对,他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一来招揽了资源,二来将婚介这块业务对外公布于众,这就达到了桑枝的目的了。

    雷刚点点头,“那就好,我回去张罗一下,尽量找些精英来,就算做样子,也得充分体现出咱们军人的风采,不能给军人丢脸啊!”

    听雷刚这么说,桑枝才算是彻底放心了。

    门边儿吃的满嘴流油的听着他们二人的谈话,忍不住好奇心大增,伸手夺过雷刚手里的计划案,翻看起来。

    “什么活动啊,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一边看着,一边不由得笑出声来,“枝枝姐,这个好玩,我也能参加吗?”

    桑枝听了一愣,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雷刚。

    笑道:“你对这个也感兴趣?你还太小了吧,不适合参加这种活动吧。”

    桑枝说的是心里话,在她看来,门边儿还是个孩子,一个刚满十八周岁的孩子参加这种相亲类的活动,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门边儿不动声色的斜了一眼雷刚,认真的看着桑枝笑道:“难道枝枝姐不知道现在的趋势吗?”

    桑枝一怔,问道:“什么趋势?”

    门边儿嘿嘿一笑,说道:“就是结婚要趁早啊,你没见,好多小姑娘都是才毕业就结婚了吗?越往后越不好嫁了,正好我又一直向往嫁个当兵的,有这种机会,当然要凑凑热闹先找个对眼的占上啊,省得到时候抓瞎。”

    听了门边儿的话,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可你这准备的也太早了点吧?不是才上大一吗?毕业还要四年呢。”

    门边儿不以为然的说:“没事,现在没毕业就结婚的多着呢,只要年龄够了就可以。”

    桑枝才要说话,只听啪的一声,一脸黑线的雷刚,一只铁拳狠狠的砸在饭桌上,震得碗碟一阵乱颤。

    “吃饱了吗,吃饱了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