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望着雷刚吃人的眸子,桑枝吓得心里不由得一阵紧缩。

    雷刚跟门少庭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门少庭对于无关人等一般会表现的比较温和无害,而雷刚则十足的淡漠无视,几乎很少能看到他面部表情的变化。

    而这一次,桑枝很明显的看到了雷刚额头上暴跳的青筋,知道这同志是真的生气了,而生气的源头便是此时还一脸无辜又无害咧着嘴傻笑的门边儿。

    桑枝忍不住替门边儿捏了一把汗。

    “嫂子,联谊的事情,我会安排好,到时候带人过来,你就放心吧。”

    雷刚说着眸光淡淡的扫过一脸浅笑的门边儿,继续道:“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

    桑枝怔愣一下,连忙摇头,“没问题的,我开车来的。”

    雷刚点点头,伸手一把拽起正往嘴里塞着大虾的门边儿,冷冷的甩出两个字:“走了!”

    说完不顾门边儿的嘟嘴抗议,直接拉着她走人。

    门边儿被雷刚拉着不情愿的跟着他往外走着,还忍不住回头朝桑枝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枝枝姐,到时候别忘了叫上我啊,我一定要参加的,到时候把优质的好男人都留给……”

    雷刚狠狠瞪了门边儿一眼,门边儿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在他阴鸷的眸光下吞了回去。

    桑枝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

    回到家里的时候,莫青莲和桑梓都已经吃过了晚饭,正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等着桑枝。

    见她回来,桑梓忙问,“今天累不累,要不要吃点水果?”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不累,刚跟朋友吃过饭,胃里饱饱的,什么也吃不下。”

    经过昨天门少庭的开导,桑枝的心情总算彻底的平复了下来。此时独自面对爸妈的时候,也显得自然了很多。

    陪着爸妈坐了一会儿,桑枝便回了自己房间。

    洗漱完毕,才上床打算打开电脑浏览一下网页,便接到门少庭的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名字,桑枝不由得愣了一下。

    门少庭在外边的时候,一般很少给她打电话,不知道这么晚了给自己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不会是联谊的事情要泡汤吧?

    桑枝心里胡乱揣测着,纠结着接听了电话。

    “还没睡?”

    电话里传来门少庭有些倦懒的声音。

    桑枝轻轻嗯了一声,“嗯,你也没睡呢?”

    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小女人没有上来就问自己什么事,这算不算是一个好现象?

    “枝枝……”门少庭柔柔的唤了她一声。

    桑枝心神一荡,轻声哼道:“嗯?”

    半躺在床上的门少庭嘴角儿的笑意更深了。

    “怎么了?”桑枝见门少庭半天不说话,不知道他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蹙了蹙眉,有些担心的问道:“门少庭,你还在吧?”

    “嗯,”门少庭淡淡的应了声。

    桑枝有些无语了,不知道门少庭给自己打电话究竟是什么事。

    踟蹰了一下,问道:“有事?”

    门少庭无声的笑了,他的小女人实在不懂风情。

    笑道:“没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桑枝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两人结婚到现在,桑枝还不是不习惯门少庭对自己不经意间展露的温柔。

    “门少庭……”桑枝吸了口气,想了想,如果换做正常的夫妻,这时候妻子应该说什么呢?

    “嗯?”门少庭似乎有意在逗桑枝,虽然看不见,但却能感觉到电话那头儿,桑枝窘迫的涨红一张小脸儿的无措表情。

    “那个……你训练累吗?”桑枝吭哧了半天,才想到这么一句话。

    “嗯,有点。”训练哪有不累的,只是门少庭早已习惯了这种疲惫罢了。

    “那……那你早点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桑枝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却被门少庭轻声止住,“枝枝,我想听你叫我老公。”

    门少庭一直觉得,他跟桑枝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总体来说自己已经是早就进入了状态。而桑枝的反应似乎有些迟钝,只有在她极度兴奋或者紧张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是她的老公。

    门少庭一直奇怪,正常的夫妻,不都是老公老婆的称呼吗,怎么桑枝却偏偏喜欢连名带姓的叫自己,除非自己要求时候,她真的不会主动改口,当然除了那次她情绪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下,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那声“老公”。

    桑枝囧了囧,不知道门少庭为何突然打来电话,要自己叫他老公。

    这男人没事吧?累了一天了,大晚上的不睡觉,还打电话跟自己说这种无聊的话题,到底是怎么了?

    “门少庭,你没事吧?”桑枝有些担心的小声问道。

    门少庭失笑,“有事,想听你叫我老公,不然会失眠。”

    桑枝无语的抚了抚额,红着脸,对着手机听筒叫了声,“老公。”

    那边门少庭开心的笑了,“老婆,以后你都这么叫我好不好?”

    “……”桑枝无语的望着天花板,这一刻,她突然觉得门少庭很像个小孩子,固执又任性的小孩子。

    “究竟怎么了?”桑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她一直以为,像门少庭这种人,一定不会儿女情长,但事实上,最近发生在两人身上的事情,完全颠覆了桑枝对一个铁血硬汉的认识,原来铁血汉子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

    门少庭不以为然的抽了抽嘴角儿,“正常的夫妻不都是这么互相称呼的吗?”

    “可是……你和我……”

    听到门少庭的话,桑枝脑子里突然就闪现出两人结婚时候的情景,想说他跟她并不是那种人们眼中的正常夫妻啊!

    可是这话到了嘴边,桑枝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口。或许从心里她就不希望那是事实,有意在逃避吧。

    “可是我们的结合没有经历别人的恋爱过程是吗?”门少庭淡淡的说出了桑枝心里的话。

    桑枝囧了囧,点点头,老实的回答:“嗯,有时候突然这么叫,会觉得不习惯。”

    “那我们现在开始恋爱吧。”门少庭一句话出口,自己都吓了一跳,摸了摸鼻子,心里自问,自己真的这么在乎她的感受吗?不是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了吗?

    “呃……”桑枝顿时无语了,不明白门少庭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

    门少庭心里叹了口气,说道:“别人是先恋爱再结婚,而我们也可以先结婚后恋爱,这不矛盾吧?”

    “枝枝,答应我试一试,我不想你总当我是外人一样有距离感。”

    门少庭的话让桑枝很惭愧,仔细想来,自己一直对门少庭心存芥蒂,没有办法完全对他敞开心扉,这样对他其实真的很不公平。

    想到这儿,桑枝笑了笑,轻声说了句,“老公,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门少庭无声的笑了,他知道桑枝正在试着向自己敞开心扉,他有信心,两人能一起携手走过剩下的人生。

    只是门少庭不知道,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的一帆风顺,伴随着好的开头,却不一定就会得到好的结果。

    在门少庭无赖的软磨硬泡下,桑枝红着脸对着手机听筒,使劲儿亲了一下,上校同志才心满意足的咂巴了一个更响的声音回过来,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桑枝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自己似乎越来越习惯现在这种生活了,或许就这么过一辈子也挺好。

    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之际,手机传来的短信。

    桑枝迷糊的抓过手机,打开短信,原来是江北城发来的,问她有没有睡,方便不方便接电话。

    桑枝皱着眉头,坐起身子,想了想,主动给江北城拨了电话。

    江北城的声音有些不自然,“枝枝,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桑枝笑了笑,说道:“没事,有什么事情吗?”

    江北城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我好像看见肖菲了。”

    “肖菲?”桑枝一怔,突然想到前不久肖菲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笑了笑,“不可能,你一定眼花了,肖菲前几天才给我打电话说,过段时间回来的。她要是回来了,不可能不告诉我。”

    江北城急急的否认,“不是,我不是在京城看到她的,我现在在昆城。”

    桑枝一听昆城两个字,吓得顿时困意全无。

    昆城,肖菲一个人去了昆城?

    桑枝知道,昆城是肖菲和郑尧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地方,或许只有在那里的那段时间,才是肖菲过得最开心的日子吧。

    可是肖菲不是要彻底忘掉郑尧吗?她又跑去昆城干什么?睹物思人吗?

    桑枝有些坐不住了,急急的说道:“江北城,你在哪里看到肖菲的,想办法一定要找到她,别让她做傻事,求你!”

    听桑枝这么一说,江北城原本平静的心倏地一下紧缩了起来。

    “什么意思,你是说肖菲会做傻事?”

    桑枝怔怔的说:“不知道,昆城是肖菲和郑尧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地方,那里有太多他们一起美好的回忆。肖菲明明说要彻底忘记郑尧的,可是她为什么偏偏去了昆城,在那里充满了他们的回忆,她还能忘了郑尧吗?我担心……”

    江北城听桑枝这么一说,顿时懊恼不已,“我真是笨,刚才一打眼儿觉得是肖菲,但是就一瞬间的功夫,她人就不见了。我这才给你打了电话,先这样吧,我挂了,先找她去,有消息再给你打电话。”

    江北城说完,不待桑枝反应,已经挂了电话。

    桑枝望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怔愣了半天,才忽然一拍脑门儿,暗骂自己,“笨蛋,赶紧给肖菲打电话啊,自己不是有她新的手机号码吗?”

    这么想着,桑枝赶紧从手机里调出肖菲的号码拨了出去。

    可是手机里传来的却是冷冰冰的,“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的声音。

    桑枝吓得顿时六神无主了,不甘心的一遍又一遍的继续拨打……

    得到的结果却是如出一辙的相似。

    “肖菲,你千万别做傻事,千万别,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