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眼泪瞬间自桑枝的脸颊淌了下来,却使劲儿睁大着眼睛,望着手机屏幕,心里祈祷着江北城一定要找到肖菲,把她平平安安的带回来。

    桑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间睡着的,迷迷糊糊中被手机铃声吵醒。

    揉着痛的欲裂的太阳穴,桑枝缓缓的睁开眼睛,才赫然发现天色已经大亮。

    抓过手机,看了看,瞬间从床上坐起,“肖菲,你还敢给我电话!”

    看到肖菲的来电,桑枝有惊喜又恼恨。

    忍不住上来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责骂,“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不是说要彻底忘了郑尧吗,为什么又跑去昆城?”

    肖菲明显的一怔,“枝枝,你怎么知道我去了昆城?”

    因为没有睡好的缘故,桑枝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沙哑。

    哼了一声道:“昨天晚上江北城给我打电话,说好像在昆城看到你了,但是一打眼儿,你就不见了踪影。你给我吓死了,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又要做傻事呢!”

    现在接到肖菲的电话,知道她平安无事,桑枝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

    肖菲没心没肺的笑道:“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还那么傻,不是跟你说了嘛,以前的傻缺死了,没心没肺的肖菲又回来了。”

    肖菲的语气很轻松,桑枝的心情也跟着开朗了起来。

    “那你昨天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急死我了,估计江北城也急个半死吧。”

    说道江北城,桑枝忍不住笑了,看得出,他对肖菲是真的动心了,不然也不会每次跟自己谈到肖菲的时候,表情都是一脸的不自然。

    “呵呵,我昨天手机没电了,正好又赶飞机,就没有给手机充电。”听到桑枝说到江北城的名字,肖菲不自觉地红了红脸。

    她还记得,自己住院的时候,江北城时不时的给自己送花送果篮的,弄得自己很不好意思。

    现在桑枝这么说,肖菲心里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你现在在哪里?”桑枝心里叹了口气,总之她没事就好。

    “我刚到家,手机充着电开了机,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了,所以就赶紧先给你回电话了。”

    桑枝一听,蹭的从床上跪坐起来,“你回来了?在哪里?你爸妈那边?”

    “你给我等着,哪里也不许去!”桑枝说完,不待肖菲反应,已经挂了电话,速度的下床洗漱。

    匆匆收拾好自己,桑枝拎着包就往外跑。

    桑梓和莫青莲才将早餐端到饭桌上,看着桑枝这么急匆匆的要出门,就是一愣。

    “枝枝,还不晚,吃了饭再去公司来得及。”

    身后传来父亲桑梓的声音,桑枝回头笑了笑,“爸妈,我不吃了,肖菲回来了,我先去看看她。”

    莫青莲和桑梓早就在桑枝的口中得知了肖菲和郑尧的事情,心里也都替肖菲鸣不平。

    听桑枝这么一说,莫青莲赶紧说道:“那你去吧,好好开导她,让她看开点,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好男人有的是。别太死心眼儿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莫青莲一开口就刹不住车,桑枝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朝她笑笑,“我知道了,那我先过去看看她去。”

    说完,换了鞋,出了家门。

    桑梓望着桑枝淹没在门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枝枝最近变了很多?”

    莫青莲看了看桑梓,一头雾水的摇摇头,“没发现,哪里变了?”

    桑梓叹了口气,坐在莫青莲对面,夹了一根油条递到她面前,语气有些深沉的说,“我总觉得,枝枝跟我们变得客气了,不像以前那么随便了,难道你没感觉吗?”

    桑梓这么一说,莫青莲也恍然似的连连点头,“嗯,这孩子,结婚之后变得懂事了。”

    桑梓无语的看了莫青莲一眼,摇头苦笑,“这跟懂不懂事是两码事,我说的是她跟咱俩变得生疏了,客气了,不像以前那么爱黏着咱们撒娇耍赖了。”

    莫青莲看了桑梓半晌,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女儿都是人家老婆了,你还想着她跟小时候似的,跟咱俩面前撒娇腻歪啊,你这当爸也真是的。”

    桑梓重重的叹了口气,“跟你说不清楚,不说了,吃饭吧。”

    可是想到桑枝这段时间的变化,桑梓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的疑惑。

    桑枝来到肖菲家里的时候,肖菲着实吓了一跳。

    看着走得气喘吁吁的桑枝,肖菲忍不住笑了:“你这是从哪里赶过来的啊,走这么急干吗,我又不会跑掉。”

    桑枝探头往屋里望了望,“你爸妈都不在家?”

    肖菲笑着点点头,侧身让桑枝进来,“嗯,他们去郊区我姑妈家了,姑妈家小儿子结婚,要过两天才回来。”

    桑枝进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很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一气喝下,缓了缓才问道:“你怎么回事啊?昨天江北城说在昆城见到你了,吓得我半死,你说,你没事又跑去那里干嘛啊!”

    肖菲一边整理着行李,一边笑着说:“没什么,就是想跟过去告个别。”

    说着抬头看着桑枝,眸中带着释然的浅笑。

    桑枝恍然,感情人家不是因为想不开才过去的,而是正因为想开了,想着跟以前做个彻底的了结才过去的。

    看来自己想太多了!

    想到这,桑枝忍不住白了肖菲一眼,抱怨道:“都是被你吓坏了,也不知道江北城现在什么情况,是不是还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呢!”

    说到这儿,桑枝赶紧掏出手机给江北城打了电话。

    江北城的声音充满疲惫,有些沙哑的说道:“枝枝,我找了一宿也没找到肖菲,我打算报警了。”

    “噗……”桑枝听了江北城的话,一个没忍住喷笑了出来。

    “江北城,你去昆城干嘛了?”想到江北城绝望的表情,桑枝突然玩性大起,故意掉他的胃口。

    肖菲正将自己的行李拎进卧室里埋头整理,根本没有注意到桑枝和江北城的通话内容。

    江北城蹙了蹙眉,有些不明白桑枝怎么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哦,我这边有几个朋友,看好了这边的一个项目,约我过来一起看看的。”

    江北城说完,又急切的问道:“你知道肖菲在这边最有可能去的几个地方吗?快给我提供一些线索,再找不到,我们只好报警了。”

    江北城的声音里满是颓然无助的感觉,桑枝听了也不忍再继续逗他了。

    笑了笑,“肖菲没事,只是昨天手机没电了,她现在回来了,正在家里。”

    江北城听了一怔,疑惑的问道:“你说真的?没有骗我?”

    桑枝抚了抚额,“我骗你干嘛,不信你自己回来看啊!”

    江北城这才松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好,我订最近的一班飞机回去。”

    桑枝笑了笑,没有说话。

    挂了电话,走进肖菲的卧室,肖菲已经将行李整理的差不多了,手里拿了一个包装的很漂亮的盒子递给桑枝。

    “给,送你的。”

    桑枝接过来打开,里边是一条很漂亮的彩石串成的手链。

    桑枝不认识那种石头,只觉得上边那些色彩各异的纹路很好看,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真好看,这些是什么石头啊?”

    桑枝将手链戴在手上,不停的看着。

    肖菲笑了笑,“这叫天珠,是西藏那边独有的一种天然形成的石头,贵就贵在它天然形成的纹路上了。我听说佩戴这个可以给人带来好运,所以就给你带了一条回来。”

    肖菲说得云淡风轻,桑枝听得却是惊出一身冷汗。

    上下打量着肖菲,皮肤比之前晒得黑了一些,但也显得更健康了。身材也好像瘦了一点,却比之前看上去要健美的多了。

    “你去西藏了?你居然一个人去了那里!你不要命了!”桑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肖菲,她没有想到一向胆小的肖菲居然敢一个人跑去那中高原稀氧的地方,“你不怕出现意外啊!”

    一边说着,桑枝忍不住伸手在肖菲肩头上锤了一下,以示自己的不满。

    肖菲笑了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跟肖菲聊了会儿,桑枝看看时间,知道自己再不走,上班就要迟到了。

    “你才回来,先好好在家歇歇,晚上下了班我过来接你,咱俩一起吃饭。”

    肖菲点点头,对桑枝的提议表示赞同。

    桑枝一路开着车,心情愉悦的到了公司。

    才处理完手头的工作,门玥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门玥玮上来就是一阵哀嚎,“枝枝姐救命吧。”

    桑枝蹙了蹙眉,不知道这姑娘又怎么了。

    “怎么了?”

    门玥玮电话里声音很沮丧,“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见面聊吧。”

    桑枝无语的望了望天花板,看看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于是说道:“一起吃午饭吧,边吃边聊。”

    桑枝赶到约定的饭店的时候,门玥玮已经提前到了。

    正坐在一个靠窗的桌位上,一手托着腮帮子,一手用手指无聊的敲打着桌子。

    见桑枝进来,门玥玮的眼睛倏地一亮,伸手招呼她过来坐。

    桑枝走过去,坐到门玥玮对面,看了她一眼,问道:“究竟什么事?”

    门玥玮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招来服务生,自顾自的点了两个菜,然后将菜单递给桑枝,“枝枝姐,先点菜吧,饿死了。”

    桑枝望着她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儿,她这哪里像是有事的样子啊,到底急急忙忙的给自己叫出来是什么事?

    点好了菜,桑枝将菜单还给服务生,才又看向门玥玮,一脸严肃的问道:“找我到底什么事啊,刚才电话里急得要出人命似的,现在看这样子,应该没事了吧?”

    桑枝话一出口,门玥玮小脸儿立马垮了下来,“枝枝姐,快帮我把江北城找出来吧,我需要他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