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门玥玮一脸无助的表情,桑枝心里忍不住想笑。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有什么需要江北城救命的啊?”

    桑枝好笑的看着门玥玮,一脸的随意。

    门玥玮皱巴着鼻子瞪了桑枝一眼,哀怨的叹了口气,“还不是你公公,看出我想把白小梦请出门家的意图了呗,然后就给我来了个釜底抽薪,真狠!”

    一边说着,门玥玮一边端了茶杯喝了一口,又说道:“可是我现在根本找不到江北城,打他电话也打不通,所以只好求你帮忙了。”

    听了门玥玮的话,桑枝不由得开始同情起自己这个小姑子了。

    原来门少庭和桑枝那日从大院的家里出来之后,白小梦住在门家就显得有些不自在。而门玥玮因为受了老哥的指使,便合计着怎么让小白梦自愿离开门家。

    门玥玮找白小梦聊天,带她逛了几个旅游景点。

    一天晚饭的时候,门玥玮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小梦姐,你这次回国呆几天啊,景点走的也差不多了,是不是要回去了,白叔叔一定想死你了。”

    白小梦看着门玥玮还没开口说话,门正已经一记眼刀杀了过来,冷哼一声道:“小梦这次回来就没打算再回去,过几天她会到我公司上班,就不用你瞎操心了。”

    门玥玮一听,心里就是一惊。

    听老爸这话,白小梦是要长住门家的节奏吗?那自己答应老哥的事情岂不是办不成了,那汽车改装的事情,不是也要泡汤?

    门玥玮托着下巴想了半天,忽然笑道:“原来是这样啊,小梦姐要到我爸的公司上班,这可是件大事。我爸公司离大院太远,上下班不方便,要不要我帮你在市里找一处房子,那样比较方便一点。”

    门正不动声色的看着门玥玮,自己的女儿一张嘴,他就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更何况门玥玮话里的意思表现的这么明显,门正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的意图呢。

    冷哼一声,“说了不用你操心,小梦暂时住家里,等找到了合适的房子才会考虑搬出去,你不用打什么歪主意。”

    门正一句话,将门玥玮的那点小心思彻底的扼杀在摇篮里了。

    门玥玮郁闷的瞪了一眼门正,不再说话。

    可是门正却不想门玥玮这么轻松,喝了口水,似是无意的说道:“对了,你跟江氏的江公子发展的怎么样了?”

    门正想起自己出国之前安排门玥玮和江北城见过面的,她回来也说两人见面感觉还成,会继续相处试试看的,现在是时候该关心一下了。

    门玥玮没有想到门正会突然问自己这个,心里微微怔愣一下,抬头看了看门正,淡淡的说:“挺好的。”

    门正若有所思的看了门玥玮一眼,淡淡的说:“那改天约他来家里做客吧。”

    门正一句貌似不经意的话,在门玥玮心里却是激起了千层浪。

    自己本来和江北城就没那种关系,现在爸爸逼着自己带人回家,怎么办?难道告诉他自己一直都是骗他的,跟江北城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并没有往男女关系上发展?

    那显然是行不通的,门家最讲究诚信。自己这是明摆着对家里人的欺骗,不会得到包括爷爷在内的任何一个人的同情的。

    门玥玮没有选择,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桑枝看着门玥玮一脸委屈的表情,终于很没义气的笑了出来。

    门玥玮白了她一眼,抱怨道:“你还笑,白小梦现在还住在家里呢,你难道就不生气,就不会觉得别扭?”

    门玥玮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很搞不懂桑枝,她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即使自己的情敌登堂入室,她都能做到泰然自若,难道心里真的不觉得委屈吗?

    桑枝夹了口菜放进嘴里,笑了笑,“有句话叫眼不见心不烦,小白梦喜欢住就让她去住呗,反正我和你哥也不在,她最多算是一个客人,碍不着我们什么事的。”

    其实桑枝心里有时也会想,想门正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让白小梦住在门家的。

    门少庭又不是每天回家,即便白小梦住在门家,也不会经常见到门少庭,难道门正真的认为这样就是给白小梦创造争取门少庭的机会吗?

    他要真的这么认为,是不是未免太单纯了点?

    再说白小梦,从门少庭对白小梦的态度不难看出,他们之间根本没戏。

    桑枝想不通,白小梦看上去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连这点事情都看不明白,难道仅仅因为门正喜欢她,她就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以门太太的身份站在门少庭身边吗?这是不是有些太可笑,太幼稚了!

    门玥玮看怪物似的看着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叹了口气,“唉,真是搞不懂你。那可是你的家啊,现在整的你自己跟个外人似的不好意思回家,倒让真正的外人心安理得的住着,这样真的合适吗?”

    桑枝不以为然的笑笑,转移话题,“你找我就是让我帮你找江北城救急啊?”

    一句话成功的将门玥玮的注意力拉回正轨。

    门玥玮颓然的点点头,“是啊,你能联系到他吧?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桑枝想了想,问道:“就算江北城愿意帮忙,你这次带他回家了,不就等于跟家里宣布了你俩正式交往的关系了吗?那以后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演戏下去吧,纸是包不住火的。爸爸早晚知道你是在骗他,到时候还不一样会山洪暴发!”

    门玥玮懊恼的趴在桌子上,手指不停的在桌子上敲打着,一脸烦闷,“那你说怎么办?我现在跟他说实话只能是死的更早,好死不如赖活着,瞒一天是一天吧。”

    桑枝叹了口气,这姑娘一向乐观,也只有遇到感情的事才会表现出如此的不自信和悲观。

    “你跟雷明,你俩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桑枝忍不住问道。

    在桑枝看来,既然雷明都已经承认自己喜欢门玥玮了,那么他们俩人在一起就算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了,可事实上却并非桑枝想的这么美好。

    从门玥玮的表情上,桑枝不难猜出,门玥玮和雷明的关系,目前应该还处在裹足不前的状态下,究竟是他俩谁的问题呢?

    桑枝不说雷明还好,一提雷明两个字,门玥玮就不由得双眼冒火。

    蹭的一下坐直了身子,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窗外,半晌才无奈的说道:“我打算跟他死扛到底!”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门玥玮,歪着脑袋看了她半天,才问道:“什么意思?”

    门玥玮长吁了一口气,愤愤的说:“雷明说了,他一定要等到叶藜那个女人有了好的归宿,他才会考虑自己的事情。”

    说到这儿,门玥玮不由得气愤的一拳砸在桌子上,震得碗碟杯子咣当直响。

    桑枝吓了一跳,心说门家人是不是都有暴力倾向啊!

    “雷明也实在太死心眼儿了,怎么可以这样呢?叶藜是叶藜,他是他啊,怎么可以将两个人的幸福混为一谈呢?”

    桑枝不由得蹙眉,她对雷明并不十分了解,但从几次见面来看,觉得他应该是个挺有责任感有担当的男人。

    而且从门玥玮跟自己的介绍来看,雷明何止是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简直就是有责任有担当过了头的蠢钝之人。

    “所以我才说只能跟他死扛了,叶藜对我哥那也是个死心眼儿。你说,你跟我哥都已经结婚了,怎么她就还不死心呢?识相的赶紧躲得远远的,自己再找一个合适的男人一起生活多好,干嘛非得这么为难自己又为难别人的!”

    对于门玥玮的无奈,桑枝也深有同感。

    但随即笑了笑说,“这可能就是爱情吧,你不是也一样吊死在雷明这一棵歪脖树上了吗?”

    “雷明他就是个混蛋!”门玥玮说着又叹了口气,“当初那件事,雷明其实也是个受害者,可他偏偏就那么死心眼!”

    门玥玮想起多年前的那件事,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憋闷,抬手叫来服务员,“服务员,来两瓶啤酒。”

    桑枝听了吓了一跳,连忙制止她,“你不是开车来的吗?喝什么酒啊,别喝了。”

    门玥玮伸手扒拉开桑枝的胳膊,满不在乎的道:“你让我喝点吧,酒后吐真言,不然我心里憋得难受。”

    桑枝没有再阻拦门玥玮,朝服务员点点头,要了两瓶啤酒。

    门玥玮给自己和桑枝各自倒了一杯,端起来,豪迈的说道:“枝枝姐,咱俩这是第一次喝酒吧,来,为了咱俩的第一次,干一杯!”

    桑枝蹙了蹙眉,本不想喝,可是看到门玥玮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又实在不忍心驳她,便硬着头皮端起酒杯。

    两杯相碰,一饮而尽。

    桑枝酒量谈不上好,但也不差,两三瓶啤酒的话还是不在话下的。

    可是门玥玮就不行了,才喝了一瓶多,这姑娘就已经眼神涣散大有神志不清的趋势了。

    “小玮,别喝了,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桑枝说着起身就要去拉门玥玮。

    门玥玮胳膊一挡,挥掉桑枝的手,嘿嘿笑道:“不要,我没喝多,我还要喝。”

    说着抓起酒瓶一仰脖,居然就那么嘴对嘴的往肚子里灌了下去。

    桑枝看得一阵头大,她早就见识过门玥玮醉酒的样子,没想到这才一瓶多啤酒,居然就原形毕露了。

    桑枝开始深深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由着她胡来,这酒她根本就喝不了!

    门玥玮趴在桌子上,偏着头枕在桌面上,一只手还死死的抓着那个仅剩下半瓶酒的啤酒瓶子。

    “枝枝姐,嘿嘿……你其实心里也想知道我哥和叶藜之间的事情吧?”

    门玥玮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猛地抬手,又将手里的酒瓶朝自己灌去。

    桑枝眉头紧蹙,伸手夺下门玥玮手中的酒瓶,说道:“别喝了,回家!”

    “不要,我就要喝。”

    “我告诉你哦,我哥和叶藜,和叶藜就差那么一步……就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