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的舌头明显的打结,说话结结巴巴含含糊糊的桑枝有些听不清楚,但大致的意思还是听明白了。

    门家和叶家两家都是军人家庭,从祖辈就一直交好。

    到了门少庭和叶藜这辈,几个孩子也是从小一起长大。

    门少庭和叶藜便成了大人们心目中理所当然的青梅竹马。

    门少庭和叶藜也似乎已经习惯了大人们各种暧昧的眼神儿,从小一起成长的经历,让两人彼此都很了解,也觉得理所当然的两人应该在一起。

    因此,从幼儿园开始,门少庭和叶藜便是公认的一对儿。

    直到门少庭参军,之后又从部队考了军校,这情况一直未曾改变。

    两人到了适婚年龄,长辈们便开始张罗着二人的婚事,似乎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每个少男少女心里都会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

    叶藜从一个娇小柔弱的小姑娘出落的亭亭玉立人见人爱,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虚荣亦是女人的天性。

    学校到家里,叶藜一直都是同学们羡慕的天之骄女。这种被崇拜的感觉,滋长了她的虚荣心。

    叶藜开始考虑,自己真的要按照长辈们给铺就的轨道生活一辈子吗?就这么跟门少庭结婚生子,然后慢慢变老直到死去吗?

    当叶藜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长辈们安排好的一切,她想要自己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

    叶藜想到了出国留学,可是父亲叶建华不假思索的拒绝了。

    叶建华的意思,叶藜和门少庭都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就应该结婚好好在一起过日子,女人嘛,最重要的是找个好男人嫁了,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至于什么理想,出国,那都是浮云。

    二十岁的叶藜第一次跟父亲有了冲突,而且一开始便是那种本质上水火不容的矛盾。

    叶藜为了反抗叶建华,偷偷从家里跑出去,结果没两天便被叶建华给抓了回去。

    父亲的阻挠没能阻止叶藜的反抗,反而越发的激起了她内心的叛逆。

    那时候,叶藜就像中了邪似的,每天合计着怎么出国,怎么让父亲同意自己的要求。

    而这一切,当时正在军校学习的门少庭毫不知情。

    一次探亲回家,门少庭按照母亲林雅然的叮嘱,买了鲜花,准备了戒指,打算去找叶藜跟她表白。

    按照两家长辈的计划,门少庭毕业的时候,就让他们两个结婚,而现在距离他毕业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完全可以先将他们两人的关系确定下来了。

    门少庭兴匆匆的拿着鲜花和戒指来到叶藜家里的时候,在叶藜微闭的卧室门外,整了整衣衫,才要敲门,却被里边传出的断断续续的不雅之声吓到了。

    他轻轻的推门进去,里边的情景让他顿时气血翻涌,努力克制才没有将拳头砸在自己好兄弟的身上。

    门少庭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背叛的如此彻底。

    自己爱了十多年的女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兄弟一起背叛了自己。

    叶藜看着门口散落一地的鲜花,嘴角儿漾起一抹得意的笑。

    她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别人安排的轨道,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了。可是当她如愿以偿的到了国外,才赫然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太单纯了。

    异乡的生活让她格外的思念家人,尤其想念那个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

    这时候,叶藜才知道自己骨子里是多么深爱着门少庭,根本离不开他。

    门玥玮说到这儿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的淌了下来。

    “雷明就是个傻缺,他心里一直偷偷喜欢着叶藜,但是叶藜根本对他不屑一顾。”

    “叶藜知道那天我哥会回来,也知道我哥会去找她。所以她才提前叫了雷明去她家里喝酒,将雷明灌醉之后,跟他……雷明就这么被叶藜利用了,最后还傻乎乎的哭着喊着要对人家负责。”

    “呵呵呵……呵呵……”门玥玮忽然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让人听起来却是那么的悲戚骇人。

    那件事情之后,叶建华自觉闺女没有脸再待在家里,便按照叶藜的要求把她送去了国外。而门少庭从此便一头扎进部队,很少回家。

    最可气又最可怜的当属那个被利用了还不自知的雷明,傻乎乎的跑去国外找叶藜表白,却被叶藜几句冷言冷语打击的差点崩溃。

    即便这样,雷明还是认死理的觉得叶藜的第一次给了自己,自己就应该对她负责到底。

    “枝枝姐,你……你说……这世上还有比雷明更傻缺,更混蛋的男人了吗?”

    门玥玮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又咧开嘴呵呵的笑了起来。

    桑枝蹙着眉头听完门玥玮断断续续的讲述,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

    一直以来,桑枝都觉得门少庭是在用满不在乎的外表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某种脆弱,但是她却不知道,原来门少庭竟遭受过如此大的打击,爱人和兄弟的双重背叛,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无疑都是五雷轰顶的打击。

    桑枝不知道那段时间门少庭是怎么挺过来的,想想当初门少轩突然失踪,自己几天守候在他每天上下课必经的小路旁,那种焦急无措又带着绝望和不甘的心情,桑枝就知道门少庭那时候的心情一定不会比自己好多少。

    桑枝请饭店的人帮忙叫了辆出租车,将醉的不省人事的门玥玮抬上车,让司机师傅直接开去了自己家里。

    门玥玮现在这种样子是绝对不能回门家的,而自己现在住爸妈家里,带她过去显然也是不太方便的。

    想了想,桑枝最后决定带着这个烂醉如泥的小姑子回了枫林苑的房子里。

    费力的将门玥玮带上楼,开门,将她连拽带拖的弄到沙发上,桑枝已经累的浑身是汗气喘吁吁了。

    望着躺在沙发上东倒西歪的门玥玮,桑枝忍不住抚了抚额头,叹了口气,“还说雷明呢,你自己跟雷明还不是一样,痴情的无可救药!”

    肖菲打来电话的时候,桑枝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呼呼大睡的门玥玮皱眉呢。

    “喂,肖菲,你休息好了?”

    桑枝接了电话,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疲惫。

    “嗯,睡了一觉,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怎么听你的声音好像很累的样子,要不晚上就别出去吃了吧?”

    肖菲听出了桑枝语气里的疲惫,有些担心的说道。

    桑枝看了看旁边的门玥玮,蹙了蹙眉,不知道这姑娘一觉能睡到什么时候。再看看时间,下午也不用去公司了。

    想了想,桑枝跟肖菲说道:“门玥玮喝多了,在我这呢,放她一个人在家里我确实不放心,要不你过来我这里吧,咱们叫外卖吃怎么样?”

    桑枝知道肖菲和自己一样,都是远庖厨的女人,对做饭一窍不通,便想着直接叫外卖在家里吃,反正都不是外人,这样显得更随意一些,也挺好的。

    肖菲犹豫了一下,问道:“这样合适吗?会不会不方便啊?”

    肖菲是很想去桑枝新家看看啦,桑枝结婚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去过桑枝和门少庭的新家做过客。

    但是桑枝一想到门少庭工作的特殊性,就有些拘谨,不知道上校同志是不是欢迎自己去家里做客。

    桑枝笑笑:“怎么会不方便呢?”

    “你家上校会愿意咱们在家里胡闹吗?”肖菲还是犹豫着问了出来。

    桑枝知道肖菲担心的是什么,忍不住笑了笑,“门少庭不在家,你放心过来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挂了电话,桑枝看着依旧睡得沉沉的门玥玮,苦笑了一下,起身用尽全力将她拖进卧室里,放到床上。

    门玥玮酒品还算不错,至少喝多了不会瞎闹,最多就是蒙头大睡。

    桑枝赶在肖菲到来之前,将房间收拾了一下。

    又给莫青莲打了电话,告诉母亲,小姑子来自己这边了,所以晚上就不过去了,让他们不要担心。

    傍晚时候,肖菲拎着一大兜子水果零食出现在了桑枝家门口。

    桑枝开门将她让了进来,肖菲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走进来,看着桑枝的房子,忍不住羡慕的说:“门少庭对你真好,好羡慕你的生活。”

    桑枝笑了笑,从肖菲的眸子里,桑枝看出了一丝落寞。

    伸手,将肖菲按坐在沙发上,给她倒了茶水,“喝点水吧,用不着羡慕我,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桑枝心里希望,江北城就是肖菲的幸福。

    肖菲笑了笑没有说话,起身拿了水果去厨房里清洗。

    趁着肖菲在厨房洗水果的空当,桑枝给江北城打了电话。

    江北城刚下了飞机,正飞车往市区疾驰。

    桑枝犹豫了一下,跟江北城说:“肖菲现在在我家里呢,你要过来见见她吗?”

    江北城略一迟疑,点点头,“方便吗?如果方便的话,我当然愿意过去,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显得太唐突了。”

    这个问题桑枝也考虑到了,肖菲对江北城现在还没有特别的感觉,尤其在刚刚经历过郑尧的伤害之后,桑枝也不确定肖菲是不是真的已经从郑尧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有没有做好迎接新感情的准备。

    见江北城这么说,便点点头,“也好,我先帮你试探一下吧。对了,门玥玮可能需要你的帮忙,她喝多了,现在正睡着呢,等她醒了,我让她自己找你吧。”

    肖菲端着水果出来,看着桑枝问道:“跟谁打电话呢?你家上校?”

    桑枝接过肖菲手里果盘放下,然后让她坐在自己身上身边,定定的瞅着她看了半天,才下定决心跟她说道:“肖菲,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一下。”

    见桑枝一脸严肃的表情,肖菲的心不由得就是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