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出乎桑枝的意料,当肖菲听到郑尧的情况之后,除了对自己的歉意和担心之外,并没有表现的很激动。

    桑枝拉着肖菲的手,定定的看着她,严肃的说道:“肖菲,我跟你说这件事,是因为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也希望通过这件事让你真正的认清他的为人,别在对他抱有一丝的侥幸了,将他彻底的忘记吧。”

    肖菲伸手紧紧的将桑枝搂住,重重的点头,“放心吧,我没事。从他背叛我那刻起,我跟他就已经没有关系了,只是没想到,却差点害了你。”

    桑枝知道,肖菲虽然大神经,却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她这么说,就说明真的是要跟过去再见了。

    桑枝和肖菲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闲聊着,肖菲给她讲自己这次旅行走过的地方和有趣的见闻。两人都显得格外轻松,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无忧无虑的时光。

    傍晚时候,门玥玮醒了。

    门玥玮揉着惺忪的睡眼摇摇晃晃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抬头看见肖菲,门玥玮就是一愣,拍着脑门儿想了半天,才指着肖菲恍然道:“你是……你是那个,那个……”

    肖菲笑着起身抓住她的小手,“我是肖菲,你不记得我,我可记得你呢。”

    “对对,肖菲。”门玥玮看着肖菲咧着嘴笑了。

    桑枝打电话叫了外卖,在肖菲和门玥玮的怂恿下,找出门少庭私藏的两瓶好酒。

    门少庭很少喝酒,但家里的私藏倒是不少,而且都是好酒。

    桑枝一脸惊恐的看着门玥玮打开一瓶白酒,忍不住蹙眉道:“小玮,换瓶红酒吧,这个劲头太大了,你中午时候两瓶啤酒就喝多了,这个不适合你。”

    门玥玮扬手将酒瓶举高至桑枝够不着的高度,嘿嘿笑着,“我没事,难得肖菲也在,咱们来个不醉无归。”

    桑枝无奈的看了门玥玮一眼,心里想着她一定是中午的酒劲儿还没过去,这会醒了开始撒酒疯呢。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肖菲,“你别介意啊,小玮就喜欢瞎起哄。”

    没想到肖菲满脸无所谓的表情,还豪爽的接过门玥玮手中的酒瓶,轻车熟路的给三人每人倒了满满一杯。

    开始的时候桑枝还有些担心,一直小心的观察着肖菲和门玥玮,担心他们喝多难受。

    可是随着几人边吃边喝边聊,两个爱情失意的女人却仿佛找到了知音,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桑枝一边陪着她们喝酒一边看着她们互倒苦水,数落着男人的种种不是。

    桑枝心里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肖菲跟自己也没有这么放开的说过这些话,可能是因为自己跟她的情况有差距,自己和门少庭的幸福让肖菲不自觉地从心里跟自己产生了一些隔阂吧。

    而对于门玥玮,她们两的情况虽不尽相同,但两人都是被男人伤过的,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芥蒂吧。

    两个同病相怜的女人推杯换盏,又哭又笑的,不久便从桌子上喝到了地板上。

    望着两个躺在地板上,手里还死死抓着酒杯笑得一脸无奈的女人,桑枝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

    门玥玮酒量本来就不好,加上中午时候已经喝多过一次,这次干脆就直接抱着酒瓶睡了。

    而肖菲的酒量,桑枝知道,虽也不好,但至少要比门玥玮强一些。可能是心里有事,借酒浇愁,结果也是醉的一塌糊涂。

    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费力的将两个醉的不省人事的女人拖进卧室架到床上,然后又认命的将一片狼藉的饭厅收拾好。

    将一切收拾好,桑枝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了。

    揉着酸痛的腰身,直接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手机响起,在这静的让人心颤的夜晚显得极为突兀。

    桑枝吓了一跳,伸手抓过茶几上的手机,看了看,原来是门少庭打来的。

    唇角儿不由自主的弯了弯,接听电话。

    “怎么没回爸妈家住?”门少庭上来就直奔主题,语气带着明显的不悦。

    他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她晚上不要一个人在家里住,要么回娘家要么回大院,这女人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

    桑枝望着手机屏幕眉眼更弯了,她知道门少庭是担心自己,心里竟忍不住一阵喜悦。

    “我不是一个人在家啊。”桑枝嘴角儿含笑,语气调皮的朝手机吐了吐舌头,虽然知道门少庭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

    之后才赫然发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幼稚,忍不住红了一下脸。

    “还有谁?”门少庭见桑枝故意跟自己卖关子,语气颇有些无奈。

    若不是一会还有任务,他今天说什么也会跑回去收拾这个不听话的小女人。

    可惜现在身在部队的他,鞭长莫及,根本碰不到她,自然也奈何不了她。

    “你是吃定了我离你远够不着你是吗?”门少庭一边说着,眼角儿的余光飘向床头柜上摆着的那个不倒翁老婆婆。

    伸手在老婆婆头上弹了一下,嘴角儿不自觉地扬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桑枝痴痴的笑着,说道“哪有,小玮和肖菲在呢,所以今天才没回去。”

    听桑枝这么说,门少庭便放了心,说道:“嗯,知道了。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知道吗?”

    桑枝心里感动,眼眶里就忍不住充盈着泪水。

    “你是又要出任务了吗?”桑枝不想门少庭担心自己,可是门少庭的话,却让她忍不住的担心。

    他这么说,应该是又有任务了吧?

    “嗯。”门少庭语气平静无波,听不出半点情绪上的波动。

    桑枝心里却是一紧,忙问道:“要多久?”

    门少庭无声的笑了,“你是在担心我吗?”

    桑枝囧了囧,红了脸,自己是在担心他没错,只是这么被门少庭一语道破,心里多少还是感觉有些不自然。

    “嗯,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我会等着你回来的。”

    担心自己男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呢?

    这么想着,桑枝的心瞬间豁然开朗起来,大大方方的承认。

    门少庭笑了,笑得很放肆,很爽朗。

    想到门少庭得意的样子,桑枝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很好笑吗?”

    “没有,我很开心你能担心我。”门少庭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

    桑枝又囧了囧,“那你抓紧时间休息,我挂了。”

    门少庭挑了挑眉,笑道:“嗯。”

    才要挂断,突然听到桑枝又说了一句,“老公,好好保重自己,我等你回来。”

    说完这句话,桑枝已经速度的挂了电话,小手按在砰砰乱跳的胸脯儿上做着深呼吸。

    门少庭一怔,瞬间笑了,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拿起床头柜上的不倒翁老婆婆,狠狠的咋了两下。

    第二天清晨,桑枝醒来的时候,门玥玮和肖菲都还四仰八叉睡相不雅的蒙头呼呼着。

    桑枝摇头苦笑,也不去叫醒她们,梳洗完毕,换了衣服出门买了早点回来,又给她们留了纸条儿,然后才安心去了公司。

    快到中午的时候,肖菲给桑枝打了电话,桑枝笑着揶揄:“昨晚睡得还好吧?”

    肖菲听出桑枝话里的揶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早上出门的时候怎么不叫醒我?”

    “见你们睡得那么香甜,我怎么好意思叫醒你们啊。”

    两个人正聊着,门玥玮的声音就蹿了进来。

    “枝枝姐,中午了,你要不要跟肖菲一起午餐啊,我可以负责把她送过去哦。”

    桑枝想了想,反正也要吃饭的,肖菲又没什么事,所以就让门玥玮送肖菲来自己公司这边。

    门玥玮将肖菲送到便匆忙离开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好几天没去公司逛荡一下了,怕雷明忘了还有自己的存在,所以得过去晃一下。”

    桑枝一边忙活着手头的工作一边招呼肖菲坐下,“对了,肖菲,你对未来怎么打算的?”

    桑枝想到肖菲学得是摄影,又很喜欢自己的专业,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来“丽缘”工作,正好对口啊,而且相信自己跟苏琳说一下,苏琳不会拒绝的。

    肖菲笑了笑,“还没想过,估计会找个影楼继续干老本行吧,别的我也不会。”

    桑枝收拾好文件,看着肖菲,认真的问道:“要不要考虑来我们公司,婚庆这块经常要摄影拍照什么的,正好能让你学以致用。”

    肖菲感激的看着桑枝,“枝枝,谢谢你。”

    桑枝摇摇头,“别忙着拒绝,好好考虑一下,嗯?”

    桑枝知道肖菲的习惯,她不是一个很会跟别人客气的人,尤其跟自己更不会,她说谢谢的时候,多半就是要拒绝你。

    肖菲怔愣了一下,点点头,“我会的。”

    两人出了公司,在附近找了家餐馆吃了午饭。

    饭还没吃完,桑枝忽然一拍脑门儿,大叫道:“啊,我怎么给忘了,该死!”

    肖菲一脸诧异的看着桑枝,问道:“怎么了?”

    “今天是小逸配型出结果的日子,我要过去看看去。”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抓起了包就要走,回头又看了看肖菲,犹豫了一下:“小逸是我前不久认识的一个小朋友,需要换肾,前几天有人跟他做了配型,应该今天可以出结果的。我要去医院看看,你自己……可以吗?”

    桑枝犹豫的看着肖菲问道。

    肖菲笑了笑,挥挥手,“你快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家就行了。”

    桑枝点点头,跟肖菲挥手告别,开着车直奔军区总医院。

    这几天桑枝都在忙东忙西的,也没顾上给秦小白打电话问小逸的情况,想到刘一凡和小逸要是能配型成功,小逸就有救了,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高兴。

    推开小逸病房门的时候,桑枝往里边探了探头,只见病房里只有小逸一个人躺在床上睡着,根本不见秦小白的身影。

    桑枝微微怔愣,轻轻关了房门,掏出手机,在过道上拨通了秦小白的电话。

    手机响了半天才被接听,不待桑枝说话,里边已经传来秦小白悲戚而绝望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