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医院花园的凉亭里,两个女人并肩而坐,午后的阳光透过亭子隆起的屋脊斜斜的射下来,撒在她们背后,泛起一片耀眼的光芒。

    闷热的天气里,没有一丝微风,桑枝握着那张纸片的手却忍不住的颤抖着,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瞬间传遍全身,让她在这燥热的季节里,却觉得冷意袭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桑枝目光呆滞的望着化验单,语气恍惚的喃喃自语,似乎无法相信化验单的结果。

    这个配型结果没有给小逸带来生的希望,却反而将他推向了绝望的边缘。

    “不可能,不可能啊……刘一凡不是小逸的亲生父亲吗?怎么会这样?”

    桑枝抬起一双朦胧的眼睛,呆呆的望着秦小白。

    秦小白的脸上早已经被泪水弄花,一张惨白的脸上,更因为这一噩耗而没有了一丝的血色,那神情乍看之下就跟小逸一般无二,看的桑枝心里忍不住的一阵难受。

    “桑枝,你说小逸是不是没希望了?”秦小白空洞呆滞的目光看着她,桑枝从她的眸子中看到了绝望,那种毫无希望死灰一般的绝望。

    桑枝猛烈的摇着头,“不会的,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相信我,你要有信心。”

    桑枝说着,一把将秦小白的双肩抱住,坚定的说:“你必须要坚强,如果你心里都不抱希望了,那么小逸就真的没有希望。坚强些,嗯?”

    秦小白茫然的点点头,泪水顺着眼角儿不断的涌出,形成两条细流自两颊流下。

    桑枝叹了口气,伸手从包里拿出纸巾,轻轻的帮秦小白擦拭着。

    “别这样,你这个样子,小逸会难受的。”

    桑枝劝秦小白坚强些,可是自己却也不争气的眼泪哗哗的往外涌着。

    低头又看了看手里的化验单,“如果刘一凡不是小逸的亲生父亲,那么小逸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呢?如果他还活着,如果我们能找到他,小逸不是就有希望了吗?”

    秦小白绝望的摇摇头,“找不到的,不会找到的。找刘一凡已经这么大费周章了,更何况另外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这就是命啊,这就是小逸的命啊!”

    桑枝蹙了蹙眉,摇头道:“不可能,一定还有办法的,相信我!”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掏出手机给门少庭打电话,她想通过刘一凡找到一些关于小逸亲生父亲的线索。

    就算刘一凡不是小逸的亲生父亲,那么至少他应该对孔爱佳有些了解吧?孔爱佳除了刘一凡还有过哪些男人,或许刘一凡会知道。

    只要有了线索,相信找到小逸的亲生父亲并不会很困难。

    秦小白望着桑枝的茫然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光芒,但瞬间又消失不见。

    轻轻摇头,“就算能找到,我也担心小逸现在的身体状况,等不到那时候了。”

    桑枝摇头,眸中闪过一抹坚毅的神色,“不会的,小逸一定能等到肾源的,我们必须要抱着希望。”

    说完,不再看秦小白,桑枝找出门少庭的手机号拨了出去。

    可是结果却让桑枝大失所望,门少庭的手机关机中,根本无法联系上。

    看着桑枝有些失望的表情,秦小白勉强扯了扯嘴角儿,扬起一道浅笑:“桑枝,算了,谢谢你,我跟小逸都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桑枝眼泪瞬间淌了下来,摇着头说道:“我不是要你们感激我,我希望小逸好好的活下来!”

    说完抹了一把泪,又一次拨出了门少庭的手机号。

    得到的结果依然是关机,桑枝握着手机的手颓然的垂下,自己怎么忘了呢,门少庭去执行任务了,他出任务的时候,手机不可能开机,自己不可能联系上他的。

    桑枝有些沮丧,可是想到病房里可怜的小逸,桑枝还是不甘心。

    想了想,拨通了雷刚的手机。

    还好,雷刚很快接听了电话。

    桑枝兴奋的差点叫出来,激动的说道:“雷刚,你现在能联系上门少庭吗?我找他有急事!”

    雷刚犹豫了一下,说道:“嫂子,有什么事,要不你先跟我说吧,我现在也联系不上他。”

    桑枝心里一沉,但瞬间淡定了下来,说道:“你知道刘一凡吧,他之前跟小逸配型,结果配型不成功。现在我们需要找到小逸的亲生父亲,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让我见一见刘一凡。”

    雷刚知道门少庭和桑枝帮助一个叫小逸的孩子寻找亲生父亲和肾源的事情,而且这次之所以能顺利的抓到刘一凡,也是因为桑枝给门少庭提供的关于小逸父亲的资料。

    不然恐怕这时候,刘一凡还逍遥法外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呢。

    说到刘一凡落网的经过,真的不得不感谢桑枝拿过来的资料。

    当时门少庭在医院的时候,按照山雀的描述锁定了目标人物的轮廓画像。

    然后门少庭让人着重按照那个轮廓画像去找,可是事情一直进展的很慢,他们几乎查不到关于那个人物的丝毫线索,甚至连他的真实身份和过往经历也无从得知。

    直到桑枝将刘一凡的资料给了门少庭,门少庭无意中看到刘一凡的照片时,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门少庭启动记忆功能,仔细搜查了所有印象中的人物,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刘一凡。

    可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呢?

    门少庭冥思苦想,对着刘一凡的照片仔细研究,最后终于让他找到了原因。

    而门少庭就是通过眼睛这一无法改变的五官之一,将刘一凡和目标人物联系在一起,并通过桑枝给的资料将刘一凡挖出来的。

    这些事情,雷刚都参与其中,比谁都清楚。

    现在听桑枝这么说,心里也是一惊,原来刘一凡并不是小逸的亲生父亲,他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那么现在只有找到小逸的亲生父亲,小逸才有生的希望。

    雷刚自然能理解桑枝焦急的心情,想了想说道:“这个事情,我来安排吧,你等我消息。”

    桑枝感激的说道:“雷刚,谢谢你。”

    挂了电话,桑枝脸上终于扬起一道松心的浅笑,伸手拉着秦小白的手,安慰道:“别担心,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不应该放弃,不是吗?”

    秦小白也终于弯了弯嘴角儿,笑了,“嗯,你说得对,我不应该那么快就放弃的,小逸还没有放弃,我不应该那么脆弱的。”

    桑枝和秦小白一起回到病房的时候,小逸已经睡醒了一觉,正坐在床上,无聊的望着窗外发呆。

    见秦小白和桑枝进来,小逸笑了笑,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妈妈,你去哪里了,小逸醒来见不到你吓坏了,还以为妈妈不要小逸了。”

    秦小白吸了吸鼻子,走到小逸面前,伸手一把将他揽在怀里,笑道:“傻孩子,妈妈怎么会不要小逸了呢?刚刚妈妈是跟阿姨出去办事去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小逸从秦小白怀里抬起头,望着桑枝,问道:“阿姨,是真的吗?妈妈没有不要小逸对吗?”

    桑枝笑了笑,伸手抚了抚他的小光头,点头道:“是啊,妈妈跟阿姨出去办事去了。小逸这么乖这么懂事,妈妈怎么可能舍得不要小逸呢。”

    小逸见桑枝这么说,彻底的放心了,抬头看着秦小白略显苍白的脸,伸手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眼角儿的泪痕,“妈妈,你怎么哭了?”

    生病住院,让小逸变得比一般同龄的孩子更敏感,此时看到秦小白红肿的眼眶,就知道妈妈一定是哭过了。

    “妈妈为什么哭?是因为小逸的病吗?那个叔叔跟小逸的配型不成功是吗?”

    小逸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动着常人所没有的淡定,就仿佛在诉说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秦小白见小逸这么淡定,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又淌了下来。

    “小逸别瞎说,妈妈没有哭,妈妈是在外边被尘土迷了眼睛。”

    秦小白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去,不敢直视小逸单纯清澈的眼睛,生怕自己的眼泪吓到他。

    桑枝看着秦小白母子,心里也是一阵难受,鼻尖泛酸。

    强忍着眼睛里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转身走到窗户旁边,窗外阳光依旧灿烂,却照不进屋内悲恸欲绝的母子的心里。

    雷刚办事很效率,第二天中午,桑枝便接到了雷刚的电话。

    桑枝告诉秦小白自己要去见一见刘一凡,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关于小逸亲生父亲的线索。

    秦小白低头沉思了片刻,决定跟桑枝一起去,“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跟刘一凡之间应该更容易沟通一些。”

    桑枝想了想,觉得秦小白说的有道理,“也好,你对刘一凡比较了解,更方便跟他沟通,只是……小逸……”

    桑枝说着,看了看正躺在床上睡着的小逸,“他一个人可以吗?万一醒了见不到你害怕怎么办?”

    秦小白笑笑,“没事,我会托付护士长帮忙照顾小逸的,小逸很懂事,不会哭闹的,咱们快去快回就行了。”

    桑枝点点头,秦小白又给小逸掖了掖被角儿,才跟着桑枝一起出了医院。

    因为去的地方比较特殊,雷刚担心桑枝她们找不到,便派了人开车过来接她们,此时雷刚派来的人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候了。

    桑枝还是头一次来这种严肃的让人骇然的地方。

    跟着雷刚走进接待室,雷刚跟旁边的人耳语了几句,那人便答应着离开了。

    “你们尽量快一点,时间不要耽误太久。”

    雷刚说话间,刘一凡已经被人从外边带了进来。

    几天不见,刘一凡的精神似乎更加萎靡了,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桑枝,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秦小白身上。

    “配型结果出来了吧?是带我过去给小逸捐肾的吗?”

    刘一凡的语气很平淡,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让人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秦小白看着刘一凡,眼圈一红,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桑枝伸手拍了拍秦小白的肩膀,没有说话,只将那张化验单递给了刘一凡。

    刘一凡接过去一看,就是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