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配型的结果对于刘一凡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刘一凡手指紧握着那张薄纸,拼尽全身力气的他整个上身都因为用力而颤抖着,眼睛瞪得鼓鼓的仿佛要跳出眼眶。

    突然,刘一凡仰头大喊一声,“啊……”

    那声音也似乎是拼尽了全身力气集结发出,在小小的密闭式的接待室里四壁隆隆,震得人耳膜难以忍受。

    桑枝吓得身子一震,猛地抬眼朝刘一凡看去。

    刘一凡满脸通红,目眦欲裂,不知道究竟是因为气愤还是什么原因,猛双手用力将化验单撕个粉碎。

    “刘一凡!”雷刚恐怕刘一凡因为过分激动而做出过激的举动,忙大喊一声,上前一把将他的双肩按住。

    “刘一凡,冷静点!”雷刚声音冰冷严厉,仿佛一道冰水泼了出来,刘一凡瞬间平静了下来。

    见刘一凡冷静了下来,雷刚按在他肩上的双手才慢慢放开,淡淡的看了一眼桑枝和秦小白,说道:“有什么话尽快说吧。”

    刘一凡重新低下头去,不再看任何人。而别人也看不到他的眼睛,更无从知道他此时心里的想法。

    沉默,狭小的空间里是令人窒息的静谧。

    半晌,桑枝终于回神儿,也终于沉不住气了,深吸一口气,说道:“刘一凡,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小逸是无辜的,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

    刘一凡没有说话,只慢慢的抬起头来,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小白,脸色充血似的泛着紫红。

    半晌,刘一凡嘴唇哆嗦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桑枝心里忍不住叹气,侧眼看了一眼秦小白。

    只见秦小白此刻正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已经被刘一凡撕得如同齑粉的化验单,也不知道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桑枝桌子底下用手轻轻的碰了碰秦小白,“小白,你倒是说句话啊!”

    秦小白回神儿,这才看向刘一凡。

    定了定神儿说道:“刘一凡,我想救小逸,求你帮我。”

    秦小白的语气诚恳真切,刘一凡冷漠的眸光不由得缓和了一些。

    “我帮不了你。”

    刘一凡的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小白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桑枝也是一惊,急切的说道:“刘一凡,我们不需要你做什么,只需要你告诉我们小逸的母亲,就是孔爱佳除了你……还和哪些男人有过交往。”

    情急之下,桑枝也顾不了什么态度语气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似乎挺不近人情的,但是小逸的病已经没时间让他们继续拖延下去了,多耽误一分,小逸生的希望就会减少一分,他们已经耽搁不起了!

    桑枝话一出口,便听砰的一声重响,刘一凡锤子般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

    “你们走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众人怔愣之际,刘一凡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起身就要离开。

    雷刚上前制止了刘一凡,猛地将他按坐在座位上,“老实点!”

    刘一凡蹙了蹙眉,冷哼一声,“让我回去,我不想见她们。”

    雷刚淡淡的看了刘一凡一眼,又看看桑枝和秦小白,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要不你们先回去?”

    桑枝气得直瞪眼,“刘一凡你怎么能这么冷漠,小逸又没有错!”

    半天没有开口的秦小白突然抬头,看了看雷刚,淡淡的说道:“我能和他单独谈谈吗?”

    桑枝一愣,她不明白秦小白是要干嘛?难道她跟刘一凡单独谈,刘一凡就能配合了吗?

    雷刚显然也是被秦小白的话吓了一跳,低头想了想,犹豫道:“按规定是不可以的。”

    刘一凡比较特殊,身处的地方也比较特殊,不是正常的那种收押的监狱,这里原则上是不允许探视的,更何况是在没有他们自己人的陪同下单独的探呢。

    “求你,就一会儿。”秦小白恳求着,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桑枝实在看不过去了,走到雷刚身边,小声恳求道:“雷刚,通融一下吧,让他们单独谈一下。”

    雷刚看了看众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低头沉思了片刻才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十五分钟时间,你们抓紧时间。”

    说完又看了刘一凡一眼,“你最好老实点,别动什么歪心眼儿。”

    然后又看了看秦小白,嘱咐道:“我们就在外边,有事就叫我们。”

    见秦小白点头,雷刚这才跟桑枝转身出去。

    出门的时候,桑枝不放心的回头又看了秦小白一眼,说道:“自己小心点。”

    秦小白扯了扯嘴角儿,笑道:“嗯,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跟刘一凡曾经朝夕相处四年多,秦小白相信刘一凡再混蛋也不至于伤害自己,更何况他现在双手还被手铐拷着呢。

    随着接待室的门被砰的一声关上,秦小白才缓步走到刘一凡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又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坐下说话吧。”

    刘一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话说,听话的坐了下去。

    秦小白搬了椅子坐到刘一凡身边,双眼定定的看着他,半晌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刘一凡,当初你把小逸扔给我的时候,你知道我心里多恨你吗?”

    “我对不起你。”

    刘一凡抬头一双黯淡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秦小白。

    六年前,自己抱着才出生的小逸找到秦小白的时候,她还是那么漂亮年轻,六年的时间,她精心的抚养着跟她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别人的孩子,并将他视如己出,这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是难以做到的。

    “我愧对你,但那时候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又不想我唯一的孩子遭罪,可是没想到,孔爱佳那个贱人……孩子居然不是我的,我被她骗了,被她骗得好惨,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俩也不会是现在这种样子。”

    说到孔爱佳,刘一凡气得怒眼圆睁,砰的一拳捶在桌子上,恨恨的说:“算她走运死的早,不然我也会亲手杀了她!”

    刘一凡说话的时候,眸子中迸发出浓浓的恨意和寒意,看得秦小白心里忍不住直哆嗦。

    半晌,秦小白才缓了缓神儿,淡定了一下心神,语气平静的说:“我认识的刘一凡不是现在这样的。他踏实勤恳,对人谦和,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刘一凡神色黯了黯,低下头去,声音悲戚的道:“以前的刘一凡早就死了,在我换成现在这副模样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秦小白摇摇头,伸手将他带着沉重手铐的手握住,轻声说道:“没有,刘一凡没有死。从那天在医院里,你看到小逸时候流露出来的表情,我就知道,刘一凡的骨子里还是原来的刘一凡,只是有些事身不由己。”

    刘一凡感激的看了看秦小白,眼角儿竟淌下一滴眼泪,声音颤抖的说道:“你就不恨我吗?你应该恨我的!”

    秦小白仰起头,将自己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缓缓说道:“恨,曾经恨过,很恨很恨,恨得我心都在疼。”

    “尤其你把小逸强行扔给我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拿把刀直接捅入你的胸口。”

    秦小白说着,六年前的过往再一次电影般的闪过脑海,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刘一凡听得心里一疼,那时候他因为跟孔爱佳的事情被秦小白发现,年轻气盛的他,一直不愿意被秦小白压制着,在公司里,尽管他再努力上进,也还是会被人们用有色的眼睛指指点点,“瞧,他就是秦总的老公,都是靠着女人才有了今天的一切。”

    刘一凡一直很苦恼,想要摆脱秦小白的阴影,孔爱佳的出现让他重拾了男人的自信。

    他深陷自以为是真爱的爱情世界不能自拔,为了跟孔爱佳在一起,不惜彻底背叛秦小白,带着孔爱佳私奔。

    直到跟秦小白离婚半年后,刘一凡才偶然发现原来孔爱佳吸毒,而且毒瘾已经深入骨髓不能自拔。

    刘一凡气得对孔爱佳又吼又骂,甚至要跟她分手。

    为了不让刘一凡离开自己,孔爱佳丧心病狂的给他使坏,让他彻底成了自己的同类。

    刘一凡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瘾一旦形成便很难戒掉,而那时候孔爱佳已经怀了身孕。

    刘一凡本不想要那个孩子,但是考虑到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留在世上唯一的至亲骨肉了,便同意孔爱佳生下来。

    又不想孩子跟着自己遭罪,所以才厚颜无耻的将刚刚出生的小逸狠心的扔给了秦小白。

    “我不知道,我以为小逸是我亲生的,我没有想到孔爱佳竟然会背着我还跟别的男人……”

    刘一凡说不下去了,任凭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哭得就像个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的孩子,那么无助那么可怜。

    秦小白同情的看着刘一凡,要说他变成今天这样子,自己是不是也有一定的责任呢?

    秦小白开始心里自问,以前自己也许真的是忽略了刘一凡的感受和他身为一个男人的自尊。

    如果自己再细心一点,再耐心一点,也许两人不会走到今天这步。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和也许,时间不会倒流,既成的事实我们只试着去接受,人真正能把握的只有当下。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我当初不应该把小逸交给你的,不应该让你养了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这么多年,还让你倾注了这么多的心血。”

    刘一凡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蠢的男人了,真的没有比自己更蠢笨的男人了,这一刻除了说对不起,他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对秦小白的愧疚和忏悔。

    秦小白用力的握住刘一凡的手,点点头,又摇摇头,“不错,你确实很对不起我。”

    “可是小逸却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和安慰,不管小逸的亲生父母是谁,他都是我的孩子。”

    “所以,刘一凡,别再做伤害的我事,别再更加对不起我,帮我找到小逸的亲生父亲,治好小逸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