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刘一凡怔怔的看了秦小白半晌没有说话,秦小白一脸焦急的望着他,等着他的答复。

    “刘一凡,你倒是说话啊!”

    秦小白有些沉不住气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刘一凡,你是个男人,难道就因为吃一个死了的女人的醋,而忍心看着一个无辜的孩子不治身亡吗?你就这点气量吗?那好,算我看错你了!”

    秦小白说完淡淡的瞪了刘一凡一眼不再说话,转头就往门口走去。

    “等等。”

    刘一凡开口将秦小白叫住,“我是为了你好。”

    秦小白脚步一顿,停下,却没有回头,淡淡的说:“小逸就是我的命,你要真的为了我好,就帮忙找到他的亲生父亲。”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小逸跟你没有关系,他只会拖累你。你还年轻,还会结婚生子。没有了小逸这个累赘,你会生活的更自在更舒服!”

    刘一凡深吸了一口气,一气呵成的说完,快步走到秦小白面前,伸手抓住她的两只手,“小白,我求求你,放弃小逸吧。”

    秦小白一脸愤怒的瞪视着刘一凡,气得满脸铁青,心跳加速,胸脯儿因为情绪的剧烈变化而剧烈起伏着,眸光狠狠的盯着刘一凡握住自己的双手,冷冷的道:“放手!”

    “小白,我这是为你好。我已经很对不起你了,不想你再继续受罪,这是我唯一能对你做得补偿了。”

    刘一凡死死握住秦小白的手,苦苦哀求。

    秦小白暗自深吸一口气,猛地用力将自己的手从刘一凡手中抽出,啪的一声,扬手拼尽全力甩在刘一凡的脸颊上。

    随着一声脆响,刘一凡的半边脸颊上瞬间红肿一片,五个清晰可见的指印赫然显现,秦小白和刘一凡同时怔住。

    秦小白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狠心的甩了刘一凡这么撮实的一巴掌,不由得被自己的行为吓得怔愣了。

    但错愕之情也不过是一闪即逝,瞬间秦小白的错愕愧疚便被随之而来的愤怒所替代。

    颤抖的手指指着刘一凡冷声责问:“刘一凡,你凭什么?凭什么决定我的幸福?我的幸福早在六年前你厚颜无耻的将小逸扔给我的时候,就已经被你亲手毁掉了,现在你又要来亲手毁掉我唯一的希望是吗?我恨你,刘一凡,小逸要是有个好歹,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一边说着,眼泪便又不争气的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淌了下来,“你凭什么,究竟凭什么要一而再的来伤害我,凭什么!”

    一边说着,无力的拳头像雨点般砸在刘一凡的身上。

    刘一凡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任由秦小白发泄着心里的郁闷。

    半晌,秦小白哭累了,骂够了也打够了,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刘一凡看着这样的秦小白心如刀割般的疼,轻轻走上前去,抬了抬手,犹豫的抚上她如丝的秀发。

    叹了口气,“我能想到的有两个男人……”

    听刘一凡这么说,秦小白顿时来了精神,蹭的一下坐直了身子,拉着他坐下,急切的问道:“哪两个人?”

    刘一凡看了看秦小白,嘴角儿不由得扯起一道苦笑,“一个已经死了,一个生死不明。”

    “究竟是谁?”秦小白眼神儿热切的望着刘一凡,急急的问。

    刘一凡神情一黯,缓缓说道:“一个叫王迪,已经被我杀死了。四年前我偶然发现他跟孔爱佳有暧昧关系,一气之下失手将他杀死了。我就是为了要逃避误杀他的责任,才整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刘一凡说着抬头看了看秦小白,见秦小白神色有些难看,叹了口气,才又说道:“这个王迪跟孔爱佳很早就认识,不知道小逸是不是他的孩子,如果是,那么小逸恐怕真的就凶多吉少了,因为他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

    秦小白脸色一黯,继续问道:“另外一个男人呢,是谁?”

    刘一凡脸色沉了沉,半晌才说:“另一个叫柳灏,我走上这条路就是被他拉下水的,这个人的名字门少庭和雷刚他们应该都很熟悉,但是能不能找到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刘一凡说完,仰头闭眼往椅背上一倚不再说话了。

    秦小白知道刘一凡知道的应该都告诉自己了,自己就是再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于是起身,伸手按在刘一凡的肩上,说道:“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

    刘一凡扯了扯嘴角儿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心里却在嘲笑自己,还有出去的机会吗?恐怕只有待来世了吧!

    “刘一凡,谢谢你,不管怎样,我替小逸谢谢你。”

    秦小白发自内心的说完,又深深的看了刘一凡一眼,然后朝门口走去。

    “小白,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相见,你还会爱上我吗?”

    秦小白转身,忧伤的看着刘一凡,嘴角儿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刘一凡,我从来不相信有来世,你是知道的,如果真的有来世,我只希望,今生的过错不要在来世重演。”

    说完,秦小白转身果断的开了房门。

    门外,桑枝和雷刚正一脸紧张的竖着耳朵听着里边的动静,见门被突然打开,都吓了一跳。

    见是秦小白,桑枝才松了口气,往里边探了探头,问道:“怎么样,他说了吧?”

    秦小白回头又看了刘一凡一眼,只见刘一凡正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让人看了忍不住觉得可怜。

    “到底怎么样了?”

    桑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秦小白点点头,“嗯,他跟我说了。”

    雷刚让人将刘一凡带走,然后将桑枝和秦小白带到另外一间类似办公室的屋子,那房间明显的宽敞明亮了很多,也舒服很多。

    雷刚让她们坐下,命人给二人倒了茶水,问道:“刘一凡怎么说的,小逸的亲生父亲是谁?”

    秦小白将刘一凡的话原原本本的讲给雷刚和桑枝,桑枝听了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可是雷刚听了却是眉头紧锁。

    看着雷刚的表情,桑枝就知道事情不会很简单,忍不住问道:“那个王迪死了不是还有个柳灏吗?雷刚,刘一凡说你们应该熟悉他,那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啊,能找到他吗?”

    雷刚摇摇头,苦笑一声,“这个柳灏也是我们一直在追查的人,但是半年前,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突然没了踪迹。一直到现在,我们也一点线索都没有,不知道他究竟是死是活,究竟身在何处。”

    雷刚这么一说,无意是给了秦小白当头一棒。

    秦小白顿时精神萎靡了下去,有些绝望的喃喃道:“这就是命,小逸的命啊!”

    桑枝担心秦小白受不了打击,赶紧伸手将她扶住,安慰道:“别灰心,事情还没到一点希望都没有的地步。”

    说完看着雷刚,问道:“那咱们就先从王迪入手,柳灏反正你们也一直在找着,有了消息记得告诉我们一声。”

    雷刚点点头,“那个自然,只是……”

    说完有些犹豫的看着桑枝,又看看秦小白,“只是你说的从王迪入手是什么意思?”

    秦小白也不明所以的看着桑枝,王迪都已经死了,还从他入手干什么?难道要把一个死了四年的人从地底下挖出来让他给小逸捐肾不成?

    见雷刚和秦小白都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桑枝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搔了搔头,说道:“首先我们要先弄清楚王迪究竟是不是小逸的亲生父亲,如果是,那么能不能找到柳灏对小逸来说就不重要了。”

    桑枝说到这儿顿了顿,喝了口水,又继续道:“如果能确定了王迪不是小逸的亲生父亲,那么我们就只好寄希望于柳灏了,当然如果确定了王迪是小逸的亲生父亲,那么王迪有没有亲人,比如兄弟姐妹,咱们是不是可以通过他的亲人找到适合小逸的肾源呢?”

    桑枝一语惊醒梦中人,说到这儿,秦小白和雷刚才恍然大悟。

    雷刚一拍大腿,对着桑枝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嫂子厉害,分析的头头是道,你要是当警察一定是一代神探啊!”

    被雷刚这么一说,桑枝瞬间娇羞的小脸绯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我这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了,其实你们就是一时心急没有想到这儿罢了,这都是明摆着的嘛。”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又对秦小白笑道:“所以小白你也不用太悲观,天无绝人之路,小逸一定会有希望的。”

    桑枝这么一说,秦小白顿时又觉得有了希望。

    关于鉴定王迪和小逸是否父子关系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雷刚身上,王迪在他们这边有存档,这一点并不难弄清楚。

    雷刚答应桑枝会尽快弄清楚的,过几天结果出来之后给她打电话。

    桑枝和秦小白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病房里,小逸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大黄蜂发呆着。

    听见开门的声音,小逸抬头望去,见是妈妈和桑枝阿姨回来了,脸上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

    “妈妈,阿姨你们回来了。”

    小逸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那种发飘的声音传入耳膜,似乎随便一阵微风就能将这个声音的发声体吹走一般。

    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心酸,小逸小小年纪却遭遇了大人都难以承受的苦难,这孩子的命是有多苦啊!

    “嗯,小逸有没有乖乖听护士阿姨的话,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啊?”

    秦小白看到小逸,眼睛里就忍不住充盈着泪水。

    桑枝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要坚强。

    手机响起,桑枝接听了那个陌生的号码就是一愣,她万万没有想到白小梦会主动约自己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