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里,桑枝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侍者过来,桑枝只点了一杯拿铁边喝边等着白小梦。

    白小梦还没有到,桑枝一手托着下巴有些无聊的望着窗外。

    白小梦约自己见面无非是关于门少庭的事情,应该就跟叶藜几次找自己的话题一样的吧?

    桑枝这么想着,嘴角儿忍不住扬起一抹无奈的苦笑,自己找了一个这么容易招惹桃花的老公,究竟是自己的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白小梦是踩着点来的,看到桑枝已经提前到了不由得怔愣了一下,笑了笑坐到桑枝对面。

    “你到得真早,我以为我会早到的。”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正好在这附近,所以就提前过来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用勺子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浅笑,让人看不出情绪的变化。

    小白梦笑了笑,伸手招来侍应生,看了一眼桑枝问道:“吃点什么?”

    桑枝并不觉得白小梦找自己出来真的是为了吃饭闲聊,所以笑着拒绝:“不了,我喝这个就好,你点自己的吧。”

    白小梦也不勉强,点了自己喜欢的套餐,将菜单递给侍应生,然后定定的瞅着桑枝没有说话。

    桑枝看了看小白梦,问道:“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桑枝说话一向喜欢直来直去,拐弯抹角儿的事她做不来,更何况她从来不认为白小梦跟自己的交情已经好到了可以一起吃饭闲聊的程度,事实上,她们之间根本没有交情可言,不是吗?

    说话间,白小梦点的套餐上来了,白小梦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桑枝。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淡定聪明很多。”

    白小梦这么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出口,桑枝不由得蹙了蹙眉。

    自己聪明淡定与否和她有关系吗?

    桑枝没有说话,只低着头眼神儿专注的盯着杯子里的咖啡。

    白小梦也不说话了,开始埋头吃自己面前的食物。

    两人就像众多普通的朋友那样,坐在一起,和谐的该吃吃该喝喝。

    桑枝不太习惯这种相处方式,尤其跟一个情敌。

    抬起头才要说话,白小梦已经一边擦拭着嘴角儿一边说道:“好饱,这是我这几天吃的最饱的一餐了。”

    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她面前被一扫而空的盘子,不可思议的扯了扯嘴角儿,“门家不给你吃饱吗?”

    白小梦喝了口水,说道:“当然不是,只是每天面对着爷爷和伯父伯母三个老人家吃饭会有些拘谨,不好意思放开了吃。”

    自从门少庭带着桑枝离开门家之后,门玥玮又几次试图将白小梦从家里请出去未遂,门玥玮便也很少回去了,即便回去也会绕过吃饭的时间,所以基本上门家的饭桌上就成了一个老人两个中老人和一个年轻人的格局。

    而且很多时候门正会有应酬,不会在家里吃,而门老爷子最近也似乎有些忙,经常在部队上很晚才回来。

    有门正在的时候白小梦还稍微感觉自在点,至少门正会跟她聊聊天。但是每当白小梦独自面对林雅然时,林雅然那种淡淡的疏离总让她心里不舒服。

    林雅然对白小梦是很明显的客气而疏离,一举一动言谈表情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白小梦,她是客人,要懂得遵守为客之道。

    这一点让白小梦很不舒服,她知道林雅然这是在无声的替桑枝抱不平。

    桑枝不动声色的扯了扯嘴角儿,“看来你在我们家待的并不舒服啊,那我还真的得跟你说声对不起了,我们家招待不周还望白小姐海涵。”

    桑枝知道白小梦找自己出来的目的一定不是只简单的跟自己谈心聊天这么简单,有了叶藜的前车之鉴,桑枝心里不敢大意,免得又不知不觉中入了人家的套。

    白小梦歪着脑袋审视的看了桑枝一会儿,忽然笑道:“你应该在门家过得也不是很自在吧?毕竟有个不待见你的公公,还一直想着破坏你的婚姻,怎么能够自在得了呢!”

    白小梦这话说的一针见血,桑枝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微微蹙了蹙眉,但随即笑道:“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公公呢,公公不待见我是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做的不够好,我会自省的,争取让公公对我的态度有所转变,进而让自己的婚姻更加牢固。”

    桑枝这么说,白小梦忍不住笑了,“桑枝你真是深藏不露,或者说虚伪的可以,明明心里气得要死,面上却还笑得跟朵花似的,不累吗?”

    桑枝端起咖啡喝了口,淡淡的看了看白小梦,“那么白小姐,你找我个虚伪的人出来究竟是要说什么呢?”

    白小梦收敛了神色,盯着桑枝瞅了好半天,直到桑枝被她瞅的有些不耐烦的想要发作时,白小梦才又说道:“你跟少庭,你们搬回去住吧。我已经在外边找好了房子,过两天就会搬出去了。”

    桑枝没有料到白小梦会跟自己说这个,她以为白小梦找自己出来一定跟叶藜一样,无非是想跟自己示威让自己识相的离开门少庭之类的,却没想到白小梦竟然是要自己搬回去。

    微微一愣,桑枝问道:“为什么?”

    白小梦端了杯子喝了口水,淡淡的说:“什么为什么?像你说的,我不过是个客人,你见过有哪个客人长期住在主人家里的吗?”

    桑枝微微扬了扬嘴角儿,“可是你不一样啊,你不是爸爸找来破坏我跟门少庭的婚姻的吗?你有理由长期赖在门家不走的。”

    白小梦笑笑:“我的目标是少庭,又不是长期住在门家。我现在住在门家,少庭却一次家都不回,我根本连他的人影都见不到,还怎么追求他?”

    白小梦说着笑了笑,“所以我搬出来,你们搬回去。不过我要跟你说清楚,我还是会追求门少庭的,不会轻易放弃,你这个不受公公待见的儿媳妇可要小心了。”

    白小梦每句话似乎都很真诚,这让桑枝莫名的对她有了一丝好感。

    至少白小梦要比叶藜真实很多,从这点上看,白小梦就比叶藜可爱多了。

    桑枝点点头,“嗯,我会的。我会好好守住自己的男人,不让别的女人有机可乘。”

    白小梦不赞同的摇摇头,“我以为你至少应该跟我说声谢谢,谢谢我主动搬走,让你可以继续回去做个乖巧孝顺的儿媳妇,在爷爷和伯母面前多加些印象分。”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像你说的,我即便再虚伪也不会虚伪到跟觊觎自己男人的女人说谢谢,更何况我相信我在爷爷和婆婆心里一直是称职的儿媳妇。”

    白小梦有些惊讶的看着桑枝,没想到这个女人表面上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一副很好欺负的娇弱模样,实际上却是个内心强大不惧挑战的女汉子,看来自己这次回国的目的不是那么容易达成了。

    想到这儿,白小梦笑了笑:“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桑枝拿了包起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桑枝觉得该说的已经都说完了,自己实在没必要继续跟白小梦坐在这儿磨牙了。

    不等白小梦表态,桑枝已经迈出一步,回头笑了笑:“谢谢你的款待,再见。”说完看也不看白小梦的反应,头也不回的往餐厅门口走去。

    才出了餐厅门口,桑枝便被眼前神一般出现的男人吓了一跳。

    只见门少庭正一身西装手里捧了一束娇艳欲滴的白百合朝自己走来。

    “门少庭,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桑枝呆呆的望着走到自己面前的门少庭,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接过那束花。

    门少庭笑了笑,“给你一个惊喜啊,喜欢不?”

    桑枝点头,望着手里的鲜花笑得一脸灿烂,“嗯,喜欢,可是为什么要送我花?”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跟门少庭结婚到现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从来也没见他给自己送过什么花啊,桑枝一直觉得,这种浪漫的事情,他一个军人一定做不出来的,今天这么突然跑来给自己送花,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门少庭伸手将桑枝揽进怀里,“我不是说了嘛,咱俩开始试着谈恋爱啊,谈恋爱送花不是很正常的吗?”

    桑枝囧了囧,感情上校同志是把谈恋爱当任务来执行呢!

    “那接下来要干嘛呢?”桑枝忍不住好笑的问道。

    门少庭想了想,“吃饭!”

    说完拉着桑枝就要往餐厅里走,“别告诉我你已经吃过了,我可是为了跟你共进晚餐,紧张的连午饭都没怎么吃。”

    桑枝噗嗤一声笑了,“你?紧张?”

    怎么也想象不到门少庭紧张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而且两人又不是第一次一起吃饭了,怎么会紧张,这谎言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好不好!

    门少庭瞪了她一眼,“我认真的。”

    “对了,你刚刚跟谁在一起呢?”

    门少庭早就计划着要给桑枝来个惊喜,正巧出任务回来,通过她脖子上戴的“玥心”知道桑枝在这间餐厅,门少庭便买了鲜花匆匆赶了过来,不料正巧在餐厅门口碰上桑枝,于是门少庭便想着直接来这间餐厅吃饭就好了。

    桑枝笑了笑,拉起门少庭的胳膊就往里走,“走,带你去见一个人。”

    桑枝知道白小梦还没有离开,应该还在刚才的座位上吧。

    见桑枝离开,白小梦有些无聊的喝完杯中水,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不料却正好看见门少庭拿了一大束花出现在视线内。

    看着门少庭将花递到桑枝手中,又不管别人的眼光直接将桑枝揽进怀里的时候,白小梦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疼的痉挛了一下,各种羡慕嫉妒恨五味杂陈各种在心里翻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