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外边落日的余晖将门少庭和桑枝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在很远的地方重叠在一起。

    见桑枝拉着门少庭又进了餐厅,白小梦知道,桑枝这是要带着门少庭出现在自己面前,让自己看看他们是有多相爱,门少庭对她有多好。

    “呵……”白小梦嘴角儿扯出一道浅笑,“没想到桑枝这样的女人也喜欢向别人示威。”

    只是白小梦不傻,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出现在门少庭面前一定不会让自己在他的心里加分。

    尽管心里迫切渴望的想要见到门少庭,想要跟他一诉衷肠,但是白小梦还是聪明的选择了回避。

    就在桑枝拉着门少庭重新回到餐厅的时候,白小梦已经不动声色的起身去了洗手间,然后打算找个机会,在不被桑枝和门少庭看到的前提下,偷偷离开。

    桑枝拉着门少庭回到刚刚的桌位的时候,白小梦已经离开了。

    “你到底要带我见谁?”门少庭不明所以的看着桑枝,他知道桑枝一般不会自己没事跑来喝咖啡吃西餐,一定是跟谁一起来的,虽然门少庭也好奇这个跟她一起来的人是谁,但现在看到桑枝神神秘秘的表情,门少庭心里更多的是好笑。

    “怎么会不在了呢?刚刚也没见她出去啊?”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已经被收拾干净的桌子,喃喃自语。

    门少庭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从这里透过宽敞的玻璃窗可以看到门口的情景,显然那人一定是不想让自己看到,所以提前躲了起来。

    能往哪里躲?餐厅里能藏身的地方有限,最好的去处自然是卫生间。

    “选地不如撞地儿,既然你之前就坐这张桌子,那咱们就这吃吧。”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将桑枝按坐在座位上,自己则绕过去坐到桑枝的对面。

    桑枝心里有些好笑,白小梦是故意躲开的吗?不是很想见门少庭吗,怎么门少庭来了,她却故意躲开了呢?

    现在桑枝和门少庭又重新坐到了之前的那张桌子,而门少庭的位置正好是刚才白小梦坐过的位置。

    门少庭泰然自若的伸手招来侍应生,“想吃点什么?还是你真的已经吃饱了?”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你真的应该庆幸,刚才我没有吃饭,只喝了一杯咖啡。”

    门少庭宠溺的看着桑枝,伸手将她放在桌子上的小手抓过来,“是你应该庆幸才对,你心里现在一定在想,幸好刚才只是喝了一杯咖啡没有吃饭,不然老公这么难得的跟自己殷勤一次,岂不是无福消受了。”

    “切,我才不会那么想!”桑枝忍不住白了门少庭一眼,但心里却心虚的想,这男人果然会读心术,刚刚自己心里确实是那么想的。

    门少庭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将菜单递给她,“点菜吧。”

    门少庭说着,眼角儿的余光却时不时的透过玻璃窗飘向饭店外边的门口,他只是想知道究竟刚刚跟桑枝一起的人是谁。

    桑枝不动声色的看着门少庭,他的那点小心思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现在却发现逗上校同志也是件挺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

    “别看了,说不定人家早就走了,看也白看。”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点了自己喜欢的套餐。

    “你吃什么,快点点餐,饿死了。”桑枝瞪了门少庭一眼,伸手在桌子上敲了敲。

    门少庭根本没看菜单,只淡淡的说了句,“跟她一样。”

    待侍者离开,门少庭才又抓了桑枝的小手,放在嘴边吻了下,问道:“刚才跟谁一起呢,嗯?”

    桑枝笑得一脸神秘,本来她是想着拉着门少庭跟白小梦见一面,让门少庭当面跟白小梦讲清楚,好断了白小梦的白日梦,结果人家白小梦显然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门少庭见面,自己躲开了,既然人家不想让门少庭知道,那么自己自然要尊重人家姑娘的选择了。

    “一个朋友,既然她不想见你,那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再介绍你俩认识吧。”

    桑枝这么说显然是故意偷换概念,让门少庭误以为跟她一起的那个人是他不认识的,自然也就不会往白小梦身上去想了。

    “哦。”门少庭淡淡的应了声,端起水杯喝水,眼角儿的余光又不自觉地飘向门口处,却赫然发现白小梦正从门口处透过窗户远远的往这边瞅着。

    仿佛感受到来自门少庭的目光一般,白小梦身子一震,不由自主的直视窗户里边的男人。而这时候,门少庭却已经将目光收回,一脸柔情的望着桑枝。

    一边吃着,一边和桑枝闲聊着,不用想,门少庭也知道白小梦已经离开了。

    “门玥玮给我打电话说白小梦这两天就要搬出去了,回头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还是回大院住吧。”

    门少庭切了一块牛排递到桑枝嘴边,“张嘴。”

    桑枝囧得小脸儿微红,偷眼看了看四周,还好这是半包似的座位,又是一面靠窗,不会被别人看见,不然门少庭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桑枝一定会羞得想要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见桑枝怔愣的不知作何反应,门少庭微微蹙了蹙眉,“张嘴啊,啊……”

    “……”桑枝抬了抬头望了望天花板,红着脸张开嘴,将牛排咬了过去。

    “门少庭,你其实没必要这样,我自己会吃。”

    桑枝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门少庭,他一双温柔的能掐出水来的眸子让她看了会忍不住的深陷进去不能自拔。

    门少庭轻笑,“我不这么做怎么能让你放心我不会被白小梦抢走呢!”

    “……”桑枝无语的望着门少庭,“你怎么知道的?”

    一边问着,桑枝忍不住转头望向窗外,外边人来人往,却独独没有白小梦的身影啊。

    “刚刚离开。”门少庭说着叹了口气,伸手拉住桑枝,“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啊?”

    桑枝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去,自己那点小心思怎么可能会逃过门少庭的火眼金睛呢?真是的,自己这纯粹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好丢人!

    门少庭叹了口气,起身绕过桌子坐到桑枝旁边,伸手一把将她捞进怀里,低头吻上她一头清香柔顺的长发,“傻瓜,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彻底放心呢?”

    桑枝将头埋在门少庭宽厚的怀里,红着脸小声嘀咕道:“老公,我错了。”

    门少庭将她从自己怀里扶起来,一手托起她的下颌,表情认真的问道:“嗯,错哪里了?”

    “呃……”桑枝无语的瞪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门少庭。

    这男人还真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不过是撒娇似的说了那么一句,他还当真了!

    看着她一脸懵懂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心里一阵荡漾,低头便吻上了她娇艳欲滴胜过百合花的香甜。

    “唔……门少庭……”桑枝羞得恨不得直接钻桌子底下去,这种地方,这种场合,上校同志你觉得做这种事情真的合适吗?

    “叫我什么,嗯?”

    见桑枝一脸羞红的样子,原本想着浅尝即止的轻吻忍不住被门少庭加深,再加深。

    “门少庭……”桑枝下意识的开口,下一秒便知道了说错话的后果,尤其是这种时候,这种场合下说错话的后果。

    “唔……老公……”

    半晌,桑枝才瞅准一个机会,大口喘着气声音娇柔的叫了一句。

    上校同志终于占尽便宜下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她,“这还差不多,记住,以后有人没人都这么叫!”

    说着伸手在她脑门儿上轻轻弹了一下,不待桑枝反应时,已经速度的起身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快点吃,吃完了回家干正事。”

    桑枝反应过来门少庭口中的正事,才松缓的心情骤然又紧张了起来,小脸儿瞬间热血上涌红得滴血。

    “臭流氓!”低着头眼睛定定的盯着自己盘里的牛排,小声啐骂一声。

    “哈哈哈……”

    门少庭爽朗的大笑,小女人娇羞的表情总能让他身心愉悦。

    “对自己老婆不流氓的男人才是真流氓!”

    桑枝愕然抬头,不明所以的看着门少庭,“什么意思?”

    只见门少庭淡淡的一笑,端起酒杯朝桑枝举了举,“这红酒不错,喝口试试。”

    见门少庭故意跟自己卖关子,桑枝不屑的睨了他一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门少庭吓得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八二年的拉菲你就这么牛饮,对得起八二年的那些葡萄吗?”

    桑枝一听忍不住喷笑出来,瞪了他一眼,“上校同志,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幽默细胞了?”

    门少庭浅浅的酌了一小口,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为了追你特意抽空学的。”

    “噗……”桑枝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无聊的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回到家里一阵不要命的折腾之后,桑枝已经累得奄奄一息,倒在门少庭怀里装死。

    门少庭却是似乎仍旧意犹未尽,大手不老实的逗弄着她的敏感之处。

    桑枝吓得妈呀怪叫着躲闪,半晌忽然想起吃饭时候门少庭的那句自己没有想明白的话,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对自己老婆不流氓的男人才是真流氓,这是什么意思?”

    门少庭淡淡的一笑,一个翻身将她压到身下,低头吻上她的香甜,笑道:“想知道?”

    “嗯。”相对于门少庭的嬉皮笑脸,桑枝则显得认真严肃,一副求知欲高涨的表情。

    “因为他们都对别人的老婆流氓去了!”说完,门少庭一个挺身,紧紧抱住了桑枝盈盈一握的腰肢。

    “唔……”桑枝忍不住身体一颤,直接泪奔了。

    上校同志,你才是真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