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还好周末不用上班,不然迟到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门少庭不在卧室里,桑枝蹙了蹙眉,起身下床去卫生间洗漱。

    将自己收拾停当来到客厅,只见门少庭正拎着早餐从外边进来。

    望着门少庭一身运动装扮,桑枝忍不住扁了扁嘴,女人和男人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体质。

    明明昨晚他才是最卖力的那个,可每次都是自己被折腾的要死不活,而他一觉醒来又是一副精力充沛神采奕奕的样子。

    想到这儿,桑枝忍不住叹了口气,“唉!”

    不公平啊,不公平,老天爷你对男人也太好了点吧,典型的重男轻女啊!

    才把早餐放在饭厅餐桌上出来的门少庭听见桑枝不经意间的一声轻叹,走过来,从背后将她抱住,笑着问道:“怎么了,大清早的叹什么气呢?”

    桑枝被他抱着,明显的感觉到上校同志某处的紧绷,忍不住羞红了脸,伸手轻轻拍开门少庭的胳膊,受惊的兔子似的跳了出去,回头乜了他一眼,啐道:“流氓!”

    “呵呵……”门少庭笑得一脸坦然,“早晨时候比较容易冲动,这是正常男人的正常反应,不冲动才不正常好吧!”

    看见桑枝已经红得滴血的脸颊,门少庭终于良心发现的不忍再逗她,拉着她的手往饭桌上走去。

    “累了一晚上,饿了吧,走,吃饭去!”

    听着门少庭饱含深意的荤素搭配的话,才缓和了一些神色的桑枝,脸颊又飘起两片红云。

    就那么呆呆的被门少庭牵着走到餐桌旁,坐下,餐桌上的长颈白水晶花瓶里的花,昨天回来就被桑枝用那束娇艳欲滴的白百合替换掉了。

    此时白百合的美丽映衬着桑枝的羞红,真正是应了那句人比花娇,门少庭看得不由得呆了呆。

    吃饭的时候,桑枝将小逸和刘一凡配型的结果跟门少庭说了一遍。

    门少庭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了,现在雷刚他们正在全力寻找柳灏,这个人也是我们盯了很久却突然没了踪迹的人。不过王迪和小逸的亲子鉴定结果估计还要等几天,毕竟一个已经死去的还有案底的人,做这种鉴定,手续上要繁复一些,你告诉秦小白别着急,有了结果雷刚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嗯,”桑枝点点头,想到小逸,神情变得有些忧伤,“希望老天保佑,小逸平平安安的等到合适的肾源,健康的长大,不然秦小白一定会疯掉的。”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握了握桑枝的手。

    他知道这种事情寄希望于老天爷是最愚蠢的做法,虽说事在人为,但有时候有些事情还真的不是人有心为之就能得到预期的结果的。

    “老公……”

    被门少庭握着,感受着他手中传来的温热的气息,桑枝缓缓的抬起头,定定的望着他,眼神儿中透出一抹坚毅的神色。

    “怎么了?”门少庭被桑枝的表情吓得一怔,一般她这么严肃而认真的时候,就会说出一些让他头疼或者伤脑筋的话来。

    此时这种情况,让门少庭的心不由得一阵紧张。

    “老公……”桑枝望着门少庭,深吸了一口气,才又缓缓的说道:“咱们要个孩子吧!”

    说出这话,桑枝知道自己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而且又给自己鼓了多大的勇气才将这话说出口的。

    她忽然就想要给门少庭生个孩子,生个属于她和门少庭的孩子,都说孩子是两人爱情的结晶和延续,桑枝想要自己和门少庭的爱得以延续。

    “老公……”桑枝说完之后,瞬间红着脸低下头去,不敢去看门少庭的双眼。

    但是半晌,没有预料中的门少庭的欢呼雀跃,屋内却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桑枝忍不住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向门少庭,只见上校同志一双眼睛定定的瞅着自己,仿佛不认识自己似的,眸子中满是疑惑和不解。

    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没好气的叫了声,“门少庭,你什么意思啊?”

    桑枝被门少庭的反应深深的打击了,自己一个女人对他主动说出要给他生孩子这种话,身为男人的,不是应该激动的一把将自己抱起来就地转圈才对吗?

    可他这是什么反应?难道不愿意跟自己有共同的孩子?那是想跟谁一起生?叶藜还是白小梦?

    想到这儿,桑枝的心不由得往下沉了沉,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甚至开始后悔自己冲动之下说出口的那句话了。

    门少庭却倏地一把将她的手抓住,目光迟疑却急切的问道:“枝枝,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再说一遍好不好?”

    从门少庭的眸中,桑枝看到了他内心的惊喜和感动。瞬间心里就仿佛吃了定心丸似的安定了下来,感情自己误会他了,他不是不想要自己跟自己生孩子,而是有些不太敢相信这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桑枝笑了,开心的笑了。

    却故意板起脸,佯装不高兴,“没听见啊?没听见算了,当我没说!”

    “你敢!”

    门少庭说着话已经起身一把将桑枝抱了起来,“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还想收回去不成!”

    桑枝没想到门少庭会突然将自己抱起,吓得惊叫,“门少庭,你要干嘛,放我下来。”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用手拍打着门少庭的胸膛,“快放我下来啊,啊……你要抱我去哪儿!”

    看着门少庭抱着自己不顾自己叫喊的大踏步往卧室走,桑枝的心就是一颤,这是要……桑枝不敢想下去了,突然就有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门少庭低头用嘴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叫唤不停的小嘴,轻笑呢喃:“去造小人!”

    虽然心里早就猜到了他的意图,但亲耳从他嘴里听到得以证实又是一回事,桑枝还是忍不住羞得满脸通红。

    “不要啦,大白天的影响不好。”桑枝憋了半天才找出这么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门少庭眼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怀里的人儿,“老子在自己家里跟自己女人造小人,有什么影响不好的,影响谁了!”

    说完,不管桑枝的反应,已经一脚踹开卧室的门,直接抱着她滚到了床上。

    桑枝小脸儿惨戚戚的看着门少庭,“那也不用这么急吧?”

    想到昨夜的雨疏风骤,桑枝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害怕,这样下去难保孩子还没怀上,自己先光荣了。

    “执行力很重要!”门少庭暗哑着声音,眸光热切的看着一脸娇羞的桑枝,喉咙忍不住动了一下,低头便吻上了她诱人的菱唇。

    桑枝差点飙泪,上校同志,执行力重要也得考虑一下被执行者的承受能力吧!

    可是显然,可怜的她此时只有默默配合的份儿……

    窗外艳阳高照,室内春光满屋……

    桑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转了。

    才睁眼,便看见门少庭一双惹眼的桃花眼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想到之前的疯狂,桑枝忍不住红了脸,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我不理你,你太讨厌了!”

    翻身的时候,桑枝才赫然发现,自己浑身酸痛的厉害,好像各处器官都被拆卸了一遍似的,各种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而这一切都是拜这个臭男人所赐!

    厚脸皮的门少庭,心里也知道自己频繁的索取害苦了这个娇弱的小女人,心里忍不住有些歉意,伸手从后边搂住她,轻轻吻了吻她的秀发,“老婆,辛苦了。”

    桑枝心里无力的翻个白眼儿,知道她会辛苦还这么索求无度,上校同志,你太没有人性了!

    “好累,还想睡。”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打个哈欠,其实刚睡醒又怎么会还想睡,累倒是真的,说想睡,只是害怕门少庭继续折腾自己。

    睁开眼看见门少庭的一霎,桑枝心里就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如此大大方方的睁眼看见他,害怕他又会忍不住的折腾自己。这男人旺盛的精力实在不是小身板的她可以承受的了的,桑枝深深的担心自己会英年早逝。

    “好,累就再睡会儿。”门少庭贴心的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然后搂着她享受着这难得的静溢时光。

    可是这么被门少庭抱着,神思清明的桑枝又怎么可能真的睡得着。

    忍不住蹙了蹙眉,桑枝小声问道:“门少庭,你就没有工作要做吗?”

    她的意思是,身为上校的他应该日理万机,怎么可以将时间全荒度在床上,这不合理也不应该。

    可是一向聪明绝顶的上校同志,这次显然是故意会错了意。

    听桑枝这么一说,突然翻身压到桑枝的身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咱们继续努力工作?”

    闻言,桑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小脸儿惨绿,上校同志你哪只耳朵听出我是这意思了?

    “不要!”桑枝没有注意,自己说话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呵呵……”见桑枝吓得一脸受惊的表情,门少庭开心的大笑。

    终于不忍继续逗弄她,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轻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起身下床。

    “你再眯会,晚点我叫你,咱们晚上一起回大院吃饭,妈打电话来说,门玥玮今天要带着男朋友回家,让咱们一起回去。”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抓了扔在旁边的一件睡衣套上,然后又转身看了桑枝一眼,才转身出了卧室。

    “哦。”桑枝淡淡的应了一声,躺在床上眯着眼睛装死。

    直到听见房门被轻轻的带上的声音,才忽的一下受惊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门玥玮要带男朋友回家?

    男朋友,江北城答应帮她忙了?

    想到这儿,桑枝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调出通话记录,有个已接来电是门家的座机打来的,应该是林雅然给自己打的电话,自己正睡着没听见,被门少庭接了。

    想到林雅然听见门少庭说自己还在睡觉,林雅然会表现出来的暧昧眼神儿,桑枝忍不住一阵脸红,羞臊的一头栽倒在床上,“哎呦,没法活了,里子面子都被门少庭给丢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