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晚饭前,桑枝和门少庭开车回了大院。

    闷热的天气里,桑枝觉得吃上一块冰镇的甜甜爽爽的西瓜是最好的享受,所以在路过超市的时候,硬拉着门少庭进去挑了两个又大又圆的西瓜抱了回来。

    一进家门,桑枝便招呼着吴妈和自己抱了西瓜去厨房,用水洗干净了放进冰箱里冰上,等着饭后吃。

    从厨房出来,看到门玥玮和江北城已经到了,江北城此时正坐在沙发上陪着门正聊天。

    见桑枝出来,江北城起身朝她点点头,笑道:“枝枝也在啊?”

    桑枝囧了囧,眼角儿的余光瞟见门正正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自己和江北城。

    扯了扯嘴角儿,心说你能别叫的这么亲密吗?我跟你又不是很熟!

    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桑枝和江北城的关系真正的从刚开始的不尴不尬发展到了现在的纯友情关系,而且不知不觉中,两人的友谊还因为肖菲的关系拉的更近了些。

    江北城还指望桑枝帮自己追肖菲呢,自然要时不时的拍拍桑枝马屁什么的,他这叫迂回政策,所谓追人先要将她身边最亲密的人一一拿下,攻下城池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你们认识?”门正皱着眉头,有些奇怪的看着桑枝,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媳妇家世背,景单纯,但是认识的人倒都不简单啊!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干笑两声,“呵呵,是,我和江北城是大学同学,其实不是很熟的,是吧江北城?”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偷偷对江北城使了个眼色。

    门正一直不太待见自己,如果让他觉得自己跟除了他儿子之外的其他男人走得很近,估计他心里不定会怎么想自己呢。

    桑枝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还是跟江北城保持距离的好。

    江北城显然没有料到桑枝会这么回答,微微一怔,但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是啊,我们是大学同学,不过一起上学四年,除了知道彼此的姓名之外,其他的还真的不算了解。这次要不是枝枝跟着小玮一起去赴约,估计走到大街上我们擦肩而过都不会认出彼此呢。”

    桑枝听江北城这么说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又不动声色的瞪了他一眼,心说,你都说了咱俩不熟,还枝枝枝枝的叫的这么顺嘴儿,你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哦,那你们俩还真的有缘分,北城才回国就见着了。”

    门正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桑枝听出了言外之意,也不计较,笑了笑说道:“爸,江北城,你们先聊着,我去厨房给妈妈帮忙。”

    说完不待江北城说话,桑枝已经转身又回了厨房。

    一边走,桑枝心里忍不住想着,果然自己还是呆在厨房最安全。

    可是门少庭人呢?那货一进门就上了楼,这会儿到底在哪里,在干嘛啊?

    一想到白小梦也同样住在三楼,桑枝的心就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门少庭不会被白小梦拖进房间给那啥了吧?

    桑枝想着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心说自己都瞎想什么呢?门少庭是军人出身啊,怎么可能会白小梦那么柔弱的女子给那啥了呢?

    但是万一门少庭半推半就呢?

    林雅然注意到桑枝表情的变化,忍不住笑着问道:“枝枝,想什么呢?还高兴的笑了出来?”

    桑枝猛然抬头,正看见林雅然一脸探究的眼神儿看着自己,忍不住脸上一热,红了脸,赶紧低下头去,小声说道:“没有,没想什么。”

    林雅然笑了笑,“累不累,累的话就上楼休息吧,这里有我跟吴妈就行了。”

    桑枝听林雅然这么说,又突然想起门少庭接听了自己的电话,心里一囧,瞬间脸又变得绯红一片。

    她就知道,林雅然一般不太清楚门少庭在不在家,所以有事时候一般都会给自己打电话。这次也一定是打给自己告诉自己晚上回来吃饭,结果没想到是门少庭接了,门少庭一定跟她说自己还在睡觉。

    天呐,那个时间自己还在睡觉,多么让人遐想的事情啊!

    桑枝心里忍不住又是对门少庭好一顿抱怨,笨蛋男人,难道不能说自己正在忙或者正在卫生间什么的吗?一定要实话实说吗?

    “没有,我不累,我帮妈妈洗菜。”

    说着赶紧拿了水盆将择好的菜端着去了水池边清洗。

    林雅然是过来人,又怎么会看不明白桑枝脸红的原因呢,跟吴妈相视一笑,都会意的笑了。

    看来她离抱孙子的日子不远了!

    桑枝一边心不在焉的洗着菜,心里还是忍不住猜测门少庭到底在楼上干嘛呢?

    其实……事情的真相是,门少庭看着桑枝和吴妈进了厨房,看看客厅没人想着可能门玥玮的那个男朋友还没有来吧,于是自己便上了楼,回到屋里换了件居家服,然后手机响起,一看是爷爷打来的,接听之后,爷爷让他来自己书房一趟,有事跟他说,于是门少庭便下楼来到一楼爷爷的书房里。

    而此时,门少庭正跟门老爷子爷孙俩在书房里关起门来研究大事呢,完全不知道桑枝心里那些龌龊的小心思。

    门正和江北城聊了会儿,见开饭还有些时间,便让江北城去楼上门玥玮的房间找门玥玮待会儿。

    “这小玮真是被我们给惯坏了,太自我。你这头一次来家里做客,她应该一直陪着你才对,你别介意啊,回头我说她。”

    门正说着拍了拍江北城的肩膀,很显然他对这个未来的女婿很满意。

    江北城笑了笑,“没事,我挺喜欢她这点的,真实,不装,再说这也说明她没拿我当外人不是?”

    听江北城这么说,门正满意的点点头,“嗯,好孩子,去吧,小玮的房间在三楼,去跟她待会儿去,一会饭好了我让人叫你们。”

    门正一边说着,也站起身子,伸个懒腰,“我正好利用这点空闲时间出去锻炼一下,这人老了,身子骨就差了,得时不时的锻炼一下,不然真的就说不定什么时候一倒下就再也起不来了。”

    江北城笑笑:“您不老,正当年,一点也不觉得老。”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看着门正走出客厅,江北城才长吁了一口气,转头朝拐角处的楼梯口看去。

    三楼,门玥玮的房间里,门玥玮正一脸无聊的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翻弄着网页。

    听见有敲门的声音,以为是桑枝过来找她,也不起床,随口说了声:“进来吧,门没锁。”

    江北城推门进去,见门玥玮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玩手机,忍不住轻笑出声:“你把恩人丢在楼下,一个人跑上来玩手机,觉得合适?”

    听到江北城的声音,门玥玮吓了一跳,倏地将手机扔到一边,蹭的坐了起来。

    见江北城正倚着门框双手抱肩,一副闲适的表情看着自己,门玥玮忍不住脸红了一下,赶紧跳下床,走过来。

    “你怎么上来了,不是在跟我爸聊天吗?”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将江北城拉进自己的房间,搬了椅子放在床边让他坐下。

    门正没有想到会在自己家门口碰上雷明,见雷明远远的朝自己走来,门正想躲已经躲不开了,只好站在那儿迎着雷明的眼光等着他过来。

    “门叔叔,运动呢,您和阿姨还有爷爷都挺好的吧?”

    雷明走到门正面前,一脸谦逊的看着门正。

    门正有些不太愿意看见雷明,虽说雷明和雷刚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两人的气质完全不同。

    雷刚身上充满了阳刚冷硬的气质,而雷明则恰恰相反,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那种温润儒雅的感觉。

    如果不是叶藜那件事,门正其实挺看好雷明和自己闺女的,雷明也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而且家境和门家相当,两家真正算得上是门当户对,要是能成为亲家,那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可是天不遂人愿啊!

    门正心里叹息了一声,笑道:“雷明啊,真巧啊,谢谢你的关心,我和你爷爷还有阿姨身体都还不错。你这是……”

    门正注意到雷明手里提着的东西,不知道他这是要去哪里,忍不住问道。

    雷明笑了笑,“好久没来拜访叔叔阿姨了,今天冒昧打扰,叔叔不会见怪吧?”

    门正微微一怔,他万万没有想到雷明会在今天来家里拜访,这是巧合还是……

    “当然不会,你来就好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门正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将雷明往家里让。

    桑枝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正巧碰见门正和雷明一前一后进了门。

    看见雷明手里提的礼物,桑枝心里就忍不住一惊,雷明今天出现在门家究竟是巧合还是门玥玮有意为之?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一抹狡黠自眸中瞬间闪过。

    “雷明来了,你陪爸先坐会儿,我去楼上叫小玮下来。”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从雷明手里接过礼物放在一边,然后转身朝楼上走去。

    边走心里边忍不住想笑,看来今天自己有好戏看了。

    “嫂子……”雷明见桑枝上楼去叫门玥玮,忍不住心里一急喊了声。

    “其实我今天来是找……”少庭的……

    不待他说完桑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儿处,自然他的话,桑枝也没有听清楚,一心想着看好戏的桑枝,脚下加紧,恨不得一步跨两节楼梯直接迈到门玥玮的房门前。

    可是路过三楼客房的时候,白小梦突然出现,拦住了桑枝的去路……

    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看了看白小梦,原来她就住在自己和门少庭房间的隔壁,门正可真是会安排啊,这是希望她近水楼台吗?

    “有事?”

    桑枝挑眉,有些不悦的望着白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