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白小梦倒是气定神闲,双手抱胸倚着楼梯看着桑枝,“我以为我走了之后你才会跟门少庭回来。”

    桑枝微微蹙眉,笑道:“你想太多了,这里是我的家不是吗?我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可以回来。”

    白小梦点点头,“也对,那么欢迎回家。”

    桑枝扁了扁嘴,这女人还真的当自己不是外人,一副主人的口吻。

    不过桑枝实在不想跟小白梦这儿蘑菇时间,她还得去找门玥玮,告诉她雷明来了,正在楼下跟门正说话呢!

    “谢谢。”说完桑枝从白小梦身边走过,路过白小梦房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偷眼透过半开的房门往里边瞟了一眼。

    随即又嘲笑自己的小心眼儿,白小梦都站在自己面前了,门少庭自然是不在的,那他到底去哪里了呢?

    桑枝想着先走到自己和门少庭的房门前,略一迟疑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环顾了一圈,也没见门少庭的身影,又走进书房看了看,也不见门少庭。

    桑枝有些奇怪了,这男人究竟是跑哪里去了?

    想着,掏出手机拨打门少庭的手机号。

    只听见门少庭手机的铃声在屋内响起,桑枝顺着声音寻去,只见在旁边的椅子上,放着门少庭来的时候穿的那身衣服,手机铃声便是从那裤子的口兜里传出来的。

    桑枝从门少庭的裤子口袋里翻出手机,忍不住蹙眉,这男人回来还殷勤的换了衣服,这是闹哪样啊?

    不过手机既然在房间里,门少庭应该没有出去太远,或许就在楼下跟爷爷聊天呢。

    桑枝这么想着,心里便平静了很多,将门少庭的手机重新放在床头柜上,便出了房间朝门玥玮的房间走去。

    敲了敲门,里边传来门玥玮的声音,“进来。”

    桑枝推门进去,只见门玥玮和江北城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每人手里拿着一只手机正玩得不亦乐乎。

    “哎哎,江北城,你到底会不会玩啊,打他啊,打啊,哎呀,又死了,你也太笨了点吧!”

    门玥玮将手机往床上一扔,气呼呼的瞪着江北城。

    江北城抱歉的笑笑,“头一次玩,做不到像你似的眼光六路耳听八方,见谅哈!”

    桑枝见此情景忍不住笑了出来,“感情你俩这躲房间里玩游戏呢?”

    门玥玮抬头看是桑枝,忍不住笑了笑,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呃,无聊嘛,打发时间呗。”

    桑枝想到楼下的雷明,突然笑了,神秘的说道:“马上就不会无聊了,你俩赶紧进入状态啊。”

    门玥玮和江北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桑枝,“什么意思啊?”

    进入状态,进入什么状态啊?

    桑枝嘿嘿一笑,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门玥玮,指了指她,“你问她。”

    江北城将目光移向门玥玮,不明所以的问道:“究竟什么事啊?”

    门玥玮也被桑枝的话说的完全懵愣状,摇摇头,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桑枝,有些着急的道:“枝枝姐,究竟怎么回事你快点说吧,别卖关子了好不好?”

    桑枝挑了挑眉,笑道:“还跟我装,雷明不是你叫过来的吗?”

    “雷明?”门玥玮更糊涂了,“我叫他干嘛啊?你是说……他……他来了?”

    门玥玮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个分贝,带着颤音飘了出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桑枝,“枝枝姐,你别开我玩笑了,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玩好不!”

    桑枝也有些懵了,“这么说,雷明真的不是你叫过来的?”

    门玥玮抚了抚额望了望天花板,“姐啊,我再能折腾也不敢今天这个时候把他弄来家里啊,难道不怕被你公公一巴掌拍死吗?”

    桑枝想想门玥玮说的也有道理,她就是再调皮,门正面前还是会装的规规矩矩的,这个时候,确实不太可能会在带着男朋友回家的时候,再故意把雷明叫过来,可是雷明现在真真实实的正坐在楼下客厅里跟门正聊天呢,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可是……雷明真的来了,现在就坐在楼下客厅里跟爸爸说话呢。”

    桑枝怔怔的说完,一脸担心的看着门玥玮。

    “什么?他,他真的在家里?”

    门玥玮一听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伸手一把抓住桑枝的胳膊,急切的道:“枝枝姐,你说的都是真的?”

    桑枝抬头望了望天花板,“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门玥玮颓然的坐下,表情有些呆滞的喃喃道:“他来干嘛?不会……不会是向我表白了了吧?”

    桑枝无语的抚了抚额,这姑娘还真会想象,但是她还是不得不狠心的打破她的白日梦,“我看不像。”

    “不对啊,自从那件事后,雷明就再也没来过我们家了。我几次叫他过来玩,他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今天是为什么过来呢?”

    门玥玮说的那件事,桑枝知道指的是什么,蹙了蹙眉,她也想不通,雷明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门玥玮将江北城带回来的时候来到门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哎呀,算了,想不通就别想了,你下去问问不就清楚了吗?何必咱们跟这儿胡思乱想呢?”江北城一脸好笑的看着两个冥思苦想状的女人,忍不住说道。

    门玥玮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什么,这里边一定有事!”

    江北城不以为然,“能有什么事?难道他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江北城心里觉得好笑,果然是军人家庭出身的孩子,想事情总会跟正常人不一样,都带着阴谋论的。

    桑枝点点头,“我赞成江北城的说法,不过你也不用特意去问他,你就当他是一个普通朋友来家里串门来了。待会儿你跟江北城下去,看见雷明要表现的自然点,别一见到他就慌了神儿,还要跟江北城表现的亲热一些,让人一看就知道你俩正在交往,出于热恋时期。”

    桑枝想到既然不是门玥玮叫雷明过来的,那么也一定不会是了雷明自己主动跑过来的。

    就像门玥玮说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依照雷明的性格一定觉得很对不起门少庭,很对不起门家,自然也就不会主动来门家了。

    既然这么多年都再也没有登过门家的大门,那么今天突然过来,又这么巧的赶上门玥玮带着江北城来家里,桑枝怎么想都觉得这里边一定有谁特意安排了这一切,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门老爷子显然不可能,老人家一把年纪了,怎么可能还干出这种幼稚又滑稽的事情,要是门老爷子,依照他的性格,一定会大大方方的叫雷明过来,而不会选在这个时候,难道唯恐家里不乱吗?

    不是门老爷子,更不可能是门正。

    这么多年了,门玥玮和雷明的事情毫无进展,门正早就不看好他们俩了,不然也不会逼着门玥玮去相亲。

    不是门老爷子,又不是门正,那么还有可能是谁呢?

    安排这件事的人,一定是知道门玥玮和雷明的关系的人,还得是能叫的动雷明的人,难道是林雅然?

    这倒是有可能,林雅然心里明白自己闺女对雷明的感情,很有可能会借着门玥玮带江北城回来的机会,把雷明叫过来,让雷明认清楚自己的感情,如果雷明真的喜欢门玥玮一定不会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无动于衷的,如果雷明不喜欢门玥玮,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门玥玮彻底的死心,认认真真的跟江北城发展。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几乎已经认定了雷明是林雅然偷偷叫来的。

    “会不会是妈把雷明叫过来的?”

    桑枝心里想着,嘴里就犹豫的说了出来。

    门玥玮一怔,歪着脑袋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否定道:“不可能是妈,妈的性格一向闲淡,最不爱管我们的闲事了,更何况她也不可能跟爸唱反调啊?把雷明叫来不是明摆着跟爸对着干吗?绝对不可能是妈,不可能的!”

    门玥玮说的有道理,林雅然跟门正虽然关系看着上去不像一般老夫老妻那么亲密,但是她一向温顺贤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门正对着干,所以没有道理雷明是她叫来的。

    门家的人一一被排除,最后只剩下了门少庭!

    门少庭?难道是门少庭叫雷明过来的?

    桑枝想着,觉得有可能,又摇摇头,不可能!

    门少庭一向喜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怎么可能主动趟门玥玮和雷明这趟浑水呢?

    桑枝越想越觉得头痛,干脆不想了,“算了,不想了,好复杂,下去吧,反正见面一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门玥玮点点头,“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北城君,进入战斗模式,走起!”

    说完英勇就义似的昂首挺胸,往江北城旁边一站,伸手主动挽上江北城的胳膊。

    江北城被门玥玮可爱呆萌的表情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目光立马儿变得温柔似水,柔声道:“我能说你这样子很可爱吗?”

    门玥玮翻了翻白眼儿,没好气的道:“别跟我说可爱这俩字,可爱可爱,可怜没人爱!”

    “噗……”

    听门玥玮这么一说,桑枝也终于忍不住喷笑出来,这姑娘歪理邪说还真多!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从楼上下来,才走到一楼楼梯口,正在跟门正聊天的雷明的目光便被门玥玮的笑声吸引了过去。

    雷明的目光顺着门玥玮的声音一路寻了过去,看到门玥玮笑得一脸灿烂的挽着江北城的胳膊亲昵的走下楼来,雷明的心就是一沉。

    最后雷明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江北城紧握着门玥玮的手,原本柔和的目光倏然变得阴鸷冰冷起来。

    正跟门玥玮有说有笑的下楼的江北城,突然就觉得身体一颤,一股寒意莫名的自脊背蹿出,心里不由得就是一阵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