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江北城能够感觉到来自楼下的那抹深深的敌意,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心说看来自己已经被雷明这小子给恨上了。

    门玥玮却是丝毫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亲昵的拉着江北城下楼,来到客厅见到门正,亲热的叫了一声:“爸,我们下来了。”

    说着热情的让江北城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自己则坐在他旁边,又是斟茶又是倒水的那叫一个体贴。

    忙活了半晌,门玥玮才在江北城有些不自然的干咳声中愕然抬头,仿佛才看到一脸冷硬的雷明一般,惊讶的叫了声:“呀,雷明也在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没注意,对不起啊,喝水不?”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朝雷明抬了抬手里的茶壶。

    雷明淡淡的瞪了她一眼,哼了声,“不用,谢谢。”

    语气那叫一个冰冷,冰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江北城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身体,笑着看向雷明,这货脸色铁青的像是谁把他家孩子扔井里了似的。不对,他还没结婚,哪来的孩子,应该说脸色铁青的像是谁抢了他家媳妇似的。

    对哦,自己不就是那个抢了人家媳妇的男人吗?

    江北城心里好笑,脸上不动声色的朝雷明点点头:“雷先生,幸会幸会,咱们之前见过面的,还记得吗?那次我跟小玮初次约会的时候,在饭店……”

    见雷明脸色越发的难看,江北城心里笑翻,突然恍然道:“哦,瞧我这记性,那家饭店不就是雷先生名下的,雷先生又怎么会不记得呢,我记得你还帮我们打了折扣,我都还没来及的跟你说声谢谢呢。”

    门玥玮惊讶的看了江北城一眼,眼神儿里满是惊喜,心说,行啊小子,你这演技够高超的啊!真是行云流水挥洒自如啊!

    雷明铁青着脸不说话,只淡淡的瞪着门玥玮和江北城紧紧扣在一起的那只手。如果眼神儿能杀人的话,估计江北城这只手就算是彻底废了。

    江北城看着雷明的杀人的眼神儿,心里忍不住得意,还不知死活的伸手将门玥玮揽进怀里,对着雷明笑道:“雷明,谢谢你啊!”

    江北城这一语双关的话,在雷明听来却是对自己无比的讽刺。

    他谢自己什么呢?谢自己给他跟门玥玮的相亲饭打折,还是谢自己把心爱的女人拱手让给他啊!

    门玥玮适时的配合着江北城,端了茶杯递到江北城面前:“北城,天气热,多喝点绿茶对身体好。”

    声音那叫一个娇媚温柔,听得雷明肚子里的火直往上涌,恨不得扑过去一把将门玥玮拽自己身边来。

    可是不行,门正还在旁边,他只能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动声色。

    扯了扯嘴角儿,皮笑肉不笑的嘿了两声,“江先生太客气了,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躲在厨房门口偷看的桑枝心里笑得那叫一个欢脱儿,看着三个人各种装各种演戏,感觉比坐在国家大剧院里看现场还要过瘾。

    尤其看到雷明那堪比死人的脸色,桑枝心里就更没来由的高兴的想要跳脚儿,心说,雷明你也有今天啊,一直都是门玥玮追着你屁股后边跑,各种受伤,今天也得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门叔叔,我是来找少庭的,他不在吗?”

    雷明觉得自己实在不宜再在这里待下去了,继续看门玥玮和江北城在自己面前秀恩爱,估计自己的心脏再强壮也得暴毙在他们面前。

    “哦,少庭啊,他在,在爷爷书房跟爷爷谈事情。”

    门正怔了一下,他还奇怪雷明怎么会突然来到家里,原来是找门少庭的。

    这时候,门玥玮和江北城也才恍然,感情还真的是门少庭将雷明叫过来的,只是不知道门少庭叫雷明过来是干什么呢?

    “哦,那……”雷明看着门正犹豫了一下,“要不我就不打扰了,改天再找少庭吧。”

    说着雷明便要起身离开,却被眼疾手快的桑枝一声叫住,“等等……”

    雷明抬头,看见桑枝,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嫂子。”

    桑枝挠了挠头,笑道:“既然是少庭约你来的,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你等一下。”

    说着桑枝看向门玥玮,朝她使个眼色,“小玮,你去爷爷书房看一下他们谈完没有,正好也快开饭了,顺便叫你哥和爷爷出来吃饭吧。”

    门玥玮会意,但面上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很无奈的答应一声:“哦,好。”

    说完才含情脉脉的看了看江北城,不情愿的说:“你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那模样,那语言,在雷明看来就是门玥玮和江北城已经好到如胶似漆难舍难分的地步了。

    心里忍不住冷哼一声,鄙夷的乜了一眼门玥玮,心说,前不久你还天天追着我屁股后边屁颠颠的跑呢,这才几天啊,就转移目标了,门玥玮,你也太善变了吧!

    可明明很不屑不是吗?为什么心里却仿佛被掏空一般的难受呢?

    雷明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感情,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才醒悟是不是已经晚了呢?

    看着门玥玮看江北城时候的眼神儿,根本就是以前看自己的那种眼神儿的翻版啊,难道她真的已经对自己死心了?

    雷明突然觉得无比的心烦气躁,从来没有过的心慌的感觉。

    自顾自的拿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仰脖咕咚咕咚一气喝下,可是仍然觉得口干舌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接连喝下三四杯,直喝的肚子发胀,也没能纾解了心中那股烦闷。

    门玥玮看见雷明的表现,心里狂喜,来到门老爷子书房门前,轻轻敲了两声,“爷爷,哥!”

    门老爷子听出是自己孙女的声音,笑着道:“丫头吗,进来吧。”

    门玥玮轻轻推门进来,笑得一脸得意,“爷爷,哥,马上开饭了,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聊。”

    门光荣点点头,笑道:“丫头这是高兴呢?带着未来姑爷上门就这么高兴啊!”

    门玥玮羞红了小脸儿,笑道:“才不是呢,老哥,谢谢你哈!”

    说着门玥玮朝门少庭笑了笑。

    门少庭不明所以的看着门玥玮,“谢我什么?”

    门玥玮瞪了他一眼,“雷明不是你叫来的吗?难道不是为了我?”

    门少庭挑了挑眉,“哦,你还真想太多了,我只是叫他过来趁着我有时间跟他了解下我的资产问题。”

    “哥,你……太坏了!”门玥玮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感情自己自作多情了,她就说老哥怎么可能会突然关心起她的感情事情来了呢,太阳又没有从西边升起来!

    门少庭没有错过门玥玮的表情变化,抽了抽嘴角儿,不动声色的走出了书房。

    来到客厅里,门少庭先是跟江北城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江北城笑了笑,这就是桑枝的老公啊,人高马大,一表人才,看上去阳刚又果断的铁血汉子,不愧是军人出身。

    江北城心里想,桑枝嫁给他应该会幸福的,这男人一看就是会疼老婆的好男人。

    门少庭没有将目光在江北城身上多做停留,转头看了看雷明,笑道:“来了,等很久了吗?”

    雷明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儿,“没有,刚到不久。”

    门少庭点点头:“那好,咱们上楼吧。”

    桑枝见门少庭要拉了雷明上楼,赶紧说道:“饭好了,还是先吃饭吧,吃了饭你们再谈事。”

    门少庭看了看雷明,点点头:“也对,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不如一起吃了饭再聊吧。”

    雷明有些不自然的摇摇头,“我还不饿,要不你们先吃,等会我再过来。”

    雷明父母家也住大院,离门家并不是很远,来回倒也方便。

    门玥玮不动声色的瞪了雷明一眼,心说这人还真是别扭,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

    心里鄙视着雷明,不由得就往江北城身边又靠了靠,伸手挽上江北城的胳膊,“北城,走吧,我带你去见爷爷。”

    说完拉着江北城就往饭厅走,门玥玮知道这个时候,门老爷子应该已经出来到了饭厅了。

    桑枝见雷明看着门玥玮的背影有些出神儿,心里不由得又对他多了一些同情之意,伸手推了推门少庭,“雷明,来都来了,就一起吃吧。”

    门少庭也随声附和着,“就是,好久没在我家吃饭了吧,尝尝我妈的手艺是不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雷明就往饭厅走去。

    桑枝笑了笑,转头突然看见门正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这边,赶紧低下头去,笑道:“爸,吃饭了,我去叫白小姐下来。”

    说完逃也似的朝楼上跑去。

    桑枝来到白小梦房前,轻轻敲了几下门:“白小姐,饭好了,下楼吃饭吧。”

    白小梦打开房门,一脸淡淡的看着桑枝,“谢谢你。”

    说完看也不看桑枝一眼,径自朝楼下走去。

    桑枝撇了撇嘴儿,这女人真拽,但是她实在搞不懂,她究竟拽什么呢?

    “白小梦……”

    身后,桑枝轻轻叫了一声。

    白小梦脚步一顿,转身问道:“怎么了?”

    “门少庭难得回来,你怎么没抓住机会好好跟他聊聊呢?”

    桑枝确实有些好奇,她以为白小梦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门少庭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今天她却没有去缠着门少庭,这是为什么呢?

    白小梦淡淡的乜了桑枝一眼,扯了扯嘴角儿:“那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没有主动去找少庭哥呢?”

    以为她不想吗?可是还没等她去缠上门少庭,门少庭已经被门老爷子叫走了好吧,她心里还郁闷着呢!

    桑枝扁了扁嘴儿,笑道:“我还没大度到跟觊觎自己男人的女人说谢谢。”

    说完不待白小梦反应,已经迈步掠过她,朝楼下饭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