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的话瞬间勾起了门玥玮的兴趣,没办法,对于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门玥玮向来比较热衷。

    眼睛一亮,说道:“好,走,去看看去。”

    两人说着就要去饭厅,白小梦忍不住撇撇嘴,不屑的道:“男人喝酒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喝多了撒撒酒疯,既没品又毫无形象可言。”

    门玥玮有些无语的看了看白小梦,果然跟这姐姐不是一路人。

    “小梦姐,要不你先回房间休息吧,天挺晚的了,一会我跟枝枝姐帮他们收拾残局就行了。”

    门玥玮知道白小梦从小娇生惯养的,从来不会干家务,更不要说收桌子洗碗刷锅这种有伤她葱指白玉般那双弹钢琴的手了。

    白小梦一听门玥玮说待会还要收拾残局,赶紧点点头,“嗯,我确实有些困了,你们去吧,我先回去睡觉了。”

    说完在桑枝和门玥玮一脸理解的目光下,起身上楼去了。

    桑枝拉着门玥玮做贼似的来到饭厅的门口,扒着门框往里边看着。

    只见里边三个男人已经喝得有些东倒西歪,尤其雷明,干脆直接趴在桌子上了。

    “江北城,你……你要是个男人,你,你就对小玮好一点,你……你要是干对不起她,我第一个跟你拼命!”

    雷明趴在桌子上,眼睛迷离的看着江北城,手里还死死把着酒杯,朝江北城一个劲儿的招呼着,“来,再喝,不醉无归!”

    门玥玮看到这情景忍不住鼻尖儿泛酸,吸了吸气,说道:“雷明这个笨蛋,明明不能喝酒,还在这硬充好汉,笨死了!”

    桑枝看着门玥玮揶揄道:“怎么,心疼了?”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我才没心疼他,喝死他好了,这个笨蛋!”

    桑枝一脸好笑的看着门玥玮,明明心里就是在心疼人家,还嘴硬的死不承认,这姑娘真是口是心非啊!

    “走吧,咱们过去,我看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不能让他们继续喝下去了。”

    桑枝看着门少庭和江北城还算清醒,雷明却已经神志不清了,再喝下去估计身体该受不了了。酒这东西一定要懂得适可而止,雷明今天显然是心情不好,受了门玥玮和江北城的刺激,心情能好的了吗,这会儿这是借酒浇愁呢!

    桑枝和门玥玮刚要走进去,却听江北城说道:“雷明,你要是个男人,就拿出个男人的样来,明明心里喜欢人家,甚至都跟人家表白了,还这么犹犹豫豫的,你算什么男人啊!”

    门少庭听了江北城的话,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难道真的被自己猜对了,江北城跟门玥玮根本就不是恋爱关系,他只不过是门玥玮拉着过来为了应付父亲的一个帮忙的热心人?

    门少庭想到这儿,嘴角儿不由自主的勾了勾,抬头朝外边望了望,高声道:“进来吧,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桑枝和门玥玮见门少庭已经知道她们正躲在外边偷听,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走了进来。

    “呵呵,那个……你们都吃好喝好了吧?”桑枝挠着头,红着脸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好笑的乜了她们一眼,“不错啊,都学会偷听了,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的进来光明正大的听呢?想知道什么啊?”

    “嘿嘿,没有,我就是见时间不早了,怕你们都喝多了,所以才过来看看,真的没想偷听什么的。”

    桑枝红着脸继续解释。

    门少庭淡淡的笑了笑,看了看江北城和已经醉的醉眼迷糊的雷明,问道:“哥几个都喝好了吧,喝好了今儿就这样吧,撤吧。”

    江北城那是早就巴不得赶紧撤了,一听门少庭说这话,赶紧双手赞成,“时间是不早了哈,咱们走吧,喝得够多了,改天我请客,请大家再好好喝。”

    说完起身有些摇晃的走到客厅衣架处,取了外套就要走。

    门玥玮有些担心的说道:“江北城,你喝了酒不能开车了,我送你吧,你等等。”

    说完就要去追江北城,却被雷明一把拽住。

    “我也……喝多了,你送我回去!”

    雷明的舌头明显的打结,桑枝很奇怪,不是已经喝得神志不清了吗?怎么还会认出门玥玮?

    门玥玮瞪了雷明一眼,胳膊一挥,一下子就把雷明扒拉倒地了,有些不耐烦的道:“你活该喝多,喝死也不关我的事!”

    说完就要迈步去找江北城,门玥玮是个重情义的姑娘,她想,人家江北城是来帮自己忙的,现在喝了这么多酒,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回去,万一出点什么事她怎么对得起人家!

    “小玮,别走!”

    可是雷明即便是倒在了地上,还是死死的抓住了门玥玮的脚脖子,就是不放她走。

    门玥玮有些生气了,眼睛一瞪,冷冷的说道:“雷明,你给我放手!”

    她是跆拳道高手啊,别说雷明现在醉的迷迷糊糊的,就算是清醒的时候,就雷明小时候玩着学得那两下三脚猫的花拳绣腿,也不是门玥玮的对手啊!

    “不放,死也不放!”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雷明显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干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就是不想放门玥玮走,这种下意识的行为完全出于本能。

    门玥玮皱了皱眉:“你放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门玥玮说完,脚一抬就朝雷明踹了过去。

    桑枝心里惊叫一声,这姑娘真狠,真的下得了脚吗?

    “门玥玮,住手!”

    门少庭知道自己妹妹的性子,急脾气一上来还真的就会不管不顾的。

    怕她真的一脚把雷明踢飞,门少庭赶紧出声制止了门玥玮。

    淡淡的看了看趴在地上依旧死死抓着门玥玮脚脖子的雷明,叹了口气,对门玥玮说:“你送雷明回去吧,江北城那边,我让小张送他,你就放心好了。”

    门少庭说完,也不管门玥玮愿不愿意,拉着桑枝便出了饭厅。

    桑枝一脸担心的回头看了看门玥玮,“小玮,你一个人行吗?不行的话,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送雷明回去。”

    门少庭淡淡的瞪了她一眼,桑枝吓得一缩脖子,门少庭什么意思啊,干嘛要吃人似的看着自己,自己说错什么了吗?

    桑枝忍不住心里犯嘀咕。

    被门少庭拉着来到客厅的时候,江北城已经换好了鞋子,正要出门。

    “江北城!”

    门少庭淡淡的开口将他唤住。

    江北城喝得不少,但酒量在那摆着呢,其实并没有喝醉,神思清醒着呢。

    听见门少庭喊他,淡淡的转身,眸光清淡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耸耸肩,放开桑枝,朝江北城走去,伸手揽上江北城的脖子,就像两人是多要好的哥们儿似的,笑道:“走吧,我让小张送你回去。”

    说完,又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桑枝一眼,在桑枝一脸迷惑的表情下,揽着江北城走了出去。

    江北城不知道门少庭为何突然对自己这么亲热起来,忍不住有些心虚的嘿嘿干笑了两声,“其实不用这么客气,我自己能回去。”

    门少庭笑道:“那怎么可以,放心,小张是个有经验的老司机了,不会有问题的。”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突然凑到江北城耳边,小声说道:“兄弟,我敬重你为人爽快干脆,但是我也要警告你,以后别用那种暧昧不明的眼神儿看着我老婆,别对她动心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江北城这才明白,感情门少庭送自己是假,警告自己是真啊!

    嘿嘿笑了两声,江北城一脸笑意的看着门少庭,不疾不徐的说道:“那你就对她好点,再好点,别让我有机可乘!”

    虽然自己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但是江北城不介意逗逗这位英勇果敢的上校同志,看到他因为感情的事情心神不宁,也是件挺好玩的事情。

    门少庭挑了挑眉,说道:“我会的,你不会有任何机会可乘,还有,以后别枝枝枝枝的叫的这么亲热,容易让人误会,我老婆叫桑枝,记住桑枝!”

    说完,门少庭不待江北城说话,已经将他塞进了车里。

    “小张,一定要安全的将江先生送到家。”

    嘱咐完了小张,门少庭对着江北城挥挥手,笑道:“江北城,欢迎下次再来我家做客。”

    江北城扁了扁嘴,心说有你在我也尽量少来吧。

    直到江北城的车消失在小路的转弯处,门少庭才转身回了房里。

    桑枝还一脸奇怪的看着门口没有回过神来,男人之间的友谊真的很奇怪,门少庭和江北城不就才今天见过一面吗?怎么就好的跟相交多年的朋友似的了?

    “傻站着干嘛呢,累不累,咱们回家。”

    门少庭说着一把将桑枝揽进怀里,拖着她就要往外走。

    白小梦还没搬出门家,门少庭不想在这里留宿。

    桑枝囧了囧,伸手拍掉门少庭揽着自己腰肢的大手,“不行,我答应妈了,今晚在大院住。”

    门少庭望着桑枝的表情老大的不情愿,可是自己老婆都答应妈妈了,他还能怎么办,只好遂了老婆大人的愿,陪着她一起住在大院呗。

    “那咱们回房睡觉!”

    门少庭说着,又厚颜无耻的上来,将桑枝揽进怀里。

    桑枝抬头,正看见门玥玮吃力的架着雷明从饭厅里走出来。

    “小玮,我帮你!”说着就要挣脱门少庭的桎梏,过来帮门玥玮。

    门少庭手上用力,将她更紧的搂着,笑道:“雷明爸妈家就在大院,离这里不远,门玥玮一个人能行的,不用你帮忙!”

    “可是……”

    桑枝还想说什么,门少庭已经又抢先开口,“是吗,小玮?”

    看着门玥玮的眼神儿,那是赤裸裸的充满了警告啊。

    门玥玮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闷哼道:“嗯,我自己能行,你们早点休息吧!”

    说完架着醉的不省人事的雷明蹒跚的走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