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望着门玥玮扶着雷明艰难离去的背,景,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同情。

    “走了,上楼,睡觉!”门少庭伸手揽住桑枝的肩头,搂着她就要往楼上走。

    桑枝淡淡的甩开门少庭的胳膊,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你当哥哥的怎么忍心让自己妹妹一个人拖着一个醉汉送回去呢?”

    在桑枝看来,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门少庭去做的,他非但自己不帮忙,还不让她帮忙,简直就是冷血。

    门少庭看着小女人气得有些鼓鼓的腮帮子,忍不住勾了勾唇,不以为然的道:“门玥玮没有你想的那么娇弱,一个醉酒的雷明她还应付的了。”

    桑枝白了门少庭一眼,没好气的哼道:“反正没见过哪个当哥的像你这么冷漠的。”

    门少庭叹了口气,扳过桑枝的肩头,让她与自己对视,“难道你不认为这是给他俩创造独处的好机会吗?”

    门少庭望着桑枝一脸恍然的表情,忍不住扶额,这女人还是干婚介的呢,怎么连这点事都看不出来!

    “呃……”桑枝一拍自己脑门儿,“对哦,原来是我错怪你了,对不起啊!”

    门少庭弯了弯眉眼,笑道:“那……现在可以跟我上楼休息了吧?”

    桑枝好笑的看着他,不动声色的后退两步,躲开门少庭伸向她的魔爪,笑道:“不可以。”

    说完指了指饭厅,“我答应了妈妈要收拾好的。”

    说完不待门少庭反对,桑枝已经快步朝饭厅走去。

    身后,门少庭气得直瞪眼,这女人怎么这么鸡婆,难道那残局不能等到明天一早吴妈收拾吗?

    可是心里气归气,上校同志宠老婆成瘾,自然不舍得让老婆自己一个人收拾那堆烂摊子,蹙着眉不情愿的跟上去帮忙了。

    “少爷,少奶奶,你们去休息吧,我来就行了。”

    吴妈已经睡了一觉醒来,估摸着他们应该也喝的差不多了,出了房间打算过来收拾,不想正看见桑枝和门少庭在饭厅和厨房里忙活着,赶紧上前帮忙。

    桑枝回头看见吴妈,笑了笑:“吴妈,你怎么起来了,回去睡吧,我跟少庭一会就收拾好了。”

    吴妈哪里肯自己去休息让他们收拾啊,忙不迭的摇头:“你们去休息吧,我来收拾就行了。”

    桑枝蹙了蹙眉,有些严肃的道:“吴妈,你年纪大了要注意休息,快去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很快就收拾好了。”

    吴妈还想再说些什么,门少庭已经淡淡的开口:“吴妈,听枝枝的话,去休息吧。”

    见门少庭也这么说了,吴妈没有办法,只好点点头,“你们把碗筷放在水池子里就行了,明天我来洗。”

    说完又看了看桑枝和门少庭,心里高兴他俩这么恩爱,点点头,回房间去了。

    门玥玮拖着醉的迷迷糊糊的雷明吃力的走在平整的青石路上,夜晚的微风迎面拂来,到是给这炎炎的夏夜送来了几许清凉。

    可是一向不胜酒力的雷明,今天喝的实在是有些多了,再被夜风一吹,胃里就忍不住的开始翻腾起来,半挂在门玥玮身上的雷明,忽然张开嘴,呕了两声。

    吓得门玥玮惊叫一声,赶紧将他扳过身子,朝路边的树丛下走去。

    “雷明,想吐是不是,蹲下,吐吧。”

    门玥玮心里又疼又气,嘴上说话便毫不客气。

    一边说着,一边按着雷明的肩膀让他蹲下,自己则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喝,还逞什么能,喝成这样自己不难受吗?”

    门玥玮一边帮雷明顺着气,一边数落了他。

    雷明干呕了两声却没吐出来,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门玥玮就在自己身边。

    猛地转头,一把将门玥玮抱住,低头便吻上了她正在喋喋不休的小嘴儿。

    “唔……雷明,放开我……你……好臭!”

    雷明口中冲天的酒气差点把门玥玮熏死,门玥玮使劲儿往外推着雷明,却又担心他醉酒不清醒,害怕将他推倒,便一只手往外推,另一只手却轻轻揽着他的腰际,以防他被自己推倒。

    事后,门玥玮每每想及今晚的事情,都会忍不住的浅笑出声,这么矛盾的动作也就自己能做得出来。

    可是雷明才不管自己满嘴的酒气会不会熏着门玥玮,只是本能的伸出手紧紧的搂着她,不停的深入索取。

    渐渐的门玥玮已经不知不觉的忘我的投入进雷明下意识的深情里不能自拔。

    过了很久,久到两人都觉得呼吸困难的时候,雷明忽然身子往前拱了两下,嘴里唔唔着。

    门玥玮吓得立马儿回神儿,这货又想吐……

    “雷明,你要敢吐我身上,你就死定了!”

    一边说着,门玥玮一边快速的推开雷明自己往后退去,结果行动还是迟了那么零点零一秒,雷明已经哇的一口朝着门玥玮的方向直喷而出。

    因为半蹲着身子,门玥玮的上衣、裤子上,瞬间都被雷明吐了个满身狼狈。

    “雷明,你……”

    门玥玮忍着满身难闻的气味,气得直跺脚,可雷明显然已经醉的没了意识,吐完之后,噗通一声,直直的仰头往后便倒了下去。

    门玥玮吓得一惊,顾不上自己满身的狼狈,赶紧向前探身一把将他揽住。

    这要是噗通一下后脑勺摔在坚硬的青石路上,不给他摔死也得摔个残废。

    虽然门玥玮成功的将雷明护住,但由于惯性的原因,两人还是一起倒在地上。

    幸好门玥玮的手及时的护住了雷明的后脑,才使得雷明幸免于难。

    而此时,门玥玮整个身体都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雷明身上,当她意识到这一点时,门玥玮的脸倏地羞得通红。

    “呃……雷明,你放开我!”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要从雷明身上下来。

    可是雷明却突然双手用力,将她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而且用一只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处。

    “小玮,别动,让我这么抱抱你。”

    雷明的声音悠远而飘渺,带着一丝暗哑。

    门玥玮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脸颊紧紧贴在他砰砰跳乱了规律的胸口处,感受着属于他们两人的片刻宁静。

    许久,雷明没有再说话,门玥玮有些迟疑的叫了两声:“雷明,雷明……”

    半天不见雷明答应,门玥玮忍不住蹙眉,低头细看之下,才知道这货原来就这么搂着自己睡着了!

    门玥玮气得咬牙切齿干瞪眼睛,运了半天气,才气呼呼的挣扎着爬了起来,认命的拽起雷明,拖着继续往前走。

    再累再难她也得把这个醉鬼弄回家里去,她可不想陪着他在这里喂蚊子。

    收拾完毕,已经快半夜了。

    桑枝揉着累的有些酸痛的腰肢,忍不住蹙了蹙眉:“这么晚了,小玮还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门少庭耸耸肩,无所谓的道:“就在大院里,能出什么事?”

    一边说着,一边搂着桑枝将她往楼上带,“走了,困死了,睡觉去!”

    桑枝想想门少庭说得有道理,都在大院里,平时还有卫兵巡逻,自然不会出什么事。

    这么想着,桑枝便也放心了。

    回到房间里,二人洗漱完毕,门少庭搂着桑枝,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道:“累惨了吧,谁叫你不听话喜欢逞能,你以为做家务这么简单的吗?”

    桑枝轻笑着,“嗯,确实累惨了,胳膊腿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煞有介事的抬了抬胳膊,“唔……好疼!”

    门少庭好笑的瞪了桑枝一眼,叹了口气,翻身坐起来,“趴好,我给你按摩一下。”

    听门少庭这么一说,桑枝顿时呆了呆,他说要给自己按摩,呃……这算不算是对自己的特殊服务?

    可是桑枝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自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用了吧,明天就好了。”

    门少庭哼了一声道:“明天就下不来床了!”

    说着不由分说的将桑枝拽起来,然后让她趴在床上,自己则伸手轻轻的给她按压着后背。

    门少庭的力道用的恰到好处,桑枝忍不住舒服的呢喃一声。

    “唔……好舒服。”

    桑枝半眯着眸子,享受着自己男人的贴心服务,笑道:“门少庭,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将来复原了,咱们可以考虑开个按摩室,听说盲人按摩很挣钱的。”

    门少庭忍不住抬眼望了望天花板,这女人,一会说让自己开饭馆,一会又说让自己开按摩室,她是有多担心自己养不活她啊!居然想着让自己跟盲人抢生意!

    “你是想告诉我,我娶了一个很贪财的老婆吗?”

    门少庭忍不住笑了笑。

    桑枝囧了囧,噘着嘴说道:“天底下的女人没有几个不贪财的好不好,我这是真情流露。”

    “歪理!”门少庭忍不住在桑枝脑袋上弹了一下。

    “唔……疼!”

    桑枝伸手揉着自己的脑袋,忍不住扁了扁嘴。

    “老公,雷明是你故意叫来的吧?为了小玮?”

    桑枝没有想到一向冷漠的门少庭,居然也会为了自己的妹妹做出这么八卦又幼稚的事情,实在是颠覆了她对他的认识。

    没想到门少庭却毫不犹豫的否认,“不是。”

    桑枝挑了挑眉,笑道:“承认了又能怎么样,又不是特别幼稚的事情。没有人会笑话你的,相反的,我跟小玮都觉得你这件事做得很好呢,帮了小玮大忙了。”

    门少庭耸了耸肩,“不是就是不是,我没什么好否认的。”

    虽然他是带着桑枝说的那个目的才将雷明叫来的,但是打死他也不会承认的。

    桑枝一个翻身,和门少庭对视着,不解的问道:“那你叫雷明过来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