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一边给桑枝揉捏着胳膊,一边说:“我想问问他我现在究竟有多少钱了,够不够我养活老婆孩子的。”

    桑枝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头望着一本正经的门少庭,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老公,我说要孩子的事情,让你觉得有压力了吗?”

    虽然桑枝丝毫不觉得要个孩子会给她和门少庭带来任何压力,以他们现在的经济实力,别说是养活一个孩子,就是再多两个应该也不成问题的。

    但是看到门少庭这么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桑枝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门少庭点点头:“嗯,我在考虑我的资产够养几个孩子的。”

    桑枝噗通一声栽倒在床上,“上校同志你想要几个孩子啊?”

    门少庭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想,“这个不好说,当然是越多越好。”

    桑枝泪了,“你当我是母猪啊!”

    门少庭认真的看着她,严肃的说道:“当然不是,你是母猪,那我的孩子岂不成了猪仔了?”

    “……”桑枝望着天花板无语凝噎,老天爷赶紧收了这只妖孽吧,这是要生生的累死她吗?

    望着天花板想了想,桑枝突然眼睛一亮,又看到了希望,“你想都别想,按照国家的规定,咱俩现在最多能要两个孩子,而我从懂事那天起,就没打算多生过,一个足够了!”

    门少庭半眯着眸子看着桑枝,猛地一下将她扑倒在身下,一脸魅惑的笑着,“是吗,那我们生两个行不,两对双胞胎!”

    “啊……”桑枝一听顿时吓傻了,“门少庭,你以为双胞胎是你想生就能生的出来的吗?”

    真是幼稚,没想到男人有时候居然会说出这么没大脑的话来。

    桑枝忍不住腹诽着。

    门少庭低头,突然吻上桑枝的菱唇,温热的气息自她耳畔萦绕,“这种事情,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啊……门少庭,不要了……”

    桑枝吓得大叫,声音却逐渐被淹没在男人铺天盖地的热情里。

    隔壁就是白小梦的房间,门家房子的隔音不可谓不好,但是隔音即便再好,也不会完全消音,更何况有的人还忍不住半夜不睡觉,竖起耳朵贴在墙壁上听人家夫妻密语呢。

    白小梦显然是听到了隔壁房间里的声音,那种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的声音,如一道道利剑直击白小梦的心窝。

    白小梦气得咬牙切齿,搓着双手不停地在屋子里来回转着圈。

    本以为今天门少庭回来,会是自己从门家搬出去之前一次绝好的接近他的机会,没想到自己苦苦筹划了半天,却是无功而返,根本连人家衣角都没沾上半点。

    白小梦不甘心自己辛苦筹划的事情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结束,更不甘心这一天就这么蹉跎而过。

    这边一阵翻云覆雨过后,门少庭搂着桑枝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突然想起晚饭时候,桑枝慌慌忙忙从楼上跑到饭厅,一屁股坐在自己身边的情景,忍不住笑了笑,“枝枝,晚饭时候,你急急忙忙的跑到我身边坐下,其实是担心你去晚了,那个位子又被白小梦占去吧?”

    半晌不见怀里的女人回应,门少庭低头看去,才知道这小女人早已窝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看着她安详的睡颜,门少庭心里感觉无比的踏实和从未有过的平静,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她,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突然听到外边有动静,门少庭蹙了蹙眉,难道是门玥玮回来了?

    这么想着,又听了听,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门少庭轻轻的松手将怀里的女人放平,然后轻轻起身,想要出去看看究竟。

    才要起身,睡梦的女人便不安的挥动着小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胳膊,翻个身又满足的睡了过去。

    门少庭低头看着熟睡的女人,嘴角儿忍不住勾起一抹幸福的浅笑。

    但是突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似乎比刚才还要响一些。

    门少庭不由得又皱了皱眉,大半夜的门玥玮是抽什么风呢,回来不赶紧进屋睡觉,折腾什么呢?

    这么想着,门少庭再次轻轻的将胳膊从桑枝的怀抱里抽了出来,套上睡衣,起身下床。

    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然后转身轻轻将门带上,门少庭这才顺着声音望去。

    只见三楼楼梯拐角处,一个女人的身影正背对着自己,跌坐在那里,手一边揉捏着自己的脚裸,嘴里一边痛苦的哼哼着。

    看那样子似乎是崴了脚,还很疼的样子。

    门少庭忍不住蹙了蹙眉,昏暗中从那人的后背辨认不出来是谁,门少庭直觉的以为那是门玥玮。

    死丫头,爬个楼梯也能崴了脚,这是送雷明累的脚不听使唤了吗?

    门少庭一边想着,一边蹙着眉头走上前去,“门玥玮,你还能再笨点吗?”

    站在那女人身后,门少庭双手抱肩,忍不住嘲讽。

    那女人身体骤然一抖,慢慢的转头,一双梨花带雨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门少庭。

    “少庭哥,是我,小梦。”

    门少庭没有想到居然会是白小梦,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问道:“你怎么了?”

    白小梦委屈的带着哭腔的说道:“我半夜醒来有些口渴,想着去楼下接杯水来喝,没想到昏暗中看不清路,脚下一滑,一脚踩空,把脚给伤了。”

    一边说着,白小梦还疼的一边直吸气,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儿,似乎很难受的样子,难受的忍不住想哭,却又极力隐忍着。

    门少庭眸光淡淡的扫着她,最终停留在白小梦手里拿着的那个陶瓷的杯子上。

    “现在怎么样,能站起来吗?”

    门少庭皱着眉,缓步走上前去,淡淡的问道。

    白小梦点点头,一只手扶着楼梯扶手,硬撑着想要站起来,结果身子才起了一半,便又噗通一声跌坐下去,眼泪瞬间沿着脸颊淌了下来。

    “好疼!”一边说着一边摇头流泪。

    门少庭叹了口气,弯腰蹲下,问道:“伤了哪只脚?”

    白小梦指了指左脚,又指了指右脚,无奈的道:“两只脚都伤了,一只崴到了,一只踩空磕到楼梯上了。”

    楼梯口的壁灯很昏暗,根本看不清楚实际的状况,门少庭没有办法,伸手将白小梦抱起,“我先送你回房间吧。”

    说完抱着她起身朝白小梦的房间走去。

    一抹狡黠自白小梦的眼中闪过,白小梦顺势将胳膊绕过门少庭的脖子,将他搂住。

    门少庭感觉到白小梦攀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蹙了蹙眉,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脚下加快,一步并作两步走的将她带回房间。

    门少庭弯腰想要将白小梦放在床上,不料白小梦却一个用力,双手揪着门少庭的睡衣便将他拽倒在自己身上。

    门少庭没有防备白小梦会这样对待自己,惯性使然整个人朝她扑了过去。

    白小梦借机,双手死死的搂住门少庭的脖子,嗲声道:“少庭哥,我想死你了。”

    说着抬起头便将自己的红唇送了上去。

    门少庭双手把住白小梦的手,将头扭向一边,冷冷的道:“小梦,放手!”

    可是白小梦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么一个机会,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更加用力的攀住门少庭,借着门少庭的身体仰起身子,主动吻上门少庭的脖子。

    因为门少庭将头扭向了一边,白小梦够不着他的唇,但这姑娘似乎真的是下定决心豁出去了,大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慷慨就义的气势,逮着哪里算哪里,反正左右今天就是要比他就范。

    “白小梦,你放手!”

    门少庭深吸了一口气,眸中的怒火已经清晰可见。

    他不想将事情弄得太僵,毕竟白家和门家也算是世交,尤其门少庭对白小梦的父亲,心里还怀着一些敬意的。

    “不放,死也不放!”

    白小梦的脾气也很倔,死死把住门少庭的脖子,疯狂的吻着她所能触及到的任何地方。

    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屋内的声音轻飘飘的飘到了外边,飘到了正要下楼接水喝的桑枝的耳朵里。

    可能是习惯了门少庭的怀抱,门少庭才离开不久,桑枝便迷迷糊糊的醒了。感觉口有些干渴,闭着眼睛伸手去够门少庭,想说口渴要喝水。

    结果划拉了半天也没碰到门少庭,睁开眼才发现他已经不在屋里。

    桑枝很奇怪,不知道门少庭去了哪里,起身下床,走到书房里看了看也没有门少庭的身影,不由得心里更加奇怪了。

    因为口渴的厉害,桑枝只好拿了杯子打算自己下楼去厨房接点水喝。

    走到白小梦房间门口,桑枝目光被虚掩着的门吸引了过去,怔愣之际,忽然听到里边传来了男女的说话的声音。

    桑枝不由得更是一愣,这么晚了,白小梦房间里的男人会是谁呢?

    桑枝心里疑惑着,突然想到了自己醒来不见了的老公,难道是门少庭?

    这么想着,桑枝的心便不由得往下一沉。

    几乎是鬼使神差的,桑枝轻轻走到白小梦门前,伸手轻轻的将门缝儿推开更大一点,大到她足以能够看清楚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房间里,那张不算大却也不小的床上,两具身体正交叠在一起,尤其身下的女人,各种搔首弄姿扭动不停……

    桑枝忽然觉得自己脑子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差一点就跌倒在地,幸好她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了墙壁,才勉强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去。

    桑枝深呼吸了两口气,让自己情绪平复一些,又淡淡的朝房间里望了一眼,然后转身,轻轻的朝楼下走去……

    一路走着,眼泪却不争气的沿着脸颊淌了下来,视线瞬间被泪水模糊,脚下一个站立不稳,突然一脚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