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忍不住低声惊叫一声,伸手一把拽住楼梯扶手,才使自己幸免遇难。

    一手死死把住楼梯扶手,桑枝吓得心脏砰砰乱跳着,小脸儿有些惨白,委屈的眼泪就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掉了下来。

    握着水杯的手因为用力,指关节都泛着青白色,仿佛要将杯子捏碎一般。

    桑枝倚在扶手上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心情渐渐的平复下来,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才又缓缓的走下楼梯。

    来到厨房,桑枝突然就想喝咖啡了。

    手里握着杯子,反正注定是一夜无眠了,干脆煮咖啡喝,让自己脑子更清醒一些吧。

    这么想着,桑枝从柜子里找出磨好的咖啡粉,加到咖啡机里又加了适量的水,等着咖啡煮沸,煮熟。

    门玥玮一进客厅就闻到了一股咖啡的香气,蹙了蹙眉,这么晚了,谁在煮咖啡呢?

    门玥玮忍着自己身上难闻的气味,好奇的走到厨房门口。

    “枝枝姐,这么晚了怎么想起喝咖啡了?”

    门玥玮很奇怪,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桑枝煮咖啡,尤其还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

    厨房里只开了小灯,昏暗的灯光下,桑枝的身影显得格外单薄,衬着外边幽黑的深夜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怔愣中的桑枝听见门玥玮的声音愕然回头,见是门玥玮回来了,勉强扯了扯嘴角儿,笑道:“你回了了,雷明没事吧?”

    说到雷明,门玥玮便忍不住一肚子气,撇了撇嘴,哼道:“他能有什么事?醉的跟滩烂泥似的。”

    说完门玥玮走进厨房,伸手拿了一只杯子,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水,一仰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底掉。

    桑枝这才注意到门玥玮身上的狼狈,忍不住蹙了蹙眉,“怎么弄的这么狼狈,雷明吐得?”

    桑枝这么一说,门玥玮才赫然记起自己还穿着满身污渍的衣服,哀嚎一声,说道:“受不了了,我得赶紧回房好好冲个澡去。枝枝姐,我先上楼了,大晚上的别喝咖啡了,你也早点上楼休息去吧。”

    桑枝苦笑的扯了扯嘴角儿,点点头,看着门玥玮一溜烟儿似的跑上楼去,才又转头望着咕咕冒泡的咖啡发呆。

    桑枝突然身子一震,闷声说道:“放开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少庭出现在桑枝的身后,轻轻的将她一把搂住,将头抵在她的肩头,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来回在她肩头磨蹭着。

    “怎么了?不在屋里睡觉,怎么突然想起下来煮咖啡了?”

    门少庭没有理会桑枝淡漠的语气,柔声问道。

    桑枝想到自己在楼上看到的那一幕,心里的气便不打一处来,淡淡的乜了门少庭一眼,伸手将他搂在自己腰际的双手掰开。

    语气冷淡的说道:“睡不着,突然想喝了。”

    说完,伸手去取咖啡壶。

    门少庭蹙了蹙眉,问道:“究竟怎么了?”

    天知道他费了多大功夫才摆脱了白小梦的纠缠,回到房间一看,桑枝竟然不在屋里。

    门少庭的心便忍不住的一紧,大半夜的她不在房间里睡觉,会跑去哪里呢?

    门少庭急慌慌的将三楼各个能找的角落几乎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桑枝的身影。

    门少庭真的有些急了,差点就要爆吼骂娘了,最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桑枝究竟会去哪里。

    无奈之下,门少庭才下楼来想要试试运气。

    不料才走到楼梯拐角儿便看见门玥玮蹑手蹑脚的上楼。

    门少庭蹙了蹙眉,揪着她问道:“看见你嫂子了吗?”

    门玥玮奇怪的看了门少庭一眼,耸了耸肩,“枝枝姐好奇怪,大半夜的居然煮咖啡喝。”

    门少庭一听,赶紧跑下楼来,看见桑枝的身影,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心里长松了一口气,这才上前一步,从后边将桑枝紧紧搂住。

    桑枝不理会门少庭,兀自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端着走到饭厅的餐桌上,坐下,一边捧着咖啡,一边使劲儿吹着凉。

    门少庭走过去,一把将桑枝手里的杯子夺走,放在自己面前,然后拉着桑枝的手问道:“究竟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门少庭从桑枝的眼神儿里看到她对自己的冷漠,让他忍不住的心里一阵惊慌,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惹得她不高兴了。

    桑枝只淡淡的看着门少庭,也不说话。

    半晌,桑枝才又从门少庭面前拿过那杯咖啡,淡淡的说:“没事,就是口渴了想喝东西。”

    门少庭一脸狐疑的看着桑枝,“口渴了想喝东西?这么多可以喝得东西,非得大半夜的煮这么浓的咖啡来喝,是不打算睡觉了是吧?”

    桑枝小口的喝着又浓又苦的咖啡,她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苦的纯咖啡。

    其实桑枝对咖啡并不热衷,偶尔喝点也是要加奶加糖才能喝得下,像今天这样什么都不加还是头一次。

    才喝了一口,桑枝心里便已经开始后悔了。不知道自己没事煮这个来喝是为了什么,本来心里就够苦的了,还需要它来给自己锦上添花吗?

    但是面对门少庭,桑枝就是心里后悔,面上也依旧硬挺着。

    “我愿意,你管我!”

    桑枝说着心一横,又喝了一大口。

    咖啡含在口中,那苦涩的味道立刻便自口中蔓延开来,顺着喉管一直苦到心里。

    一口咽下,桑枝忍不住猛咳了起来。

    呃……这东西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苦,比自己老爸熬得中药汤子还要苦上几分。

    看着桑枝痛苦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一阵心疼。

    伸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小声责怪道:“你这是干嘛?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不好吗,何苦这么为难自己。”

    桑枝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伸手将门少庭的手扒拉开,没好气的道:“谁说我为难自己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为难自己了,我就是喜欢喝苦咖啡,我心里美着呢!”

    说完,赌气的端起杯子又要往嘴里灌。

    门少庭蹙了蹙眉,眸中一抹凌厉闪过,伸手一把将桑枝手里的杯子夺了过去,一仰脖,咕咚咕咚一口气将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喝完,然后将空杯子朝下倒了倒,“喝完了,走,上楼睡觉去!”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朝桑枝揽了过来。

    桑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拍开他朝自己伸过来的胳膊,气呼呼的转身便往楼上走去。

    门少庭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她了,处处让自己碰灰。

    见桑枝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门少庭无奈的摇摇头,快步跟了上去。

    路过白小梦房间的时候,桑枝不自觉地多望了两眼。

    虽然仿似不经意的两眼,门少庭却恍然大悟。

    心里大概明白了桑枝生气的原因了,难道是她看见了自己刚才被白小梦纠缠的情景?

    这么一想,门少庭郁闷的心情霍然开朗,甚至有些小雀跃。

    小女人生气了,是因为吃醋吧?

    看你还敢说对自己没感觉不?这是多么明显的醋意啊!

    门少庭想着,跟在桑枝身后,无声的笑了。

    仿佛感觉到身后的男人一脸得意的笑了似的,桑枝突然转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声道:“我去小玮房间睡!”

    说完真就直接掠过了自己的房间,朝门玥玮房间走去。

    门少庭的吓得一惊,赶紧伸手,一把将桑枝拽住,“你这是干嘛?有什么事咱们回房间说清楚,别任性耍小孩脾气!”

    情急之下,门少庭没有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生硬,就像平时教训自己的部下一样。

    可是桑枝不是他的兵,而是他的老婆,尤其老婆大人现在还在气头上呢,怎么能容忍的了他以这种口吻跟自己说话!

    桑枝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我耍小孩脾气,我任性?哈,在你看来我桑枝不过就是个蛮不讲理又任性妄为的女人是吧,那好啊,你看谁温柔体贴,你找谁去好了!”

    说完桑枝干脆转身朝楼下走去。

    门少庭气得眼睛冒火,一把拽住她,冷冷的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桑枝猛地甩开门少庭的手,“我去哪儿和你有关系吗?你管得着吗?”

    说完不待门少庭说话,已经快步朝楼下奔去。

    门少庭伸手想要再次将她抓住,却只碰到她的上衣边角儿,根本没有办法抓住她的人。

    眼看着桑枝跑下楼去,门少庭心里暗骂一声,“该死!”

    叹了一口气,提步追了上去。

    桑枝一口气跑出门家,抬头望着一片漆黑的夜空,才赫然发现自己对大院根本不熟悉,尤其又没有拿车钥匙,难道要徒步走出去吗?

    这里是郊区,打车很不容易打到,尤其自己身上根本没有带钱。

    桑枝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睡衣的着装,忍不住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跑了出来。

    虽说睡衣还算保守,可真的这么走在大街上,也一定会被人当疯子看待吧?

    这时候,桑枝的心瞬间冷静了下来。

    自己即便是要走,也要换好衣服,拿了包和钥匙才能走啊,总不能这么蓬头垢面穿着睡衣拖鞋就往外跑吧。

    想到这儿,桑枝叹了口气,转身又朝门家走去。

    走到门口,迎面正好碰见后边追来的门少庭。

    门少庭一见桑枝返了回来,以为她想开了,气消了呢,伸手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门少庭,你放开我!”

    桑枝被他抱着,冷冷的说。

    “不放,别生气了好不好,我跟白小梦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桑枝吸了口气,淡淡的说:“你先放开我。”

    门少庭摇头,更加用力的抱紧她,“不放,放开了你又要跑掉了。”

    桑枝翻了翻白眼儿,“我不跑了,你放开我!”

    门少庭半信半疑,“真的?”

    见桑枝点头,门少庭才松了一口气,松开了紧紧抱着她的双手。

    桑枝一见,抬步便跑,却不料门少庭早有防备,倏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两手一用力,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唔……门少庭,你放我下来!”

    “不放,信你的才是傻子!”

    桑枝心里忍不住腹诽,上校同志,你就是天字号第一大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