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就这么被门少庭强行扛上三楼,扛进自己房间里。

    坐在床上,桑枝看着自己身边的门少庭直运气,可是男人的手死死的搂着自己的双腿,让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桑枝瞪了半天眼,才气呼呼的说:“门少庭,你松手!”

    门少庭此刻正眯着眼睛半睡半醒中,只是心里担心自己睡熟了,桑枝又趁机逃跑,手才会下意识的紧紧的抱着她的双腿。

    见门少庭半晌没有反应,桑枝忍不住吸了口气,又大声一点说道:“门少庭,你松手!”

    门少庭眉头蹙了蹙,更加用力的将她的腿搂住,“不松,松开你又要跑。”

    桑枝忍不住抚了抚额,翻个白眼儿:“我不跑了,你松手!”

    门少庭依旧闭着眼睛,不相信的嘟囔道:“信你才是傻子!”

    桑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脸上却难受的五官几乎拧巴到一起了。

    “门少庭,你放开!”

    桑枝终于忍不住爆吼一声,伸手就去掰门少庭搂着自己大腿的手。

    “睡觉吧,再不睡天都亮了。”

    门少庭没有松手,反而一个用力将桑枝按倒在自己怀里,抬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说道。

    桑枝忍不住又翻了翻白眼儿,整个身子因为难受而不自觉地缩成一团,还忍不住的扭动着。

    “门……少庭,我再说一遍,你放开我,我要去卫生间方便!”

    妹的,她快要让尿憋死了,这臭男人居然还是死不松手,难道真的要她尿床上不成吗?好丢人!

    桑枝哭得心都有了,心恨恨的想着,“门少庭,我恨你,恨死你了!”

    门少庭忽的坐起来,一脸好笑的看着脸色憋成紫色的桑枝,才慢悠悠的松了手,“早说嘛,要是这么大了还尿床,真就丢脸丢大了。”

    桑枝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速度的翻身下床,直奔卫生间而去。

    门少庭望着砰的一声关闭的卫生间的门,摸着下巴无声的笑了。

    桑枝从卫生间出来,打开门,突然被站在门外的门少庭吓了一跳。

    “你干嘛站在这儿?”

    桑枝心里有气,说话语气就很不客气。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抓住桑枝的小手就往床边走,“我怕你一出来又要跑。”

    桑枝无语的望了望天花板,“你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这么跟着我吧?”

    她要真的想跑,总能找到机会的。真不知道这男人脑子是怎么想的,难道他能一辈子像现在这样跟着自己寸步不离吗?

    再者,即便是她自己跑了,桑枝也相信,以门少庭的能力,分分钟就能找到自己,把自己抓回来。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得摸了摸自己脖子上个的那个“玥心”,突然笑了:“门少庭,我想知道,如果我不戴着它,你还有办法知道我的行踪吗?”

    昏暗中门少庭眯起了危险的眸子,桑枝仿佛感到一道寒光直直的朝自己扫射过来,忍不住心里打个寒战,才要说话,门少庭已经慢悠悠的开了口。

    “不怕死,你倒是可以试试看!”

    听上去平淡的几乎没有情绪波动的一句淡淡的话,桑枝却不由自主的吸了一口冷气。

    这男人话里充满了威胁与警告的意味,让桑枝不由得有些害怕。

    但桑枝还是壮着胆子梗了梗脖子,鼻腔中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门少庭淡淡的点头,“没错,威胁加警告,你要是敢不听话的将它摘下来,别怪我不客气。”

    说这话的时候,门少庭加重了后半句话的语气,桑枝知道他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桑枝不由得皱了皱眉,心里不服气,嘴上却不敢再继续跟他顶嘴了。

    但还是不甘心的冷哼一声,使劲儿甩开门少庭的手,“懒得理你!”

    说完自己一头栽倒在床上,背对着门少庭赌气的闭上了眼睛。

    门少庭轻叹了口气,伸手自后边将她搂住,小声说道:“老婆,我跟白小梦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是无辜的。她假装摔伤,我不过是想把她扶到房间去,谁知道她死缠着我不放啊。我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摆脱她的纠缠啊,你不但不同情我,还误会我,我真是冤枉死了。”

    门少庭说得委屈又可怜,那表情语气,就好像他自己比窦娥还要冤枉似的。

    桑枝其实心里早就相信他了,但还是忍不住生气。

    她在想,如果门少庭真的没有动心,以他的身手又怎么可能让白小梦纠缠那么久,还那种姿势下维持了那么久。想到这儿,桑枝就忍不住来气。

    闭着眼睛装睡,仍旧不打算不理门少庭。

    门少庭碰了一鼻子灰,忍不住心里叹息一声,看来这女人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门少庭的性格一向不喜欢解释太多,但这次因为怕桑枝误会,已经破天荒的头一遭主动交待问题,并啰哩吧嗦的解释了那么多,在他看来自己的诚意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现在桑枝依旧不理自己,门少庭心里有了些小小的郁闷。

    “老婆,我该说的都说了,至于你要不要相信,那就随便你吧。”

    见桑枝不理自己,门少庭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老婆,你睡着了吗?”

    一边说着,门少庭一边伸手在桑枝的面前晃了晃,见桑枝毫无反应,自嘲道:“真的睡着了。”

    然后门少庭没再说什么,只是搂着桑枝,将自己的头抵在她的后脑上,就这么从背后拥着她睡了。

    因为喝了酒,又折腾了大半宿,门少庭其实早就困意连连了,只是片刻的功夫,便真的睡着了。

    桑枝感觉到门少庭搭在自己腰间的胳膊越来越沉,知道他是睡着了,才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儿,无声的笑了。

    第二天门少庭半睡半醒的时候,胳膊习惯性的去搂桑枝,却不料扑了个空。

    倏地睁眼,才赫然发现桑枝已经不在床上。

    门少庭翻了个身,忍不住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他知道自己昨晚喝酒的缘故。

    “老婆,我头疼!”

    门少庭以为桑枝在卫生间里洗漱,便忍不住孩子气的撒娇喊了一声。

    半晌不见桑枝出来,门少庭才蹙着眉头,掀开被子下了床。

    打开卫生间的门,才发现桑枝根本不在里边。

    门少庭皱着眉头匆匆的洗漱完毕,换了衣服便下了楼。

    客厅里,饭厅里,厨房里找个遍也没见到桑枝的身影,门少庭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吴妈,你见到枝枝了吗?”

    正在厨房里忙活早点的吴妈回头看见门少庭,摇摇头,“我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着,没留意,少奶奶这么早就醒了啊?”

    门少庭点点头,“谢谢吴妈。”

    可是心里反而越发的心急了。

    这么早,她是去了哪里呢?

    门少庭一边想着,一边往楼上跑去。

    回到自己房间,仔细的查看了桑枝的东西,包不见了,可是车钥匙却在。

    没有开车,她能去哪里了呢?

    门少庭想着,拿了手机拨打桑枝的手机号码,却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门少庭眉头蹙的更紧了,叹了口气拿了桑枝的车钥匙便又下了楼。

    看了看时间还早,又是周末,桑枝到底会去哪里呢?

    一边想着,一边出了家门,打开车门,打算开车沿途去找找看。

    门少庭开着车沿着返回市里唯一的一条马路不快不慢的开着车,一边开车一边留意看着马路两边,找寻着桑枝的身影。

    门少庭就这么慢慢开着车一直走到了这条马路的尽头,再往前走,就要拐弯进入回市区的快速路了,也没有见到桑枝的身影。

    门少庭开始有些按捺不住了,给火狐打了电话:“锁定桑枝的位置,告诉我。”

    那边火狐明显的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老大,你不是在家陪嫂子吗?怎么把嫂子弄丢了?”

    “少废话,马上给我锁定,告诉我她的位置!”

    门少庭语气透着明显的烦躁,突然就莫名的想起昨晚桑枝说的那句话。

    “门少庭,我想知道,如果我不戴着它,你还有办法知道我的行踪吗?”

    门少庭砰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桑枝,你要是敢把玥心摘下来,我一定要你知道后果!”

    片刻,火狐传来消息,那语气却带着明显的嬉笑:“报告老大,跟踪显示,嫂子此刻正在……正在……”

    “正在哪里?”

    门少庭忍不住吼了一句。

    什么时候了,火狐居然还敢跟他卖关子,活得不耐烦了吗?

    “正在……”火狐似乎迟疑了一下,才缓缓说道:“嫂子正在大院你家里三楼的房间里的卫生间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正在洗澡吧?”

    火狐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当然他是看不见的,只是锁定了桑枝的具体位置,至于最后半句,完全是他自己补脑的结果。

    “滚!”门少庭恶狠狠的吼了一句,然后发动车子掉头便回了大院。

    门少庭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桑枝正好洗完澡换了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

    门少庭见到桑枝,上前不由分说一把便将她紧紧抱住。

    桑枝吓了一跳,发现是门少庭才缓了缓神儿,蹙眉道:“你怎么了?”

    门少庭将头抵在桑枝的肩上,闷声问道:“大早晨不老实躺在床上,你跑去哪里了?”

    桑枝挑了挑眉,“就陪妈妈在大院里随便走了走啊,怎么了?”

    门少庭一听,气得鼻子差点歪了,放开桑枝,冷哼道:“散步?散步干嘛带着包打你手机还不接?”

    桑枝忍不住瞅了一眼衣橱,扯了扯嘴角儿:“昨晚换衣服的时候,包被我随手放在衣橱里了,忘了拿出来,手机在包里,静音了,我没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