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瞅着桑枝半晌无语,事后自己反省,堂堂一个特种兵大队长,上校同志,怎么会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呢?

    冥思苦想之后终于得出结论,所谓,事不关心关心则乱,大概就是说的自己了。

    因为对于桑枝太过上心,她的一言一行就会影响到门少庭的情绪,担心她偷偷离开自己,所以一时心慌乱了分寸,虽然说出去有些丢脸,但他自己却不得不承认,这回,自己是真的栽在这小女人的手里了。

    早饭的时候,很意外的,门正居然也出现在了饭桌上。

    桑枝记得门正一般周末的时候都会约人出去打球,很少在家里吃早餐。

    门玥玮还在房间里呼呼着,桑枝本来想去叫醒她下来吃饭的,林雅然制止了她,说让她睡吧,门玥玮睡不饱是不会起来的。

    饭桌上,大家都默契的秉承食不言的古训,低头吃着饭。

    尤其白小梦,把似乎故意把头低得很低,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的脸色,或许是不想让门少庭看到吧。

    桑枝这么想着心里苦笑了一下,低头开吃。

    突然门正放下筷子,看了看门少庭,又瞅了瞅白小梦,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小梦搬家,正好少庭也在家没事,你就开车帮小梦把行李送过去吧,顺便帮她看看新家周围的环境。”

    门正才说完,白小梦便抬头,一脸期冀的表情看着门少庭。

    桑枝注意到白小梦的黑眼圈很重,显然是昨晚没有睡好的原因。

    怎么可能睡得好呢,昨天她都那么主动那么热情了,门少庭却一点不为所动,淡然拒绝,这让任何一个女孩子脸上都会挂不住,心里都会别扭羞愧的要死吧,自然睡不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门少庭将煎蛋塞进嘴里,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没空!”

    就这么两个字,把门正的要求直接而彻底的给拒绝了。

    门正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哼道:“什么没空,不是今天正好在家里休息吗?”

    白小梦见门正发火,赶紧打圆场说道:“没关系的伯父,我行李不多,自己可以的。”

    说完,委屈的看了一眼门少庭,继续低头吃饭。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门正一眼:“让小张送她过去吧。”

    说完,看向桑枝,“吃好了吗?吃好了走吧。”

    桑枝囧了囧,还没有说话,已经被门少庭拉了起来,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门老爷子和林雅然,“爷爷、爸妈,我们先走了。”

    声音才落,已经被门少庭拉着上了楼。

    房间里,桑枝使劲儿甩开门少庭的大手,有些不悦的问道:“你这是干嘛?”

    饭桌上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自己拉走,这样很不礼貌,让家里人怎么想他们啊?

    门少庭不以为然的拿了桑枝的包,然后重新牵上她的小手,“走了。”

    桑枝不明所以的问道:“去哪儿?”

    门少庭好笑的瞪了她一眼,说道:“去哪里都成,只要别在这里呆着,还是你希望我去帮白小梦搬家?”

    桑枝囧了囧,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当然不希望!”

    不用想也知道,就白小梦那人,巴不得门少庭跟她单独相处呢!

    昨晚自己就在隔壁屋里,她都敢那么缠上门少庭,要是自己不在又没有别人的情况下,天知道她能干出什么事来。

    “那还不走!”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拉着桑枝往楼下走。

    经过客厅的时候,门光荣将门少庭叫住。

    门少庭犹豫了一下,将包递给桑枝,“乖,先去车里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桑枝点点头,拿了包和车钥匙出门,上了车。

    门少庭来到门光荣面前,笔直的站着等着爷爷的训话。

    门少庭以为自己在饭桌上对门正的无理,爷爷一定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所以才将自己叫住要教训几句。

    没想到门光荣说的却是另外的事情。

    门光荣叹了口气,说道:“爷爷老了,今年就要退下来了,我希望在爷爷退下来之前,你能将爷爷心里的那件事帮爷爷查个清楚,也算是了了爷爷的心愿。”

    门少庭知道老爷子说的那件事是什么,点点头,“您放心,我一定加快进程。”

    门老爷子见门少庭这么说,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又抬头望向大门的方向,“枝枝还在等你吧,去吧,别让她等太久了。”

    门少庭点点头,“那我先走了。”

    门少庭出来的时候,桑枝正坐在车里发呆,见他走了出来,赶紧侧身开了车门让他上来。

    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笑了笑,坐到驾驶座上,启动了车子。

    “被爷爷骂了吧?”

    桑枝忍不住有些担心,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弄得门少庭和门正父子俩原本就僵硬的关系,更加僵硬了。

    而老爷子一定也是因为看不下去门少庭对门正的态度,所以才将门少庭叫过去教训的吧?

    门少庭一边开着车一边淡淡的扫了桑枝一眼,安慰道:“不是,别瞎想,爷爷找我是别的事情。”

    桑枝将信将疑,淡淡的“哦”了一声,将头转向车外,看着路边疾驰而过的树木。

    “咱们去哪儿?要回家吗?”

    桑枝还是忍不住的问门少庭,她其实不太想回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桑枝忽然有点害怕单独跟门少庭相处,尤其是大白天的时候。

    他太能折腾自己了,那种事情,桑枝觉得还是晚上比较自然一点,白天的话,会让她很别扭。

    而这男人,显然是不管白天黑夜都很热衷于那种事情的,所以桑枝不想回家,不想回只有他们两人的家里去。

    门少庭淡淡的摇摇头,“我送你回爸妈那边去吧,我马上还得回趟部队,临时有些事情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听门少庭这么说,桑枝心里忽然就松了一口气。

    门少庭只是将桑枝送到父母家楼下,那里已经有他的属下开了那辆越野车等候着门少庭了。

    桑枝下了车,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门少庭,“其实你忙的话,我自己可以开车回来的,没必要一定要你送过来。”

    门少庭挑了挑眉,笑道:“上去吧,我也要走了。”

    桑枝突然拉住门少庭的胳膊,说道:“你先走,你走了我就上楼。”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将桑枝揽进怀里,低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转身,上了自己那辆越野车。

    桑枝看着门少庭的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才慢慢的转身上楼。

    拿了钥匙打开房门,客厅房间里转了一圈,也没见到自己爸妈的身影。

    桑枝皱了皱眉,掏出手机给父亲桑梓打了电话。

    “爸,你今天不是应该休息吗?怎么没在家?我妈呢,也不在家里啊。”

    电话里,桑梓告诉桑枝,因为学校放暑假,自己又很久没有带着老婆出去旅游了,所以趁着这个时机跟莫青莲一起出门玩几天。

    桑枝囧了囧,原来自己爸妈出门旅游去了,忍不住抱怨道:“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害得我回家找不到你们吓了一跳。”

    桑梓笑了笑:“出来的急,昨天晚上才确定下来的订了飞机票,赶飞机,这会才到机场,正想着给你打电话呢,你电话就来了。”

    桑枝想了想问道:“那你们去哪里,几点的飞机,我过去送送你们吧。”

    桑梓笑道:“不用了,飞机马上起飞了,你赶过来我们也在飞机上了,乖乖的在家等爸妈,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哈。”

    桑枝笑了笑,自己都多大了,还要爸妈的礼物。

    桑梓正要挂电话,却被莫青莲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

    “枝枝啊,你听妈的话,跟少庭赶紧努力,争取来年让爸妈抱上外孙子,以后爸妈再出去旅行就带着小宝宝一起去,多酷的一件事情啊!”

    桑枝一听莫青莲又旧话重提,就忍不住头大,赶紧打着马虎眼,“好好,我知道了,你跟爸玩的开心点,回来的时候我去接机,挂了哈,拜!”

    说完不等莫青莲说话,桑枝已经快速的挂了电话。

    家里没人,桑枝一个人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实在没有意思,便给肖菲打电话,想着叫她过来自己家里一起待会。

    电话里,肖菲的语气有些遮遮掩掩的,让桑枝顿时有些起疑。

    “肖菲,你不在家吗?”

    大周末的,她不在家里又跑去了哪里呢?

    “嗯,我……我在外边。”

    “哦,你去了哪里啊,中午一起吃饭吧?”

    桑枝试探的问道。

    肖菲似乎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估计中午回不来,要不晚上行吗?”

    桑枝有些失望,淡淡的应了声:“好吧,那你自己在外边小心点。”

    挂了电话,桑枝心里有些奇怪,肖菲是去了哪里呢,听那语气好像还不想让自己知道的样子。

    江北城一边开着一边看了副驾座上的肖菲一眼。

    肖菲此时正一只胳膊肘杵在门窗上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发呆,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枝枝你要去干嘛呢?”

    肖菲听到江北城的话,慢慢的转头,笑了笑,“我不想她担心,我想她或许不希望我去看郑尧吧。”

    江北城耸了耸肩,没有再说话,专心的开着车。

    车子在京郊快速路上飞驰着,窗外一排排行道树快速的向后移动着。

    良久,肖菲才将头转向车内,看着江北城的侧脸说道:“江北城,谢谢你。”

    江北城勾了勾唇角儿,笑道:“谢我什么呢?谢我愿意甘当司机送你去见郑尧吗?”

    肖菲囧了囧没有说话。

    她其实觉得今天早上出门遇上江北城真的是件好巧的事情。

    早上肖菲出门,打算坐车去京郊看看郑尧,回来这么长时间了,自从从桑枝口中得知了郑尧的下场之后,肖菲心里就想着找机会过去看看他。

    没想到才出了小区,还没走到公交车站,迎面就看到江北城开着一辆骚包的敞篷跑车过来。

    见到肖菲,江北城像是偶遇一样,一脸惊讶:“肖菲,好巧啊,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肖菲一愣,随即笑道:“是啊,好巧,你怎么会来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