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路过,没想到会碰到你。”

    笑话,他才不会告诉她,自己是为了撞运气能跟她来个偶遇已经守在这里两天了。

    从昨天,天才亮他就开车在这附近转悠,今天又是天一亮就跑了过来,为的就是制造跟肖菲偶遇的假象。

    但是这话,打死江北城也不会说出来,很没面子好不!

    肖菲笑了笑,转身往车站走。

    “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江北城忙从车上下来,一把将肖菲的手抓住。

    肖菲微微一怔,低头看着自己被江北城抓住的小手,不由得脸一红,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出,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说道:“我去趟京郊监狱。”

    “啊?”江北城不明所以的问了啊了一声,“去那里干嘛?”

    肖菲更加的不好意思了,小脸儿绯红,低着头小声说:“去看看郑尧。”

    说完转过头去,背对着江北城,说道:“我去等车了,再见。”

    然后又抬步朝站牌走去。

    江北城蹙了蹙眉,他没想到,郑尧那样对待肖菲,她还对他那么好。

    郑尧落得那样的下场,那是他罪有应得,真不明白肖菲为什么还要去看他,难道对他还是余情未了吗?

    想到这儿,江北城的心里突然有种闷闷的感觉。

    “那个……”江北城犹豫了一下,开口叫住肖菲,“去那里坐车太不方便了,还是我送你去吧。”

    肖菲一怔,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江北城,笑了笑:“你不忙吗?还是不麻烦你了。”

    江北城嘴角儿不自觉地抽了一下,“今天周日,我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就当一回你的免费司机吧。”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拽着肖菲就往自己的车子方向走去。

    将肖菲塞进车子,嘱咐一声:“系好安全带。”

    说完绕过车子,坐到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直到车子开了起来,肖菲才从方才的怔愣中回神儿。

    看着江北城的眼神儿有些感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将头转向车外看着外边迅速后退的树木。

    直到桑枝的电话打进来,肖菲才恍然回神儿。

    此时面对江北城玩笑似的一句话,肖菲竟囧得满脸通红。

    是啊,自己谢他什么呢?谢他充当自己的免费司机吗?

    其实这只是一方面吧?肖菲知道自己心里对江北城有的不止是感谢,更多的是感激。

    半晌肖菲才缓了缓情绪,淡淡的说道:“算是吧,总之,谢谢你。”

    江北城勾了勾唇角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其实……你完全不用跟我这么客气的。”

    说完这话,江北城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而肖菲似乎也没打算继续说下去,又将头转向了车外,想自己的心事。

    江北城心里叹了口气,他自认为不是一个腼腆的人,更不是一个内向的人。可是如今单独面对肖菲的时候,他竟破天荒的头一遭感到词穷。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恋爱中的人的智商会下降吗?

    车子在京郊快速路上开了将近两个小时,才从快速路上下来,又沿着郊区的公路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目的地。

    江北城帮着肖菲办好了探视手续,跟着她一起进去。

    才走到一半的时候,肖菲突然转过身,对江北城说道:“江北城,要不你还是在外边等我吧,我一会就出来。”

    江北城微微犹豫了一下,最后点点头,“你自己当心点,我就在外边等你。”

    见肖菲点头,江北城才放心的转身出去。

    肖菲自己都没有想到,再次见到郑尧的时候,自己的心竟然说不出的平静。

    没有怨恨,更没有难过,平静的就像一潭无波的湖水,一丝涟漪都没有。

    郑尧被剃了光头,整个人看上去,黑瘦了很多,精神也有些萎靡,垂着头一路走到那道将两人隔成两个世界的厚厚的玻璃旁坐下。

    “郑尧,你还好吧?”

    肖菲的语气平静的让她自己都吃惊。

    听到肖菲的声音,郑尧才惊讶的抬起头来。

    见到肖菲的一霎,郑尧就忍不住激动的一只手死死把住那道厚厚的玻璃,拿着听筒的手都忍不住的轻颤着。

    “菲菲,菲菲……”

    郑尧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叫着肖菲的名字,眼睛里忍不住充盈着泪水。

    肖菲淡淡的一笑:“你还好吧?”

    郑尧点点头,此刻面对曾经被自己伤害的累累伤疤的昔日恋人,心里五味杂陈,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嘴里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任凭悔恨的泪水肆意泛滥。

    许久,郑尧才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说道:“没想到你还能来看我,谢谢你。”

    肖菲摇摇头,扯了扯嘴角儿:“我只是想不到你居然忍心对枝枝下那种毒手,要是门少庭没有及时赶到,她是不是真的就被你的人给糟蹋了?”

    说这话的时候,肖菲心里忽然就涌起了一股恨意,对郑尧的恨意,却无关自己,只是纯粹的因为他对桑枝的伤害,而对他产生的恨意。

    郑尧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肖菲会这么问自己。

    但是随即,他便点点头,轻声道:“或许是吧。”

    那时候的郑尧,正处于一种被文丽的花言巧语骗得团团转又没有主见的时候,几乎毫无条件的完全相信文丽的话,对文丽基本上是言听计从,自然会按照文丽给他的计划去行事。

    现在郑尧想起那件事情,自己心里都心有余悸。

    曾经自己也是满怀热情知耻上进的大好青年,怎么就走上了那条不归路了呢?

    狱里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郑尧也会自己反省,最后他给自己的总结是,利欲熏心导致了自己如今的下场,果然是怨不得别人的,要怪只能怪自己。

    “菲菲,我对不起你。”

    郑尧低着头,不敢再去看肖菲那双清澈的眸子。

    这世上他最对不起的就是肖菲了,如果有来世,他愿意用一世偿还他今生对她的亏欠。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机会,肖菲还会给他机会吗?自己伤她如此之深,恐怕即便有来世,她也不想再见到自己了吧?

    肖菲摇摇头,苦笑一下,“说对不起有用的话,事情就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是啊,肖菲说得没错,“对不起”这三个字是最无用又无力的说辞了,在她面前自己这三个字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郑尧,好好改造吧,我希望你能知道自己的错误,将来出来的时候,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说完,肖菲缓缓的挂上听筒,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一眼厚重的玻璃窗里的郑尧,转身向外走去。

    郑尧望着肖菲转身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即便自己再怎么努力改造,肖菲也不可能原谅自己的。

    这一刻,郑尧心里突然就对未来,对人生充满了绝望和沮丧。

    江北城正倚在车上烦闷的抽着烟,郑尧都这样了,肖菲对他还是余情未了,这让他很郁闷,同时又深深的被这个痴情的女人所感动。

    江北城就在这种郁闷和感动的纠结的情绪下焦急的等着肖菲出来。

    见肖菲从里边出来,江北城狠狠的将才抽了一半的烟扔到地上,踩了两脚,然后急切的迎了上去。

    “出来了,怎么样,你还好吧?”

    江北城是担心肖菲会见到郑尧情绪激动,一脸关心的看着她。

    肖菲笑了笑,摇摇头,“我没事,挺好的。”

    “那咱们走吧。”

    江北城说着,一把拽住肖菲的手就将她往车上拉。

    肖菲囧了囧,上了车,抬头看看天上高悬的大大的太阳,忍不住说了句,“都中午了,好饿,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请客,也算谢谢你开车送我过来这里。”

    从肖菲一出来,江北城就留意观察她的脸色变化,见一切正常,心里这才算彻底放心。

    此时听见肖菲说肚子饿了,忍不住笑了笑,“我知道这里有一家农家院,做得特色菜虹鳟鱼很不错,咱们去吃吧。”

    说完又嘱咐肖菲系好安全带,然后才平稳的发动了车子。

    江北城很轻车熟路的将车开到一家农家院里,车子才停稳,里边老板已经热情的迎了出来。

    “江公子,欢迎欢迎,可有日子没来了,怎么今天就您自己吗?”

    一边说着,老板一边热情的将江北城和肖菲往里边让。

    江北城笑笑,“老刘真不会说话,什么叫就我自己啊,这不是还有一位美女相伴呢吗?”

    老刘一听连忙陪着笑脸,伸手轻轻在自己脸上拍了一下,“呦呦,你瞧我这张嘴,真是越老越不会说话了,这位小姐您可千万别见怪啊!”

    肖菲笑了笑,“老板你好,叫我肖菲好了。”

    小姐小姐的,叫的她心里不舒服。

    老刘一脸尴尬的笑着,“那肖菲姑娘,赶紧往里边请。”

    一边说着,老刘一边将二人让进了一个雅间内。

    别看这农家院外边看起来简单的近乎简陋,但里边装修的却是很精致。

    尤其这间雅间,更是装修的别具匠心,给人一种古朴的回归田园的感觉。

    “还是老规矩吗?”老刘恭敬的问江北城。

    江北城点点头,“今天得开车,酒就免了,给我们上两杯鲜榨的果汁吧。”

    老刘答应着离开了。

    不久便有人给两人送来了一壶清香扑鼻的茶水。

    肖菲看了看周围环境,又瞅了瞅江北城,笑道:“没想到这里你也有认识的人,看来是个地道的吃货啊!”

    江北城笑了笑:“跟朋友来过两次,这老板是个精明人,知道谁花钱大方,便留心了。”

    一边说着,一边给肖菲倒了茶水,“不过他这里的虹鳟鱼做的那叫一绝,很多人为了吃上这美味,都不辞辛劳的从外地开车赶过来呢。今天正巧咱们过来了,不吃一次岂不是可惜吗?”

    肖菲笑了笑,偷偷捏了捏自己的包,希望这顿饭别把自己吃破产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