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江北城听见桑枝跟自己谈钱,忍不住嘴角儿猛抽了两下,转头定定的望着桑枝,“你跟我之间谈钱是不是太生分了点?”

    桑枝囧了囧,“一码归一码,你靠这个吃饭的,不要钱不是亏死了。”

    江北城翻了翻白眼儿,“我还没凄惨到不拿你的钱就混不上饭吃的地步吧,这个就当是我送你的迟到的结婚礼物了。”

    说完一把将肖菲挡在自己面前,又说道:“谢我的话,就别说了,肚子饿了,请我吃饭吧,饭店我说了算。”

    桑枝笑了笑,“行,随便你点,怎么说这次都是我占便宜。”

    江北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不由分说的拉着肖菲就往自己车子走。

    肖菲怔愣了一下,微微挣扎着:“江北城,你干什么,我坐枝枝的车就可以了。”

    江北城不由分说的将肖菲推到自己车上,笑道:“拉你当人质,省得一会枝枝看见我要去的饭店,吓得掉头跑掉。”

    肖菲囧得满脸通红,头探出车窗外看了看一边站着的桑枝,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桑枝才不是你说的那种小气的女人。”

    江北城当然知道桑枝不是小气的女人,只是他实在没有别的借口让肖菲跟自己一个车子了。

    淡淡的扫了肖菲一眼,“系好安全带。”

    肖菲这才不情愿的拉过安全带系好,又朝着桑枝喊道:“枝枝,你跟上啊!”

    桑枝笑着朝她挥挥手,让她放心。

    桑枝当然明白江北城的用意,不过是想多些跟肖菲独处的机会罢了,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成人之美呢。

    桑枝开着车,在傍晚的昏黄余晖中,跟着前边江北城的车子一路七拐八拐的走到一个看上去很偏僻的地方。

    这地方桑枝以前没有来过,甚至她都不知道这里是处在京城的那个区域里。

    车子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

    怔愣中的肖菲被江北城拉着下了车,而与此同时,桑枝也已经从车里下来。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桑枝便忍不住蹙了蹙眉头,这里地势宽敞,但是根本没什么饭店,只是有几个很大的露天大排档。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几家大排档拉起了各色的彩灯,倒是将这片空阔的地带照的一片灯火通明的。

    还没到用餐高峰期,每家大排档前客人都不是很多,只星星散散的几桌,围在一起吃吃喝喝聊着天。

    空气中弥漫着碳烤和各种调料混杂在一起的味道,不难闻却也不是那么令人身心愉悦。

    桑枝忍不住问道:“江北城,你是要带我们来吃大排档吗?”

    江北城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径自走到一家大排档前,找了一张空桌坐下,伸手朝桑枝和肖菲招了招,示意她们过来。

    两人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坐下。

    这时候,已经有服务员拿着单子走了过来。

    “几位吃点什么?”

    服务员一边说着,一边将菜单递给了江北城。

    江北城看了看,点了一盘煮毛豆,一盘煮花生,又点了个拍黄瓜和麻酱豇豆。

    然后笑着看了看一脸惊讶的桑枝和肖菲,“怎么了,傻眼了都?”

    桑枝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江北城,你不用给我省钱,请一顿饭的钱我还是有的。”

    江北城笑了笑,“谁说我要给你省钱了,你以为吃大排档很便宜吗?”

    说完,江北城又低头看着菜单,点了很多烤串和一份麻辣小龙虾。

    “先来这些吧,不够再点。”

    江北城一边说着一边将菜单递给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桑枝和肖菲,说道:“肖菲会开车吧?”

    肖菲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点点头,她的驾照是跟桑枝一起考的,只是一直以来也没怎么摸过车,自己心里也没底算不算会开。

    “有驾照,但是基本上没怎么开过车。”

    “有驾照就行。”江北城一边说着,一边朝服务员喊道,“这边再加两个扎啤。”

    肖菲一惊,忙劝道:“别喝了吧,你一会还得开车。”

    江北城笑笑,无所谓的说:“我喝了酒,等会就拜托你送我回去了。”

    正说着话,凉菜已经陆续上来了。

    江北城又给两个女人要了瓶果汁,几人边吃边聊着。

    桑枝忍不住问道:“江北城,你不是回国才没多久吗?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啊?”

    江北城剥了一个小龙虾,很自然的放进肖菲面前的味碟里,笑了笑:“别小瞧这里,这里的大排档可都是老字号,有些年头了。以前上学那会,没事就经常跟朋友过来喝啤酒吃烤串,我们管这个叫串啤。尤其夏天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吃个烤串,喝杯冰镇的啤酒,那才叫一个爽。回国后还是头一次来这里,没想到一点没变,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江北城一边说着,一边举起酒杯,朝二人抬了抬,“你们也别光看着啊,喝点果汁,吃点小龙虾,他家的小龙虾做得很地道的,味道很好。”

    桑枝听了将信将疑,拿了一只剥开放进嘴里,“嗯,不错,真的好吃诶!”

    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肖菲也吃。

    肖菲是个无辣不欢的女人,尤其喜欢麻辣口味,听桑枝这么一说,早就按捺不住了,夹起江北城刚刚放进自己味碟里的龙虾扔进嘴里,也是赞不绝口。

    几人边吃边聊着,烤串也陆续的上来了。

    就这么有说有笑的吃喝着,不知不觉时间过得飞快,门少庭打来电话的时候,桑枝才发觉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跑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干嘛了?”

    门少庭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但是桑枝知道,他心里一定是有些着急的。

    “我今天去看了江北城给咱们帮忙装修的房子,装修的很好啊,我还拍了照,等晚一点给你发过去你看看。”

    “那你现在是跟江北城在一起?”

    电话那端的门少庭忍不住挑了挑眉,心里有些许的吃味。

    “嗯,还有肖菲。”桑枝赶紧解释道,“江北城死活不要咱们出装修费啊,为了表示对他的感谢,所以我请他们吃饭呢。”

    门少庭听了桑枝的话,忍不住笑了,“你就请人家吃大排档啊!”

    桑枝囧了囧,“不是我要请的,是江北城自己非要来这里吃的。”

    “那行吧,你们吃完了早点回家,别太晚了,不安全。”

    门少庭嘱咐着,桑枝点点头,想了想又说道:“老公,你今晚不忙啊?”

    门少庭一愣,说道:“嗯,刚开完会,一会可能还要出任务去,所以没办法回家了。”

    “哦。”桑枝的语气里有些许淡淡的失望,“那你自己小心点。”

    挂了门少庭的电话,猛然抬头,才发现江北城和肖菲正用一种极其暧昧的眼神儿看着自己笑着。

    桑枝瞬间羞的满脸通红,忍不住嗔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笑的,赶紧吃,吃完了回家睡觉了!”

    肖菲和江北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不出,你还有这么柔情似水的一面,你跟你家上校说话的时候,那表情简直像极了一个小少妇的感觉。”

    江北城忍不住的揶揄。

    桑枝囧了囧,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对自己喜欢的人还不是一样,别说我,大家都差不多,半斤对八两!”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忍不住的偷眼看了看肖菲,而与此同时,江北城的眼睛也看向了肖菲。

    突然感觉到来自两人的四道别有深意的目光,肖菲忍不住浑身一颤,手里的羊肉串都差点没拿住脱手掉落。

    “你们干嘛?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肖菲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的拿了纸巾朝自己脸上擦去,她以为自己吃得满脸都是闹了笑话,才会让两人用这种奇怪的眼神儿看着自己。

    桑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擦了,你脸上没什么,挺干净的。吃吧,赶紧吃完了你还得送江北城回去呢。”

    说完兀自拿了一串烤茄子吃着。

    别说,这家的烤串味道真心不错,桑枝心里琢磨着,等门少庭有时间的时候,自己一定跟他一起来吃一次,也感受一下喝啤酒吃烤串的爽快劲。

    肖菲在江北城的苦苦哀求下,终于无奈的坐上了江北城那辆车的驾驶座。

    两杯扎啤而已,对于江北城的海量来说,那简直就跟喝了两瓶矿泉水一样,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人家江北城说了,要做个遵纪守法的良民,所以酒驾是万万不可以的,只好有劳肖菲帮忙了。

    桑枝和江北城的家不是一个方向,所以上了主路,便跟他们分道扬镳了,临走桑枝还是有些不放心。

    “肖菲,你待会怎么回去呢?要不我开车跟着你们,你把江北城送回家,然后坐我的车一起回去吧?”

    不料肖菲还没说话,江北城已经挥了挥手说道,“你走你的吧,肖菲的安全我来负责。”

    桑枝囧了囧,既然江北城都这么说了,自己岂能再不识趣的跟着呢!

    “那好,你们慢点,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上了自己的车,开车离去。

    肖菲坐在驾驶座上,看着江北城心里很是别扭。

    明明一口酒没喝,此时脸却红得好像喝醉了似的。

    江北城看着她羞红的脸蛋儿,忍不住戏谑道:“你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真好看。”

    被江北城这么一说,肖菲的脸红得更加厉害了,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只默默的发动了车子。

    “但是你脸这么红,我很担心交警会不会当你酒驾把你拦下来测酒精含量。”

    说完江北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肖菲气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说,再说我就直接把你扔这儿,不管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