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被肖菲这么一威胁,江北城还真就乖乖的闭了嘴巴不说话了。

    肖菲开着车子慢慢的在路上行驶着,心里忍不住庆幸,还好这大半夜的路上没有几辆车,不然自己这么潮的车技一定不会那么顺利到达目的地的。

    想到目的地,肖菲才赫然惊觉,自己根本不知道江北城家在哪里,到底要送他去哪里?

    “那个……江北城,你醒醒。”

    见江北城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肖菲以为他是睡着了,忍不住蹙了蹙眉,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江北城缓慢的睁开眼睛,看了看一脸窘迫的肖菲,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儿,“怎么了?”

    “那个……你家住哪里啊?我要把你送哪里去?”

    江北城笑了笑,坐直了身子,开始耐心的给肖菲做向导。

    “前边红绿灯左转,然后一直走,然后过两个红绿灯再右转,然后……”

    肖菲在江北城的指引下,终于顺顺利利的将车开到了江北城说的地方。

    停下车子,开了车门下车,肖菲忍不住抬头望去,不由得就蹙了蹙眉。

    “江北城,这不是住宅楼吧,这分明是一栋高级写字楼啊!”

    肖菲认得这里,以前她工作过的一家影楼就在这附近,那时候上下班经常会路过这家写字楼。

    肖菲还曾经不止一次的仰望六十多层的高楼,忍不住感慨,“什么时候,我也能在这里上班就好了。”

    江北城笑了笑,点点头,“没错,这就是写字楼。”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拉着肖菲就往里走。

    这时候已经深夜时分,写字楼里静悄悄的,只有门口入口处的保安室里灯火通明,里边坐着一个小保安,也正倚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肖菲被江北城霸道的牵着往里边走,忍不住嘴里嘟囔道:“带我来这儿是干嘛?”

    江北城笑了笑,“让你看看我的工作环境。”

    肖菲忍不住惊讶的看着他,“你是说你的工作室在这里?”

    江北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拉着肖菲走进电梯,按下五十六楼。

    肖菲心里忍不住又是一声惊呼,她知道这座写字楼,跟别的普通写字楼不同,这里是楼层越高租金越贵。

    五十六楼啊,这是要多少租金啊,江北城能挣得回来吗?

    电梯很快上到了五十六层,肖菲随着江北城出了电梯,只见眼前霍然开朗。

    一个造型很独特的,让人说不出是什么形状,却很好看的前台,背,景墙上“北城设计室”五个湖蓝色的大字在昏暗的壁灯下显得熠熠生辉。

    “你租了这里整整一层做设计室?”

    肖菲再次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她一直都知道江北城很有钱,从他的穿着打扮和那辆骚包的跑车就能看出来,但是她不知道江北城居然这么有钱,有钱到可以把这间写字楼整整一层都租下来,这实在太颠覆她对江北城的认知了。

    江北城淡淡笑了笑,带着她走进自己的设计室。

    灯光全部打开的一霎,肖菲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蔚蓝的海洋。

    整个工作室的主色调就是湖蓝色,配以淡粉和浅黄,给人一种既平静凉爽又温馨的感觉。

    是那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肖菲心里忍不住赞叹,果然懂设计的人,对于色彩的搭配很有一套,似乎比自己这个学摄影的还要更精湛很多。

    “怎么样,还可以吧?”

    江北城很闲适的倚在一张桌子旁,双手抱肩,似笑非笑的看着肖菲。

    肖菲下意识的点点头,“你的工作环境真的不错,很不错。”

    “走,带你去看看我的办公室。”

    江北城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肖菲的手就往里走。

    里边,江北城的办公室,是一间足足一百平米大的大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有肖菲想象中奢华的真皮座椅老板桌什么的,但办公桌和办公椅却都是独具匠心的设计,一看就出自名门,高贵大气又不奢华。

    “怎么样?”

    肖菲点点头,指了指那些桌椅问道:“这些造型很别致,都是你自己设计的吗?”

    江北城笑着摇头,“哪里,我只会房屋设计,这些我可不在行,是我意大利的一个朋友为我设计的。威廉乔,听说过这个人吗?意大利挺有名的一个设计师。”

    肖菲一听连忙点头,“威廉乔,当然知道啊,他是意大利新一代家具设计的领军人物,上过好几次时尚周刊的封面呢,他的设计以简约大胆而著称,不但设计一流,他人长得也很帅啊!”

    提到威廉乔,肖菲就忍不住的一脸兴奋。

    她曾经无意中在一本时尚周刊上见到威廉乔的照片,便深深的被他湛蓝色的眼睛和深黄色的头以及那性感高翘的鼻子所吸引,也正是因为被他的人吸引,肖菲才进而去了解和搜集各种关于他的资料。

    从而也对他所从事的的工作有了一些了解,看过一些他设计的家居的图片,被那些简约大胆而又不失高雅的设计深深的折服。

    “难怪,难怪我一见你这些桌椅,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真的是出自威廉乔的手笔。这大胆简约的设计风格,不是他又是谁呢?”

    肖菲嘴里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地摸了摸那桌子和椅子,内心的激动溢于言表。

    江北城听肖菲对威廉乔赞不绝口,不由得有些吃味,蹙着眉头闷声问道:“他有我长得帅?”

    “……”肖菲惊愕的抬头看着江北城,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你俩根本就不是一个种族,没有可比性好不好!”

    “那你倒是说说,我跟他,究竟谁更帅一些?”

    江北城一边说着,还一边摆出一个很酷的poss,给肖菲看。

    肖菲忍不住望了望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儿,说道:“江北城,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江北城不置可否的看着肖菲,“你先告诉我,究竟我跟他谁更帅一些。”

    肖菲没有想到江北城居然这么执着于这个无聊的问题。

    忍不住叹了口气,一手托着下巴,盯着江北城的脸瞅了半天,直瞅得江北城心里发毛了,才缓缓说道:“你俩各有千秋,各有各的特点,不过……”

    “不过什么?”

    肖菲故意拉长了声音,江北城忍不住有些焦急的问道。

    “不过……许是看惯了东方人的缘故,以我的眼光来看,还是觉得你更耐看一些。”

    说完肖菲的小脸儿倏地变得绯红。

    江北城终于满意的笑了,一把将肖菲的手抓住,“肖菲,喜欢我这里吧?”

    “嗯,喜欢。”

    肖菲下意识的点头,想要从江北城手里将自己的小手抽出来。

    不想江北城却是更加用力的将她的手握住,根本不想让她离开自己的大手。

    “来我这儿上班吧,我这里经常会做一些展览,需要有个会摄影懂摄影的人帮助拍照宣传。”

    江北城终于说出了自己带肖菲过来设计室的目的。

    肖菲听了一愣,犹豫了。

    见肖菲犹豫不决,江北城不由得有些着急,“我这里人员不多,加上我在内一共就十几个人,而且大家都是同龄人,比较好相处,没别的公司那么复杂。大家处的都跟朋友似的,你来了就知道了,一定会喜欢上他们的。”

    江北城不遗余力的跟肖菲介绍着自己设计室的好处,肖菲见江北城一脸真诚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感动。

    “江北城,谢谢你。”

    江北城脸色一沉,闷声道:“别跟我说谢谢,我要的不是你的感激,我要的是你来我这里上班,帮我分担工作上的负担。”

    听江北城这么一说,肖菲瞬间觉得自己还是有价值的,还是有用的。

    低头想了想,才又表情严肃的问道:“江北城,你确定你这里需要我,而不是为了可怜我同情我给我安排一个闲差让我混口饭吃吗?”

    肖菲之所以不想去桑枝的公司,一来是担心自己给桑枝添麻烦,二来是不想桑枝因为同情可怜自己特意给自己安排工作,再者她自己经过跟郑尧的事情之后,对于给新人照相摄影这种工作,打从心底里有了一些阴影,她不确定自己面对一对对幸福的新人的时候,内心是否能做到平静如初。

    这也是肖菲迟迟没有找影楼工作的主要原因。

    江北城望着肖菲,认真而严肃的说,“我这里房租那么贵,怎么可能有闲钱养闲人,你想太多了。”

    说着,江北城又用力握了握肖菲的手,说道:“你来了之后,可能不止是做摄影照相,你的老本行这么简单,我可能还会安排一些别的事情给你做,所以未来的日子里,你一定不会太轻松,要做好艰苦奋斗的准备啊!”

    肖菲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我要是做好了,是不是可以有奖励呢?”

    江北城沉思了片刻,点点头,“当然可以,我会根据你的工作表现给你加薪水的。”

    “噗……”肖菲笑了,“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是想要什么奖励,说出来听听,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一定会尽量满足你。”

    江北城不怕肖菲提要求,就怕她不肯来。‘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就是要借着跟肖菲一起上班的机会,慢慢的对她进行从外到内由身到心的渗透。

    古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江北城就不信自己的真心感动不了肖菲,不会让她对自己动情。

    肖菲见江北城一脸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那就一言为定,到时候我要是工作表现出色,你别忘了兑现你刚才的承诺。”

    “可是你还没说你的要求……”

    江北城见肖菲跟自己卖关子,忍不住蹙了蹙眉,额上细汗直冒。

    一直觉得肖菲是个很单纯善良的姑娘,怎么居然也这么多的心眼儿啊!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跟桑枝是好朋友啊,按照臭味想的规律,肖菲也一定不会是个太好搞定的女人!

    江北城这时候才恍然大悟!

    肖菲神秘的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你放心,我的要求一定是你能力范围只内的,不会让你太为难!”

    一边说着,肖菲还一边很理解的拍了拍江北城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