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回到爸妈家里,洗漱完毕,躺在自己卧室里那张不算大却也不小的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却不断的闪出门少庭的身影。

    他现在在干嘛呢?睡没睡觉?还是又执行任务去了呢?

    越是琢磨,就越是睡不着觉。

    桑枝犹豫着,拿了手机翻出从新房里拍的照片,选了几张给门少庭发了过去。

    如果门少庭没有睡觉,没有出任务,他看到照片一定会给自己回复的

    那如果他出任务了,他手机一定是关机的,自己发彩信也应该不会影响到他。

    短信才发出去,门少庭的电话便追了过来。

    “嗯,没想到江北城还真有两下子,装修的不错,我挺喜欢的,你也一定很喜欢吧?”

    桑枝望着手机屏幕痴痴的笑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门少庭轻笑一声,“本来睡着了,被你的手机短信声吵醒了。”

    桑枝囧了囧,不好意思的说:“人家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你说家具家电什么的,咱们什么时候去买呢?你有时间跟我一起去吗?”

    门少庭略一沉思,问道:“你想我跟你一起去吗?”

    桑枝望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儿,“废话,不想我还问你啊!”

    门少庭心满意足的笑了,“那我尽量安排时间,争取早日陪老婆去逛家居城,把咱们的新房填满,然后等着老婆给我生一堆小孩,让咱们的新家充满欢声笑语。”

    桑枝无奈的瞪了一眼手机屏幕,没好气的说:“恐怕到时候不是欢声笑语而是哭声喊声吵闹声吧!”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笑道:“什么声都好,热热闹闹就好!”

    “不跟你多聊了,你早点睡觉吧,乖。时间不早了,我得准备走了。”

    门少庭边说着,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桑枝心里一沉,忙说道:“老公,你自己千万小心点,我等着你回来。”

    门少庭心里一暖,笑道:“好!”

    挂了电话,桑枝抱着枕头望着天花板久久无法入睡,就那么瞪着眼睛直到天亮。

    桑枝接到雷刚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刘同、苏珊珊对军民联谊的活动细节做最后的确认。

    看到是雷刚打来的电话,桑枝便看了看刘同和苏珊珊说道:“差不多就这样吧,你俩下去之后再好好核对一下,过两天联谊会就开始了,千万别出现什么差错。”

    刘同和苏珊珊答应着出了办公室,桑枝这才接听了电话:“喂,雷刚,我是桑枝。”

    电话那端,雷刚的语气有些沉重,缓了缓才说道:“经鉴定,王迪不是小逸的亲生父亲,那么小逸的亲生父亲就很有可能是柳灏了。”

    听到这个消息,桑枝心里也是一沉。

    “那柳灏现在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吗?”

    柳灏失踪了半年多,门少庭他们一直全力追踪却杳无音讯,难道因为小逸生病了,柳灏就能自己出现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嗯,不过我们会全力寻找的。”雷刚说完挂了电话。

    桑枝望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半晌没有反应,难道真的向秦小白说的,这就是小逸的命?

    桑枝自从接到雷刚的电话之后,就开始做事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心里有事,总显得神情有些恍惚,她在纠结着要不要告诉秦小白。

    这个消息,对秦小白无疑是当头一棒的打击。

    越是纠结,桑枝便越是拿不定主意。

    门少庭接到桑枝电话的时候才从训练场上大汗淋漓的下来。

    看了是桑枝的来电,他心里便对她的意图猜出个大概。

    接听了电话,门少庭很直接的说道:“小逸的事情雷刚都告诉我了,我只能说,这个柳灏很不容易找到,我们已经找了他很久了,而且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他不在国内。”

    桑枝此时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只觉的胸口闷闷的。

    门少庭的话,无疑是将小逸的最后一点希望打碎了。

    “枝枝……还在听吗?”

    许久,听不到桑枝的反应,门少庭不禁有些担心。

    “嗯,在呢。”桑枝的声音很小,小的几乎自己都听不见。

    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很纠结到底该怎么跟秦小白说吧?”

    “嗯……”不光是纠结如何跟秦小白讲这个事情,她更是为小逸难过和惋惜。

    他还这么小,任何人都很难做到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小的孩子,被病魔折磨的不成人形,最后失去生命。

    光是想,桑枝就已经觉得心痛了。

    门少庭心里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实话实说吧,不过你要告诉她,我们不会放弃的,依然会全力以赴的寻找。”

    小逸的时间不多了,这是桑枝唯一觉得遗憾的地方,不知道小逸还能撑多久。

    来到小逸病房的时候,小逸正安静的睡着,秦小白倚在窗边,双手抱胸,面色安详的看着他。

    桑枝轻轻的推门进来,走到秦小白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而看着熟睡中的小逸,小声问道:“小逸情况怎么样?”

    秦小白苦涩的笑了笑,眼睛呆呆的望着小逸,“不好,每天醒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有二十小时是在睡梦中度过的。现在彻底不能下床,也不能出去玩了,只能每天躺在床上。”

    听了秦小白的话,桑枝心里一阵难受。

    小逸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苍白的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那种感觉就像即将燃烬的灯油,让人看不到一丝希望。

    桑枝不忍再看下去,转过头,默默的拭去眼角的泪痕。

    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秦小白,缓缓的道:“小白,雷刚那边的结果出来了。”

    “嗯,你说吧,我能挺得住的。”

    秦小白心里已经猜到了是什么结果,从桑枝一进门,看到她的表情,秦小白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一定是让人失望的。

    桑枝看着秦小白,从她的眼神里,桑枝看到了难过,绝望以及认命的情绪。

    “小白,你别这样,门少庭说他们会全力以赴的,不会放弃,咱们还是要抱着希望的。”

    秦小白点点头,眼神里满是无助和茫然,神情恍惚的说,“只怕小逸等不到那一天了。”

    桑枝没有从医院里多做停留,看着秦小白,桑枝就有种想哭的冲动,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至少没有秦小白坚强。

    桑枝不知道,如果换做自己,此时还能不能像秦小白这么坚强的面对一切。

    晚上,门少庭出现在桑枝面前的时候,桑枝惊讶的长大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怎么了?才几天没见就不认识你男人了?”

    门少庭好笑的伸手戳了戳一脸呆住的桑枝的脑门儿。

    “唔……疼!”

    桑枝回神儿,赶紧将门少庭让了进来,“不是,我是没想到你今天会回来。”

    桑枝以为门少庭又会像以前一样,一走十天半月的不回来,所以这时候突然在家里见到门少庭,颇感意外,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门少庭换了拖鞋,拉着桑枝的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笑道:“因为想老婆了,所以迫不及待的干完活就赶了回来。”

    门少庭也没想到这次的任务会这么顺利,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一伙不法分子的老窝一锅端了。

    看来那个神秘人物给的情报真的很准,自己以后还真的多加留意那个神秘人物了。

    “爸妈呢,都不在家吗?”

    门少庭知道桑枝在她父母这边住,所以一完事立马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桑枝给门少庭倒了一杯白水递给他,笑道:“爸妈出去旅游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就那么突然出发了。我知道的时候,他们人已经在机场了,都没让我去送他们。”

    门少庭看着桑枝一脸失落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滑腻白皙的脸颊,戏谑道:“你究竟是因为爸妈旅行没告诉你而失望呢,还是因为你没有办法跟他们一起去才觉得失望呢?”

    桑枝扁了扁嘴儿,“才不是呢,我才不愿意当他们俩的大电灯泡,就是要去,我也是要跟老公去才对。”

    门少庭一把将桑枝揽进怀里,“想去旅游了?等哪天我不忙了,就带你去。”

    桑枝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门少庭坚实的胸膛,小声道:“我才没有那么想去旅游,我只想你有时间先跟我去把新房的家具家电买了。”

    “好!”

    门少庭说着,轻轻吻了吻桑枝清香的秀发。

    “小逸的情况越来越差了。”

    桑枝说完双手紧紧环住门少庭的腰,窝在他怀里,久久没有说话。

    门少庭知道她心里还在为小逸的事情难过,伸手抚着她柔顺的长发,轻声道:“别太难过了,有些事情,注定不是我们人力所能及的。”

    桑枝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想到小逸那么幼小的生命就只能这么煎熬着,等待着死神的降临,而他们却一点办法没有,那种感觉真的很让人难受,说不出的难受。

    “秦小白心里一定难过的要死了,可是她在我面前却努力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我想她是不希望小逸最后的日子里,看到她流泪的样子吧。”

    门少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你要是有时间,就过去多陪陪她吧,她也是个可怜苦命的女人。”

    确实可怜又苦命,从小父母双亡和弟弟相依为命,结了婚又被男人背叛,最后男人又将一个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扔给她抚养,不争气的弟弟又因为吸毒涉嫌贩毒被拘留,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小逸又得了不治之症……

    桑枝觉得老天爷对秦小白真的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所有的苦难都要让她一个人尝遍呢?

    “门少庭,你会劈腿吗?”

    桑枝忽然抬起头,一双氤氲朦胧的大眼睛巴巴的瞅着门少庭问道。

    门少庭知道桑枝是想到了秦小白和刘一凡,淡淡的笑了笑,低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傻瓜,当然不会!”

    桑枝开心的笑了,低头窝进他宽厚的怀里,“老公,我困了,咱们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