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连长显然没有想到才认识的女孩会对自己这么热情,吓得双眼瞪得老大,一脸惊诧的呆呆的望着门边儿。

    门边儿妩媚的一笑,踮起脚尖嘟着嘴儿就凑了上去,眼睛的余光却是死死的盯着一边已经气得脸色铁青的雷刚。

    心里默念着:一、二、三!

    就在门边儿的唇快要碰到连长的一霎,突然一股大力道将她从连长身边扯开。

    “你疯了,别胡闹!”

    雷刚将门边儿拖到一边,狠狠的瞪着她。

    刚刚那个连长看到自己领导火冒三丈的样子,吓得缩着脖子躲得远远的找别的美女聊天去了。

    门边儿食指放在唇边看着雷刚痴痴的笑着,“叔叔,我已经成年了,谈恋爱不违法吧?”

    一边说着,还一边回头朝着那个连长频送秋波。

    那连长才偷偷瞟了这边一眼,就看见门边儿跟自己这儿眉来眼去的,再看看雷刚那张阴云密布的脸,吓得浑身哆嗦着找个角落独自疗伤去了。

    雷刚气得目眦欲裂,扬手一把将门边儿放在唇边的手指拍掉,冷声道:“你给我正经点!”

    正说话间,王丽琴便又端着酒杯凑了上来。

    上下打量着门边儿啧啧道:“看看,看看雷队长这侄女长得可真是好看,多水灵的姑娘啊!”

    门边儿对着王丽琴翩然一笑:“谢谢阿姨夸奖!”

    侄女?哼哼,他都说自己是他侄女了,自己要是不配合他把这场戏演好岂不是对不起他!

    王丽琴见门边儿对自己这么热情不由得一愣,但随即便笑了,一个小女孩能有多少心思呢,尤其这孩子看上去单纯的就像一只小白兔。

    这边门边儿和王丽琴聊得火热,旁边的雷刚却是早已经气得怒火中烧了。

    “姑娘啊,你才多大啊,怎么也跑来这种地方相亲啊,听你叔叔的话,回去好好读书吧。等你再长大一点,阿姨帮你介绍精品男。”

    王丽琴想得挺好,所谓擒贼先擒王,如今看雷刚对这侄女格外上心的样子,就知道这姑娘在他这个叔叔心里的分量一定不轻,自己跟侄女搞好关系,到时候也能帮着自己说几句好话不是!

    主意打定,王丽琴对门边儿显得越发热情了。

    门边儿闪着一双狡黠的眸子,一脸娇笑的看看王丽琴,又看看旁边脸色气成猪肝色的雷刚,忍不住笑道:“阿姨是对我叔叔有意思吧?你喜欢我叔叔?”

    虽然事实上是这么回事,但是身为女人,被别人,尤其是被自己喜欢的男人的侄女这么一语道破自己的心思,王丽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女人的矜持在这个时候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娇羞的看了一眼雷刚,又瞅了瞅门边儿,点点头,轻声“嗯”了一声。

    虽然声音不大,却恰到好处的清晰的飘进了两人的耳朵里。

    王丽琴跟桑枝的母亲莫青莲有一拼,都是军人控,一直梦想着自己将来能嫁给一个军人。

    而且现实中,她看男人的标准,也经常以从电视上看来的那些军人的形象为衡量标准,这也是她都三十出头了还没有找到男朋友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那次在“丽缘”第一次见到门少庭的时候,门少庭身上那种冷漠淡然的气质就深深的吸引了她。

    本想着借今天的机会好好跟门少庭聊聊,看看能不能有所发展,没想到人家却已经是名草有主了,而且那女主还是“丽缘”的桑副总。

    正心里忧伤难过着呢,细看雷刚,才觉得他的冷硬气质才更符合自己心目中对军人的认识,说“王八看绿豆”看上眼了,这话可能不好听,但却是王丽琴此时看雷刚的心情真实写照。

    见王丽琴一副娇羞状,门边儿有那么一霎心软的真不想打击她,可是想到自己的幸福,还是忍不住狠下心来,笑道:“如果我没看猜错的话,阿姨应该比我叔叔大吧?而且不止大一两岁这么简单哦?”

    王丽琴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就变了变,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如今比较流行女大男小,女人大更知道心疼男人。”

    门边儿托着下巴所有所思的点点头,对王丽琴的话表示赞同,“我也从网上见到过这种说法,什么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二金满罐,女大三抱金砖什么的,我叔叔今年二十六岁,但不知道阿姨今年贵庚呢,我看看你比我叔叔大几岁,回头好去查查看,你俩在一起是抱啥。”

    一句话,说的王丽琴顿时满面通红,她就是再不识趣,也能听得出,这姑娘这是再变着法的说自己比雷刚大,配不上他呢!

    雷刚二十六岁,自己整整比他大了七岁,这个是不是有些大太多了,也不知道雷刚喜不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

    “那个……雷队长,我确实比你大,但是你看看我长得还算面嫩吧,大家看见我都不会以为我是三十二岁的女人呢,都以为我也就二十四五呢。”

    王丽琴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底气有些不足,一脸谄笑的看着雷刚。

    雷刚对此时的情况完全懵住,不是自己在教训门边儿这死丫头吗?怎么说着说着,说到自己头上了?她多大,看上去年轻不年轻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啊……呵呵,王总看上去确实不像三十多的。”

    雷刚此时心里已经烦躁透了,以他的脾气很想掉头走人。

    但是想到来之前,门少庭跟自己说得话,“你给我带过去多少人就得给我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多少,你要全程跟着,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想到这儿,再看看这种场合,自己扭头就走确实也不大合适,只好硬着头皮应付着。

    听雷刚这么一说,王丽琴的脸色明显的好看了很多,也从刚才的尴尬中活了回来。

    笑逐颜开道:“那就是说,雷队长不介意跟比自己大一些的女生交往喽?”

    雷刚听得一阵头大,心说这大姐这是什么思维啊,自己说她不显老跟自己是不是愿意同比自己大的女人交往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可是人家这么问自己,自己也不能不回答啊,可究竟要怎么回答,既能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又不会伤了人家的自尊心呢?

    雷刚和门少庭一样,很早就参军一直在部队里打拼到现在,对于社会上的人情世故很稚嫩,还不及门少庭应付自如。

    此时面对王丽琴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位阿姨,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叔叔说他愿意和比自己大的女生交往了,他是要找老婆的,又不是找老妈。”

    门边儿这话说的十分的不客气,王丽琴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有些可怜巴巴的望着雷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雷刚狠狠地瞪了门边儿一眼,伸手一把将她拽住,抱歉的对王丽琴说道:“对不起啊王总,小丫头不懂事,说话不好听,你别见怪啊。不过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谢谢王总对我的厚爱,我有点事,先离开一下,回头聊!”

    说完不顾一脸怔愣又失落的王丽琴,拖死狗似的直接拖着门边儿就往外走。

    刘同说完叹了口气:“王总明显的很失望啊,联谊会全过程就她显得郁郁寡欢的,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最后还喝醉了,我跟苏珊珊和她的助理一起把她抬回去的。”

    桑枝也没有想到会场上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估计这件事对王丽琴心里一定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想了想,桑枝说道,“刘同,这几天我有些事情估计过不去公司了,明天你买些礼物鲜花什么的代表我和公司过去看望王总一下吧,也别多说什么,就对他们公司跟咱们的合作表示感谢就行,委婉但不要表现的太明显了,不然她一定会觉得自尊心受打击的。”

    刘同满口答应了下来,让桑枝放心。

    挂了电话,桑枝长叹了一口气,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明天小逸的尸体就要被送去火葬场火化了,不知道秦小白现在在干嘛呢?有没有睡着?这个时候她一定睡不着的吧?

    想到秦小白,桑枝还是有些担心。

    拿手机拨通了秦小白家里的电话。

    临回来的时候,她特意跟张嫂要了秦小白家里的电话,就是担心有什么事情打秦小白电话打不通时候用。

    桑枝是怕万一秦小白睡着了,自己打她手机再把她吵醒就不好了,所以才选择了给张嫂打家里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张嫂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困意。

    “张嫂,我是桑枝,对不起了这么晚还打扰你,我就想问一下,小白她还好吧?没什么事吧?”

    张嫂叹了口气,“唉,自从你走了之后,她就把自己关在小逸的房间里,不吃不喝的一直望着小逸的那些玩具发呆。我做好饭,去叫她,她也不开门,我吓坏了,担心她出什么事,就急得大喊,她才有所反应,隔着门跟我说她没事,让我早点休息不用管她。”

    张嫂说着又叹了口气,忍不住哭道:“小逸这孩子也真是可怜,那么乖巧懂事的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了呢?”

    桑枝说道:“那还得麻烦张嫂多注意下小白,我担心她想不开,出什么事情。”

    之前有了肖菲那次意外,桑枝再也不敢大意了。

    女人一旦情感上遭遇重大挫折,真的就会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来,她害怕秦小白也像肖菲那样。

    “要不,我现在过去陪着她吧。”

    一边说着,桑枝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准备穿鞋下床。

    张嫂赶紧说道:“没事,我一直都在小逸房间外边守着呢,都没敢睡觉,你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事的,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桑枝想了想,也好,自己这么半夜三更的再跑过去如果秦小白不给自己开门,其实也没什么用。

    “那好,张嫂,麻烦你多费心了。”

    “说什么话,应该的。啊……”

    张嫂话还没说完,桑枝就听里边啊的一声大叫,紧接着任凭桑枝怎么呼喊,也听不见张嫂的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