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急匆匆赶到秦小白家里的时候,张嫂才找到房间的备用钥匙,将小逸的房门打开。

    只见秦小白正趴在地板上表情痛苦的呻吟着。

    桑枝吓得脸色一变,赶紧和张嫂一起将秦小白搀起来,让她躺在小逸的小床上。

    “小白,你怎么了?没摔到哪里吧?”

    握着秦小白的手,桑枝担心的问道。

    秦小白咬牙摇摇头,朝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没事,不小心摔倒了。”

    原来秦小白想起放在橱柜顶上小逸最喜欢的那个玩具,想着要让这玩具陪着小逸。

    便蹬了一个凳子上去够那个玩具,结果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从凳子上跌落下来,摔了个撮实。

    “那你要不要紧啊,摔到哪里了,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桑枝一脸担心,抓着秦小白的手更加用力了一些。

    秦小白摇摇头,笑道:“我没事,估计刚才是坐得太久,腿麻了,所以才一下子没有站起来,这会好多了,不用去医院。真不好意思,又让你跑了一趟。”

    见她这么说,桑枝才放下心来,看看天也快亮了,秦小白便挽留桑枝在自己家里休息。

    桑枝想了想,明天也要跟秦小白一起去送小逸的,便点头答应了。

    又嘱咐了秦小白一番,才跟着张嫂去客房休息。

    迷迷糊糊的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了。

    桑枝心里一惊,赶紧起床,匆匆梳洗了一下,便出了房间来找秦小白。

    客厅里,秦小白正坐在茶几旁的沙发上,望着茶几上的几样玩具发呆着。

    见桑枝出来,笑了笑:“醒了,去吃早点吧,张嫂已经把早点做好了。”

    “你不吃吗?”昨晚就没有吃饭,这会桑枝确实感觉有些饿了。

    秦小白摇摇头,“我吃不下。”

    桑枝叹了口气,也不勉强她,自己去了饭厅吃了早点。

    在火葬场的吊唁厅里,小逸安详的躺在布满鲜花的床上。

    秦小白一进去,就忍不住的放声大哭,桑枝也含着眼泪,跟张嫂用力的将她拽住,她才没有直接扑到小逸的身上去。

    秦小白没有什么亲人,唯一的弟弟也因为犯了事现在不得自由,而小逸的事情,秦小白也没有对外公开,所以陪着她过来送小逸的人很少,只有桑枝和张嫂。

    偌大的吊唁厅里,只有她们几个人,显得空旷而凄凉。

    几个人默默的祈祷着小逸一路好走,在天堂得以安息。

    小逸的尸体被推进去的一霎,秦小白再次失控的扑了上去。

    桑枝和张嫂含着眼泪,死死的将她拽住,跟她抱着哭作一团。

    回去的路上,桑枝开着车,秦小白抱着小逸的骨灰盒目光空洞的好像没了魂魄般一样。

    桑枝心里一阵难过,忍不住劝道:“小白,别这样,你这样,小逸在天堂看了也会难受的。”

    按照风俗,其实像小逸这么小的孩子夭折之后一般是不能入墓地的,但是秦小白执意要让小逸入土为安。

    或许是早就预料的会有这么一天,秦小白在一个多月前便给小逸买好了墓地。

    而且是买了紧邻的两个墓地,秦小白说,“将来我死了,就埋在小逸旁边,这样就能永远陪着他了。”

    桑枝听了这话,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凄楚无比。

    第二天清晨,天空下着濛濛细雨,门少庭特意赶了回来,陪着桑枝一起来到墓地,算是送小逸最后一程。

    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秦小白小心翼翼的将小逸的骨灰盒放进墓穴里,然后又拿了他生前最喜欢的玩具,也一起放进里边。

    看着墓穴被盖上的一霎,秦小白又忍不住的泪如雨下。

    桑枝看着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女人实在太命苦了,如今在这世上,除了唯一的弟弟,真的就再也没有什么亲人了。

    想到秦末,桑枝忽然抬起头,望着门少庭。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门少庭挑了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那个……秦末……”

    桑枝犹豫了半天才开口,“秦小白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秦末了,他现在究竟什么情况啊,你能帮着问问吗?”

    桑枝知道自己这么要求门少庭有些不太合适,但是看到秦小白这么孤苦凄凉的样子,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门少庭沉思片刻,点点头,“行,回头我会去问问情况。”

    “谢谢你。”

    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桑枝感激的看着门少庭差点就失控的将他一把抱住了。

    雨越下越大了,桑枝举着雨伞走到秦小白身边,小声说道:“小白,咱们回去吧,改天再来看小逸。”

    秦小白摇摇头,“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再多陪他一会儿。”

    桑枝还想说什么,却被门少庭拉住,“让她在这儿多待一会儿吧,或许她还有话要跟小逸说。”

    桑枝点点头,“那我们先走了,你一个人能行吗?”

    秦小白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放心吧,一会我会让司机过来接我的。”

    听她这么说,桑枝才放了心,将雨伞塞到秦小白手里,“你一会也早点回去,这里离市区比较远,路又不是很好走,别太晚了。”

    见她点头,桑枝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小逸墓碑上的照片,才转身跟着门少庭一起离开。

    回到家里,门少庭一把将桑枝抱住,蹙着眉头看着她,心疼的说:“很累吗?要不要先去睡一觉?”

    桑枝点点头,这几天却是挺累的,主要更是心里难受。

    想到小逸,想到秦小白,桑枝就觉得心里憋闷的难受。

    伸手反抱住门少庭的腰,抬着头看着他,一双眸子灼灼的盯着他,半晌才幽幽的叹了口气,“你说要是将来我死在你前边了,你会像秦小白失去小逸一样难受吗?”

    门少庭蹙了蹙眉,他就担心小逸的事情会给这个多愁善感的小女人带来什么情绪上的影响,没想到自己的担心还真的不是多余的。

    伸手抚乱她一头柔顺的长发,没好气的说道:“瞎说什么呢?咱俩都会长命百岁的,别瞎想了,走,睡觉去!”

    说着,不由分说的将桑枝拉进了卧室。

    洗了个澡,桑枝便躺在床上蒙头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睡了一整天,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外边天色已经渐暗了。

    桑枝抓过手机一看,是秦小白家里座机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张嫂满是焦急的问道:“桑枝小姐,小白跟你在一起吗?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啊?”

    张嫂知道秦小白是跟桑枝一起去的墓地,她在家里按照秦小白的吩咐,将小逸的房间各个角落仔细打扫了一遍,又将所有东西按照原来的摆放顺序摆放好,秦小白说,“这个房间永远是小逸的,要保持着小逸生前的样子,不然万一哪天小逸回来了,会不认识自己的房间的。”

    张嫂听到秦小白这么说,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吓了一跳,但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的点了点头,按照秦小白的吩咐一一照办了。

    眼看着天都黑了,还不见秦小白回来,张嫂就有些着急了。

    打秦小白手机又一直处在关机状态,这下张嫂真的就吓坏了,这才赶紧给桑枝打了电话。

    桑枝听了张嫂的话,心里就是一惊,赶紧从床上下来,“张嫂你先别着急,我这就去找小白,有消息了我给你打电话。你守在家里不要出去,要是她回来了,你也记得给我一个电话。”

    说完换了衣服跑出卧室,喊道:“老公,我得出去一趟,小白可能出事了。”

    门少庭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晚饭,听见桑枝的话,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走了出来。

    “怎么了?她出什么事了?”

    看到桑枝一脸着急的样子,门少庭心里也是一惊,暗自后悔自己当时不该把她一个人留下。

    “秦小白到现在还没回去,手机又一直关机着联系不上,我得出去找找她去。”

    桑枝边说着,已经拿了包走到玄关处换好了鞋子。

    门少庭赶紧走过去一把将她拽住,“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可是桑枝和门少庭没有心情体会这份夏夜雨后的舒适,嘱咐着桑枝系好安全带,门少庭一脚油门车子便飞一般的奔了出去。

    桑枝心里越来越着急,拿着手机不断的拨打着秦小白的号码,可是无一例外的都是已关机。

    她害怕,那天找不到肖菲时的那种紧张和恐惧突然又涌上心头。

    死死攥着手机,忍不住颤声问道:“你说秦小白她……不会也像肖菲那次似的,想不开吧……”

    门少庭伸过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她有些微凉的小手,安慰道:“不会的,秦小白不会干傻事的,别太担心了。”

    虽然这么说,可是门少庭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没什么底。

    他们沿着去郊区墓地的公路慢慢的开着车,仔细的查看着路边。

    可是一路走过来也没见到秦小白的身影,眼看着就到墓地了,桑枝的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

    两人下了车,沿着墓地的青石阶梯盘旋而上,来到小逸的墓前,墓前那几束鲜花被雨水浇灌娇艳无比,在漆黑的夜幕下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围着墓地附近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秦小白的身影,桑枝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老公,怎么办?秦小白一定是出事了,怎么办?”

    桑枝慌得乱了分寸,一把将门少庭的胳膊抱住,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别急,我让人帮忙找!”

    门少庭说着掏出手机才要打电话,桑枝手里的手机这个时候却突然响了起来。

    那铃声和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在这寂静漆黑的夜里,尤其在这静的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的墓园里,显得格外的刺耳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