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怔愣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门少庭叹了口气,拿过她的手机接听了。

    电话是用秦小白的号码打过来的,才刚接听,便听到里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喂,桑枝吗?这个手机号码是你朋友的吧?你快来看看她吧。”

    门少庭一愣,声音分明就是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叶晨泽的声音。

    秦小白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呢?

    “叶晨泽,你在哪里,秦小白怎么了?”

    门少庭淡淡的问道。

    听到是门少庭的声音,叶晨泽也明显的一愣,随即想到他跟桑枝是两口子,接了桑枝的电话也是正常的。

    嘿嘿干笑了两声,“少庭啊,我现在在市医院,秦小白晕倒了,我是……”

    不待叶晨泽说完,门少庭已经淡淡的打断了他的话,“在那里等着,我们马上过去!”

    说完不等叶晨泽说什么,门少庭已经挂了电话,拉起桑枝就往墓园外走。

    “有小白的消息了是吗?她在哪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车上,桑枝忍不住问道。

    “她晕倒了,现在叶晨泽正在医院里陪着她,别问我她怎么晕倒的,更不要问我叶晨泽怎么跟她在一起的,因为我也不知道!”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发动了车子。

    二人来到医院的时候,秦小白已经睡着了,手背上扎着针头。

    旁边叶晨泽正倚靠在椅子里脑袋摇摇晃晃的昏昏欲睡着。

    门少庭走过去,伸手拍了拍叶晨泽的肩膀,“醒醒。”

    叶晨泽睁开眼,见门少庭和桑枝来了,赶紧站起来,拍拍屁股,“你们来了?”

    说完又看了看桑枝,指着病床上的秦小白问道:“你跟她很熟是吧,那我把她交给你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啊!”

    天知道他最怕来医院了,要不是不小心差点撞上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他叶晨泽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踏进医院的大门半步的!

    说着抬腿就要往外走,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揪着他的脖领子就给揪了回来。

    “喂喂,你干什么啊?”

    叶晨泽一脸诧异的看着门少庭,因为担心把病床上的人吵醒,不敢大声说话,只是小声的哼哼着抗议。

    “这么急着走干嘛,先说说你是怎么遇见她的。”

    门少庭一把将叶晨泽按坐在椅子上,一脸浅笑着问道。

    桑枝见秦小白呼吸均匀,应该没什么大碍,便也放下心来,看着叶晨泽也是一脸的好奇,究竟他是怎么跟秦小白遇到一起的。

    叶晨泽蹙着眉头看着他们两人,不悦的道:“你们干嘛这种眼神儿看着我啊,我是学雷锋做好事好吧!”

    原来桑枝和门少庭离开之后,秦小白一个人蹲在小逸的墓碑前发呆了很久,直到两条腿蹲得发麻站都站不起来的时候,才赫然惊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她掏出手机准备给公司的司机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自己,结果却发现手机没电已经关机了。

    秦小白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墓碑上小逸的照片,颤声说道:“小逸乖,天太晚了,妈妈要先回去了,不过小逸不要怕,妈妈会经常来看你的。”

    说完,倾身上前在小逸的照片上吻了吻,才转身下山。

    雨后的路有些湿滑,秦小白小心翼翼的沿着青石路走出墓园,走到公路上。

    本来想着试试运气看看能不能拦到车载自己一程,不过秦小白知道自己运气一向不好,也没敢抱太大希望。

    一边沿着公路走着,一边留意着有没有同方向的车。

    结果运气似乎真的很差,也或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这里又是靠近墓园的郊区公路,平时车辆就不是很多,加上今天又下了雨,秦小白走出很长一段距离,也没有拦到一辆车。

    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加上又一连几顿饭几乎粒米未进,而刚才又淋了雨,秦小白忽然就觉得自己浑身乏力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烫的厉害,她知道自己是生病了。

    但是她不能就这么在这里倒下去,她必须想办法回到市里。

    就这么咬牙硬撑着又走了一段距离,前边隐隐约约的看着好像有一辆车朝自己驶了过来,秦小白几乎想也没想就直接迎了上去。

    叶晨泽本来是打算去一个朋友新开张的一个度假村去捧场的,正悠闲的开着车,想着要怎么狠狠宰那朋友一顿呢,突然前边就有一个人影朝自己的车子直愣愣的冲了上来,那是要自杀的节奏吗?

    叶晨泽顿时吓得浑身冷汗直流,一脚急刹车,车子斜斜的划了个弧线停在了距离秦小白不足五十公分的地方。

    恍惚中的秦小白被车子的一道强光照射的睁不开眼睛,紧接着又听到一声刺耳的汽车声,吓得本能的浑身一软就瘫倒在地上,直接昏了过去。

    叶晨泽呆愣了片刻,赶紧下车。

    他心里还纳闷呢,我也没撞着你啊,怎么就倒了呢,不会是遇上碰瓷的了吧?

    下了车,叶晨泽伸手推了推秦小白,“姑娘,你没事吧?”

    结果任凭他叫唤了半天,秦小白就是没有反应。

    这下叶晨泽可真的有些懵了,伸手放在她鼻孔处试了试,有气啊,然后再一摸脑门,好烫。

    这才恍然,感情这女人是发高烧烧晕过去了。

    叶晨泽没办法,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将秦小白架到车上,然后掉头往市里开了回来。

    一路上,秦小白也没有醒过来,最后叶晨泽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将她送到了医院。

    医生给她看过之后,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过度疲劳加心情抑郁,又因为淋了雨着凉发烧才导致的昏厥。

    输液等烧退了,在医院观察两天没事就可以出院了。

    秦小白输上液,看上去脸色好了一些,许是真的像医生说的太累了,眼皮都没瞭一下,就这么直接睡了过去。

    叶晨泽也不好意思叫醒她,就从她的上衣口袋里找出手机,想要看看里边有没有她家人的联系方式,好通知她家人过来。

    结果一看,手机没电关机了。

    叶晨泽这才无奈之下,将秦小白的手机卡卸下来装在自己手机上,幸运的是两人用的是同网。

    然后叶晨泽在秦小白的手机卡里突然发现了桑枝的名字,这才试着给桑枝打了电话,没想到还真的是好巧,秦小白认识的桑枝居然跟自己认识的是同一个人。

    叶晨泽瘫坐在椅子上,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们要是没什么要问的了,就赶紧放我走吧,这医院里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

    看着他提到医院两个字就一脸怕怕的表情,桑枝忍不住笑道:“你好像很害怕医院的样子,为什么啊?”

    叶晨泽尴尬的笑了笑,“嘿嘿,不是怕,是不喜欢这里。”

    明明就是怕,嘴上却是死也不承认。

    说完又看向门少庭,“上校同志,我是不是可以闪人了?”

    门少庭知道他的习惯,确实讨厌医院,也不再勉强他,点点头,“没事了,你走吧。”

    “叶晨泽,谢谢你。”

    桑枝望着他真诚的道谢。

    叶晨泽耸耸肩,潇洒的走到病房门口,回头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秦小白,然后朝身后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桑枝让门少庭先回家休息,这里自己一个人陪着秦小白就可以了。

    门少庭摇摇头,叹了口气,“你不回去我也睡不踏实,干脆留下来在这里陪着你吧,估计她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说到底,门少庭觉得,秦小白这次发生意外也跟自己多少有些关系。要是自己没有将桑枝劝着离开,一直在墓地陪着她,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所以,门少庭觉得,既然桑枝执意要留下来陪秦小白,那么自己也责无旁贷的应该留下来才对。

    见他这么坚持,桑枝知道自己多说也没什么用,便由着门少庭去了。

    桑枝想到张嫂,赶紧掏出手机给张嫂回了电话,跟她说清楚秦小白的情况,让她不要担心。

    “张嫂,你就不要过来了,这么晚了路上不安全,这里有我陪着她就行了,你放心吧。”

    张嫂说要过来,桑枝想这么晚了就不让她过来了,反正有自己和门少庭在这里,有什么事他们也能应付的过来。

    张嫂这才答应着,说明天一早自己就带着早点过去。

    病房里有两张床,现在只有秦小白一个病人,门少庭便让桑枝去另一张床上躺一会,自己则拉了椅子在桑枝床边坐下闭着眼睛养神。

    这几天折腾下来,桑枝也确实有些乏累,因为白天睡得很饱了倒是不困,于是便坐在床上拉着门少庭的手,跟他小声的聊着天。

    “唉,小白真可怜,你可千万别忘了,找机会了解一下秦末的情况,咱们不看别的,就看小白,只要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咱们能帮的就帮一下吧。”

    门少庭淡淡的一笑,点点头,“我会的,你放心吧。”

    “老公,你真好!”

    桑枝说着,激动的一把抱住了门少庭的脖子。

    “我白天睡饱了,现在也不困,你一直没有休息,一定又累又困了,过来躺会吧。”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软磨硬泡的将门少庭拖到床上,门少庭此时也确实有些乏困了,便也没有推拒,听话的靠坐在床头上闭眼养神。

    药液快输完的时候,桑枝叫了护士过来帮秦小白将针头拔下,然后又给她试上体温计。

    正忙活着,忽然病房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了。

    桑枝一怔,回头只见叶晨泽拎着一个兜子站在门口,一脸不自然的朝她笑着。

    桑枝微微一怔,“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手里是什么?”

    叶晨泽抬了抬手,嘿嘿干笑着:“这个……我想你们可能用的着……”